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破空灭世笼中之雀

作者:火尘 来源:纵横中文网

“去哪里?”奚雀珂问。

苏野却命令:“睡一觉。”

他的决定一向不容人反驳。奚雀珂于是缩在座椅上,接着之前的话轻轻说:“所以我很感谢你给我的一切,可你总是对这样的感谢感到不满意。你好像觉得我在*气,在和你疏远。可是对我来说,现在拥有的就如同恩惠。”

不是钱,不是宠爱,不是那些浮浅的东西。是他知道她到底想要什么,于是在她最走投无路时让她进了星火**,给了她一条路,让她知道该如何向前走。

苏野没再说话,漫不经心地开着车,向她不知道终点的方向。

夜色隔着车前窗变幻莫测,最后趋于单调。

渐渐看累了,奚雀珂慢慢闭上眼,在飞驰的跑车上浅浅睡去。

醒来时是早上四点半。乍破的天光迎面洒入车厢,在面庞上落下一层薄薄的温暖。远处是隐匿在黎明苍蓝色中的海天一线,波澜壮阔。

苏野在身边抽烟。

这次他没紧闭车窗,也就没闷得满车烟熏缭绕。驾驶室车窗完全降下去,他往那边斜切着,一只胳膊搭在窗沿,指间夹着半截烟。眼睛微微眯着,看着前方遥远的海天尽头,海风拂面而来,他的黑发随之微微拂动。

奚雀珂动了动,身上毯子立即往下滑,她伸手将它捞住。

苏野看她。

她眼里还带着层朦胧水雾,睡意未退干净:“……海?”

“临滨市。”他答。

他连夜将车开到了临滨市。

奚雀珂没问他晚上睡没睡觉,没问他为什么要开车带她来临滨市……他拍拍她左手手背,率先下车:“来。”

放好毯子,奚雀珂也下车了。

她站在车边发呆,而他从另一侧绕过来,牵起她的手。

她怔了一下。

他带着她沿海边走。

北方十月的第一天里,海边的清晨难得有股隐隐的暖意。没有北城雨雪后的阴冷,天地间是一种全然一新的面貌。

只是时间尚早,黎明的第一缕光亮都还没出现,一切被浸泡在一片深重的灰蓝与阴沉中。空气明明纯净,却好像怎么也看不远。

脚下是雪白色的石板路,周围空无一人。左侧是浪花拍岸与海流暗涌的声音,微妙又深沉。风从那里来,带着腥咸与湿气。

两人不说话,慢慢往前走。

奚雀珂握着那只骨感修长,却也触感温润的手,好像走在一个没有人能找到的地方。

浓雾中,一步一步,不疾不徐,好像过去的黑暗从来都没有降临过,现在的网上也没有任何关于她的蜚短流长。未来一片清明,令人踏实,不必对于注定的大起大落而心事重重。

心情从昨夜的阴霾变得完全空洞,最后回归一种平静。

不知走了多久,天慢慢亮了。

不觉中,周围的深蓝色已然变成了一片清澈的光。

路上渐渐有了行人,右边开阔的广场上有晨练的老人。一切依旧是那么安静,但每个人面庞上都映着一层暖色的光。

奚雀珂下意识看向海,水天一色已经变成了云蒸霞蔚的彩,是朝霞。

又走了几步,看见了远处的灯塔,和近在眼前的桃花。

“十月会有桃花么?”她看向苏野,眼里有了些光亮,打破了一路以来的寂静。

桃花开在一座巨大的别院里,院子极富格调且气派。这样一座独立的海边别墅,昭示着什么不言而喻。

苏野带她站在院门外,没回话。右手还将她牵着,左手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嘴角噙着一抹笑。

等人的工夫,他看她,但依旧不说桃花的事,只说——“雀雀,你真可爱。”

奚雀珂抿抿唇,没理他的调侃,微扬起头。

粉色的雾就在头顶绚烂着,是真真正正、盛放中的桃花,可以闻到淡淡的香气。

后来她自己查了查,才知道有倒春阳这种说法。

没多久,院门从里开了,管家似的人彬彬有礼一鞠躬:“少爷。”

