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卿妆年少之花倌头牌,一夜千银(7)

作者:婳清涤 来源:飞卢小说网

梅望晴出府除了游玩,还会见见朋友。她来到这个世界目前只结交到两位朋友,男的是安歌,女的是姬嬛。这两位之中,若论谁待她更真诚,肯定是安歌。

姬嬛那女人,到底是太女,行事不可捉摸,有时梅望晴都猜不透她在想什么,不过姬嬛对她倒是挺大方的,得了新奇玩意,常常送到安平王府,证明她没忘了梅望晴这个朋友。姬嬛住在东宫,她可不想没事进宫打扰。不过安歌嘛,她难得出府一趟,不上门拜会是朋友也说不过去了。

安歌早年为京中雅妓,色艺双绝,卖艺不卖身,早就存了自赎之资。后来入了乐坊成了乐师,多年潜心于乐,近年来名声大噪,已是京城乐坊中数一数二的乐师。安歌性傲如风,不慕名利,世家逢喜开宴,想请他入府表演的人不少。安歌不但要价高昂,还得排队,便是排上了,安歌也未必会去。

安平王夫之前能那么容易请到安歌,不过因为安平王夫的威望,以及安歌少年时对梅奕青的仰慕。这一点是后来安平王夫告诉梅望晴的。

安歌的宅院在西街,梅望晴买了两坛好酒,来到西街安歌的宅院,门房问了名字便直接放行了。

梅望晴好奇问:“就不通报一声你家主子?”

那门房恭敬回话:“安爷吩咐过若是世女来访,不必通传,直接放行……”

安歌的随侍剑心笑着引她来到后院的园子里。走过鹅卵石铺就的小道,映入眼帘的是一片苍翠的竹林。

昨日新下的雨,青竹洗涮出亮人的碧色,湿润的空气里夹杂着清新的竹味。

幽篁里,传来淙淙琴音,低缓时如凤鸟轻鸣,高昂处似昆山玉碎,安歌的琴,百听不腻。这一次,梅望晴却从这悠扬的琴声中听到了几分愤闷之感。

琴音了,安歌抬头瞧见了她,眼睛一亮。

“望晴来了。”

梅望晴笑着朝安歌走去:“我这是不请自来,可有打搅安歌的雅兴?”

安歌摇头一笑:“怎会。”

梅望晴落坐在他对面的石凳上:“琴音表心,你有心事?”

安歌眉间纠结,而后轻轻点头。

“我认识的安歌飞扬洒脱,不慕名利,能让你郁结于心的只有感情之事……”

安歌动了动唇,却没说话。

梅望晴道:“你不说,我就不问。酒能解千愁,咱们喝酒就是……”

侍文将两只酒坛向前一推,轻轻放在石桌上,安歌抓过一坛酒先去了泥封,再拔了酒塞,顿时一股浓烈醉人的酒香飘出,安歌道了句好酒,接着他高举酒坛,手微微一倾,只见坛口处玉色酒浆飞流而下,直直地没入他张开的口中。

琴心急道:“哎呀,我的爷,可别喝醉了,待会还得去揽翠阁奏琴!”

安歌放下酒坛,用长袖抹了一把嘴,道:“放心,爷我可没那么容易醉,那曲子我闭眼也能弹奏!”

琴心道:“是是是,别忘了就好!”

梅望晴带来的两坛酒,一人一坛刚好,安歌饮酒是豪放的大口痛饮,梅望晴饮酒是优雅的小口轻啜。竹色青青,春风凉凉,此时此地,当亭对饮的两人,谁都没说话。

酒是个好东西,能让清醒的人更加清醒,糊涂的人愈加糊涂。酒真的能让人忘掉痛苦吗?梅望晴不知道,她抬眸,安歌眸光湛然,神色轻松,也许这一刻能。

梅望晴开口道:“长这么大还没逛过楼子,可否带个伴?”

