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山河永寂之小田田的心思(4)

作者:叶南笳 来源:晋江文学城

井飞龙为了争夺大阪城晋级赛的名额,整天忙着修炼,保精固本,提升修为,虽然与婉婧成亲两年多,却从没有过夫妻之实,惹得婉婧怨恨不已。

沐婉婧的美貌在大阪城是出了名的,小田田早对这位梦中情人的迷恋已经到了如醉如痴的地步,奈何沐婉婧钟情的是少主井飞龙,半眼也看不上他这个瘦猴似的小跟班。

直到一年前,被冷落了的沐婉婧,终于耐不住空虚寂寞,也为了报复飞龙,才主动勾引痴迷于她的小田田。

得到梦中女神的眷顾,小田田受宠若惊,自然寻找一切机会与之厮混,沐婉婧因而怀了他的骨肉。

婉婧怕丑事败露,想谋害飞龙,而小田田更想当少主,长期占有沐婉婧,两人一拍即合, 沐婉婧负责制定计划,井田田负责实施。

飞龙猎杀队进山前,婉婧以飞龙的名义在族里领来一枚二阶灵力爆(类似于**),偷偷交给小田田,让他暗中勾结山匪黑雕,找机会干掉井飞龙。

“我以前是井家的少主夫人,以后不想再偷偷摸摸地跟着你,更不想失去少主夫人的头衔,你应该懂我的意思!”婉婧打开小田田的手,绷着脸道,开始为自己的以后布局。

“这还不好办,傻逼一死,我当少主那是板上钉钉的事,等我当上少主,过个一年半载的,就向族长建议,收你做我的老婆,不就搞定了吗?”小田田说着又凑过来。

“死猴子,轻点,若把小小猴子弄伤,我饶不了你!”少妇笑骂道。

“老婆大人说得对,是我猴急了,让我先听听小猴崽子的心跳!”小田田把头贴在少妇的肚皮上,胎儿已经五个多月,微弱的心跳声传进他的耳朵。

“先去插上门,打开房间的警戒阵法(有隔绝神识的作用),再回到床上帮我更衣!”眼前男子的粗重气息,已经让她心荡神摇。

“遵命,老婆!”小田田飞身下地,做好一切后,悄悄拿出一个水晶球摆在床头,顺手激发了旁边的月光石,将卧室照得雪亮。

他已经发觉这个女人不好惹,要留一个把柄,控制她!

“色猴子,你快点过来!”···

为了不暴露自己的存在,肖大志将自己的魂魄(天神),留在慑魂空间里,与肉身隔绝,才躲过医师和众人的盘查。

听着这对狗男女狠毒下贱的对话,心里真为井飞龙悲哀!

老一辈人说观看这样的画面会倒大霉,肖大志不敢看他们不堪入目的表演,收回神识,打开耳识,偷听起井连海夫妻的对话。

“飞龙现在的情况如何?”卧房里亮着月光石,井连海仰卧在床,望着天花板发呆,独子死后,夫妻俩大受打击,几乎整夜睡不着觉,常常彻夜长谈,互相慰藉。

“还是老样子,你真希望他尽快醒过来吗?”吴玉萍反问道,阮医师留下话说,如果飞龙很快醒来,必是虚灵入体无疑!

“当然不希望!只是这样下去总归不是办法,大长老一伙天天纠缠,让飞龙入土为安。”

“井连天再若相逼,你就往我身上推,说我说的,谁敢伤害飞龙我就同谁拼命!”

“万一飞龙明天醒啦,你怎么办?”

“我会带着他离开井家,哪怕途中被他杀死,我认命了!”···

听到这里,肖大志一颗心落地,关闭耳识,明心安神,默默练功,慑魂殿里的魂雾和一些肉眼看不见的微弱光芒,源源不断地进入他的识海。

视网膜与识海之间的通道已经打通,只要识海里积累炼化的光团,达到乒乓球大小(寸球),再演化成枣核形,通过神识操纵刺入对方魂体,遥控爆炸,就是神识爆。

寸球属于一阶神识刺初期,威力能让练气初期弟子丧命,令中期、后期神魂重伤,当然这些都无法实现!因为一阶神识刺太弱,只能在自己的识海里完成攻击,飞出识海就会溃散。而练气弟子的神魂是无法离体的,更别说进入别人的识海。

目前肖大志的识海里已经积攒两个寸球,也就是有了两个神识刺,能在自己的识海里,连续发动两次攻击。

“老爹,找到黑雕了吗?”坐在院子里安心养伤的井飞田,看见老爹从外面回来,忙起身打招呼。

“黑雕的老窝找到了,可惜没有发现一名匪徒,真是奇怪!”老猴子井连天坐在小田田旁边的石凳上,摸着光秃秃的下巴思索地道。

“有什么奇怪的,一定是怕井家报复,畏罪潜逃了呗!”小田田跟着坐在石凳上,心里悄悄松一口气。

“匪窝里有很多赃物和值钱的东西都没动,如果他们逃走,没有理由不带上呀?”

