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洪荒:开局救嫦娥之第十章

作者:家常豆腐 来源:飞卢小说网

奚为为了求得内心平静,忙活了一节早自习,待阻隔剂只剩一点点瓶底的时候,他总算满意了。

谢钦在一旁则是黑云压顶,满身的戾气肉眼可见。

“我说,奚为……”谢钦趴在桌上咬牙切齿,“我知道你分化没多久,谨慎些也是可以理解,但我怕你还没感受到信息素,就先被阻隔剂毒死了啊。”

奚为刚觉得心里舒坦点,这才注意到身边的谢钦,回想自己适才的举动,在自尊心极强的alpha眼里,就是赤、*、*的挑衅,不由有些赧然,虽然从脸上是什么都看不出来的。

“抱歉,阻隔剂是我大哥研究所刚刚研发出来的新品,没有任何味道的,安全性极高。”奚为解释道。

“我说,这不是,这不是阻隔剂安不安全的问题。”谢钦觉得自己真的是和奚为天生不对盘,“我,谢钦,自打13岁正式分化后,不管任何时候,就算烂醉如泥,失去意识,哪怕易感期,也没有信息素失控过!你刚刚,你,你什么意思?啊?”

“你说实话,你是不是在报复我?因为我以前说过的那些话?”

“我确实没有闻到你的信息素,你收得很好。但我也不是报复你,你说过的话,我没有放在心上,早忘了。”奚为回答的很认真。

“那你什么意思?你洁癖又严重啦?嫌我坐过的位子脏?这新款阻隔剂还有杀菌消毒功能?”谢钦追问道。

“你挺干净的。”奚为把谢钦从头打量到脚,真心回答。

谢钦看着对方表情认真,有问必答,觉得自己700分的脑子真的不够用了,“所以,你就是单纯对我有意见?也是,能理解,存心膈应我,是吧?”

“不是,我没有,你别瞎想。”奚为第一次觉得谢钦很奇怪,明明以前话都懒得和自己多说,才一年而已,人会变化那么大吗?

莫不是学习压力太大了?

谢钦气得挠头,“奚为,我们需要谈一谈。”

“可以,但是…….”奚为有些为难。

“但是什么?”谢钦非要说个清楚,有生以来第一次被omega当面嫌弃,还是和自己有婚约的omega,虽然这婚约双方都不愿意承认,迟早要散,但在那之前,是不是要互相尊重一下?虽然自己以前也当面找茬过,但那时我还是个孩子呢!

现如今,都十七了,再过几个月就要成年了,半大的男人了,还是在公共场合,当着全班的面,这么下自己的脸,这往后的日子还能不能好了?

奚为指了指讲台,看着教室前的化学老师,“已经上课了呀……”

“啊?”

裴元坐在前桌,憋着笑把两人的对话听了个全程,忍不住回头说,“钦哥,汪姐早就来了,都盯着你看了快三分钟了。”

“谢钦,是你听力退化了还是上课铃声不够响?”

汪卓雅是一班的化学老师,女alpha,出了名的笑面虎,一班所有学生看见她都打怵,“我要不要请孙主任单独在你课桌上当初安一个铃?”

“呵,呵呵,不用了,汪姐,不用太客气。”

谢钦连忙摆手赔笑,不得不承认,奚为大概就是生来克他的,一定要把婚约搅黄了,否则自己肯定没几年就被他克死,英年早逝。

“少贫嘴,上来,把黑板上的题解了,做不出来就去走廊站着。”

“好像知道谢大佬刚刚在和转校生说什么啊,他们是不是认识啊?感觉不像陌生人啊,论坛上说的不会是真的吧!”

“谢大佬平时既张扬又轻狂,谁见过他刚才那个样子,好像被谁掐了肺管子,哈哈哈”

“啊啊啊,我搞的cp刚才发糖啦!”

“汪姐出的这题是去年自主招生的考题把,超纲的啊,谢大佬这下栽了,走廊套餐走起!”

