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东土玄尊之迷失·缺口(9)

作者:谁怕 来源:纵横中文网

宫峻边搀着肜剡边扯着脖子往楼梯上看,夏香去看天台,文森克和卫砺不放心也跟了上去,肜剡本来是打算跟上去的,结果被夏香以“行动不便,不宜登高”为由安排检查楼道,但是照顾伤员的任务为什么不移交给制造者?某人在内心呐喊着。

“夏香平时就这样么?”宫峻看肜剡负伤还要搜索楼道,可怜兮兮的。

“你指哪方面?”肜剡头也不抬,继续看着边边角角,不放过任何一处细节。

“北门是不是所有人都像你们这样,工作起来不要命。”宫峻搀着肜剡,一点点下楼梯。

肜剡不顾腿上,蹲着看着楼梯栏杆,听到这句话微微一怔,眼前突然闪过那天的爆炸事件,也只是一瞬,超平复了胸中****,用波澜不惊的语气回答:“北门的所有工作都是为了生命。”

夏香在珂珥被发现的位置前前后后的查看,并没有发现其他的线索。文森克和卫砺看夏香沿边一直拿紫外线灯照,拿刷子扫,就差把地砖撬开了,看的惊心动魄,生怕这小祖宗一不留神掉下去。夏香扑扑大衣上的灰尘:“这里平时都没有人打扫吗?”

“姑奶奶,这是医院的天台,不是你家的露台。”文森克等了半个小时,已经很不耐烦了。

“下去吧。”夏香是往楼梯的方向走,要下楼的,文森克听起来却是娘娘对太监手绢一挥的语气:“小文子,退下。”

“有发现吗?”

“你走路都没有声音的吗?”正在一点点顺着楼梯往下走的宫峻和肜剡齐齐吓了一跳。夏香挥退宫峻:“怎么连个人都不会扶?!楼梯上已经被搜索几遍了,就算留下什么估计也被踩没了,走吧。”嘴上这么说,但姑奶奶,你为毛要拽着我走楼梯?

夏香走楼梯看着四周墙壁和天花板:“最近医院没粉刷吧?”这叫什么问题?肜剡走的心惊胆战,某人两眼望天,该不会是受刺激脑袋出问题了?姑奶奶,您千万不要摔跤,千万不要把我摔了……

夏香在走了两层后转头说了句:“封锁楼梯。”就走到电梯入口。

“不看了?”卫砺已经做好了走下去的准备.

“不着急。来个轮椅。”又嫌弃地看了肜剡一眼,“胖死了!”

后边三只一头黑线:夏小姐,是不是比你重的都是胖子?肜剡很抗拒轮椅:“我又没断条腿!”

“那满足你的愿望?”夏香一句话就煞了肜剡威风。

小镇波恩,似乎体现不出德国人的严肃认真,异常清新。

苏晴把一箱箱行李整理出来:“干嘛带这么多行李,你要出门也不先通知一声,收拾这么多还不知道有没有用!”语气里的怨气很明显,嘟着嘴,大力地抖着衣服。殷司打开背包把杯子,毛巾整理出来,苏晴一看又来气了:“你带那些干嘛?酒店都提供,谈生意比猴还精,一到日常生活就犯二!”

“是不是到德国就很容易生气啊?”殷司决定对苏晴放任到底。

苏晴发泄的把最后一摞衣服甩进衣柜:“干嘛突然出来?”

殷司把每个水杯冲洗了一下:“要不要喝下午茶?”

苏晴大力地合上衣柜门,转过身走到水池边:“少装蒜!回答我的问题!”