苏野将车钥匙递他手里,告诉他车停的位置,带奚雀珂走进院中。

吃了早饭,两人上顶层卧室。

室内一张雪白的床,床头一面巨大的环形落地窗,辽阔的海洋近在咫尺。只是现在没心情欣赏这些,晚上没睡好,奚雀珂洗漱后就倒在床上,如一摊软泥。

没多久,苏野从浴室出来,在她身边躺下,身边的位置也就随之轻陷下去些。

她沉沉闭着眼,感觉到他搭在自己腰上的手臂。

……

醒来是在傍晚。

不知道苏野什么时候醒的,反正她刚动了动,就被他压到身下。

她趴着,双手攥着枕头边,看着落地窗外的海面。晚霞同朝霞一般壮丽,带着一点暗沉的迷醉。海浪连绵不绝,波光粼粼,温柔又缱绻。

进去后,他第一次这么慢,不知道该说是温柔还是拖沓。弄得她实在受不了,最后脸埋在枕头里求他利落点。

他嗤笑一声,扶住她纤细的腰,真的就不客气起来。

她手指愈发用力,随着他的动作起起伏伏。枕头上也有他的味道,凛冽而让人沉沦。

一直折腾到天黑,苏野按着她的手,压在她背上吻她侧颈上的痣,另一只手还在她身上流连着,低低地在她耳边说:“雀雀,下个月的《Charm》给你拍。”

吃过晚饭,院中幽静,几盏夜灯散发出橘红的光亮。

苏野坐在几米外的桌边,面对着夜晚幽森的海,风不断拂过他侧脸。

他在和已然到访了十几分钟的客人说话。表面谈笑风生,实际做着生意场上的买卖。

奚雀珂在两人斜后方几米外的一盏灯下荡秋千,头顶是夜晚的桃花。

觉得有些累了的时候,那边的谈话还未结束。她拿起放在旁边小桌上的手机,随意刷了刷,忽然在微博上看到一条已然飙升至第二的热搜——#敖子桐出轨秦芳意#。

后者是一个小有名气的三线女星。

点开来,以此为契点,许多敖子桐香艳生活的照片被爆出。大多是在迷乱的夜场中,他左拥右抱,面上赤红,醉态使得那种贪婪的笑容显得格外淫.乱,说是不堪入目也不为过。这些都是之前网上所不曾流出的。

更有人言之凿凿地长篇大论,配有几张模糊的聊天记录,陈述他各种私生活中令人作呕的细节,于是“物化女性”、“不尊重女性”的标签牢牢地贴到他额头上……网友纷纷劝凡是和他有过深入接触的女性都去做做身体检查。

又有圈内消息指出,敖子桐旗下某公司可能存在偷税行为,正在接受调查,不久后或会有确切消息。

同时因为这些丑闻,敖家那些股份已然开始有动荡趋势。

又有人爆料,恰逢国庆,敖子桐已经被家里关禁闭了,正在进行思想教育“回炉重造”。

但也有人说,这是敖家对他的保护。

……

突如其来的爆炸性新闻一条接着一条,微博上简直不能再热闹。无数网络账号开始大肆讨伐,或幸灾乐祸,昨日还风生水起、国内首屈一指的富家公子转眼就成了人人不耻的过街老鼠。

众人震惊之余又沸腾不已——

[活该!出轨的渣男!早就觉得他不是什么好东西了!!他女朋友真的很优秀,真不知道他到处沾惹这种十八线小明星图什么……所以这就是现在某些女人爱舔的货色?]

[其实这些公子哥的私生活可想而知,只是一直没锤而已……现在可算热闹了。哪家媒体这么大胆呀,我们大名鼎鼎的敖少都敢碰?/狗头]

[不过我们敖大公子是不是要去吃牢饭了?他老婆们该哭死了吧?现在换一个老公或许还不迟?/狗头+1]

[真是坑爹的货色,早就看他不顺眼了……敖家现在再生一个还来得及吗?心疼敖东。]——他爸是国内百富榜上有名有姓的人。

[敖子桐竟然是这样的人??北城那些富二代的圈子果然乱……]

……

没几分钟,奚雀珂收到一条短信。虽然陌生号码,但来自哪里可想而知——[死婊.子,你是不是疯了???]

