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大唐之三项全能在线阅读第五节

作者:六年 来源:飞卢小说网

傅寓肆的手按在男孩的脖颈后侧,男孩恨恨却也无法,对方三个人,即使两个是女孩子,他也只能由着他们。

“你们带我去哪儿?”他问。

傅寓肆就松了手,也不怕他跑:“去你扔掉钱包的地方。”

男孩看了他一眼,梗着脖子扭头:“我不知道什么钱包。”

“哦?是你今天扔掉的钱包太多了想不起来是哪个,还是你记忆太差,忘记了下午在广场上顺走的钱包?”傅寓肆慢条斯理的说着,把衬衫袖子卷到手肘。

男孩表情微滞,但很快调整过来,依旧死不承认:“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他一面说,一面将手悄悄伸进裤兜。

“在找这个?”傅寓肆的手上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个手机,黑色没套壳的iPhone,样子很新。

“你偷我手机!”男孩伸手要拿,他刚刚是想给自己的同伴打电话。

傅寓肆手心一转,将手机放进自己的口袋,另一只手捏住男孩的手腕,低声警告:“我希望你能带我们找到你扔掉手机的地方,如果你真的不知道,我不介意帮你想想。”

说着,他的手指稍稍用力,男孩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权衡再三,还是投降。

夏南言被傅寓肆这一系列的操作惊呆了,这完全不是她想象的剧情,她甚至觉得自己是在片场拍电影。

她看着傅寓肆,这个令她倍感神奇的人,她从来没有遇见过这样的人。

这人是个神仙吧,夏南言在心里想。什么都会又什么都预料到的样子,简直帅极了。

可怜的男孩被迫走在前面,背影既憋屈又不甘心,还时不时的回头看看傅寓肆,而傅寓肆闲适的跟在他后面,用他听不懂的语言跟两个女孩子聊天。

Shit!

他暗咒,心里发誓以后一定离亚洲人远远的。

——

男孩将他们带到一个垃圾桶旁,地点离皇家剧院并不远,他冷漠的指着垃圾桶,意思是钱包就在里面。

傅寓肆扬了扬头:“把它找出来。”

男孩扯着嘴,指着垃圾桶的手收回来竖了个中指:“你们自己找。”

傅寓肆眯了眯眼,他上前一步,抬手。

男孩警惕的后退,傅寓肆的手落在垃圾桶的上方,轻轻点了两下道:“找不找?”

对方不紧不慢的逼迫感压的他一怂,五指握拳还能感受到整条胳膊的麻度,半响,他一把推开傅寓肆,低头在垃圾桶里找了起来。

拿到了钱包,里面的钱虽然没有了,但是身份证和卡还在。

男孩子站在旁边,看了眼傅寓肆问:“我可以走了吗?”

“不可以。”

男孩子简直要疯,一捶捶在垃圾筒上低吼:“钱包也还给你们了!还要干什么,要钱吗!”他掏掏口袋,暴躁的把剩下的钱扔在地上。

看着傅寓肆又问了一遍:“可以了吗?”

傅寓肆凉薄的开口:“抱歉,还需要等等。”

“等什么!”男孩子大概觉得自己太倒霉了,营业这么久,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人,早知道死都不会偷他们的钱包。

傅寓肆在旁边看着,他也走不掉,虽然不知道这个亚洲人要让他干什么,索性坐在垃圾筒上给自己点了一根烟,满脸写着不耐烦。

直到一辆白色警车呼啸而至,男孩子不可置信。迅速把烟扔在地上,对着傅寓肆骂了一句脏话就要跑,然而被傅寓肆一把抓住手掌,下一秒痛苦的表情显露。

男孩子吼叫一声,夏南言好奇极了。

警车上下来一个人,是白天的警长。

他下车径直向傅寓肆走来,仔细看着被他钳制住的男孩,然后对傅寓肆说:“感谢你为斯特拉福德小镇所做的贡献。”

傅寓肆将男孩交给他:“替我向Marry问好。”

‘哦,她明天有一场演出,你们愿意去看吗?“

夜光下,傅寓肆看了眼夏南言道:“不了,我们明天就要回去了。”

警长对此表示遗憾,但也未过多强求。

警察出动,即便是晚上也依旧是执行公务时期,不便过多寒暄,很快警长就将手铐拷在男孩的腕上,将他带走。

夏南言看着车子离去的方向,捏着自己的钱包推翻了之前的结论,这人一定不是神仙,毕竟,神仙没有这么坏的,他肯定是个老妖怪!