“瑷瑾出事大家不是都受惊吓了么,现在放松一下。”殷司还是不急不慢。

“是因为他们很难对付,所以出来避风头吧。瑷瑾的事,你瞒了我多少?”苏晴终于说出了自己的判断,语气里满是担忧,“我知道你总是不想我知道太多,怕我胡思乱想,但是有的时候你越是瞒着我我越害怕,殷司,从我答应嫁给你,就做好了站在你身边的准备,你完全不用担心我会退缩……”苏晴凝视着殷司的眼睛说的很坚定,一字一句。

殷司微微一笑,揉揉她的头发:“好了,我知道,不会有让你担心的事情发生的。”

“我是认真的。”苏晴对殷司安慰式的回答很不满意,“所以,你可不可以不要再瞒着我了。”

“这件事根本不需要我们插手,北门能解决。不过上次的事已经给了我一个教训,北门的人也跟我说过,瑷瑾已经是王牌之一,有很多人想要得到她,或者,除掉她。现在瑷瑾失忆了,留在国内比较危险。但是不用太担心,没有人敢当着殷氏的面有动作。”

苏晴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别发呆了。”殷司拖着苏晴出门:“殷焱已经带瑷瑾出去了,我告诉他们点些你爱吃的。”

“你准备的够我塞牙缝么,我现在能吃十个披萨你有吗?”女汉子也是吃货。

“焱,到附近找个披萨店点十个披萨。”殷司真的打电话照做。电话另一端传来殷焱见怪不怪的声音:“我们就在拐角的咖啡厅,隔壁就是披萨店,直接在店里等你们还是给你们送到酒店?”

“我们这就过去。”

“看来是飞机餐没吃饱啊。”殷司牵着苏晴往街口走,“还是恢复过来了,胃口好了?”

苏晴本来挽着殷司,只有一个凶悍的眼神可以回复,不过对殷大狐狸真的没有震慑力,而且难得的萌。

“在这儿,站一下。”殷司拿出手机,收获美照一张。

“该我了。”苏晴掏出手机,殷司两手插兜脸到处转,就是不看镜头。苏晴不管那么多,一个连拍全部记录下来。然后拖着殷司朝披萨店进发,“你快点儿,我在德国还没吃过披萨呢!”

“你在德国待过半年吧,怎么会连披萨都不吃!那你每天吃什么?在医院工作,肯定是快餐类多一些。”殷司不相信呐。

“热狗呀,我好想念德国的香肠,香香辣辣的,还有奥丁格啤酒,在国内都想念,买着喝过几次,总是没感觉。”苏晴回忆起那段狼吞虎咽的日子,“像你这样的大少爷哪能体会得了我们这些打工仔的心情,有热狗吃也要把从佛祖到上帝的众仙家都感激一边,他们一不高兴就要啃面包干了。”

一心学医,一个人在异国他乡,吃了这么多苦,我的小妻子,我想用一辈子补偿你,你愿意吗?为了终止苏晴忧伤的回忆,殷司不露声色地酝酿了一个大招:“我们这样的大少爷都吃虫宴。”

苏晴还沉浸在回忆中:“什么宴?”

殷司开始标准的播音:“蜈蚣、蜂蛹、蚂蚱、蜘蛛、蜻蜓、竹虫、树虫、毛虫、肉虫、蛆虫、豆虫、蚕蛹、土鳖……”苏晴已经捂紧耳朵冲出很远了,穿着高跟鞋,跑的还挺快的。

“我还没说完呢!”殷司迈开大长腿追上去。

“妈咪这边!”瑷瑾远远地朝苏晴招手,然后低头继续吃蛋糕和冰淇淋。对面的殷焱深沉地抿了口咖啡:我怎么会有个和老妈一样这么爱吃甜食的妹妹!看来以后真的要和老爸相依为命了。

“我的天!”苏晴刚到桌前就爆发出一声惊叹。殷司只是笑笑:“不错,没有重样的。”

“这傻孩子!”苏晴看着一桌层层叠叠的披萨,“真败家!”

