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汉末之昏君崛起第八章

作者:大老王 来源:飞卢小说网

从上方投下一片阴影,池景辰将她圈在沙发和怀里,黑眸深沉,翻涌着墨色。额上的唇瓣温热柔软,阮苏微微一愣神,那夹带着外面风尘气息的薄唇已经顺着她的眼角往下,到脸颊,唇,最后又吻上了莹白又敏感的耳垂。

耳垂是阮苏的一个敏感点,平常时稍微对着吹口气就会引得浑身战栗。

更别说像是现在这样。

宛若春天公园里刚开的花骨朵儿,一重即落。

阮苏不由得(恰柠檬)ying柠(檬)一声,“别……”

池景辰停顿了几秒,视线在她脸上打转,好似在寻找什么,阮苏迷离地睁眼,猝不及防撞入他幽深不见底的眸中。他的眼神又沉又专注,面对公众和粉丝时的冷静自持不知何时已被炙热取代,压抑的鱼(的渴)望隐隐浮现。

不等阮苏身看,男人的攻势就更加猛烈起来,灵活肆意地在口腔里攻城掠地,撷取着为数不多的空气。(就像感冒一样)阮苏不由得微微张着唇,眼眸水润朦胧地半睁着,迷恋地凝视着池景辰的眼睛。

她最喜欢的就是池景辰的眼睛了,线条流畅,眼尾微微上扬,不笑的时候令人心生距离感,看起来有点像鸣凤眼。阮苏对这些不甚了解,不过是猜测而已。延伸到了尽头的眼尾下有一颗很浅的褐色小痣,像是在勾着人要贴近了看去,给池景辰的那股子冷淡气平添了几分媚意。

冷淡禁欲,**勾人,这两个完全相反的形容词却刚好都出现在了他的身上,丝毫没有违和感。

她刚认识他的那天,好像也是最先被这双眼睛晃了神。

怀里的少女看着他,眼神却有些呆滞,池景辰眸色陡然深了深,带着惩罚性地咬了咬她娇嫩的舌尖,语气里透着些许不满:“在想什么?”

力道有点重,疼得阮苏“嘶”一声回神,抬眼瞪他,殊不知她自以为很凶的一瞪对池景辰来说就好像小奶猫在他面前“喵喵”地伸了伸爪子,毫无威慑力。蒙着水光的眸子还未褪下因qing欲产生的迷离,这种媚意出现在阮苏清纯的脸上,一点也不违和,反而,还有种别样的美感。

让人好想拆入腹中。

阮苏不知道他脑子里想的这些,稍微动了动,只感觉整个嘴巴都麻掉了,仿佛被电击过。

“干嘛咬我啊,”阮苏一只手抵在池景辰衬衣的纽扣上,带着祈求和期盼地望着他,声音因为刚才的亲热还有些娇软黏糯:“不亲了好不好,都麻了~”

不光嘴巴麻,腿也麻。

脚趾动了一下,一阵强烈的酸麻酥得她浑身无力,不由得抿着嘴呜咽了一声:“好麻啊……”

池景辰最见不得她这样了,顿时心疼了,小心翼翼地不去触碰她,支起上半身,跪坐在阮苏的(特务委间,神色温柔:“哪里麻?”

阮苏指了指一动不能动的腿,委屈巴巴地:“腿,不能动,一动就酸麻。”她手撑着沙发,也跟着要坐起来,然而腿上传来的酸麻“舒爽”得整个人又摔躺了回去。还好沙发是软的,要是硬的,怕不是得磕得一响。池景辰看得那叫一个受惊吓,蹙了蹙眉头,眼神警告地睨了她一眼:“你别动,我动就行了。”

“……”

阮苏仰躺着,从她这个角度刚好可以看见男人纤长的睫羽低垂着,在眼下投下一片阴影,鼻梁英挺,认真又专注地——

打量着她的腿。

总感觉…这个姿势哪里怪怪的?

“池景辰,要不我还是坐起来吧?”阮苏有点不自在地揉了揉脸,语气迟疑:“我们这个姿势似乎有点…”她努力想着一个不那么直白的措辞,“像乐乐的酒吧名?”