她愣了一下。

短信依旧在轰炸——

[牛逼啊,奚雀珂,你他妈到底攀上谁了啊?我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让你死,你信吗?!]

[两分钟,我现在只有两分钟时间和你联系,让你背后那个人撤热搜!!!!]

……

两分钟剩最后一秒时,敖子桐发来最后一条似是很凄惨的——[草!!]

滞了一下,奚雀珂缓缓放下手机,看向不远处的苏野。

他白色衬衫领口的扣子解开两枚,还坐在那里同身边人说笑。半仰在椅子上,指间夹着根烟。烟雾袅袅地在他面前升起,与灯光交织,勾勒出他的侧脸。

……

后来,奚雀珂问一个人:“你有没有沿着海边的石板路走过,从黎明走到天亮。一开始什么也看不见,好像也看不到尽头。但一只手牵着你,带着你一直走,一直走。后来看清了路人,小孩在嬉笑打闹,老人在微风中晨练,一切都迎着朝霞;看见了灯塔,还看见了开在十月的桃花。”

那人问:“十月怎么会开桃花?”

“可是我看见了。”

*

一个月前。

八月末的北城,处处裹着一层浮躁。

当敖子桐在某群聊中炫耀一场高端车展的邀请函时,安宣扒拉着手指头数了数,自己已经整整两个月没见到苏野了。

假意关心地问了几句,她得知这场车展很私密,只有持有邀请函的人才有资格入场。而能拿到邀请函的,基本都是北城顶流圈里的那些富家公子。

如此故弄玄虚,以至于她在关心重点前忍不住先吐槽:[这车展展的都是什么车呀?是看不起我们这些小门小户、觉得我们买不起嘛?]

一小猫哭泣的表情发出去。

还不待敖子桐答,徐仙懿打趣:[算了吧宣宣!你家要是小门小户,那我们这些人可没法活了。]

敖子桐告诉她:[你又对车不感兴趣,计较什么?就我认识的这圈人里,能拿到邀请函的都没几个,我都害怕去了没意思。]

安宣又发了个小猫叹气的表情,开始关心重点:[苏野去不去呀?]

敖子桐:[??]

徐仙懿和一众安宣的小姐妹立即打趣——

[宣宣想他了呗!]

[我们宣宣整整一个暑假都没见到苏野,估计快得相思病了~]

[欸敖子桐,你能不能带上安宣呀?赠你个女伴,不要白不要嘛!]

……

这群聊是安宣和一众小姐妹的。

敖子桐是位花花公子,也是个交际达人,哪里都能插上一脚。安宣这群人一是觉得他好玩,二是知道他身份地位摆在那儿,但最主要是,他是唯一能连接上安宣和苏野的桥梁。

敖子桐:[你要去?@安宣]

安宣又发个小猫卖萌的表情:[可以嘛?]

[不过你还没说苏野去不去呢。]

[他呀……]这个敖子桐也说不准。

其实他不太喜欢苏野,他们那一不大的圈子其实也挺泾渭分明的。有他们这种成日里游手好闲的纨绔公子,夜夜笙歌纸醉金迷,仗着家世挥霍无度;也有苏野那样恣肆绝尘的“别人家的孩子”,骨子里刻着禁欲,生来就会钱滚钱。

但说苏野是正派类型又不像。他长得好,打扮得比他们还矜贵。微长的黑发梳中分,俨然一股少年气,微微狭长的眼里满是漠然,又似是透着股狠。分明不像个善茬,却不和他们厮混。

和他有接触的女人少,因为他从不放下身段勾搭,她们也就够不到。但凡是和他有点交集的女人基本都喜欢他,还要死要活的,比如安宣。这种现象是日日流连于胭脂香罗软红堆、时时筋疲力竭却并不怎么快乐的敖子桐所难以理解的。

[但他确实挺喜欢车,据说他有整整一地下车库的跑车。]敖子桐说。

群里一阵惊呼:[怪不得我们帮宣宣打听了那么久都没消息!他那么多辆车换着开,随便开一辆谁认得出来啊……大佬的世界我们果然不懂。/摊手]

那是以前的事,安宣想打听苏野的车,看能不能在见不上面时捕捉到他的行踪。

[好了好了,跑题了。]

安宣发:[@敖子桐,敖大少爷,能不能带上我呀?你不会已经有别的女伴了吧?]