施仪:附议。

——

傅寓肆的那一套“分筋错骨手”,夏南言直到坐上回国的飞机还在想他是怎么做到的。

回酒店的路上她曾问过,而傅寓肆只说:“很简单,人的手掌有很多的穴位,按对了就行,你要不要试试?”

试试那两个字冒出来,夏南言周身就一阵寒,想到男孩那痛苦的表情她委婉表示拒绝。

虽然她后来一直尝试在手上乱按,但一直按不出什么牛逼玩意儿。

夏南言和施仪做火车去伦敦,从伦敦飞回国内,而傅寓肆单独启程去加拿大。他们在酒店内一起吃了早饭,然后分开。

临别前,夏南言敲了他房间的门,傅寓肆依旧是那副清隽模样,低头望着她。

“这两天多谢你,我明天就回国了。也不知道怎么感谢,你回国的时候抽个时间我请你吃饭吧。”这是夏南言想了半天的感谢词,因为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她在面对他的时候总会有那么一点别扭,但是客观来说,不论对方在样貌上的优越出众,还是他在国内外的知名度,以及所处的地位和接触的人脉,从哪方面来讲能够和傅寓肆成为朋友都不是一件太坏的事情。

而傅寓肆也是如此,他无需她这么客气:“你要是真的先感谢的话,不如送我一个签名?”

夏南言愣住,这是他第二次这么说,还说的如此郑重其事。

不会……真的是她粉丝吧。

傅寓肆眼底透着笑意,当真转身去拿了一本书回来,他把笔递给她,翻开书,示意她在扉页签名。

夏南言扫了一眼书的作者,愣住。

“在你的书上,签我的名字?”夏南言难以确信。

“有何不可?”

没什么不可,就是让她有点…难以下笔。毕竟,通常作者自己的书,不都是自己签名然后送人吗,让她在他的书上签名,这算什么啊。

但是对方执意如此,夏南言也只好硬着头皮在上面签上自己的名字。

她合上笔盖,看了眼自己的名字,怎么都觉得有点怪怪的。而傅寓肆却说:“好了,这下这本书是珍藏了,独一无二,只此一本。”

夏南言无言以对,最后她道:“那你早点休息,回国记得找我。“

傅寓肆勾勾唇角,说了一声好。

——

短暂的假期过去后,是新一波的工作。

作为人气花旦,一线女星,夏南言有永远也接不完的通告和看不完的剧本。虽然这些工作,经纪人已经帮她过滤掉了大半。

从伦敦回来后的这几天她一直在感冒,经历了几次反复的低烧后现在情况终于稳定,但是依旧精神抱恙。

此刻她恹恹地窝在豆袋沙发里,手里翻着剧本,脚边还堆着五六本待宠幸。

助理筱兮端着一盅川贝炖梨过来让她吃掉,因为夏南言不爱吃药,即便被强迫着吃了,一天三顿的量她也能变成三天一顿。

夏南言见到筱兮走过来,立刻拿剧本挡在脸上:“我不想吃这个东西。”

声音嘶哑,带着浓厚的鼻音。

筱兮不为所动,跪坐着把炖梨放在小凳子上,然后抽掉夏南言脸上的剧本:“药和炖梨,你选一个。”

夏南言苦着脸皱着眉:“筱兮你怎么能这样,这个川贝也是药呢。”

“琴姐给我打电话了,说让你乖乖把药吃了,要不然这几天的活动她都给你停了,让你在家带着哪儿都不能去。“

“那我还正好休息了。“

“她说你明儿岑夫人的音乐剧你也不能去了。”

夏南言直直的坐起来,不可置信,随后哀嚎一声倒在豆袋沙发上假哭:“你们全都欺负我,嘤嘤嘤。“

筱兮仔细的盛了一碗,把川贝都捞出来放在碗里:“我的小主,我们这可都是为你好呀,你瞧你那嗓子,跟烟熏了似的,这人美声甜的形象不就毁了嘛。“

夏南言闷闷不乐,声音从沙发里传出来:“我又不靠唱歌吃饭。“

筱兮:“我看你有个剧本的角色是音乐创作人呢。”

“诶?真的吗?”她对音乐创作人这几个字特别敏感,因为立刻想到了傅寓肆。

筱兮见她现在就要找,连忙阻止:“来,咱先把梨汤喝了啊,我给你找。“

夏南言乖乖结果,拿勺子喝了一口,皱眉:“苦啊。“

筱兮蹲着身子整理她脚边的剧本,闻言从口袋里掏出两块陈皮糖放到她腿上:“喝完再吃。“

夏南言的眼神落在那黄色的糖纸上,陈皮糖啊。她想起杜松子酒了。

“这糖还有吗?“

“你要吃吗?”