微微撑起上半身,腿上不由自主地用了点力气,又是“舒爽”的酸麻。为了不让池景辰看出来,她愣是咬着牙根忍住了抽气。

池景辰那么细致的一个人怎么可能错过她眉间的轻蹙,顺着阮苏的话回想着,耿乐乐的酒吧名是什么来着?

“涩情酒吧”

“涩情……色…情”

池景辰抬眸看了看两人现在的姿势,一个躺着,一个跪在……

好像是有点。

想着想着,喉咙莫名地有些发干,身前的女孩儿眼巴巴地望着他,仿佛还在等待着他的认同。身上的温度似乎又高了一些,池景辰默了默,伸手不轻不重地拍了下阮苏的小腿,“啪”的一响,阮苏“嗷”的叫出声瞪着他:“你干嘛?!”

池景辰不看她,低垂着头给她揉捏着穴位,声音微哑:“你躺好,给你按按。”

“噢…”一听是要按摩,阮苏立马乖巧躺好,嘴里却不停歇地嘀咕道:“按摩就按摩,干嘛突然打我……”

池景辰假装没有听见,自顾自地给她揉捏着穴位。

刚开始按的时候还有些不适,但是没过一会酸麻就消失了,阮苏又可以了。

她爬起来挨着池景辰坐好,下意识地蹭了蹭他的肩膀:“你怎么突然回来了,是戏拍完了吗?”不等池景辰回答,她又自言自语反驳:“不对啊,我看群里没有消息啊。”

她说的群是池景辰的微博粉丝后援会群,每次池景辰有什么活动或者是宣传,里面就会有人发公告。池景辰的粉丝都是这些年一步一步努力攒起来的,粉丝基础比较牢固,周成有时候就会让人透露些行程活动给后援会。大部分时候,关于池景辰的消息,她也是从群里知道的。

池景辰这次是张导说进度很顺利,就放了他们一天假休息,临时回来的,并没有告诉后援会。

“嗯,进度挺顺的,临时放了一天假,我就回来了。”他揽着阮苏的肩膀,下意识比划着,有点硌人:“还让我好好吃饭,反倒是你又瘦了。”

阮苏缩了缩肩膀,嘟囔:“天气暖和起来了,没什么胃口。”

池景辰“啧”了一声,对她的这个诡辩论表示不信服。阮苏也不管他信不信,指示着他把行李箱拿进卧室。她收拾行李,池景辰去洗澡。

池景辰东西不多,就几件衣服,还有一些护肤品之类的。阮苏把衣服都扔到洗衣机里了后,开始着手整理那些护肤品。池景辰皮肤很好,没什么需美白这种的,平常时只用一些简单的男士基础产品。箱子里的这些很全面,都没有拆去包装,是新的,应该是代言的品牌方送过来的。

池景辰最不懂这些瓶瓶罐罐了,总觉得麻烦又复杂。

想到他每次看着这些东西时头大的表情,阮苏不由得抿唇一笑。

把一整套护肤品都放进柜子里,阮苏刚要把行李箱推到角落里,忽地发现箱子侧边的夹层隐隐有些鼓起,似乎藏着什么东西。

长睫顿了顿,阮苏拉开拉链,一伸手摸到一个细细的光滑的长方体,在拿出来之前阮苏心里就已经有了猜测,拿出来的口红更是肯定了她的猜测。

池景辰出来的时候就看见丸子头少女坐在地板上把玩着一支口红。

二话不说,穿过她的腿弯将人抱到床中央,“地板凉,坐床上玩。”头发上的水滴滴落在阮苏的皮肤上,凉凉痒痒的。

把她放到床上,池景辰就自己吹头发,吹风机的蜂鸣声嗡嗡的,池景辰知道阮苏不太喜欢这种声音,头发半干了就收起了吹风机,也坐到床上,从背后拥住她,声音慵懒:“你在想什么?看个口红也这么出神。”

温暖从背后包围,阮苏任由他抱着,男人的体温比女人的要高许多,隔着一层衣服也能感觉得到炙热。

她打开口红盖子,轻轻旋出里面显而易见被用过的口红膏体,在池景辰眼前轻晃了晃:“这是谁的口红?”

池景辰抵在她肩膀上的下巴一顿,疑惑地看向纤细手上的口红:“这不是你的吗?”