殷司先切开一个海鲜披萨:“体验一下德国的披萨。”

“点这么多怎么吃得完?!”苏晴欲哭无泪。

“那就打包带走,明天我们要徒步前进,随时补充体能。”

“那你就吃一路披萨吧。”苏晴化悲痛为力量,大口咬着披萨:“味道不错,就是卖相差了点儿,老公,再切一块那个给我。”已经没有手可以指示方位了,苏晴只能通过下巴。

“这个?”殷司指着一个鸡肉披萨。

“不是不是,旁边有火腿那个。”苏晴边说边抢救着嘴里快要掉出来的披萨。

“急什么?!”殷司快速把披萨送进苏晴的盘子。

桌上的披萨在迅速消失。有侍者过来收拾空盘子,瑷瑾条件反射说了句:“Danke。(德语,谢谢)”惊得苏晴被披萨噎到,殷司赶紧递上果汁。殷焱也喝口咖啡压压惊。

瑷瑾一脸无辜:“怎么了?我没说错吧?”然后吃口冰淇淋。

“没有没有。哦!”苏晴平复着自己震惊的心,殷司倒不惊讶,北门的人就该这样。

殷家人在潇洒地享受披萨假期,宫峻、卫砺、文森克、何以及轮椅肜剡只能在医院走廊里吃空气。

“夏香和珂珥,关系很好吧?”宫峻想起夏香红肿的眼睛,“不是一般的好朋友,对吧?”

“就像和阿江一样,在一起打拼了十几年。”肜剡没细说。

“阿江出事的时候她也这样了?”卫砺打算问到底。

“我没看到。”肜剡明显的想回避这个问题。

“因为珂珥身份特殊。”卫砺把敏感的问题挑明,“对于夏香来说,她不只是生死与共的朋友。”

“如果说阿江是兄长的话,珂珥更多地扮演母亲的角色。”肜剡的回答乍一听还很意外,不过他还是回避了最重要的部分:珂珥已经离开了,这件事,就随她一起消失吧。

夏香躺在珂珥的病床,看着悬挂的针头出神。针头不是胡乱扯下来的,还把输液停掉了。夏香把手枕在头后:珂珥,你到底发生了什么呀!夏香在床上躺了一会儿,感觉像被拆过了重装了一遍一样,四肢酸痛。“难道病房就会让人病怏怏地吗?”夏香下床后随手翻起了被褥,又走向床边摆着瓶瓶罐罐的推车,她忘了,自从成员失踪事件发生后,她就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只是实在撑不住了就随便找个地方靠着眯一会儿。

门外,四个大男人越来越焦躁,“怎么还不出来?”最先沉不住气的还是文森克。

“再等等。”卫砺伸手拦在文森克面前。肜剡倒没有着急,只是眼神开始迷离。

“再等十分钟,十分钟不出来我们就进去。”宫峻若有若无地观察着肜剡的神态:这小子肯定有事瞒着。

肜剡又陷入头脑风暴:珂珥在跑,拼命地跑。可是,为什么往楼上跑?如果说有危险,下楼更快一些,但她,上到了顶楼?难道……肜剡有个大胆的推测:珂珥的死亡地点就在病房!

夏香推门出来,直接问宫峻:“何呢?”

“在别的病房,有事要问他吗?”

夏香从兜里拿出个小瓶子:“我要问他这是什么。还有,用一下显微镜。”

看起来应该是药剂瓶,怎么连个标签都没有?

文森克也意识到问题严重:“我叫他过来。”开始打电话,“他不接。我去找他。”

“让他带医药箱过来。”卫砺冷不防冒出一句。

“顺便找个显微镜回来。”夏香追加了一句,微微对卫砺点点头算是感谢,又跟身后的三个人说:“接着说楼梯吧,肜剡,先说你的。”

“楼梯墙壁上没有刮蹭痕迹,墙角也没有石灰粉末,所以我认为,珂珥是在无意识状态下被人带到楼顶,很可能在这之前已经死亡。”

“没错,就算珂珥是自己到顶楼的,时间也对不上,而且她的身体,不可能一气呵成不停不靠,刚才的药品应该就是珂珥发病的原因。珂珥现在在哪?”