谢钦在班里同学的偷笑声中走上讲台,的确,这题目超纲了,而且偏竞赛类的,难度很大。一时之急,他也只能写出个大概的答题思路,无奈放下粉笔,“汪姐,要不,我还是去走廊站着吧。”

汪卓雅看了看谢钦写的思路,高二的学生3分钟内能做到这一步很不容易了,也没再为难他,“思路是对的,好了,回去坐着吧。新同桌长得再好看,也要听得见上课铃声,别魂都飞没了。”

谢钦顶着全班同学暧昧的眼神,回到了自己座位上。

奚为没有理会那些交头接耳的议论,他正低头计算黑板上的题目,谢钦偷偷瞄了一眼,发现奚为已经接近答题完成了,不禁心里意外了一下,奚为这脑子够可以啊,去国际班蹉跎了一年,还是有点水平的,难怪老徐会收下他。

余光看着奚为做题的侧脸,谢钦想到奚为中考优异的成绩,之前却去了国际班,他当时那么黏人,就是奚家人的小牛皮糖,出国对当初的奚为来说,肯定下了很大的决心。如果不是这次分化的变故,奚为就会在两年后独自出国求学。

如果不是当初自己说了那些话,做的那些事,没有受到自己的刺激,兴许奚为也不定能豁出去,他可能会来一中,说不定早就是一班的一员了。

一直觉得奚为是挡在自己人生路上的拦路石,可想一想,是不是自己也在无意之间,影响了奚为的人生?

谢钦坐在座位上,默默观察着认真听课做笔记的奚为,第一次为当初的口不择言和冲动之举,感到一丝丝愧疚。

上午两节课后有20分钟的大课间,裴元和秦展飞坐在座位上,互相打了个眼色,突然同时跃起,冲到后排一把将谢钦拉出了教室。

奚为被他们的动作吓了一跳,瞳孔瞬间放大,身体下意识的绷紧,下一秒意识到现在是在教室里,并没有什么危险,他低头看着自己戴着手套的左手,悄悄把手伸进桌肚里,用力攥紧又缓缓松开,重复几下后,身体才慢慢放松下来。

还是,还是太紧张了吗?

奚为不自觉的咬了嘴唇,下意识的环顾四周,他一系列的动作发生在几秒之间,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另一边的五楼卫生间,谢钦被秦展飞和裴元压在洗手台上。

谢钦稍一用力一扭身,就挣开了压制,“我说,你们发什么疯?不知道洗手间的台面有多脏吗?”

裴元搓搓手,贼笑地问:“钦哥,你是不是有事要坦白?”

“什么乱七八糟的,有屁快放。”谢钦转身打开了水龙头,手背上沾到了水池边上的污渍,不洗干净回去指不定好要被怎么嫌弃,说不定小少爷还能从包里掏出一瓶消毒水,把自己从头到脚喷个遍。

秦展飞靠在洗手间的隔间门板上,看着谢钦的动作,确定的说:“谢钦,你一上午都在盯着奚为看,我和裴元都发现了。还有你们之间的对话,我肯定,你们是认识的。”

谢钦洗干净手,关了水龙头,往门口一站,“你们很闲啊,不听课关心我看什么说什么?”

“不是,钦哥,之间我们说到奚为你就炸毛。”裴元说到一半,小心谨慎的看了看几个隔间,确保洗手间里没有旁人,才继续道,“我们拿你和奚为的cp开个玩笑,你都那么凶。我本来以为你很烦奚为呢,可我听早上你们之间的对话,你好像和他……和他挺熟的......”

谢钦下巴微抬,双手插兜,随意的站着,动作潇洒的让人误以为他是在什么高档会所,而不是高中学校的洗手间里。

“我确实见过奚为,但并不熟。”

“你见过奚为?什么时候,没听你提过啊。”裴元惊了。

“一年前,我刚来锡市的时候。”谢钦说完就要离开。

“奚家从商,势力除了锡市的根基,就数在京市发展的最快,谢钦,你家在京市的人脉那么广,奚家借的是你家的力?”秦展飞敏锐的推测出真相。

谢钦站在卫生间门口,正巧看到了走出教室的奚为,一阵风吹起了他的校服下摆,露出一截白皙的腰身,瘦削的没有一丝赘肉,谢钦想到昨天小少爷穿的白衬衫就是松松垮垮的,今天的校服也是空空荡荡,这人到底有多瘦?

长没长肉?

奚家是要破产了吗,是不是没给人吃饭啊!

不是说这几年要好好调养的吗?