“可能是他们怕报复,没敢回老窝,直接逃走了!”

“只能这样解释,田田,你和这件事没有关系吧?”井连天忽然神色一凛,盯着儿子道。

“没···没有!我是因为怒骂黑雕被丢下崖壁,卡在树上才侥幸活命,真没关系!”小田田涨红脸,惊骇地道,一颗心提到嗓子眼!

“没有最好!安心在家养伤!”井连天说着站起身,向客厅走去,儿子看到井飞龙肉身的惊骇表情,还有对黑雕匪徒的关注,都非常反常!他有一种直觉,儿子一定和这件事情有关!

小田田也返身回自己的卧室,插上房门,放下隔绝神识禁止,从枕头底下取出一个水晶球激发,里面录制的是他和婉婧在一起鬼混的视频。

他把水晶球投射的视频放大到墙壁大小,仔细盯着轮椅上双目微闭的井飞龙,足足一炷香的功夫,直到视频播放完毕。

看到井飞龙的眼神始终是那样,一动不动,痴痴呆呆的,嘘!小田田长出一口气,暗道,“可以确定,这个傻逼肯定死了,不然凭他的修养,看到我干他老婆,想装死都装不了。”

自从看到井飞龙被找到,尤其他还有呼吸,小田田吓坏了,生怕他醒过来,哪怕阮医师已经宣布人已经死亡,他还是不放心,这才录制这段视频,确认井飞龙的生死,同时作为控制婉婧的把柄。

“这小畜生也太狠毒了,居然还不肯放过老子!”肖大志气得在慑魂殿里大骂,他无意中听到小田田父子密谋,要毒死井飞龙的肉身!井连天采纳了小田田的建议,偷偷在井飞龙的饮食里下毒,先斩后奏,等吴玉萍发觉为时已晚,只得乖乖认命,即使她闹他们也不怕,井连天可以把一切责任都揽在自己身上,他是家族的大长老,有权利为家族清除隐患,保护家族成员的安全。

深夜,多日未眠的吴玉萍竟然迷迷糊糊地地睡着了!还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到儿子跪在她面前痛哭失声,向她倾诉,是多么地思念她,多么地爱她,多么地舍不得离开她,最后却不得不离开她!因为明天早上有人要在粥碗里下毒,毒死她儿子,让她们母子阴阳永隔,再也无法见面!

“儿子!你不要走!”吴玉萍从睡梦中哭醒,翻身坐起!

“玉萍,你梦到儿子了?”井连海握住老婆的手,心里竟然有一丝羡慕,儿子死后他很少能睡着,即使睡着了也没有梦到过儿子!

“恩,谁也别想伤害我儿子!”吴玉萍的眼里射出一道寒芒。

“你怎么了?到底做了一个什么梦?别害怕,梦都是假的,没有人敢再伤害你儿子!”井连海内心一阵慌乱,生怕老婆精神错乱,忙柔声安慰。

“没什么,睡吧!”吴玉萍和衣倒下,不知道儿子在梦里说的是真是假,她怕引起老公担忧,决定先不说出来,等明天一早,她就去前院察看儿子的饮食,若是真有人下毒,她绝不会轻易放过对方!

“大姐,亲姐!我的小命就交给你了!”肖大志利用他潜藏在吴玉萍识海里的神魂分身,给她托梦,把小田田父子要毒杀他的事情和盘托出。

···

“小翠,少主的这碗粥我吃了,你再去给他端一碗!”吴玉萍藏身在院子里,利用神识悄悄观察厨房的情况,直到小翠将盛满的粥碗和小菜放进托盘,她才不慌不忙地走进飞龙的房间,恰好与小翠相遇。

“主母,您不能吃!”小翠吓得慌忙跪倒。

“那就你吃!”吴玉萍脸上一沉,筑基大圆满的气势自然释放出来。

“主母饶命!饶命呀!”

“谁让你做的?”

“大长老!”

···

“观世音菩萨保佑!总算又躲过一劫!”吴玉萍怒气冲冲地让玉兰找来直系的几位掌权长老,几人商量一会后同去找井连天算账,看到这里,肖大志一颗心总算放进肚里,经过这件事情,相信小田田父子再也不敢暗害自己!