“你确定要去吗?”卫砺对夏香的作法很惊讶。

“有些事还是确认一下比较好。”

“那你做好心理准备。”宫峻带路,坐电梯到了负二层。

“左手边第三间。”宫峻说明方向,但很明显不想继续往前走。

肜剡费劲的站起来要跟上夏香,却被卫砺按回轮椅上。

“何快来了,你先去把伤口处理了。”卫砺,外冷内热。

夏香没有理会这个小插曲,推开玻璃门进到房间里,进入一个灰色的空间。

生与死,本就没有明显的界限,但就是这样,永远地分隔

延伸阅读

中域电讯加盟  http://www.gtrog.com/s5zi.shtml
中域电讯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中域电讯创立于1994年,总部位于广东东莞,是国内消费类电

邵氏家纺同乡蚕丝加盟  http://www.gtrog.com/g2md.shtml
邵氏家纺前身是洲泉丝宝丝绵加工厂,15年桑蚕丝制绵历程。2011年转型专做蚕丝被,实

小天鹅洗衣设备加盟  http://www.gtrog.com/6wcq.shtml
小天鹅洗衣设备是无锡小天鹅苏泰洗涤机械有限公司旗下的品牌。无锡小天鹅苏泰洗涤机械有限

华康滤清器加盟  http://www.gtrog.com/xvoj.shtml
华康滤业是生产滤清器滤芯的厂家。制造各种纸质滤芯、旋装式滤清器及PU胶滤芯、空气滤芯

好妙水果加盟  http://www.gtrog.com/uelr.shtml
好妙水果致力食品保健领域,华南区Zui有影响力的、的时尚食品品牌,旗下主营进口水果、

硕而博家电加盟  http://www.gtrog.com/svak.shtml
温州市盛博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1993年,座落在温州市瓯海区新桥街道大庆路2号。公司现

雅婧加盟  http://www.gtrog.com/djoe.shtml
雅婧化妆品是由来自瑞、德、加、美等多国皮肤学、药理学、化妆品学、生化学、人体解剖学等

周金生珠宝加盟  http://www.gtrog.com/swbv.shtml
(HONGKONG)香港周金生珠宝是一家集珠宝首饰生产、设计、批发、零售为一体的企业

新大地环保材料加盟  http://www.gtrog.com/aa3x.shtml
武汉新大地环保材料有限公司为股份制企业,是致力于杀菌产品应用、新材料开发应用和生产、

松业加盟  http://www.gtrog.com/geip.shtml
松业木丝酒类包装、农产品包装、果蔬、莲藕等,具有美观、防震、减压、防潮、保护作用。也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中唐风云录第七章在线阅读

    卢迪见甘小青如此低沉,心中起了一丝怜悯,犹豫了一会,还是答应了,无论如何都改变不了曾经在一起的事实。“小青,你知道我没什么钱,买不起墓地。你卡里的钱我也不要,有多少我就帮你买多好的墓地,你看这样行吗?”卢迪真诚道。“嗯,谢谢你,卢迪。这辈子我们有缘无分,希望下辈子我还有机会遇见你。”甘小青很舍不得,

  • 地狱使者今天也很怕鬼在线阅读第3章

    袁熙颜摸索着来到沈若馨的身边,有些警惕的问道:“馨馨,这个人你认识?”沈若馨赶忙解释:“对呀,今天早上认识的,因为看见那些尸块很害怕,所以在人群外面休息,不巧遇到了汪明慧,幸好他来帮我,不然今天铁定吃亏的。”袁熙颜冷哼一声:“原来是这样啊,那就谢谢你了,不过,这大半夜的,你来案发现场做什么?不会是特

  • 妖月仙途之因为您长的太帅!【求收藏,求鲜花】

    一间古香古色的房间内,赵玄头痛的捂着脑袋起身,看着周围的环境顿时一愣。他不是见义勇为被淹死了吗?这里是哪里?“小白脸系统激活中.....”“%15......%50......%99......”“系统已绑定,宿主赵玄。”听到脑海中的声音,常常漫游在小说世界中的赵玄瞬间就明白了过来。他这是遇到了传说