安歌失笑:“没问题。”然后他又遣了院中下侍前往安平王府通报一声,梅望晴与安歌一块去往揽翠阁,今日会晚归。

秦楼楚馆京城里有很多,但最出名的还是揽翠阁。不单单因它是一家女倌青楼,还因楼里的姑娘貌美惊人,才华横溢。你若是个优雅的才女,楼里的女倌会琴棋书画,跟你畅谈古今,你若是个粗鄙的伙计,楼里的女倌精通房中术,跟你演绎那春宫十九式。你若是独守空房备感寂寞的夫君,楼里的女倌则是绵绵解语夜话巴山的情人,你若是不爱男色爱女色的风流女子,那么恭喜你,这里有各色风情的女倌,供你挑选……

但是,你若要来揽翠阁享受,前提要满足三个条件。要么富,要么贵,要么非富即贵……若没有,你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女倌们朝你抛媚眼,而你却无能为力无法控制地流口水。

以上来自剑心还有侍文的介绍,加上梅望晴的个人理解。

日头方落,揽翠阁前已是车马林立。梅望晴几人甫一入楼,登时周身一暖,眼前一亮。廊柱高大,雕梁精美,其上缀有一盏盏精致的花灯,明光辉耀,堂内亮如白昼。

揽翠阁里,恩客满坐,有自诩风流的世女,腰缠万贯的商贾,也有迂腐的书生,热血的侠客,有图热闹的皇室贵胄,也有尝新鲜的平头百姓。

珠帘勾动清脆之音,广袖扬起魅惑之舞。

两侧小楼上,装扮妖冶的莺莺燕燕亮起那或娇憨,或清纯,或诱惑的笑容,缓缓而下,鱼入客席当中,霎时天雷地火,大堂内已是一派声色犬马之相!

空气里浮动着各色脂粉香,耳边是或真或假的嬉笑怒骂。侍文眉头一蹙,如此不堪景象,实在是玷污了主子清誉,身随心动,她立马挡在了梅望晴面前。

梅望晴不以为然,不过是搂搂抱抱,揩油加亲嘴。穿得再清凉也不过露个肩膀,手臂,小腿,比得过比基尼?

老鸨风风火火地赶了过来,撵走了蜂涌而来围着安歌的女倌们:“皮痒是吧?安歌的便宜也敢占?”她又满脸堆笑,朝安歌道:“先生可是路上耽搁了,今儿可比前些日子晚了,烟儿那丫头急得催我赶快派人去接你,我想着先生是守信的人,怎么会放鸽子呢?”

安歌微微颔首:“走吧!”他提步向前走去。

老鸨看到随行在旁的梅望晴,她眼睛一亮:“哎呀,安歌的这位朋友可真俊呐!烟儿平日里自视甚高,真该让她瞧瞧这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省得整日拿乔!”

梅望晴凤眼扫了扫四周,揽翠阁整体构造如同回字形,这一楼中间是大堂,高台下是客人们的席岸,四面是客人寻欢留夜的厢房,沿梯上行,二楼是建造得更加富丽堂皇的雅间,招待的都是贵客,三楼则是女倌们休息的宿房,不会对外开放。

在三楼,梅望晴见到了揽翠阁今天的主角——柳含烟。她约摸十七八岁,乌发雪肤,眉眼清丽,举止间自有一股脱俗之韵,瞧着一点都不像花倌头牌,更像是位大家小姐。

柳含烟来到安歌面前,一双眼睛流露出似喜非喜之情:“安叔,我以为今儿你不会来了?”

安歌垂眸,淡淡道:“我安歌岂是无信之人?”

柳含烟静静看了会安歌,没有说话。她的眸子从安歌身上移开,落在一旁梅望晴的身上,神情顿时有些古怪,但很快又恢复了平静。她娇声笑道:“这位便是安平世女,果然是风姿卓越!”

梅望晴回道:“见了柳姑娘后,才知百闻不如一见!”京中花倌头牌,据说还是京城四美呢!只不知另外三人何许模样?瞧着柳含烟不俗的样貌,想来与之齐名的不会差到哪里去。

“世女难得来此捧场,又怎能怠慢?”柳含烟唤来侍女红叶,将二楼预留的雅间特意抽出一间给梅望晴。

梅望晴看了眼安歌,他朝她轻轻点头。梅望晴跟着那女侍出了厢房,沿阶下行来到二楼雅间。

雅间布置得很舒适,当中摆着一张红木嵌螺钿花鸟圆桌,配着四条同样材质的圆凳。临墙置着张宽大的红木雕花软塌,墙上挂着名家书画。软塌一旁的角落里摆着高脚条几,上置着罗汉松盆景。软塌正对着窗,棱格轩窗大开,视野很开阔,梅望晴可以清晰地看到一楼堂中热闹的情景。

红叶开口道:“世女若不想对面的贵人认出你,可以将罗纱帘放下。”

侍文将这罗纱帘放下后,窗外似笼上了一层薄雾,清晰度降低后,感觉像近视200多度没配眼镜看到的世界,梅望晴瞧得不痛快,她掀开罗纱帘留出半掌缝隙。

红叶开口:“世女可要上点酒水?”

