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末日起源录第八章

作者:冰破听敷水 来源:纵横中文网

骆奕承终是忍无可忍,一个拂袖将书房里的桌椅台凳推翻得七仰八倒的,然后便疾步如风地朝内院走去。

安安着急地捧着怀里的文书折子紧追其后,直觉二爷不知道要对夫人干什么。

明明刚才看起来还好好的呀,夫人今日也并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呀,反倒是比往日还要乖巧,怎地爷偏偏就生了那么大的气?

骆奕承来到内院正房门外时,苏念瑶还未歇下,窗扇纸外还透出荧荧的光亮,倒是不知在里头跟婢女说些什么,不时地传出阵阵脆铃般的娇笑。

他自个在外忙乎了一天,回到府发现她并没有等他就算了,现下还与旁人说话说得那么高兴,尽管只是她身边一个小婢女,但是...他好像好久没有听过她如此悦耳的笑声了。

这么想着,骆奕承内心的委屈不禁添了几分,酸涩几乎要满溢而下了。

他极没耐性地猛敲一顿房门,“咚咚咚咚咚”地急促如锣鼓。

屋内的人被这敲门声吓得禁了笑声。

是严翠最先推门出来的,一见廊庑下立着的满脸霜雪的男子,自觉地低头俯身行礼道:“奴...奴给二爷请安。”

“爷这么晚了怎么立在外面啊?”严翠胆子小,说这话时不自觉地放低了声量。

谁知骆奕承一听,还特别不乐意了。

“你的胆子倒是挺大的,这是我的屋子,我怎地就不能在此了?”骆奕承冷声讽道。

严翠一听,自知说错话了,连忙跪下请罪。

而这时候屋内的女主人娇柔的声音从里头传了出来:“严翠,外头怎么了?到底是何人啊?”

严翠没来得及答话,骆奕承便先一步拂袍走了进去,冷峻英朗的脸庞出现在一团暖光中时,仿佛往室内渗了一把阴冷寒霜,苏念瑶一下子就没了打络子玩的心情了。

她收起小几边的络子,从罗汉榻上站起,对骆奕承略施一礼,道:“妾给二爷请安。”

骆奕承见她态度还算柔顺,目光接触到她微垂的娇靥散发出融融烛火的光芒时,内心的霜寒也不由地减少了几分,跟她说话时眼睛便不自觉开始往旁移,说话也斟酌了几次才道:“咳,杵着干嘛?还不过来给我宽衣吗?”

安安方才见自家爷一团黑气地直往夫人的屋子去,还以为他想怎么责骂夫人呢。结果赶到一看,听见他竟然收敛了气势在恳求夫人给他宽衣,随即便止住了踏进内间的脚步,转而宽慰地唇上扬了笑,转头拉起在门槛处跪的严翠一块出去,将槅扇关好。

苏念瑶听他这么一说,倒是不想领情。

她揣起络子退后一大步,平静而清澈的眼神直对着他:“二爷,还是算了吧。人生苦短,千万不要逼着自己去做不想做的事。妾已经释怀了,您也万不要将以往的事较真了。”

骆奕承拧了拧眉头,把目光转回来,咄咄地直视她的黑眸道:“这话什么意思?释怀什么?又是什么不要较真?”

苏念瑶叹息一声,捏起裙裾继续往后退。

“爷您先别激动,更不要生气,平心静和听妾说。”

骆奕承危险地眯了眯眼,对她这戒备后退的动作很不满,明明以前只有他退避她,而她巴着要贴上来的,现下他不过朝她挪了一小步,她却反应这样大。

意识到这点,他猛地停止朝她靠近。

而念瑶也乐得与他保持一段相对安全的距离。

“以前是妾不懂事,给二爷惹麻烦了。”

骆奕承没想到她一来就说了句这么有自知之明的话,换作以往,她只会缠着他不停地闹,搬了自己的被褥枕头过来,他不肯回正屋睡,她赖在书房门外席地而卧,也要闹到他答应回去睡。

别的事情也是,不肯吃她做的早膳,她就带着食物早早杵在宫门口等他下朝,让他的同僚看到后偷偷私下议论他;肯退一步,边批文边吃她的东西了她也闹,会故意夹起一个滴着油的汤包凑过来喂他,他想那油不沾滴公文上便只得放下折子;不肯睡觉时她红着脸佯装要在他面前脱衣,不搭理她时偌大的府里哪儿都有她的身影...