养成这副骷髅架子模样?

该不会因为我不同意婚约,奚家觉得幼子没有利用价值了,苛待他了吧。

“谢钦,问你话呢,愣什么神啊?”秦展飞看谢钦没有回答,又问了一遍。

“对,奚家和我家有生意来往,我刚来锡市的时候,奚家请我爸吃饭,那时候我见过奚为一次。”除了婚约,谢钦没打算瞒着秦展飞他们他认识奚为这事,也瞒不住,秦展飞的脑子,逻辑分析能力太强,一点点信息碎片他就能推测出个七七八八。

“官商相护,你父母没打算商业联姻?”秦展飞好像察觉到什么,追问道。

怎么这都能猜到,秦展飞这个分析能力是正常人类?

谢钦看着奚为的背影消失在走廊的尽头,突然伸手把额前的头发捋到后脑,有点心虚的否认,“没有,你可真能想。”

秦展飞笑的古怪,他总觉得谢钦心里有事瞒着,但也没打算现在就逼出真话,反正来日方长。

“行吧,你说没有就没有。”

裴元听得一脸懵,他的父母热衷于买房卖房投资商铺,是靠炒房发家囤积资产的,家里是很有钱,但是没怎么接触过上层经济,思想比较简单。裴元不明白,不就问问谢钦和奚为是不是认识吗,怎么还扯出官商相护,商业联姻的事呢?

这就是上流社会吗?

延伸阅读

目灸堂视力保健加盟  http://www.iraniansolidarity.com/ubf6.shtml
目灸堂青少年视力防控连锁有限公司(MuJiuTangChainLimited)是一家

蓝珀加盟  http://www.iraniansolidarity.com/y1eu.shtml
蓝珀小饰品总部经销批发的饰品产品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公

大米先生快餐加盟  http://www.iraniansolidarity.com/u27a.shtml
快节奏的生活当然需要快餐来搭配,很多年轻人都喜欢吃快餐,既方便又省事。大米先生快餐有

鸿坦加盟  http://www.iraniansolidarity.com/birq.shtml
鸿坦加盟详情上海鸿坦装饰材料有限公司自成立以来,一直致力于中高档装饰工程地毯的设计、

金三角白酒加盟  http://www.iraniansolidarity.com/n1zy.shtml
中国白酒金三角辽宁公司,是一家以销售中国重量级白酒产品为主的性品牌连锁经营机构,负责

迷你闪字小风扇加盟  http://www.iraniansolidarity.com/sjcm.shtml
追求创新和潮流是每个消费者的天性,手机要用新款的、包包要挎新款的、小车要开新款的、衣

宋城加盟  http://www.iraniansolidarity.com/yxv2.shtml
宋城机械经过近二十年的艰苦创业,积累了丰富的食品包装机械经验。公司的新产品研发团队结

蓝贝儿加盟  http://www.iraniansolidarity.com/gnef.shtml
LANBLE饰品,吸取韩国时尚流行元素,融入欧洲设计工艺及淳厚的文化底蕴打造优雅、时

环宇电源加盟  http://www.iraniansolidarity.com/nn2y.shtml
一、硅能电池性能特2、可大电流充放:正常充电时间为1-2小时,快速充电0.5小时。使

育德园师加盟  http://www.iraniansolidarity.com/6uf9.shtml
育德园师是一个以网络培训为主的远程教育服务机构,隶属于北京育德园师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月神骑士团之拍摄MV(一)(7)

    因为苏静的加入,这次专辑风格有了很大转变,比起之前,清新了很多,主打歌是“命运”,主题是“女王”,苏静走中性风,站在十二人中间,预告照片上十三人都打了黑影,基本看不出苏静的性别。照片一发出,一小时内点击量达到一百万,对于多出来的那个人,众说纷纭。“EXO加入了新成员欧巴看起来很帅气!被圈饭了可怎么办

  • 至尊皇妃YG

    权志龙一个人在练习室里做了许久…我亲爱的Kiko,你说过的你是喜欢我的,可是你为什么不能只喜欢我呢?为什么还要和别人暧昧呢?我亲爱的粉丝们,你们也说过爱我的,可是你们为什么不能一直一直喜欢下去呢?为什么要离开我呢?压抑依旧的负面情绪想潮水一般散去,此时的权志龙看起来格外的阴郁,什么真的假的,都是骗人

