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我的微博能算命之鸟兽散

作者:姜之鱼 来源:晋江文学城

聚八方客栈。

躺在地上的长官睁开眼睛,惨白的脸上怒意正浓,一个不长眼睛的兵伸手意图扶他起来,被厉声喝退。他抹掉嘴角的血丝,站立起来,握得拳头噼啪作响。地上有一个木制花纹的方盒子,他一脚踩下去方盒子连同里面的药化成了尘埃。盒子里装的正是苁蓉给海天的解药。

“我要把那小子碎尸万段!”

客栈里的一切海天并不知道,他也不知道解药掉了。

谷香扶着海天走了十来分钟之后终于走不动了。谷香道:“你可真够沉的,像铁打的一样。”

“我要是铁打的,怕你搬也搬不动。”前面有一家面馆,客人一个也没有,那长着龅牙左脸有颗大黑痣的老头子怕是罪魁祸首。海天道:“去面馆。”

刚坐上板凳,海天疼得倒吸一口凉气,嘴巴也疼歪了。

谷香笑道:“看看看,英雄也是怕痛的人。”

海天道:“瞧瞧,这风凉话说得多有水准,脸都不知道红。”

谷香道:“英雄,我能不能问你个事?”

海天道:“能不问就别问。”

谷香道:“你不想我问我偏偏要问,请问英雄,在聚八方客栈那么危险的时刻,你为什么要站在小女子前面?是不是哪根筋搭错了?”

海天道:“我不是哪根筋搭错了,我是神经错乱,胡乱救人。”

谷香略微失望道:“那你觉得救错了我?”

海天道:“救你还是挺划算,免费的拐杖一根,要不是你我哪里能走到这?”

谷香怒道:“我这根拐杖不仅划算,打人还毫不含糊。”

“哎呦,哎呦。”海天嘴里喊痛,心里郁闷之极:“女孩子可真难伺候,从不按江湖规矩办事,说不过就动手,关键是你只能忍着。”

龅牙老头子端上来两碗面,冷冷道:“小两口打情骂俏回家里去,这桌子板凳有些年头了不经整,还望两位高抬贵手。”

谷香坐到自己的座位上,心里叮咚直跳,脸红扑扑的像落霞。

海天坐回板凳道:“这人就是怪,风里来雨里去,一会儿对你感恩戴德一会儿又拳打脚踢。”

谷香道:“对恶人讲道理是行不通的,只能打。”

海天见两碗面放到了自己面前,“这是做什么?我可不是饿死鬼。”

谷香笑道:“你受了很重的伤得补补!”

海天道:“你待我可真好,你对别人都这么好吗?”

谷香道:“目前,也只有你这人觉得我待别人好。”

海天稀里哗啦把汤喝光了剩下面:“知恩图报是美德,没营养的汤我喝了,有营养的面给你留着,刚你太累了。”

谷香道:“留着回家吃去,本姑娘没空理你。”

海天笑道:“好啊,正愁晚上没地方吃东西呢。你住哪里我送你回去。”

谷香瞥了海天一眼:“切,就你还能送我回去?你住哪里本姑娘送你回去。”

海天道:“我四海为家,找个屋檐就能凑合一晚上,露天睡觉的滋味很不错,有空你也试试。”

谷香道:“那地方留给你吧,我可不想抢了你的好地方。本姑娘要走了,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她站起来笑看海天。她期待海天让她留下,不过她会拒绝。

海天瞪着谷香。

谷香脸发烫,“你,你要是不想让我走的话,就说出来,我可以考虑考虑。”

海天还瞪着谷香,“你脸上,你脸上……”

“我的脸怎么了?”

“你脸上有半根面条。”

“啊?”谷香用手将脸抹了个遍,却没找着那根面条,“在哪里在哪里?你快告诉我在哪里?”她焦躁的想要将桌子给砸了。

“哈哈哈哈……”海天的笑声惊醒了谷香,她意识到自己又被海天骗了。

“好哇,你骗我!”谷香犹如一个发怒的恶魔笑盈盈走到海天面前,海天就像恶魔手里的玩偶没法反抗。

鬼哭狼嚎。

龅牙老头子摇头道:“可怜我的桌子喽。”

海天和谷香各自坐好,互相瞪着对方,眼中能喷出火来。海天道:“请问姑娘你是哪里人氏,家住何方?”

“本姑娘不想说。”

“你们那里像你这样的女孩子多不多?”