这么一想,骆奕承确实...挺讨厌这种满腹心计的妇人的。

“不是麻烦,”骆奕承顿了顿,一字一字冰冷道:“是天大的麻烦。”

她终于有觉悟了,就这样也想跟他闹脾气?

可是接下来苏念瑶说的话就让骆奕承心凉了半截:

“既然二爷如此不喜欢妾,妾当年的事情自知理亏,也不会苛求爷去纳自个喜欢的姑娘的。只是爷以后就不用来我这了,免得让妾污了爷的眼,让您糟心。”

她这是...让他去纳妾,从此不要叨扰她的意思吗?!

“好...很好!”骆奕承寒着脸,咬牙切齿道:“我主动来找你,你就是这么对我说话的吗?!”

“是不是真以为我不敢纳妾?!这些年来我只有你一人,你是觉得倦了,还是说越发嘚瑟了,以为这样就能恃宠生娇?你知道我骆奕承此生最讨厌仗宠拿捏男人的女子!”

“你别逼我!不然你绝对会后悔!”最后他这么凛声对她道。

骆奕承摔门走掉后,苏念瑶才长长地吁了口气,整个身子放轻松下来,唇畔才终于扬起了一道上扬的弧线。

一开始她还是觉得挺害怕的,不过一气儿说完这些,整个人真的觉得愉悦松快多了。

看来那妖物也不尽是坏的,起码他教她的这些都是挺有道理的。

那夜周琅琛邪笑着凑她耳边问她想不想变得更“硬气”些,若是想的话,有上中下三个计策。

上策是主动与他和离,带上属于苏家的所有财产离开,他还说若骆奕承不肯的话,这事可以包在他身上。

中策便是作天作地,在府中把所有人得罪个遍,摔锅盆捣猫狗,将府里上下弄得一片乌烟瘴气后,逼得骆奕承不得不休弃她,当然事后他可以帮她将属于苏家的财产盗出来,捣乱的事情她不懂他也可以帮忙,因为这事他最擅长。

最后下策便是与那冷情冷心的男人河水不犯井水,他住他的前院可以肆意纳喜欢的姑娘,她也可以在后宅玩自己的,这个不难,因为骆奕承本身就厌极了她,昔日如若不是她死缠着他,他也断不想踏入内院一步的。

苏念瑶思前想后考虑了好久,还是觉得如若骆奕承一日没松口说要休弃她,她便打算占着妻室的名份过单身生活。反正如今弟弟的事情已经解决了,她也没啥顾虑的,反倒想得很开。

她本是更愿意离开这里,像那个梦中的世界一般,去过单身黄金女的生活的,但那毕竟是梦境童话般美好的东西,她得实际点不是?

担着侯府正妻的名,最起码弟弟的前途能得到保障,至于最后忠勇伯府的孙姑娘会不会取代她的位置,她又会不会被休弃,她已经不在乎了。

心头的顾虑彻底消除,苏念瑶觉得肚子又饿了,今夜可以让严翠弄些宵食过来,心情好胃口也开。

结果骆奕承回来这边书房后又是无眠的一夜,他熬得眼睛通红,一整日下来气都气饱了,东西也没吃多少,结果又听说内院那小妇人竟然还有心情让伙房传宵食。

骆奕承怄着气又伏在案桌上工作起来,虽说气得吃不下,但胃里空虚也是真的,此时的他感觉到胃里一阵一阵的刺痛,是怄气加剧了胃部的疼痛。

他脸色发白,额间不停渗出细密的汗珠。

他艰难地挪动了一下笔尖,捂着上腹位置看了看旁边瞌着了的安安,感觉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这样锥心的胃痛他已经许久没有过了,大概是自打娶了苏念瑶进门,被她发现他有胃痛的老毛病后,她就想尽办法固定好三顿用膳的时间逼他进食,有时候他得待在宫里,她又会仗着他惯着,在他官袍袖子里塞各种各样的零嘴,虽然这让他烦不胜烦,并且将她这种行为冠到做作讨好的范畴里,但确实能减少他胃痛的情况发生。

而且,每回她待在他旁边,只要看见他有捂着上腹的举动,便会立马跳起把早就备好的蜂蜜大枣露强喂给他吃,这是她不知从哪得到的配方调成的药膳,他每回胃痛难忍只要吃下一些便能立即缓解。

可是如今在旁伺候着的是安安,他一个小仆童不知哪来的这么多瞌睡,连主子胃病发了都睡得不知晓。

骆奕承嫌麻烦不愿一惊一乍地唤醒安安,心想胃痛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这便冒着冷汗忍了忍,等疼痛忍过去了继续批阅。