皱眉把川贝囫囵吞下去,她含糊的嗯了声:“可以给我来两袋。”

筱兮面无表情的拒绝:“不行,琴姐让你戒糖。”

夏南言本来还想挣扎,听到琴姐就放弃了。琴姐,她经纪人,管天管地管空气的一个女强人。

夏南言打不过她,只得——放弃。

乖乖把梨汤喝了,她微微出汗,筱兮拿了块毯子给她把腿盖上:“这会儿别贪凉,出点汗晚上喝点姜汤,明天就好了。”

夏南言手里拿着音乐人的剧本看着她:“筱兮,你可真像我妈。”

“就是比我妈年轻点儿,二十五岁的身体,五十岁的年龄。”

筱兮:“……”

延伸阅读

一场疫变第六章在线阅读  http://www.jinchitang.cn/svpl.shtml
“这下麻烦了,不能使用防御系技能!”赤一时之间也没有太多的办法,只能利用太阳精灵的速

末日第一宠[穿书]在线阅读第八节  http://www.jinchitang.cn/syw6.shtml
“我在上海等着你,好吗?”他的声音好温柔好温柔。“嗯,好。”婉兮像中了蛊一般恍惚,“

武侠之万界逍遥第七章在线阅读  http://www.jinchitang.cn/ata0.shtml
洛一心中一片平静,也许在希尔瓦娜斯派遣他去找纳萨诺斯,在知道希尔瓦娜斯并没有听取他的

校园女配的生存手册[穿书]第九章在线阅读  http://www.jinchitang.cn/gs9v.shtml
[第九章]刷副吧,骚年哟没满级的时候觉得满级了就出头了,可满级了之后才会发现这只是剑

女配也承欢(穿书)之阴阳绣  http://www.jinchitang.cn/p5js.shtml
“你是……关晴?”在女人卸下脸上伪装后,我震惊的喊了一声,因为这张脸我实在是太熟了。

卡拉狄亚第一女皇在线阅读第十章  http://www.jinchitang.cn/gug2.shtml
因着身份特殊的原因,纪璎好久都没有这样买醉了。可这一次,纪璎想任性一次。不想再顾虑这

她在大秦养鹅子在线阅读现在,要赔多少?  http://www.jinchitang.cn/nvjh.shtml
萧晨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眼花了,仔细核对银行发短信的号码,他确认了,这没有错,在他的银

LOL:摊牌了,我真的很菜在线阅读第10节  http://www.jinchitang.cn/g3tl.shtml
第十章苏醒地上,王胖子只觉脑袋一片昏沉,强烈的困意和疲倦袭上心头,他知道自己不能放松

唐武记在线阅读第二章  http://www.jinchitang.cn/pzxy.shtml
“简易?”许明笙默念出声。“怎么?你们认识?”李琳笑容暧昧。许明笙轻轻摇头,“不认识

洪荒之最强圣人在线阅读第一章  http://www.jinchitang.cn/yrzk.shtml
文初羽关掉手机上的阅读界面,躺平在床上,长长地呼出一口气,内心一阵郁卒。终于把这本《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洪荒:天道黑客在线阅读第8章

    第九章预知那个梦,根本不是什么过去,而是将来!我能看到将来!从苏醒到现在,我曾与天使对过话,也亲眼见到了恶魔,因此对于这玄之又玄的东西我内心倒是毫不怀疑。这一刻,我说不清自己究竟是在兴奋还是在悲伤,或者两者都有吧。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失去了“过去”,但得到了“将来”。我甚至有些怀疑,难道我真是一个恶

  • 璀璨星途在线阅读第五章

    连续几辆巴士在路上,车轮被学生们的激情驱使着,一阵凉爽的风从未关闭的车窗里吹进来,没有熄灭内心的火热反而利于升温,带出去就是一阵阵歌声欢笑声。看着书的泰熙时不时还能听到德善颇具辨识度的声音,而坐在隔壁车里的正焕三人组明显也听到了,并作出了各自的评价:“难听死了。”语气一如往常的犀利和嫌弃的正焕。“还