阮苏很安静,没说话,池景辰立马坐直了身体,从她手中拿过那只口红,仔细看了看,认真地看着阮苏的眼睛:“我真的不知道这是谁——”

池景辰刚要否认,脑海里突然闪过什么,很快,让人一下子抓不住。

床头边的手机铃声打破了这凝滞的氛围,池景辰伸手拿过,屏幕上闪动着的“姜倪”让他突然想到那个被忽略的白光,他没避着阮苏,阮苏也看得一清二楚。

池景辰没着急接电话,看着阮苏的眼眸又黑又亮:“可能是姜倪的,小陈清行李的时候她刚好去了休息室。”

他的神情很焦急,生怕阮苏不相信。

阮苏努着嘴,眼珠子转了转,轻笑:“行了,我相信你。先接电话吧,别让别人等急了。”

池景辰再三确认她真的没有生气才接通了电话,点开外放,娇软的女声带着嗔怪意味传出来:“你干什么去了,怎么才接电话?”

阮苏温软地靠在他怀里,池景辰正着急给阮苏解释,对姜倪这种一上来不说正事,瞎唠嗑的行为有些不耐烦,语气里也带了些烦躁:“有什么事?”

姜倪听出了他的不耐烦,姣好面容上的笑容有一瞬的凝滞,而后很快恢复自然,使得语气听起来更加自然柔美:“我有一只口红找不到了,想着可能是今天去你休息室的时候落在你那了,你能不能看看——”

池景辰很简洁明了打断她的话:“落我行李箱里了。”

“啊,还真是落在你那了啊~”姜倪柔着声音笑道:“听说你已经回了B市,我也回来了,不如你把口红带给我,正好一起吃个饭吧?”

池景辰听着手机里娇柔妩媚的笑容皱了皱眉头,不知道姜倪抽什么风,平常时说话声音挺正常的,偏偏这个时候像个小女生似的,怪死了。

“不方便。”池景辰很干脆果断地拒绝了,那头的姜倪还有些没反应过来,“啊…啊?”

“我直接叫小陈把钱打给你,或者让他再给你买一只新的跟你助理联系。”池景辰看了眼被扔在床中央的口红,孤零零的,拥着阮苏的手臂又收紧了些:“你看你是想哪种?”

姜倪的脸色有些难看,她下意识想要挂上笑容,突然又想到池景辰也看不到,放柔了嗓音,听上去有些为难:“那个色号不太好买,让你破费不好。你要是不方便的话,那我去你那拿吧?”

话音刚落,姜倪就屏住了呼吸,生怕错过池景辰的话。

“不行,不方便。”池景辰没耐心跟她多纠缠,“你要实在想要,待会我让我助理给你送过去。行了,就——”

察觉到对面要挂电话,姜倪不由急得高声道:“好的,还有一个事情!”

池景辰眉头皱得越来越紧:“说。”

他垂眸,阮苏已经拿起手机在刷微博了,看起来漫不经心,似乎压根没在听。心里莫名有些烦躁,说话时的语气不免冲了些。

姜倪看着镜子里自己难看的表情,深深呼吸,佯装没有感觉到池景辰的坏情绪:“上次大头说要去跑两圈,给你打电话,你没接,你看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我们一起去玩啊?自从你带我玩了这个,我就感觉上瘾了似的,太有意思了~”

池景辰想了想,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之前小陈也告诉过他大头给他打过好几次电话,因为拍戏没接。

但是……姜倪最后一句话总感觉不太对劲。

说不上来。池景辰不喜地抵了抵牙根,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点着阮苏的手臂,感觉到痒意,阮苏偏头看他,这是池景辰即将要生气之前会有的小动作,代表他已经不耐烦了。

她看似在玩手机,实则心绪早已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好像在想什么,但要问,又说不出来。

“我会跟大头联系,你要是没事就挂了。”等了一秒,手机那端没有声音,池景辰立马就把电话挂了。

听到通话被挂断的“嘟嘟”声时,姜倪还没反应过来。这、这刚问完问题就挂掉,她就算还有什么事情要说也来不及吧。

有些不甘心的同时,她又有些庆幸池景辰这么直接的脾气。池景辰的脾气圈子里出了名的冷淡,好些女明星都在他那吃过瘪。她好歹也算是大家眼里的池景辰好友,和他的朋友关系也好,不管怎么样,总归是有优势的。