他绯闻可真不少,泡明星时还能上个微博热搜。

一声“敖大少爷”,敖子桐虚荣心立即起了:[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来搞定吧。]

群里霎时热闹起来,安宣的姐妹们齐齐围着敖子桐吹彩虹屁,个个都是人精,只在私聊里向安宣庆贺,庆贺她终于得到了一个与苏野私下见面的机会。

……

于是在那个车展上,安宣如愿以偿地见到了苏野,但也见到了一个同他一般遗世绝尘的女人。

她穿着黑色的长裙,站在高高的台子上,平静地看着虚无的前方。满座贵人都像尘埃,也包括那个被衬托得极其渺小的自己。

那是一种她第一次体会到的,当本身拉开到一定差距后,无论家世、背景,等等等等,都会变得黯然失色的无力感。

延伸阅读

不朽魔尊第七章在线阅读  http://www.trljqjj.cn/g11h.shtml
在林府呆了几日,若兰倍感无聊。姐夫常不在家,小家伙智允要去学堂念书,阿姐呢,她整天跟

重生之魔当如何逃亡月下奔  http://www.trljqjj.cn/bjiv.shtml
如果早知今日能亲眼见到她,敖烈这次下水一定不会如此粗心大意,仓促间中了蛇族奸计。回算

[魔戒]龙与精灵王之第六章(6)  http://www.trljqjj.cn/6eua.shtml
次日,待冬阳将天地都烤得多少生出暖意来,我方从床榻上爬起来。打开窗,风雪已悄然停歇。

老子是韦小宝第五章  http://www.trljqjj.cn/gvzg.shtml
“辰哥怎么扔了,我给这位兄弟的。”陈松后知后觉的发现了两位的不对劲。“呃,你们,认识

反派机器人爱上我[穿书]之第五章(5)  http://www.trljqjj.cn/g3ng.shtml
须臾间宋凝被人倒入一泓清湖,水清澈见底,冰凉舒适,激发鱼的天性,顾不上这是哪先游起来

与卿书之夜袭掠来富家女(2)  http://www.trljqjj.cn/63hz.shtml
正当蒲圻为上缴赋税的事发愁的时候,乡里正好收到县里的通知,要求一边抓紧上缴赋税,一边

柴大仙人传在线阅读第四章  http://www.trljqjj.cn/s8ba.shtml
【鹿于嘉林】“她是谁?”“我的**。”1楼:别搞我!是谁又在搞我2楼:up主还我命来

[综英美]死遁一时爽,日后修罗场在线阅读就算是死也要缠着你  http://www.trljqjj.cn/xsiy.shtml
不待周明成的话说完,何笙反手便就是一个巴掌重重的打在周明成的脸上。“打女人的男人,最

大佬的佛系小哭包[穿书] [参赛作品]之第五章  http://www.trljqjj.cn/bowd.shtml
白月噗嗤一声地笑出了声,“四哥,浅浅若是知道你说她是野狐狸,定会和你几万年不对付。”

亲爱的父亲大人在线阅读第3章  http://www.trljqjj.cn/d9hc.shtml
公费,一年学杂书费不超过一千。白桦大大松了口气。老师说她运气好,这一届还有公费,下一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朝圣者的追逐之飞往心底的声音

    道然看我哭得难受,便带我四处走走,一路无言,我对他除了高冷没有其他被别的印象。“在这里歇会吧。”说完道然坐到了草地上,我点点头,也坐了下去。道然想打破尴尬的气氛,“刚才,我都看到了。”,“你,没事吧……”“没事。”道然语气窘迫,“有些话……你可以和我说,闷在心里,不好。”“冷淡兄,没想到你也会说这种

  • 僵尸世界:尸祖侯卿第九章

    夏月端了一碟洗好的樱桃过来,放在床旁边的红漆小桌上就退了出去。清舒掩不住的惊讶。顾老太太取了一个放到清舒嘴里,笑容满面地说道:“外婆知道你喜欢吃樱桃,特意从府城给你带回来的。”清舒喜得眉眼都带着笑:“好吃。”顾娴说道:“娘,这也太费钱了。”樱桃因为不易保存价格非常昂贵,刚上市得要二十两银子一斤,就是