  • 洪荒:开局埋女娲之抉择(7)

    于大勇这话一出,孙途和于孝和都齐齐变了脸色,后者更是下意识地看了眼店门口,确信那里没人后,才急声道:“你怎得来的如此消息?”“之前不是刘押司要治俺的罪么?所以俺今日便想去求求他,结果却正好听到了他在与人密谈此事,还打算让人在明日去县衙向县尹告发呢。”他口中的刘押司名叫刘渊,乃是县衙里仅在宋江之下的实

  • 人在盗墓之迷雾在线阅读第五章

    白乾风度翩翩地说:“论那野兽再怎么凶悍也只能倒在我的黎霜剑下!你尽管放心睡着,今晚我守夜!”子薰吞了口唾沫,差一点要被自己呛死,心想:古代人还真的不怕死啊!林子那么大,谁知道有多少猛兽?而且又都是傍晚出没,杀得了一只罢了,要是来个三五群,凭他一人哪有力气杀完啊!哎!古人就是古人,脑子哪有现代人灵光!

  • 异世界我被巨龙收养了 [参赛作品]迷茫

    禁制一开,消息瞬间传遍了整个青幽天下,大规模的迁移出现,让原本地广人稀的凌云洲突然变的热闹起来,原因很简单,凌云洲没有其他洲那样的门派,再加上现在有了山水禁制,一干尔等,不可使用灵力。经过国师和圣上连夜安排,成立玉箫军,专门抓捕投机取巧过境之人。巡界联盟的巡妖组也就地解散,许多巡妖将早已经厌倦追杀青

  • 豪门先生太傲娇之罗格镇

    飞了一天了,叶弦发现自己该拥有一艘船了,整天都在天上飘荡,感觉好累的说.天还没亮,叶弦三人就不告而别,离开了可可亚西村,他可不怎么喜欢离别的场景.“奥,好无聊,真的好无聊.”叶弦在天空中翻腾着,都飞了一天了,连个岛屿都没看到过,除了蓝天白云大海就没了.“嘻嘻…”雏森桃忍不住笑了起来,她没想到鬼帝大人

  • [足球]中场大师在线阅读第1章

    “姜潞,听说你生病了,没事吧?”一个穿着黄色针织衫的姑娘看到戴着口罩,低着头慢吞吞地像只蜗牛一样的姜潞,秉着同学一场,关切地问了一句。姜潞正在脑子里跟系统吐槽,猛然听到有人叫自己,她抬起头,愣愣地点了下头:“嗯,已经好多了。”对方看了一眼她怀里抱着的《投资学》,笑着挥了挥手:“那就好,我跟你选的课不

  • 我成了隔壁总裁的随身闺女在线阅读第二节

    陶雨一把抓住了程佑佑的手,眼睛亮的放光,压低声音说:“我去,顾程之竟然这么帅啊!”一直只闻其名未见其人,直到这一刻陶雨才理解程晗为什么对他这么死心塌地!就凭这张脸,栽进去也不亏!何况人家顾程之又是出了名的才子。程晗拘谨的站了起来,鼓起勇气说了一句,“学长坐这儿吧,我,我对编程挺感兴趣的,一直希望能得

  • 西游大唐之无限礼包第六章在线阅读

    众人都很害怕毕竟谁也没有见过这种场面,就连钟性老者都微微皱眉。就在众人都紧张之际。天上却传出了爽朗的笑声,哈哈哈!丹劫,我柏无量也能炼出有丹劫的丹药来,就连这贼老天都来跟我强!哈哈,妙哉,妙哉!说着,只见他大手一挥,一枚小巧玲珑的伞,出现在众人面前。然后此伞快速变大,遮住了丹炉。天空之中,云气越聚越

  • 直播之荒野作死秀有妹海棠

    侯杰从侯方氏的屋子里出来便直奔账房的院子去了,得了他老爹的允许就去账房支钱财。要说侯府的院子确实是很大,侯杰转悠了半天差点迷了路,还是在下人口中打听到了账房所在的位置。推门而入,便看见一位中年男子在桌子上写写画画,打眼一看,就是账本,账房听见了声音,抬头看原来是少爷来了,开口请安“少爷好,您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