“想我这样的女孩只有一个。”

“还好还好,不然的话让其他人怎么过。”

谷香和海天又吵了好一会儿。随着肚上肥肉有规律的颤动吴觉来了。他被汗淋得通透,嘴巴和鼻子像吹风机一样工作着,他刚坐上板凳,那凳子支持了片刻就垮了,龅牙老头子只敢在旁边小声嘀咕:“不中用的死板凳。”

吴觉在海天和谷香的搀扶下站起来,道:“我们惹上**烦了,你打的那个人是个校尉掌管整整三百人。”

“哇,好大的官!我真想把他给抓了,让他列队给我看。”吴觉和海天一起盯着谷香,像在看个外星人。谷香道:“看我干嘛,我说的没错嘛,只要抓着了他我们还愁出不去七巧镇?”

海天道:“那家伙可真是铁块,你能抓到他们?”

谷香笑道:“我不行可有人能行,刚刚跟我们并肩作战的是不是还有四个人?哎呦!坏了,好不容易躲开了他们几个缠人的家伙,不能让他们那么轻易的逮到。我得马上走了额,喂记得来找我。我住在这镇上最大的旅店里。”

海天还没回答就看到谷香跑得没了影子。

吴觉道:“我们要尽快出城,才不会惹祸上身。跟我走吧……”

“我要等我一个好朋友,我答应他在七巧镇见面,没见到他之前我不会离开这里。”

“你可以和我一起先离开,等着风头过去之后再回来也行。”

“我要留下来。”

吴觉就一个人走了,如果他知道海天现在连走路都不利索的话,他肯定不会走。

海天捡了被吴觉坐坏的木板当拐杖用,付给老头子面钱和凳子钱就离开了。

士兵行动,街上行人越来越少,海天却不知道何处藏身。他一直低着头生怕被人给认出来,可怕什么就来什么,一个士兵认出了他。他恨不得丢掉手头的木板一溜烟跑走,士兵越追越近,他忽被拉入了一个胡同。当那个士兵追进来的时候,海天不见了,他正纳闷时忽觉得脖子疼痛,晕了过去。

“神鹰,是你?”

“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赶紧离开。”神鹰扶着海天离开胡同,走入一栋大屋从后门出去,拐了七八个弯,穿了好多条小巷,来到一间简陋得漏风的草棚,也不知道是那年那月修的。

草棚里没有凳子,找来草垛坐下聊天。

海天知道这些天神鹰并不好过。他和海天分道之后被大股士兵追击,他躲在草丛里躲了好几小时,蚊虫贴在他的腿上吸血他却不敢动弹。好几次有惊无险的躲开了士兵,但走七巧镇最近的路被堵上了,他只得绕路之后来到七巧镇。他这时才意识到他没有海天商议见面的地点,他出于小心找到了这个偏僻的地方暂时住下,接着在街上守株待兔。终于见到了海天,还救了他。

当神鹰听到海天的娘死了之后,他说:“兄弟,我们已经长大,不用靠别人依旧可以过得很好。”海天特意没有说自己被苁蓉下毒要挟的事情。他只说自己受了点伤,还惹上了一个校尉。神鹰听闻,道:“这根本不是你的错,是他们的错。”

神鹰出门之后,海天就躺在草丛里睡觉,却无法入眠。他娘的影子始终浮在脑海里,怎么也挥之不去。他很难过,嘴巴像吃了黄连一样苦。

他还记得那个神话,是关于海的。他在心里默读:“大地干枯龟裂,其上的子民难以继续生存,死亡无数。大地之母十分伤心,痛哭百日,百日内,日日下瓢泼大雨,水太多了于是聚集在一起形成了大海。”

他恍然大悟,海原来是母亲的眼泪。

当他娘的影子渐渐消散之后,谷香的影子忽然出现在脑海里。他的难过顿时消失无踪,换来的却是无尽的欢喜。他脸上不知不觉出现了笑容,很灿烂的笑容。他有些想去见谷香,心底好像压着一块石头,怕只有见到她这石头才会消失吧。

“为什么我见到她的时候总想跟她调笑几句,还喜欢看她生气的样子呢?我真是怪人一个。”他自言自语道:“她到底是哪里的人?她跑到这里来做什么?”

他幻想着再一次和她见面时的情形,他第一句该说什么话。

他的幻想戛然而止,门推开了。神鹰提着一包用纸包好的药,以及一篮子煮熟的酒菜,酒很多一大葫芦。

此时已是傍晚,月朗星稀,乌鸦啼叫。

“陪我喝酒。”这是神鹰进门后的第一句话。

“好!正有此意。”海天想压抑心头炙热的欲望。

酒肉下肚之后,人头脑就开始发热,平时不敢说出来的就敢说出口了。

神鹰吃着菜,忽痛哭:“海天我的好兄弟,不要告诉别人我哭的事情。”

“好。”就是神鹰不提醒,海天也不会说出去。

神鹰道:“你真是我的好哥们!你这个朋友我没有交错。没有你我也许就死在了漏城的西门。我谢谢你!谢谢你!”