深秋的早晨,满眼萧瑟,草木枯黄,天灰蒙蒙的,飘着牛毛雨丝,这样的天气给人的感觉压抑、烦闷,此时井家家主待客厅里的两个人,心情更是坏透了。

“玉萍,已经过去一个多月,还是让飞龙入土为安吧?”井连海转动轮椅,来到夫人对面,低声道。

“不行,绝对不行!虎毒不食子,飞龙可是咱们唯一的孩子,你忍心这样对他吗?”玉萍坐在靠椅上,神情悲凉,口气坚决,没有一丝商量的余地。

昨天井家长老例会,她因为心情不好,没有参加,没想到例会的决议,竟然是将飞龙杀死掩埋或送走!

“玉萍,你我都清楚,飞龙已经走了,留下的不过是他的肉身,假以时日,万一有鬼、魔等虚灵入体,会给家族带来灾难。”井连海从怀里取出一方绣花丝巾递出。

“胡说八道,我早已经在飞龙的身上放置一张驱邪符,怎么可能有邪灵侵入?旁系那些人为什么容不下我可怜的儿子?难道是少主之位?”玉萍接过丝巾,擦去脸上的泪水,猜疑地道。

飞龙不死,就没法立新少主,旁系的人怕出现变故,影响他们的利益,所以连连催促,这已经是第二次提出来。

“有这方面原因,但是他们说的也都是实情,飞龙确实走了,只是我们的心里放不下而已。”井连海凝视着夫人白皙的脸,柔声地道,玉萍的脸憔悴苍白,新出现很多细微的皱纹,一下子老了十年不止。

“只要让飞龙活着,我不反对他们立新少主。”玉萍做出让步。

“新少主立谁?”

“他们不是早就定下来,由小田田继任少主吗?”

“婉婧怎么办?”

“谁做少主都必须过继给咱们,与婉婧结婚,这是天阔帝国的祖制!”

“婉婧怎么面对咱们和飞龙的肉身?”

“···”

“她肚子里的孩子出生后管谁叫爸爸?”

“···”

“田田怎么面对飞龙的肉身?”

“···”

看到夫人无言以对,井连海继续道,“经过反复争论,最后达成一致,由小田田继任少主,过继给咱们做儿子,并与婉婧结婚,婉婧生下的孩子如果有灵根,就是下一任少主。”

延伸阅读

米兰印象加盟  http://www.littlebutterfliesnursery.com/gdbe.shtml
米兰印象隶属于爱米兰盛家具有限公司,是由在中具行业拥有多年经营管理经验的人士创立的家

美归化妆品加盟  http://www.littlebutterfliesnursery.com/plww.shtml
美归化妆品是护肤品、面膜、爽肤水、乳液、韩纪、一枝春、露露公主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

鳞影加盟  http://www.littlebutterfliesnursery.com/xr7x.shtml
鳞影渔具是渔具、纸箱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鳞影渔具的诚

秀普诺斯家纺加盟  http://www.littlebutterfliesnursery.com/sd7y.shtml
秀普诺斯家纺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武汉市阳逻宝路棉制品公司盛产健康亮丽的睡眠文化,旗下两

梦偌加盟  http://www.littlebutterfliesnursery.com/pp4p.shtml
梦偌家居成立于1998年,是一家集研发、制造、销售高品质床垫产品于一体的企业,是在中

和田玉加盟  http://www.littlebutterfliesnursery.com/gdd1.shtml
和田玉作为一种不可再生资源和开采难度的增加,玉石原料的供应将越来越少。作为中国玉石的

Nana加盟  http://www.littlebutterfliesnursery.com/nef9.shtml
Nana毛绒公仔简约素雅舒服很软生活的创造者,传承百年德式精制工艺,将现代科技与德式

成峰电网配件加盟  http://www.littlebutterfliesnursery.com/xncv.shtml
邯郸市成峰紧固件有限公司位于中国的标准件集散地---永年标准件刘营工业区,始建于20

涵墨家居加盟  http://www.littlebutterfliesnursery.com/gvgo.shtml
申派以卓越的品质和专职化服务面向市场,视质量为生命,选用的是高品质面材翔实玻璃,并与

金天泉加盟  http://www.littlebutterfliesnursery.com/yfh0.shtml
金天泉——中国早专职从事家用净水器的制造商,旗下主营:净水器,净水机,中央净水机,厨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槿梦如尔在线阅读第10章

    把古恩太太打包到警察局后杰森被布鲁斯给拎着脖子拎上了蝙蝠车。“你为什么会到这里?”看着凶巴巴的大蝙蝠,杰森有些害怕的缩了缩脖子。“我只是想帮你…”杰森张着嘴呐呐的说道。布鲁斯觉得自从认识了杰森,他的头疼次数明显上升。“你老老实实在家里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助。”杰森气的瞪大了眼睛。“这不公平”他叫道。“你