在听到姜倪最后那段话的时候,阮苏不免有些失神,她想起来很久之前和池景辰的一次小矛盾。算不上争吵,没有吵架,最后是她做出了退步。

池景辰关掉手机,随手扔在枕头边,再看阮苏,女孩正怔怔地凝视着他,看起来很专注,但眼神有些飘,好像在透过他想一些事情。

总感觉下一秒,阮苏就要推开他消失。这种滋味不太好受,池景辰莫名感觉胸口慌慌的,双手抱得阮苏很紧,声音里有一丝难得的慌乱无措:“姜倪和我没有什么的,她和大头他们关系更好……”

阮苏轻轻笑了,侧身微仰着头在男人光洁的下巴上亲了一口,眉眼含笑:“我当然相信你。”

池景辰稍稍安了心,刚要亲回去,阮苏就避开了他的唇,池景辰不解地眨了眨眼。

怀里的女孩眼尾弯着,笑容如春风般温柔舒服,清浅启唇:“只是……为什么她可以见你的朋友们,而我不可以?”

池景辰一滞,垂眸。

“我也想见见你的朋友们,可以吗?”阮苏乌密的长睫一眨不眨,似乎是在希冀着什么。

延伸阅读

洪荒之老子是秦始皇在线阅读流星戏虎  http://www.mn66.cn/dhn5.shtml
那些山贼几曾见过这样奇特的小婴儿,他们每一反应就是这东西一定是个妖怪,魔星。这时拜月

红楼之林家黛玉在线阅读第四章  http://www.mn66.cn/xi38.shtml
“您是执笔仙?”刘玄此时是震惊的,这可是传说的执笔仙啊,那个一手创造了执笔师的强大存

我穿书做的那些事之第五章  http://www.mn66.cn/x46c.shtml
当眼睁睁看着夏宇低下头去和那个男人拥吻的时候,杨光觉得自己心中有什么东西碎裂了。有一

雪崩-[晋]在线阅读第6章  http://www.mn66.cn/bj8n.shtml
女鬼和老道士对视了数十秒之后,女鬼先冷笑道:“牛鼻子,你就是清羲子那臭道士的后人么?

我有一拳系统在线阅读五百  http://www.mn66.cn/0c4.shtml
车子停在一栋老式建筑区楼下。“谢了。”陈凉下车,头也不回地摆摆手。狐狸精打开车门,鄙

星辉之路之谢谢你,我爱你!(求收藏)(8)  http://www.mn66.cn/n0j3.shtml
卫索堂堂一个仙帝,也不禁的被楼雨烟那害羞到脸红的模样给震撼到了,他微微一笑,旋即就轻

纵横剑神在线阅读第6节  http://www.mn66.cn/y8c1.shtml
林皇后正握着手帕抹泪,一听太子妃出的这主意,起初还觉得不好,可转念想想比起那个断袖的

气震星河第1章在线阅读  http://www.mn66.cn/nyz5.shtml
“你必须要给我嫁到顾家,否则,这辈子你就别想毕业。”贪得无厌的养母,似乎就坐在她对面

魔鬼恋人——温柔妈妈第五章  http://www.mn66.cn/drt7.shtml
去你大爷的小本生意!沈微很想要爆粗口,然而当脑海中响起【脱发警告!】的提示音时,她堂

飞升神将第2章在线阅读  http://www.mn66.cn/blpj.shtml
下一秒,月牙语气忽然变得沉重:“每份爱情的幸福在背后都有一份沉甸甸的付出。”“有一种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LOL之奶爸教练在线阅读第一节

    漆黑的夜空,一轮皎洁的圆月挂在空旷的空中,月光如银倾泻而下,照射在一名少年身上。正所谓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只见那少年一袭月白色的金边长袍,腰系蓝玉带,带挂玲珑佩,脚着金丝白靴。身如玉树,长眉若柳,眼若星辰,薄唇若花瓣。“锦衣卫青龙七宿百户韦虎见过都统!”这时一名身着飞鱼服的百户从暗处跃出,在少年

  • 重生之再婚第2章在线阅读

    看到面前威武霸气的天空龙,叶辰心中充满着兴奋,有着天空龙怎么也算有点底气,起码生存不成问题。叶辰示意天空龙低下头,天空龙低下龙头,叶辰爬到天空龙的头部上,身体坐在天空龙的身上双手紧紧抓住天空龙的身体。召唤了天空龙,叶辰现在想离开了解一下这附近的情况,到现在他还不知道他在那里,只知道在海贼王的世界。就