  • 眼里有星辰梨涡浅浅笑之第五章

    可别说是管家和吸血鬼自作多情,塞因·霍尔要是没处处留情,这俩神经病不可能疯成这样。此时再看这**名就十分意味深长了。爱情是向左还是右,难道是让他在管家和吸血鬼之间做出选择?可任务目标只是单纯地让他生存七天。不会还有其他坑吧?谢汐已经无法信任这沙雕**了!谢汐出神的功夫,吸血鬼热切说道:“我先回去了,

  • 雪落·剑侠情缘三第七章在线阅读

    七、拔香令“容不得你。”薛敬撂了一句话,便撤回被那人抓着的手臂,起身疾步往门边走。“回来……”薛敬开门的手一滞,深吸了一口气,仍然打开了房门,要往外走。“回来!”二爷又喊了一声,嗓音中保留着不容置疑的威慑力,见薛敬还执意要往外走,便又补了一句,“你、你不听话了是不是?”薛敬的气息渐渐急促起来,他杵在

  • 末日:神级选择第8章在线阅读

    庄楠想要见到城主,她不能接受这样的命运,低等的下人,最丑的女人,她要见到那个俊美无双的城主。她曾经是天下最美的妖妃,是所有男人的梦寐以求,她相信城主会喜欢上她的,只要城主喜欢上她,就没有人可以再敢高声对她指手画脚,她依旧是最尊贵的女人。只是现在庄楠的身份根本前院都进不了,更何况见到城主。“庄楠,我们

  • 被迫成港黑少主的我只想拿诺贝尔奖在线阅读你太急

    祁步青此去江州不算是一件隐秘事,打着的是巡盐收税的名义。江州各处官员都卖他的面子,他又处置了江州两个贪墨多年的税官以儆效尤,最后朝廷凭他的作为竟收到了七千万两的税银。与往年的四千万两相比,差不多是翻了一番。朝堂上下对他一片称赞之声,就连太后也表露出了满意。但是祁步青自己知道,他此去江州是冒着风险,犯

  • 神级抗战:吃鸡换装备在线阅读第4节

    从姜食堂回来后,米粒儿累得倒头便睡,醒来发现家里没什么吃的了,于是她决定去楼下便利店买点东西吃。她穿着宽大的卫衣扣上帽子便下楼去了,穿成这样不是因为她觉得自己是艺人,而是她不想和人有过多交流。便利店里,她准备买自己很久没吃过的拉面,在花花绿绿的包装前犹豫再三,她最终决定了要买的拉面种类。这时,视线里

  • 齐神,我不是报酬![综]之*一把(5)

    返回普通版(快捷键:F8)“混蛋,你想自己去当烈士吗?”张衡好不容易抬起头,朝鲍永青的背影吼道。“别搞错了。我不是去送死的。我要去干掉那条畜生,挣奖励点数!一点都不会留给你们!”鲍永青根本没回头,哈哈大笑着朝大蛇跑了过去。众人呆呆的望着鲍永青远去的身影说不出话来。过了大概有半分钟,张衡强忍着疼痛撑了

  • 现代修仙掌门在线阅读第十章

    之后的一天百里荣光接到密诏和一召圣旨,密诏中写道如若沿兮城百姓闹事,沿兮城城主伤害百姓一丝一毫就让百里荣光代传圣旨贬谪沿兮城城主,如有违抗,格杀勿论。果不其然,在沿兮城百姓聚众闹事的第一天沿兮城城主就派士兵绞杀了闹事首领,百里荣光依照密诏代传圣旨,沿兮城城主不接受圣旨,并想用刺刀杀害百里荣光,被百里

  • 我在修仙界当凡人一枪如惊雷,天下仅存一

    东方破辰微微一愣,看来记忆到此已经中断了。前半段是咒骨强塞的,后半段是道士塞的,两者区别不同,一个是要命,一个是考验。不过这生命古树枝干真是奇妙,连我都无法察觉,真的是下血本了。可以说,若是没有道士和书生下手,叶临天早就被折磨疯了。随之眼睛闪烁冷光,冷笑几声道:“呵呵,看来叶临天的仇家蛮大的啊?”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