海天道:“我们是漏城的苗子,得好好活着,我们在漏城就不会死。”

神鹰道:“我不是一个勇敢的人,我只是装作勇敢而已,你不知道当我爹娘死了之后我在背地里哭了好多次。我好想好想他们,好想。我知道你心里也一样。我们漏城被那些人不明不白的被他们用火给烧毁了,里面还有好多活着的人啊!你说那些人是不是禽兽不如?”

海天吼道:“是!他们简直就不是人。”

神鹰道:“让那些人存在是错误的,他们只会带来更大的灾难!我不能让我爹娘就这么白死了,我要给他们报仇!所以我要毁了那些人。”

海天道:“算了吧,他们有好几万人你怎么去毁掉?你找死吗?”

“我找死?”神鹰哈哈大笑,“我去找死也比当个缩头乌龟来的强。就算是鸡蛋碰石头我也要去试试!”

海天拉着神鹰的胳膊道:“你不要做傻事!我们在漏城就在。”

神鹰道:“不,你在漏城就在。”他心想:“我其实没有想象勇敢,但我所有的东西都随着漏城的灭亡消失了,我心已死。”

神鹰带回来的药疗效神奇,第二日中午海天就能正常行走了。海天受的全是皮外伤,他掉在那个长官的身上,替他受了大部分的力道。

晚上,海天忽然被噩梦惊醒,一头怪兽张着血淋淋的倾盆大口要吞了他。他静下来之后,却发现神鹰不见了。在昏黄的煤油灯光下,他看到一张纸,开头就是:

我走了,不要来找我。

延伸阅读

海贼:神级副本系统在线阅读第9章  http://www.anaset.cn/yd1x.shtml
这是哪家精神病院的病人跑出来了?佐伊盯着地上的不明物体说:“你好像把你的下半身给搞丢

两面派在线阅读第8章  http://www.anaset.cn/2s6.shtml
“哎呀,不过就算是大神,那又能怎么样呢?别人只是赔我的衣服而已,而且我还占了那么大的

花舞在线阅读第九章  http://www.anaset.cn/p270.shtml
“何方宵小,竟敢窥视本座。”一道气劲直奔燧人氏而来。燧人氏不进反退,消瘦的身躯,瞬间

冥仙传之诚天**(9)  http://www.anaset.cn/dp9i.shtml
打的到了别墅门口,热巴架着胡卬走着,然后从胡卬口袋摸出钥匙开门,接着把他放在床上。“

驸马是刺客GL第一章  http://www.anaset.cn/6ppz.shtml
“老大,你的手机响了。”瞿燕庭坐在副驾驶位上,穿着一件意大利亚麻衬衫,阳光将衬衫的燕

女配又在反抗系统[快穿]之山神庙②(2)  http://www.anaset.cn/gbzd.shtml
乔容低低嗯了一声,依然闭着眼。许是又有人来,宝来哭声低了下去。脚步声来到近前停下,来

我爱过而又失去的女人在线阅读第一章  http://www.anaset.cn/g0ka.shtml
城市,高楼林立,灯红酒绿。车水马龙,喧嚣热闹。商场里陈列着各色价值不匪的世界名牌服装

雷岛在线阅读第二节  http://www.anaset.cn/6u92.shtml
次日清晨,杜妧带着帏帽,穿着袖口竖紧的胡服,骑着她的枣红色温驯小母马,带着十几个锦衣

火影:我的水遁里有史莱姆 三年后  http://www.anaset.cn/b6fx.shtml
无回崖。冥宫主子,奴婢以备好早点,请主子前去享用。一位身穿绿衣裙的女子,对着那个躺在

从海上钢琴师到音乐之王之第八章亡  http://www.anaset.cn/abww.shtml
李小红想玩套路,王一天本能拒绝,来了一招丹穴凤游,李小红御男无数从没享受这样美好的待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为何离去第九章在线阅读

    秦宇不知道,在他来到华清大学的第二天,他的名字就已经几乎传遍了整个校园。起因是有学生在他上课时偷偷拍摄了照片,然后传到学校论坛上。起初仿若一颗石子掉入海里,没有引起什么注意。但不知道是谁无意中点开了帖子,看到照片后惊为天人,在微博、朋友圈里纷纷转发评论,随着同学们的自来水,一传十,十传百……计算机学