  • 复仇:桃之妖妖在线阅读第十节

    “死木头,你就这么对我的?你对得起我罩你的份儿?”江大少嘀嘀咕咕。“沐昊轩,我姐姐来找我了,我先过去了,拜拜。”向二人说了声抱歉,朝着一辆紫色晶车跑去。“木头,你这样可不地道,你都有了方姐了,还在外面勾勾搭搭的。”江大少那淡淡的小怨念,罩你的大哥可一个都没呢,你这一次发展俩?“不是说了我和晴雪姐不可

  • 我老攻在手游对面你是那位先生!

    奶茶店。“美美,你看看对面咖啡店外面,正前方偏左一点,那男的是不是我爱豆?”隔着玻璃窗,赵觉晓拍了身旁女子的肩膀,指着一个方向问。“晓晓,你该说像不像。”于美美纠正她的错误用词。赵觉晓从善如流:“美美你看他像不像我爱豆?”顺着赵觉晓指的方向看去,于美美无语看着她:“千差万别,好吗?”“才不是千差万别

  • 我在阳间当阎王在线阅读第5节

    温宇轩停下脚步,神色冷然:“在妈咪面前不可以说这些话!”温梓乾急忙捂了捂嘴巴,表示明白。东夏实业公司门口找到温暖。“搞定了吗?”“搞定了,这次竞标我势在必得。”温暖很自信的说。回去的路上,落霞把今天的遭遇说一遍。温暖淡然的听着,直到说到韩沉说温梓乾像霍总,她的脸上才稍微有点颜色。温梓乾一直察言观色,

  • 微尘传之第六章(6)

    飞凤村距离北市跨了几个省,车子行驶了将近一天一夜才到达北市。刚到北市境内,卫书海就给家里打了一个电话,得知老爷子现在已经度过危险期,心中一阵高兴。问了一下具体的情况,才知道老爷子醒来就闹脾气,非要转移到家里面。不过幸好医生说了,度过危险期就没有什么大碍,家里面还有随行医生,也不必再担心老爷子的身体。

  • 从鬼灭开始狩猎第2章在线阅读

    林嘉华在一家皮革厂工作,是一个车间的小主任,每个月的工资三千多,只是有时候皮革厂的客户催的急,那时候就得加班了。这两天皮革厂接了个大单子,都在加班,许见微估计他得到晚上九点才能回来,懒得等他,看了一会儿的电视就睡了。林嘉华所有的工资都被他拿去帮助孤儿院的孩子了,家里的开销都是靠许清在菜市场卖菜赚来的

  • 我在鬼片世界赶尸在线阅读厌弃

    “我说的还不够明白?”顾照之轻勾了勾唇角,“谢大娘子,你莫不是忘了你我可是御赐姻缘,除非你打算一辈子同我做有名无实的夫妻,否则自然要顾及皇家颜面。那日你才在大慈寺里为求子之事闹了一场,虽是别有意图,但传到他人耳中却未必不会多想——成亲日久无所出,要么是你不能,要么,就是我不行。”她听着他一句一句说着

  • [阴阳师]重生之晴明大人第五章

    刘玲见许晟没动弹,还以为他身上难受呢。蹲下来,伸手去脱许晟的鞋子。“你想干嘛?!”许晟惊的都快跳起来了。刘玲白了他一眼,伸手拽下许晟的一只绿解放胶鞋:”帮你洗脚啊,你今个这是咋地啦?一惊一乍的,身上不舒坦,就老实呆着。”洗脚?开什么玩笑?!搁以前,就这长相的妞,他给人家洗脚才差不多呢。“不用,那啥,

  • 洪荒之首儒之第十章(10)

    说完,里特依便打算收回被阿尔托莉雅死死抓住的手,奈何阿尔托莉雅却不肯放开他。“你为什么要收回自己的手?因为我不是男的,你就讨厌我了吗?再者,这件事情为什么不能告诉凯?”“我要收回自己的手的确是因为你不是男的,但我不讨厌你,因为梅林老师警告过我,不能与女性牵手,也不能与女性做出任何有伤风化的事情,如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