骆奕承一夜没睡,胃痛让他清醒地思考着,那妇人竟然会如此大度地让他去纳妾,他偶尔听他朝中的同僚说,虽说家中的婆娘表面上知情识趣不会阻挠男子纳妾,但是一个个私下其实防备得要命,暗中打探男人最近在外头中意的是哪些女子,然后想尽办法让这些女子知难而退,事后将身边一些模样欠缺的侍婢提起来当妾便是。

骆奕承这人向来是哪个女子都不喜,他总是认为那些女子一个个外表看起来柔弱,实际上心眼多如蜂窝眼,他很厌烦这些,以至于多年以来,他只有苏念瑶一个,外头倒也干净得很,会自动规避那些不怀好意主动靠近的女子。

只除了那日在忠勤伯府门外经过,孙大姑娘遭贼人调戏时,他凑巧救了她,不小心扶了她被几个路人看见。

孙大姑娘是正式的世家养出来的闺秀,比起苏念瑶更加与他门当户对,而且她的性子是京城出了名的温婉娴淑,不同于苏念瑶那种打从商贾家出来一窝子心计的假娴淑。

其实这样说起来,若是骆奕承当初没有被苏念瑶算计了把她娶进府,现下和孙姑娘顺理成章的话兴许他的麻烦事也没那么多。

孙姑娘长得也不错,只是在苏念瑶那种美得惊心动魄的模样对比之下,难免还是逊色了。但却更合骆奕承的心意,因为他受生下他的亲娘影响,打小就不喜欢长得过分美的姑娘。

那个害死他亲娘的狐媚姨娘便是个长相极美的妖艳货。

延伸阅读

小软猫[校园]回忆与鼓励  http://www.chafeier.cn/dwbs.shtml
吉川龙一站起身来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身为孤儿的他,很清楚这个孩子内心的痛苦和悲伤,

五龙镇棺传救美,龙族嚣张(求收藏求鲜花)  http://www.chafeier.cn/uqaf.shtml
第十章救美,龙族嚣张伏羲和女娲走后,通天他并没有急着炼化乾坤鼎,而是将乾坤鼎收入混沌

[综]少女的自杀理论第8章在线阅读  http://www.chafeier.cn/naji.shtml
山中雅居,夜里颇有几分阴沉。树木灌丛林立,偶尔几声蛙鸣鸟唳。戚微雨呼吸都有些困顿难受

网红怎么谈恋爱之一滴泪  http://www.chafeier.cn/dbue.shtml
裴辰逸开车将叶婵送回了叶家老宅。这是一栋山间大别墅,民国风情的装修,当年叶家的前辈们

[猫鼠]风尘在线阅读第4节  http://www.chafeier.cn/bihx.shtml
“化妆品这个东西,大概在南北朝时期就有了。”李逸风淡定的说道:“《木兰辞》中有一句话

重回我爸的高中时代在线阅读第二章  http://www.chafeier.cn/a2cz.shtml
第二章英雄大陆和**王“我城之内不比任何人差,来开始决斗吧!”“要相信自己的卡组。”

武林杂谈第2章在线阅读  http://www.chafeier.cn/bv9r.shtml
呼呼呼随着一声一声的喘气声,四人都跑到了山下,基本都已经精疲力尽了“那是什么啊!兔子

穿了暴君后我掉马了(穿书)在线阅读第二章  http://www.chafeier.cn/xwek.shtml
冥冥之中的注定,早已成为了习惯。一天的面试高楼与豪车,造就了浮华,让人远见迷失,散失

皇后起居注在线阅读重生成了科加斯(求鲜花收藏)  http://www.chafeier.cn/slwf.shtml
不知道是黑夜还是白天,不知道这里具体是哪里,甚至在这里都见不到太阳,地球人熟知的火星

川上江舟在线阅读第5章  http://www.chafeier.cn/gxzo.shtml
萧阳被这从天而降的书本惊了一跳,瞄了眼紧闭的房门,随即俯身拾起了书本。“上下五千年?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异世山贼王在线阅读厄运(一)

    两人并未前往云海涛口中的高级餐厅,而是随便选了个简易的饭店凑合了一下。毕竟主人都没去,他们两个穿着这么朴素的人去那么奢华的餐厅只会显得格格不入,况且两个人也吃不了多少,完全不必要去那种地方享受。饭后,山牟把吃饭剩下的钱交给了玄宸。一共二多个银币,对村民出身的玄宸来讲已经算是一笔不小的数字。他坚决不要