  • 豪门女配不喜欢霸总在线阅读第四章

    任丰年被禁闭的日子里,路氏一次也不曾来瞧过她,只日日派了大丫鬟碧翠来瞧她。任丰年到底是路氏教养出来的孩子,怎能不明白她娘亲的一片苦心?唯有路氏贤妻良母的姿态摆足了,她们母女两才能真正生根。路氏虽是正妻,却同任豪十多年间聚少离多,身子骨不好,又没有儿子撑腰,更何况任丰年那句“庶出”“贱婢”之类的话,算

  • 重山烟雨诺在线阅读第5节

    傍晚,飞云门前殿。曹元基眼神中带着好奇和敬畏,看着前殿大门上方那方匾额,上头以署书写着三个大字:“飞云殿”。他走到阶上站着的一名飞云门弟子身边,拱手说道:“师兄好。”对方也很有礼貌地回了一礼,同样道:“师兄好。”见对方似乎挺好说话的样子,曹元基立刻凑近了一些,十分自来熟地说道:“师兄,你叫我曹元基就

  • 我的武功变异了!在线阅读第7章

    “你跪下干什么,快给我起来,我最看不惯这样的汉子。”努克布看着劝说不起的方衍露出了满脸无奈之感。方衍这一跪,不仅是感谢努克布给了他强大自己的机会,更是像第二个父亲般对他照顾有加,这等恩情难以用物质衡量。“师傅,我知道您一向就是一个一意孤行的人,邀您来我家屈就不愿,给您捎点多余的粮食不愿,可是今天您这

  • 离个婚怎么这么难第1章在线阅读

    此时正值七月份,正是每年天气最热的时候,叶天歌下班之后,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回到了自己的出租屋,回到出租屋之后,叶天歌甚至连晚饭都没有吃,就直接躺在了chuang上。躺在chuang上休息的叶天歌正打算休息,猛然看到chuang头柜上面的相框,也看到了相框里出现一对年轻的男女的照片,照片里的年轻的女孩

  • 宇智波北山在线阅读第5节

    晚餐是一碗粥,一撮咸菜,一个窝窝头和一条两指宽的小黄鱼。鱼是全老师早上带着同学去塘里捞来的,很新鲜,做饭的是一位大叔,以前在部队里就是炊事员,现在退役了就给孩子们弄弄饭,他手艺很是不错,听说他还给司令做过早餐。李光久端着自己的盘子坐在破旧凳子,埋头吃了起来,他冷不丁听到一声瓷盘子搁落在桌子上声音,在

  • 把酒话桑麻云落森林

    云落森林,巍峨的高群山蔓延数万里,白云伴着云雾在山峰间流连忘返,远处一群白鹭直穿云霄而起,一声鸣叫,带着同伴飞向温暖的南方。山间不时传来猿鸣的声音,如泣如诉,悲鸣声声,倘若游子乘舟经过,怕是免不了触景生情,引得眼泪连连。以上描述的这般清晰的原因,便是我正挂在一个悬崖上面,下面是苍茫湍急的大江,而我确

  • 大明1630在线阅读第六章

    寂静的森林之中,八个人的队伍安静的行走着,一双双警惕的目光,不断的在树木中的yin暗地方扫过,手掌紧紧的握着腰间的武器,随时准备着应付一切突fa情况。作为已经在魔兽森林混了多年的老牌护卫,相互之间已经能够保持着最基本的默契,眼神交错间,也能从对方的眼神中识别一些代表危险和安全的信号。经过长时间的跋涉

  • 如玉传说奇怪面具男

    ***叶策淡定下来后,将式神塞入书包,准备把喜讯告诉老姐。等世道稳定,他们就可以靠一个讨饭碗发家致富啦!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正当他迈开步子的时候,全站广播响起:“各位旅客请注意。列车“筋斗云号”即将到站,请拿好你们的随身物品,等候上车。切勿拥挤。如若违反秩序,温柔的乘务员小姐姐将会把你丢入渤海喂鲨鱼

  • 九州凌天志在线阅读第6章

    夏侯昊天握着冰焰神剑使出《冰焰九天剑决》中的第一层《寒冰剑决》,夏侯昊天运足真元冰焰神剑的剑身瞬间被一股寒气凌凌的气息包裹,毫无停留的向蛇妖挥过一剑,寒冰剑气直袭蛇妖,蛇妖想挡住这股寒冰剑气,但是这股剑气太过于强势,直接冰封了蛇妖。被冰封的蛇妖怒吼着:“无赖,快放我出去,放我出去!”夏侯昊天猥琐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