梅望晴坐在圆凳上,她下午喝够了酒:“上茶即可……”

红叶躬身离开,不多时两个侍女端着红木托盘步入雅间,一个托盘上摆放着百宝嵌大漆攒盒,里面装着各色糕点,另一个托盘上是一只紫砂壶,正飘着白气送出清新的茶香,紫砂壶一边是两只紫砂茶杯。侍女放下茶点后,轻声退出雅间了。

梅望晴从攒盒里捡起一块花形糕点,她咬了口,入口生香,又嚼了嚼,甜而不腻,攒盒里共有十六样糕点,每一样她都尝了尝,肚子都快撑饱了。在梅望晴感慨揽翠阁里的糕点精致美味时,窗外“铮”地声响起,然后灯光卒然一暗。

梅望晴朝窗外看去,大堂内一片漆黑,然后有朦胧光点从高台边缘依次亮起,将高台妆点成一朵莲形花台,一束强光自西南角方向射入高台之上,又有一束橙红的柔光从东北方向照来,这时,高台上有隐约的琴音自垂帘后响起,琴音初时清清浅浅,婉转如林吟花语,高台上空有花瓣飘落,一片、二片、三四片……直到花雨纷飞时,一个青衫丽人手緾白绫缓缓地从天而降。

她落于高台上,柔光打在她的身上,乌发雪肤,粉面朱唇,一双杏眼浅浅含笑。她身材不似寻常女子高挑健美,反有些纤细清瘦。琴音幽回里,她那腰,柔软如水,她那手,姿态多变,她那眼,蕴藉风情。高台明光里,那一身青衣,如同三月春风里的一株柳。

琴音忽地一转,烈烈如西风。她猛然脱掉外罩的青色长裙,顿时白的恍眼,金的刺目。

她上身仅着一件金色缀银珠花片流苏的裹胸,露出雪白的臂膀、平坦的腰腹、光洁的背。下身是金色丝绸阔腿舞裤,这舞裤臀下几近透明,那修长笔直的玉腿明晃晃地刺激着看客的眼。

“嗞……”一楼有抽气声响起。

梅望晴一惊,手上的糕点啪地掉在桌上,摔成两瓣。柳含烟可真够大胆的,这才相当于比基尼……

高台上琴声逐渐拔高,银瓶乍破水浆迸溅,琴声越来越急,柳含烟起承转合,旋转跳跃,速度越来越快……

如果说青衫的她是误入人间的仙女,那么此时的她就是勾人心魄的女妖。舞姿妖娆、相貌清纯、眼神魅惑,加上安歌那清心动人的旋律,这一场声色之舞,恍忽如一个梦。

一舞毕,高台下的看官们用痴迷、YIN秽、不屑、好奇的目光打量着高台上的柳含烟。

老鸨登上高台,她笑花了一张脸:“烟儿得各位看重,是她的福气,只是烟儿只有一人,台下贵客众多……”

有人打断她:“我说,宝妈妈就别假惺惺地在这浪费时间了”

“不就是价高者得嘛?报价吧!”

宝妈妈张开腥红肥大的嘴唇:“一百两……”

二楼,雅间。

梅望晴问旁边的侍文:“你月薪多少?”

侍文回道:“5两银。”

梅望晴睁大双眼:“也就说干上3年,也不够这柳含烟一夜渡资,你这月薪太少了……”

侍文神情认真地开口:“5两已经很高了,普通的侍卫也不过2两月例。府上三等小侍月例1两,二等小侍月例2两,一等小侍月例3两。王府里月例已经比别府里高出不少了……”

梅望晴想了想,一文钱可以买一个馒头,便是她吃的那碗馄饨也不过5文钱,这里一两银子是1000铜钱也叫一吊钱。梅望晴换算了一下这里的银子购买力,加上侍文普级的月薪,也就说这里一文钱相当于人民币一块,一两银则是1000块,这一百两银相当于10万人民币。

实在是太壕了!梅望晴又问:“我今儿出府,账房给你们带多少银子?”

“主子是20两,我和九芳各带50两,一共120两”侍文也顺便说了下梅望晴的败家:“主子给那卖身男子的两绽银子,足有20两,够普通人家5口人一年的生活费。”

梅望晴一愣,她顿了顿,开口:“还是安静看戏吧。”

楼下有人声叫价:“一百二十两。”

有人加价:“一百五十两。”

有人志在必得:“二百两。”

“三百两。”

“三百五十两。”

有道悠扬地笑声响声:“真是麻烦!五百两!”这声音十分年轻,听得出是道女声,从二楼传出来了。

“五百五十两!”又是一道女声,声音有些干净,清冷,同样来自二楼。

二楼雅间内非富即贵,一楼此刻已无人加价,这五百五十两已远远超过了她们的预期。

那女声又是一笑:“八百两!”

