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念力世界我最狂在线阅读第六章

作者:请针对我 来源:纵横中文网

陆叔迈出石室后不久,魏涿忽然发觉自己能操控自己的身体了,他几乎没有思考,一溜烟就追出了石室。

拔剑出去肯定是要干架,这种神仙打架会是什么样的场景呢?魏涿有些激动,他摸到一块大石头后,鬼鬼祟祟地向外窥探着。

谁承想,外面根本不是一派剑拔弩张的紧张模样。魏涿望着天上,天上站着一个仙人。

仙人身着青袍,滚云花纹在衣衫上飞扬,细细看去会发现,那些花纹样式居然在游动。他身形颀长,面如冠玉,眸中透着点点大慈悲之意,眉间印有一枚猩红的花,更显得这仙人美的妖异。

仙人显然是看到了陆叔,他薄唇微微抿起,露出一个嘲弄的笑:"陆谦师兄。"他脚下有一柄飞剑,剑气喷吐,搅得周遭云雾飘摇。

陆叔轻声说道:"谢玄师弟。"

他背手而立,无双剑也没反应,凝滞在空中。但就连魏涿也感受到剑刃上滔天的剑意。

谢玄静静着凝视着陆叔:"师兄,为什么要入魔?"

陆叔没说话。

谢玄眼底涌起失望之色:"师兄,你还要瞒到什么时候?"

陆叔沉默半晌,问道:"师父可曾说我入了魔?"

谢玄猛地甩袖,罡风瞬间扯散半天云彩,他俊美的面容都微微扭曲着:"师父?你还有脸提师父?武修气修本就不能同修,你违背了天道啊师兄!"

"师兄,回头吧,把一身修为废了,还能在北青宗有一席之地。"谢玄叹了口气,温言相劝。

陆叔抬起头,微微一笑,眼神温润:"这么说,师父没有说过我入魔?"

"好,好,好。"谢玄瞳孔一缩,一连说了三个好字,随即他也恢复仪态,又是那尊不沾烟火气的神仙,他轻轻拍了拍手,"诸位,有劳了。"

"谢道友哪里话,斩妖除魔本就是我等修士的本分。"天边响起应和声,数道身影飞身而起,一时间法宝的光辉在天空交相辉映,云层低压,魏涿分明看见陆叔脚下的地已经满是龟裂,似乎有什么看不见的东西在镇压他。

但陆叔轻轻掸一掸衣袖,恍若未闻,他扫视着天边,突然出声道:"佛门没来人吗?"

无人回应,陆叔等待片刻,笑着点点头:"如此甚好。"他的气息缓缓收敛,再也感知不到,风过山坪,吹起他的袖袍,但他低垂眉眼,纹丝不动。

众人面面相觑,望着站在原地动也不动的陆叔,似乎有些犹豫。

"上啊,斩妖除魔建功立业的机会到了啊!"谢玄略显森冷的声音在后面响起,但见一道云纹青袍身影御剑而出,众人才咬牙跟上。

魏涿躲在石头后面干着急,他看的很清楚,陆叔好像是认命了,闭着眼睛站在那。

"陆叔,醒醒,快跑啊!"魏涿急得小声连喊,但陆叔没有听见。

"妖魔,死!"怒叱声震天。

陆叔抬起头,漫天喊杀声戛然而止,只听风过山谷,草丛窸窣,溪水潺潺。

魏涿什么也看不见了,他昏过去了,黑暗降临前的一瞬,他似乎捕捉到了一抹剑光,那抹光压过天色,使得世间万物黯然失色。

山间,一颗榕树下,一位僧人静坐。这个僧人生得像文弱书生,却有着极其壮硕魁梧的身材,身体上下反差极大,冲击感极强。

他身披袈裟,满身尘土,脚上的鞋也破烂不堪,看起来行了很远的路。他抬起头,望着天上,双手合十,诵了一声佛号,他起身,朝着山林外走去。

……

五具沉重的身体落地。

谢玄喷出一口鲜血,衣衫都晕上深色,他面色惨白,刚刚那一刻,饶是他已入神游,也没有反应过来,只是本能地祭出本命飞剑,可连碰撞的声音都未曾听见,这口祭、炼了数百年的飞剑寸寸崩裂。本命物受损,连带着他的气息也萎靡至极。

谢玄面色惨白,他摇摇晃晃地指着陆叔:"你,你已入太清?"