  • 姨妈让我遇见你在线阅读第一节

    中秋前夕,帝都城桂花飘香,处处洋溢着喜庆团圆的气氛。镇国公府,镇国公和夫人赶到小女儿姜玿华的卧房,没见着女儿身影,焦急地对视一眼。管家和一大帮奴仆被叫了过来。“午时前把二小姐找回来!”镇国公下令。大家都犯了难,二小姐贪玩,帝都那么大,到了天黑也未必能找到她!“去四海酒楼的后厨、所有俳优戏园,还有西市

  • 龙行战国第三章在线阅读

    五月的晚间,李家村。一场狂风暴雨来袭,肆意的席卷天地间的一切。一棵棵树被拔地而起,农作物七零八落,对农民来说这一切都是浩劫,而在李家村的东边一栋两层平房的中,趴在一堆书上的少年安详的睡着。外面的风暴似乎与他无关…轰!红光闪过,天地被照亮,光芒昙花一现,又笼罩在无尽的黑暗中,一声巨响传来,房子仿佛要被

  • 火影之伪善人生在线阅读第10节

    颁奖典礼终于有惊无险地过去,许臻念了闭幕词后,黎落发现自己又遇到了一个颇为致命的问题。他夹在顾天贵杀人的眼神和韩岺吃瓜的目光中,进退维谷,溜也溜不走。保镖上前来护送他们离场,一拐进走廊,顾天贵就一把抓住“沈知曦”的胳膊,鬼哭狼嚎:“我的祖宗啊!!你今天到底是怎么了??那颁奖词不是提前写好我都看过了吗

  • 腹黑老公请离婚之吃一位女人的面(7)

    越走他是越饿,也没心思多想其他了,终于走到一个生活区,在一个转角处看到一家面店,一步就踏进去:“老板,来碗面!牛肉面。”“好嘞~大碗小碗呢?”说话的是一个女人。“大碗!再多加两份牛肉!”一个女老板,或者是一个女厨子吧。面很快端了上来:“小哥哥,这是你的面,按你的意思多加了两份牛肉。”一个女人,围着一

  • 我的奥特曼之旅在线阅读第2章

    被班纳博士和波丽娜他们父女两人无害/可爱的外表给欺骗了的珍妮实在是放心不下他们(主要是波丽娜)的安全,所以打算干脆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直接送他们父女两人去戴维斯诊所。而且有熟人带路总比自己瞎找要省时间得多,以免耽误了就诊时间,哪怕班纳博士说了不用麻烦他们,他和波丽娜去戴维斯诊所不是为了看病而是

  • 无光的爱丛林猎杀

    虎狼山外围的丛林内,雷烈静静地伏在一根粗大的树枝上,整个身体仿佛和树冠融为一体,除非是走到跟前,否则绝没有人能够发现他的存在。他的两眼眯成一条缝,以免锐利的目光被目标察觉,从缝隙中间溢出的余光则牢牢锁定了前方不远处的林间空地——在那里,一只体型肥硕,足有普通同类三倍大小的兔子,正在专心致志地啃食着地

  • 网王之不二周助灰色徽章,同伴小白

    李牧三人来到神奇宝贝中心,在治疗好大钳蟹后便向深灰道馆走去。“小霞,你也要挑战道馆,参加石英大会吗?”路上,在一旁听小智说他一路上来遇到的各种有趣事情的李牧突然开口说道。“我啊,我不打算挑战道馆。”小霞摇了摇头回答道。“这样啊,我听说关都联盟打算在石英大会后对各个城市的道馆进行审核,不合格的将会闭馆

  • 超级追女系统在线阅读第5章

    容以没说话,只是走到洗手池边,洗干净杯子后,去饮水机前接了半杯水。安静了大约十几秒,丁志扬又说:“就是碰到你家长腿妹妹的店。”赵臻嘴巴里含着已经被咬光肉的骨头,扭头看向丁志扬:“长腿妹妹?”丁志扬点着头:“长腿妹妹名叫陈艾青,是容容的女朋友。”赵臻吃惊的瞪眼:“女朋友?”没听说以哥谈恋爱了啊。丁志扬

  • 绿茵巨星传奇一见钟情

    晚上钟晚和姜玉橙一起回别墅的时候,才想到他都还不知道明予礼在哪个班,也没有他的联系方式,要怎么约他出来,请他吃饭。问姜玉橙知不知道明予礼的电话号码,姜玉橙一副戒备状态,“你问这个做什么。”“我答应了要请他吃饭........”见他这副模样,钟晚便气势弱了下来。姜玉橙难以置信说:“你还真的要和他吃饭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