清冷的女声紧追其后:“八百五十两!”

那女声笑了笑,加重声调:“一千两,有人加价吗?”

楼下有人抽气,这简直是天价!此刻更是无人加价,包括那清冷的女声。

“那么,柳含烟今晚归我!”

“一千三百两!”这回是道浑厚的男声,声音一出引得台下看客心下发憷,也有人暗暗发笑,隐隐猜测这是哪家贵君?

那女声顿了顿,开口加价:“一千五百两。”

“二千两。”男声大笑,他又补了句:“是小五吧?这柳含烟模样不错,我看中了,瞧着小五也很喜欢呢?”

那女声冷不防有人猜出是她,听得这声大笑,她也猜出了男子是谁:“我虽喜欢,也不敢跟您争啊!”

男声朗朗一笑,很是受用:“这算何事?不过一女妓尔!待我新鲜劲儿一过,明儿便打包送到你府上!”

梅望晴挑了挑眉,这二千两换**民币也就是两百万,这对出声的男女果然豪富。她猜不出是谁,也懒得猜。

梅望晴猜不到,与她相隔不远的一雅间里,却是有人知道。

“为何让我出声喊价?”池燕飞问。

苏灵雨笑:“好玩嘛!再说了,给那家伙添阻,让她大出血!”

池燕飞长眉轻蹙:“既是添阻,你何不自个喊?”

“一是我没带那么多钱,二嘛,怕有人听出我声来……”

“你知道是何人?”

“五皇女姬婳,齐光长帝卿。”

池燕飞目色一深,这还是一对舅甥。

齐光长帝卿——当今圣上一母同胎的弟弟,克死了第一任妃主,又给第二任妃主戴绿帽,妃主敢怒不敢言,最后两人和离。齐光长帝卿是先皇所有帝卿之中最受宠的,帝卿府里豢养了数十位貌美惊人的女宠,竟也不能令他收心,他又看中了这名满京城的柳含烟。

皇族姬氏个个风流,当今圣上不说后宫三千,却也收罗天下美色,三年大选依律进行。所有皇女当中,大皇女姬姮后宅最是和睦,其人低调谦和,一正夫二侧夫三侍卿倒也相处融洽,子嗣6、7个,最大的10岁,最小的才3个月。二皇女姬嫚,虽未娶正夫,侧夫侍卿侍人公子们数量也不少了,生夫许贵君身旁出众的点的小侍皆有染指。太女姬嬛行三,并不热衷男色,虽有一侧夫一侍卿,却并无子嗣。

五皇女姬婳虽才17岁,却纳侍多年,这娃都有4、5岁了。其人男女不忌,朝中俊秀的女官,城里有才的仕女皆与其有磨镜之约。池燕飞算是知道,苏灵雨给姬婳添阻的原因了,苏灵雨的少年好友也未能逃过姬婳的魔手,还深陷其中,成了不爱美男爱娇女的断袖。

天字一号雅间内。

姬婳脸色纠结,这柳含烟的如玉面容,妖魅舞姿,勾得她心痒难耐!不过这会儿,她难耐也要忍下去,若是旁人与她相争,这五皇女的名头一出,便个个偃旗息鼓了,如今她碰到了亲舅舅——齐光长帝卿,当今皇上都要容上三分的亲弟。

姬婳隐去眸中所思,朗声传出,在一时静寂无声的大堂上游荡:“小五不急,您想留多久是多久!”

齐光长帝卿很是快意,送出一道豪迈的笑声:“如此甚好!”

齐光长帝卿躺在雅间内,不多时看到换了身装扮的柳含烟迈步踏入室内。她一脸羞涩地褪去外衫直到全身光*,然后匍匐在他身下,婉转承欢——

女人!不过如此!外表如何清纯,也掩盖不了内里的低俗丑陋!唉!没劲!他还没享受过征服的快感!

这世间女子除了那人外,哪个不是任他招手即来,挥手即去!齐光长帝卿眸光一黯,可惜他永远得不到那人的垂青了。

另一头,五皇女姬婳终是心痒难耐!可这揽翠阁中稍有姿色的女倌她都玩过了,除了这柳含烟还有何人能入她眼?