陆叔没说话,只是望向远方,白衣飘飘,半分血色都未染上。

"唉,"一声叹息在天地间响起,一位身形佝偻的老人跨越天边,瞬息间就来到了谢玄身边,老人满脸都是皱纹,深凹的眼窝闪着捉摸不透的神色,"小子,收手吧。魔,不是好东西。"

陆叔微微一笑,他展开双臂,似乎要拥抱天地。他身上白衣似乎被狂风吹拂,猎猎作响。一股澎湃的气息从他的身上涌出,在天地间纵横交错,经文之声大振,仿佛有千百儒生在念诵儒家经典,声音抑扬顿挫,浩然无匹。

这气息不同于任何真气,它修炼不来,它是君子身上的正气,也叫浩然气。

"我善养吾浩然之气,君子正气。请问,魔,有浩然气吗?"陆叔垂臂,不再多言。

无双剑锵然怒啸。

老人面色微冷:"就凭你这半步太清,便想与我拼?幼稚!"

陆叔没说话,只是出剑。

……

也不知走了多久,僧人看到地上陈列着五具身体,从外面根本看不到伤口,但僧人知道,这些**内的一切都被剑光绞碎了。

他抬头望向石洞口,那里坐着一个白衣男人。陆叔衣衫几乎碎裂,手里的无双剑也不知碎裂成了多少片,他头发散乱,鲜血将他身下都染透了,但他仍然微笑着向僧人致意。

僧人双手合十,行了一礼后,想要上前探查陆叔的伤势,陆叔摇摇头,开口道:"活不成了。"

僧人摸了摸自己壮硕的肌肉,叹了口气:"施主还有什么心愿,贫僧尽力而为。"

陆叔艰难地转头,看向山洞内昏迷的魏涿,笑道:"让那个孩子聪明一些,他要活下来。"

僧人点点头:"我会帮他开悟。"

"要让他忘记修炼的事,至少在他遇见大修行者前。"陆叔继续说道。

"我会施展入梦法,他会在接下来的许多年间梦到某个场景,他会在潜意识下逃避修炼。"僧人道。

陆叔想了想:"再就没什么了,恐怕还得劳烦大师把这山野间散落的法宝碎片和鲜血清理干净,不然会引起大骚乱。"

"这是自然。"僧人道,"没了?"

"没了,"陆叔笑得有些凄凉,"除魔,要除根的。"

僧人沉默了,半晌他点点头:"明白了。"