  • 风起四域第一章

    陆暮初见楚颂安是出于偶然,楚颂安到黑s市寻找**,陆暮第一次见如此气质非凡的女子。尽管她容貌平平,却凭一份淡定在人群中引人注目。“你好!我有货源,你要么?”陆暮主动上前搭话。“价格如何?”楚颂安按下心中疑惑与害怕。陆暮跟上前去,“保证你找不到到第二家更便宜的。”“如果是新鲜的,那就更好了。”“不会让

  • 太离之六道客栈(一)(10)

    “我想我们,还是好好谈谈吧,你觉得呢?”小蝶一副威胁的样子。“是该好好谈谈,那个,这位大仙,你也是天庭的人啊,可否帮在下一个忙?”寒沧月看刚刚施展仙术的小蝶,还以为她是天界的人,立刻拍马屁,因为有求于人家嘛。不料,小蝶残忍地掐住他的脖子,不给他任何喘息的机会。“我警告你,我和秋夕的事你最好忘记,要是

  • 一品国士第十章

    孙涵月旁边围着一圈女生,一个头发黑长直打扮淑女范的同学娇声娇气说:“哎呀涵涵,你刚刚吐得好像怀孕了耶!”其他人被这话逗笑,孙涵月更来劲了,假装没看见于恬睁眼,啧啧两声:“你这么一说我忽然想到,援J是不是很容易怀孕啊?”黑长直淑女叫陶韵诗,本来就微凸的金鱼眼瞪得快要掉出来,捂着嘴像是怕别人听见,声音却

  • 长生eng劫在线阅读第8节

    事实上,崇祯这时候也在恐惧、也在发抖。不止是手,就连身体都在抖,只要这位‘坤兴公主’稍稍骨气一些勇气,就会发现,自己的父王握着剑的手是如此的软弱无力。然而,她没有那个勇气。就像她的父王无力面对城外那些逆贼一般,她也没有勇气去反抗崇祯。而且,熟读史书的坤兴也知道在历史上那些亡国之君以及那些后宫嫔妃、妻

  • 重生后我和前任HE了惊天阴谋(二)

    赵向荣除了与小野交情匪浅外,现任陈氏集团的副导演和总导演,与他也算得上是生死之交,三人留学日本时就已经认识了。不过后来那俩人都去了陈氏集团效力,但当年结下的根深蒂固的友谊仍在延续,三人偶尔也会找个僻静的酒楼欢聚一堂。但二人在陈氏集团混得并不是很好,陈明慧为人刁钻刻薄,经常对他们指手画脚,因此二人表面

  • 网游:开局融合齐天大圣!在线阅读第十节

    德拉乌苏斯被蒂图斯安排到屋大维娅的庄园里干活,他的年纪和身体素质已经不适合去从军,但屋大维娅的家里从不养闲人,所以只能去做点简单的力气杂活,算是为自己挣一口饭吃。多律弗路斯非常不想与自己的父亲分开,所以请求蒂图斯将他也安排到屋大维娅的庄园里工作,结果被德拉乌苏斯言辞拒绝,甚至声称多律弗路斯要是敢跟他

  • 奥特曼:从获得次元树开始无敌第三章在线阅读

    关于月球这颗行星体,早就已经有无数的天文学家做出了各种推测。有天文学家认为,月球是太阳系中的一颗小行星,被地球的引力所俘获,才会围绕着地球做公转运动。也有天文学家认为,月球本就是地球上的一部分,后来因为地球的自转太快,这才使得月球和地球产生了分离。无论是俘获的引力,还是甩离的斥力,其实都离不开不知多

  • 我:全能天王之第十章(10)

    孟玉成怀抱着侥幸的心理进屋,玄关处孟玉娇的拖鞋一只在鞋架上,一只在地上。客厅电视开着,在演小魔仙,演员正举着魔法棒,夸张地喊着:“变——”洗手间的门关着,他敲门喊孟玉娇,无人回应,他推开门,洗手间的窗户开着,冷风不停地灌进来。他走到厨房,电磁炉旁边放着一碗胡萝卜,他过去摸了摸,是温热的,电饭煲没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