身旁女宠道:“方才加价声里有池燕飞的声音,那么苏灵雨也在。”

姬婳想了想,开口道:“除了没到的崔文茵,加上那柳含烟,这京城四美都齐了!崔文茵清流一派,有夫有侍有子有女,没到这揽翠阁来倒是情理之中。”

“苏灵雨风流不羁,是青楼楚馆的常客,但她不好女色,至于池燕飞,为人冷淡,更是不沾色,只不知她来此做何?”

女宠像是想起好笑的事:“听说来揽翠阁是与那柳含烟比美的。”

姬婳点头:“确实是苏灵雨的风格!”艳美的苏灵雨,冰清的池燕飞,这两人曾是她肖想的对象,只是她敢想,却不敢下手。

池燕飞丞相之嫡女,至于苏灵雨,门弟不高不低,苏家主区区四品大员,苏灵雨还是个庶出,若是这般她染指一二也不是不可以,偏偏苏家出了个妖孽,苏灵雨的弟弟入宫选秀还入了圣上的眼,这家伙长得水灵灵的,据说与那安平王夫年青时有六分相像,这妖孽颇有手段短短一年时间,已升到了侍卿之位,连带着苏家也水涨船高,门庭渐热!

可惜了,这俩个,能看不能吃!

女宠瞧出她心思,建议道:“来明的不行,可以来暗的不是么?再说了这揽翠阁里,调情手段不少,销魂酒,催情香,再上演一场声色迷人的活春宫,就不信勾不起她们的兴致。事后,量她们也不敢追究,毕竟,酒后乱性,还是发生在揽翠阁这样的地方,有理也说不清。”

“本宫的名头怕是不够”姬婳是知道自已名声不够好,怕是这两人不给面子不来。

女宠娇笑:“阿音未入府之前,与苏灵雨曾是好友。苏灵雨见不惯殿下与阿音的情QING事,有我这个好友相邀,她也不会拒绝……”

“促成本宫与苏灵雨的好事,你就不忌恨,在府里对其她宠侍时,你可没有这么好心?”

“这不一样,苏灵雨与我是好友,能与她一道服侍皇女,我很乐意……”

不多时,阿音来到了苏灵雨的雅间。

延伸阅读

圣美娜加盟  http://www.rapidwebmail.com/a9ki.shtml
圣美娜化妆品是一家拥有精心打造科技核心的集团公司。并拥有一批生物学基因学细胞学皮肤学

圣雅诗加盟  http://www.rapidwebmail.com/xu99.shtml
北京市圣雅诗进出口有限责任公司为北京市饰进出口公司的分立重组企业,在进出口业务和饰、

三精美容美发加盟  http://www.rapidwebmail.com/amdl.shtml
三精美容美发研发背景和国内外日化研究机构的技术支持在数十位生物、化学导师和医学导师的

橙子加盟  http://www.rapidwebmail.com/p2p6.shtml
橙子毛绒玩具总部是一家集生产加工、经销批发的经营企业。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

力顿加盟  http://www.rapidwebmail.com/goj0.shtml
力顿麦片是一家人事健康食品研究,生产和销售的现代化企业,公司拥有一批的技术员工及管理

蒂亚海鲜加盟  http://www.rapidwebmail.com/gdpo.shtml
青岛蒂亚食品有限公司有专职的产品加工生产线,坚持以创新的品质创新的价格回馈广大消费者

晟月加盟  http://www.rapidwebmail.com/dzxi.shtml
晟月水晶饰品隶属于东海县晟月水晶贸易有限公司,是水晶、玛瑙制品、珠宝半宝石、饰品配件

西卡卫浴加盟  http://www.rapidwebmail.com/gwsh.shtml
西卡卫浴是佛山市新斯派卫浴跨入国内外与国内核心卫浴市场强势推出的卫浴品牌,也是国内技

环洲绿岛咖啡加盟  http://www.rapidwebmail.com/uq43.shtml
环洲绿岛咖啡是知名品牌,享有较高的知名度和美誉度。她秉承“托付真情,共享馨馥”的服务

郑州弘医堂加盟  http://www.rapidwebmail.com/gnji.shtml
弘医堂膏药加盟,免加盟费,小本投资项目。郑州弘医堂健康管理有限公司,弘扬中医文化,自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不当女配好多年耻辱 3