"那就拜托了。"陆叔声音逐渐低微,他的身子逐渐化作湮尘。天地间自有一股清风袭来,风过山林,正气浩然兮。

僧人抬头望着灰青天穹,叹道:"可你不是魔啊。"陆叔的那句除魔要除根,他自然是理解的。

北青宗大师兄陆谦入魔,叛逃宗门。正派人士要求北青宗交出陆谦全家,避免有魔根残存。北青宗宗主虽力排众议,但终究还是抵不过愈加沉重的压力。

从那往后,宗主入山闭关,一闭便是几年,再也不闻世事。

……

僧人踏入石洞,看到了蜷缩在地上昏迷的魏涿,他把魏涿扶正,伸手捏了捏魏涿,他一下愣住了,满含深意地看了眼洞外。

"你这是送了份大礼,还是大劫啊?"僧人一叹,抓了抓自己壮硕的肱二头肌。他感觉今天他要把这辈子的气都叹完了。

"算了,贫僧说到做到,动脑子这种费力活不适合贫僧。"僧人一指点在魏涿眉心,他周遭迸发出大片佛光,诵经声四起,衬得这位肌肉书生肃穆无比。

"开!"僧人怒喝一声,浑身肌肉隆起,几乎要把身上的袈裟撑爆。知道的会说这是在开悟,不知道的还以为僧人要把魏涿一指点死。

随即僧人左右开弓,狠狠抽了魏涿两下,直抽的魏涿左右脸红肿无比。

"娘的,窍这么硬,你小子真是头倔驴。"僧人骂道,多亏这两掌,魏涿头顶终于开始泛起点点佛光。僧人左手在空中虚画两道,一掌拍在魏涿头顶。

魏涿闷哼一声,倒在地上。

"了事。"僧人满意地看着双颊红肿的魏涿,他饱含深意地说了一句,"努力活下去吧,千万不要暴露自己可以修行,会出大事的。"说罢,他转身离去。

"啊!"魏涿一踢被子,大叫一声坐起,阳光过于炫目,他用手遮挡了一下。他仔细辨认,才发现这是自己的屋子。

我怎么到这来了,我不是在山洞里吗?他疑惑地摸了摸脸,虽说他在石洞中昏迷,但他还是能听见许多东西的,比如僧人左右开弓抽耳光的声音,甚是清脆。

"陆叔……谢玄……这就是我在山上丢失的记忆吗?"魏涿喃喃自语道,他忽然明白为什么自己的心智远超同龄人了,以及为什么会莫名地抵触修行,这都是那个僧人两耳光抽出来的。而且自己确确实实从陆谦那里得到了某样东西,而且那个东西很遭人觊觎,但是他暂且还不清楚那个东西到底是什么。

"快起来,先生要教课了。"冰冷的声音从门外传来,魏涿一听便知那是谢无就的声音。

糟了,按梦中所说,如果我自己跟着隋恙学证长生,岂不是会出大事?魏涿汗毛倒竖,这般想着,他拨开窗子,正欲跳将出去。

"嘛呢?"魏涿一凛,缓缓抬头,他看见一个邋遢老头盘坐在青牛上,冲着自己嘿嘿一笑。

"开窗通风。"魏涿干笑两声。

延伸阅读

厨卫百分百加盟  http://www.mary-kateandashleyfragrances.com/a03o.shtml
厨卫水净化加盟条件:1、有品牌经营意识,诚信经营,服务至上;2、了解商情,有一定的厨

碧康加盟  http://www.mary-kateandashleyfragrances.com/gdvm.shtml
随着各省市的二胎指标放开,母婴护理的市场需求迅速扩大,对的母婴护理人员的需求也是越来

自然醒湿巾加盟  http://www.mary-kateandashleyfragrances.com/y7xx.shtml
自然醒品牌无形中热炒各地。自然醒湿巾凭着多年来自己在流通和终端市场的操作经验,把自然

永超加盟  http://www.mary-kateandashleyfragrances.com/dnjn.shtml
永很食品由湖北徳大食品有限公司运营,属腌菜系列产品其品质优良,酿造工艺,口味醇正,公

旭宜快购便利店加盟  http://www.mary-kateandashleyfragrances.com/gz4p.shtml
暂无

金帛丽加盟  http://www.mary-kateandashleyfragrances.com/6t61.shtml
甲骨文纺织厂为香港金帛丽集团旗下企业。位于中国长三角中心区域的海宁市甲骨文纺织厂有限

卡玫柔化妆品加盟  http://www.mary-kateandashleyfragrances.com/xjob.shtml
卡玫柔化妆品采用配方和纯净的植物原料结合出众生产工艺共同生产出来的,本品上市之前做过

美莎加盟  http://www.mary-kateandashleyfragrances.com/dbe8.shtml
美莎化妆品,成功的打造了一个集化妆品、香水及珠宝配饰为一体的名品渠道好供货商,合作于

today今天便利店加盟  http://www.mary-kateandashleyfragrances.com/ubdc.shtml
Today今天便利店于2008年在南宁创立。2014年,总部迁至武汉。经过近十年的发

家居装修建材加盟  http://www.mary-kateandashleyfragrances.com/ars0.shtml
家居装修建材主要提供行业资讯、促销信息、会展信息、装修知识、装修案例、装修招标、建材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一年又一年之够狠够绝

    送走了王华,墨仲天对客厅里的下人说:“太太没事了,你们去忙你们的吧,不用担心了。”然后又对下人中的一个中年妇人说:“张妈,去准备点热粥,等会儿太太醒了给她吃点。”张妈是张叔张管家的妻子,张妈激动地应了一声“好,好”。心里高兴地想自家太太没事了,真是谢天谢地,谢谢佛祖保佑,然后带着下人离去。墨仲天又对

  • 这令人蛋疼的爱情在线阅读第5章

    “现在就剩下我们两人了,你是想死呢还是想活呢?”孙一天站起了身子,笑眯眯地看着老于,那股渗人的笑容让老于想起了耗子刚才的笑容。“你就有这么大把握能够杀了我?”老于也勉强笑了笑,他从忍具包中取出了苦无,右手反握苦无的手柄护在身前:“别忘了我查克拉用完了,你也用完了。我受伤了,你也受伤了。谁输谁赢还不一