  • 妖身魔道在线阅读第8节

    注视着女人那张被保养的极好的脸,郭雅笑笑移开了目光:“不过我今天心情好,所以算了。”十、白瑾看着被郭雅重新扶出来的女人,黑色真丝长裙勾勒出对方的身材,显得对方的皮肤越发白皙。略有些慌张地移开目光,在无人处看了几秒白瑾才看向郭雅。“现在,我们吃饭吧。”郭雅看着白瑾看了过来,轻轻浅浅地笑起来。“真好吃。

  • 农门长姐有灵泉之要和另外世界的玩家一起玩**?(3/10)(3)

    奖励的出现,无异于一个天大的馅饼砸在了渊无烬的头上。正在他一脸激动的时候,却发现系统提示音又是接着响起。叮!检测到蔚蓝星服务器仅剩一名玩家,提前开启合服!叮!检测到水魔星服务器匹配度最高,合服开始!叮!合服完成!一阵阵恢弘威严的系统提示音不停的响起,让渊无烬心神巨震。在他刚刚听完这些系统提示音之后,

  • 二次元:神级阴阳师在线阅读第四节

    这边是个别墅区,院子里的草被那两人清光了,不知道怎么做的,地面上竟跟末世前一样一根草都没有。街上新长出来的草叶片都带着黑丝,看上去十分危险,楼然从角落捡出来几条不锈钢管防身。出了门,瞅准一个方向敲打着走,附近的房子估计他们早就搜集过了,得往更远的地方走走才行。不知道过了几个岔路口,太晚她也不敢走的太

  • 办公室有诡在线阅读第四节

    他右手举起,也成枪状,对着路人又来了一枪。那个路人的手指先动了一下,然后慢慢睁开了眼睛。坐了起来。“你好,你没事吧,刚刚看你昏倒在地上。”神秘人扶起路人,好心的问候着。“我昏倒了?”路人左手扶着脑袋,显然头还有点晕,但是他好像有点印象自己不是晕倒的,但就是想不起来。终于,他放弃了思考,看了一下自己身

  • 大唐:我爹要造李世民的反第十章在线阅读

    是示威,也是蓄意杀人。常夏缓步走向那块四分五裂的墙皮,脸上却一点轻松之色都没有。大理石的地面被砸出好几条裂纹,要是自己脑袋挨上这么一下,怕是要变成一碗脑花。他伸手翻动墙皮,又抬头看看别墅外墙上空荡荡的一块疮疤,微微眯起眼睛。这栋别墅现在外观看起来灰扑扑不起眼,却是特意设计出来的,专门指定欧洲古典风格

  • 海贼之彪悍的人生在线阅读初来乍到

    “陛下!陛下!该早朝了,南方叛乱,丞相他们已经等了好久了!”一个老太监,站在门口轻声地说道。房内一场大床之上,一个男人正枕在一个女人的胳膊上,呼呼大睡。半晌之后见房内没有反应,老太监再次叫道:“陛下!陛下……”“陛下!陛下!陛下你妹,给老子闭嘴,睡个觉都唧唧歪歪的!”床上的男人大怒。老太监吓得立刻不

  • 僵尸世界:悍勇型首徒在线阅读十大神兵之一

    祖师殿。一个羽化门祖师羽天君的十丈高大人身像,伫立在祖师殿的尊位。嗯,据说他已经飞升到玄幻大世界去了,不知道过得好不好,不过想必已经混得风生水起了。羽太白、叶昆仑、叶默,三人给祖师拜了拜。羽太白,一身白衣,一撇仙风胡子,风姿非凡,遗世独立。叶昆仑,酒葫芦+邋遢,给羽太白形成明显的对比。“叶默,说说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