  • 未来之制药师在线阅读第8节

    第七铲:细雪纷飞,腊梅在寒冷当中红得触目。故把手扶上枝头,香气凛冽,他长长地吸入胸中。“绿,你冷不冷?”他回过头去,绿像绽开雪中的另一簇花株,新鲜得仿佛沐水而出。她微笑,轻薄如烟的飘带迎风起舞,缠绕着长发似乎就要一路远去。故不禁伸手把她拉住。绿不会冷,她早已经说过。人间冷暖,世俗尘烟,统统不能沾染她

  • 浴血战天下之第八章

    龙啸云自然是看见了林诗音,他的双眸中迸发出了光彩,渴望地盯着她。而李寻欢恰好低下了头颅,没有看见自己的义兄现在的眼神是多么地具有侵略性。林诗音心烦意乱,这幅兄友弟恭的模样,她见了只觉得十分讽刺。心下十分不耐烦,免不得带到了面上一两分:“表哥,龙公子若无事的话,那我先走了,府中还有事情等着我去处理。”

  • 装O后暴君非要我生崽第1章在线阅读

    腊冬寒月,冷风刺骨。苏典踉跄跌走在这个遍地是坍塌楼宇的残颓古镇上,有种大骂苍天无眼的冲动。本来自己生活的很平静,除了缺钱缺房缺车缺女人,但平时做个三流的替身演员也能将就混口饭吃。可他那曾想到,命运就在自己踏上那个拍摄《寻汉记》的时空穿梭机仿制品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巨变。是的,他穿越了,苏典稀里糊涂地踏

  • 超神学院:我轮回了一万次第5章在线阅读

    “父亲,各位长老、叔叔。”贺云躬身行礼。然而,议事厅内却是为之一静,所有人都看着贺云这个昔日的天才。七天时间,贺云一直在调整心态,所以日渐消瘦,一直未曾洗漱,看起来颇为落魄。不少人都是面露惋惜之色,他们贺家本应该出现一条龙,结果呢?看着如今的贺云,他们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贺云,你个人的行为给家族带

  • 仨锅演艺拜师,获赠宝剑玄天

    “剑鞘给你找回来了,我的奖励呢?”不理会老头的自吹自擂,汪斌只想早点拿到任务奖励,随后去刷红名。“奖励嘛?今天心情好,勉强收你为徒吧。”老头笑道。汪斌能在没有死亡的情况下,独自一个人拿回剑鞘,已经通过了他的考验。在此之前,老头找了很多玩家,发布的任务都是找剑鞘,可惜那些玩家都没有拿到剑鞘,不是被僵尸

  • 刑事之粮仓奇案在线阅读被抓住了

    港口黑手党大楼最高层,首领办公室太宰治正手舞足蹈一脸嫌弃的说道:“为!什!么!这次的任务,会是我和你这个蛞蝓一起啊!”“这是我的台词才对,为什么我要和你这个青花鱼一起出任务啊!”中原中也一脸厌恶,简直像是用着全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表示着对太宰治的嫌弃。森鸥外手肘搭在桌面,带着白手套的双手指尖合拢,面带

  • 绝代霸霸之第一个通宵

    恒宇大学外,青木网吧。“三哥,你玩的是哪个职业啊?”一个瘦高青年向另一个瘦高青年说道。“我玩的是玛雅的萨满。”那个被称为三哥的青年说道。“三哥,怎么会想起玩萨满,我玩的是东方的侠客,现在各个种族的新手村没有连在一起,我们看来是不能一起组队做任务了。”第一个瘦高青年说道,显然大为沮丧,又继续道:“二哥

  • 锦鲤少女走运记之飞坦的睡眠质量(修)

    今天是暑假。旅团这种从来没有上过班的家伙们,是怎么也不可能知道现在全国人民心中的喜悦的。他们只感觉到了一件事。那就是放暑假真的很吵。(我又开始恶搞了)以往就很热闹的街市四处都被挂上了闪烁的彩灯,喧闹的声音一点一点蔓延开来,以至于芬克斯和飞坦一整天都没能睡着。两个通宵达旦玩**的男人为他们的所作所为付

  • 太墟逍遥录在线阅读第四节

    ———伊·露,一个未知的世界,也充满着诡异……———过了不知多久,太阳已经收敛了似火的骄阳,慢慢往地平线下走。月亮探出了它似玩到的脑袋。一盏盏灯在不知不觉中亮起——已是傍晚十分。可以从屋内清楚地倾倒外面的嘈杂声,淡淡的灯光瞎按夹杂着小贩们的叫卖和孩子们的欢笑声。一切都是那么和谐与安宁,但是这份和谐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