  • [盗墓]瓶邪-若你消失在线阅读我只是怕你难过

    “嘿,江少,有人找你。”江昀的同桌张三贼眉鼠眼的看着窗外的林菲,趁着江昀还在和美女副班长聊天的空隙,快速的走到了林菲的面前。“江少很忙的,你看看?”张三原名张年超,班上的人都嫌弃他的名字不好听,干脆叫他张三。副班长林淼淼老是笑张三,说没给他取个路人甲路人乙的外号已经很不错了,张三是一个爱开玩笑的人,

  • 爱情公寓之穿越冒险暗族的身世

    多亏了你啊!灵宙否则我也没机会重生啊?为什么?明明是不可能的事啊!可除了他,再也没有其他人知道我名字啊!世间就只有阿塌斯知道我了!明明就在眼前,灵宙怎么也不愿意相信此人就是阿塌斯,但他不得不相信,因为就只有他,阿塌斯曾经的对手才知晓这一切。灵宙看了看阿塌斯,发现现在的他就只是一个幻影,也许他还没有完

  • 横滨剧本组在线殉情在线阅读第3章

    “查,给我彻查,一定要把盗取尸身的盗贼抓到”,国家局局长大怒的说道。底下的人皆是暗自发颤,看样子局长这一次是真的发飙了。苏白走在路上,周围车水马龙的,时不时的也有路人看着他,表现的很是好奇。苏白穿的是民国时期的服饰,这跟现代服装相比较,自然是一个很大的亮点,更加别说是在大街上了。看到前方有警察在排查

  • 绝地求你[电竞]在线阅读第10章

    刚结束一个令人心力憔悴的案件,BAU的众人本来是要回匡提科去休息的,却在路上被一个电话召唤走了。摩根嘿了一声,对着瑞德耸耸肩:“谁让我们离得近呢?”瑞德点点头,刚刚的电话他也听到了,不过在他发表讲话之前,剩余的几个人故意把话题转开,让可怜的瑞德博士气鼓鼓的。因为正好离出事的小镇子近,被抓包的众人很快

  • 林溪有真意宋氏来访

    安宸对和姨娘的处置没有丝毫兴致,这样张扬且张狂的人,上一世就被苏氏整治的很惨。不过老太太却为这事被安老太爷责备了一番,就连老太太想接过安宸手中管家之权也被老太爷拒绝了,老太太丢了大脸,对安宸安宓就难免心生不满了。这日安宸安宓往青松堂去请安,照样的还是未能见到她们的祖母。老太太已是病了有几天,安宸也不

  • 爱上复仇冷血三公主醉翁之意

    张辽走后,接了帖子的王婵没有着急回家,而是留在酒肆,花了整整一锭金子向沽酒女买了眼下洛阳城各路人马的形势详解。伯父王允是猪队友,只能一切都靠自己了。沽酒女掂了掂掌心中金子的分量,将其揣入袖中收好,对王婵一笑:“女郎出手真阔绰。”“非也,其实我穷得很,”王婵端起酒坛子想给自己满上一碗,“但为了活下去,

  • 命中十环只爱你楚天阔

    2.少年的眉眼之间依稀能看出和楚爷爷有些相似,夏沉沉猜,这应该就是楚爷爷的孙子,楚天阔了。楚天阔身高腿长,在个子不高的夏沉沉眼中就像一个小巨人。若不是他的肩膀还不够宽厚,五官也稍显稚嫩,没有什么棱角,夏沉沉根本没办法将他,和楚爷爷口中那个只比她大半岁的孙子楚天阔联系起来。楚天阔迈着长腿向他们走来,行

  • 女律师的爱情乌龙(网络版)在线阅读第5节

    其实我对“憋宝人”没太大兴趣,相比之下,对我来讲更有吸引力的是能和花九儿单独聊天。有了这仿佛“约定”一样的承诺,再加上和她单独呆了一个中午,这对我来讲真的是一件很骄傲的事情,比陪老板吃饭还骄傲。所以在我和她一起走进公司大门时,我丝毫没有避讳,甚至还有点炫耀意味的走出了昂首阔步的气势。但我刚进门没几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