    挽风阁不大,好在临水而立,又有垂柳相依,湖旁花草相接,入了春日,定为别景。一早便有丫环侍立,将阁内装饰一新,又布置了新房,红装的叶阑珊一进来,更添喜气。一番闹腾,静坐下来已是黄昏时节,夕阳垂垂老矣,仿佛极度眷恋这个尘世,一分一分地挣扎下去,叫人看着看着也徒增伤怀。阑珊身子蜷在湘妃长椅上,回头吩咐喜娘

  • 血界命运在线阅读第三章

    莫九辛暗叫不好,说不定这诈尸在阴曹地府走了一遭,还真学了些奇奇怪怪的本事,今儿个自己的小命怕是休矣。九辛仰天长叹悲惨兮兮的紧紧闭上眼睛,真没想到,自己的十八岁的生日竟变成了忌日,不过也好,这样或许就能见到她那冤死的爹了。耳畔有风轻轻拂过,跟那个诈尸的声音一样清清冷冷的,转瞬即逝。莫九辛不敢睁眼,心想

  • 天才双宝:傲娇前妻抱回家之火林炼肉身

    我叫许山,一名猎魔人。猎魔人是全球规模及势利最大的隐藏组织。我现在是一名B3级的成员,和几个沙雕猎魔人一同在y市生活,平日里接两个任务辛辛苦苦赚钱养家。魔是世上最邪恶的东西,自古以来就隐藏在人类的历史当中。不计其数的人因它们而死亡。为了维持社会的稳定秩序,每一座城市,都有猎魔人的身影。问题是,这无法

  • 重生西游之洪荒混沌第二章在线阅读

    待郑木香出了房门,脚步声再也听不到,蔡小花才走过去将简易木门轻轻关上,再拉上窗帘子。然后,才小心翼翼从自己的包袱里拿出一个瓷瓶,那瓶子里装着这小半年收集的凝露。上次瞎子婆摔跤后昏迷不醒,她就是用这个凝露将其救醒的。说起这凝露,蔡小花也是无意间发现它的好处。她月事来的晚,半年前才第一次来,自从那次来月

  • 炮灰男配黑化了之工作狂状态(4)

    刚接手总监的工作,陌梓桐天天加班也忙不完,早已把出席晚宴的事情抛道九霄云外去了。“小易,把星之梦活动策划的文件拿过来。”陌梓桐挂断内线电话,低头继续处理文件。陌梓桐听到了脚步声。“放在办公桌上就行,你可以下班了。”文件夹被递了过来,却迟迟没有放在桌面上。抬头看见一双骨节分明的大手,正拿着文件夹。总裁

  • 叠罪第八章在线阅读

    苏齐云被苏元君拉到堂后,留下蔺锦城和李元霸面面相觑。蔺锦城正想和丑小孩讨论下这个是个什么情况,李元霸已经把大锤丢在一边,拿起桌上备的茶点大嚼起来。蔺锦城见他这样,也只好放宽心怀,端起桌子上的茶慢慢喝起来。他两个在前堂安然自若,被拉到后堂的苏齐云就有些莫名其妙了,待离蔺锦城、李元霸两个远了,忙握住闺女

  • 我是反派大BOSS我是一╭(╯^╰)╮

    苏萌决定给自己在小镇上找一份短期暑假工来做。一是可以通过这种方式来锻炼身体,二是可以和更多的人交流更快的融入到小镇的生活中,三嘛……虽然谈不上经济完全独立,但至少也可以减少向便宜老爸伸手要求的情景不是?虽然苏爸爸每月都是将钱直接打到他帮苏萌,在腐国办理的银行卡内,且包括零用钱、生活费在内都异常的大方

  • 茶香盛世在线阅读第二节

    去年相送,余杭门外,飞雪似杨花。今年春尽,杨花似雪,犹不见还家。——《第一卷少年游·卷题》深沉的夜色笼罩了大地。阴山之上,一个少年站在一片黑暗之中,远眺着稍远一些的一座山头。那一座山头灯火通明,与他身后的一片灰暗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个叫做楚风的少年轻轻叹息了一声,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他们的运气着实有

  • 首富:我的头条变异了在线阅读第7节

    孙象不悦的问道:“机场那个邵金言是个什么情况,他是不是纠缠你?”说到这句话的时候,孙象的目光中仿佛有一整座地狱,空气完全凝固。俞笑月被这气势所迫,声音有点结结巴巴,解释一番。这邵家原本是滨海市有名的黑白两道通吃,像地下钱庄,高利贷,黑网贷这些灰色的生意,都是邵家的囊中之物。邵家这几年成功洗白上岸,成

  • 三国奉孝在线阅读第七章

    看来是没机会品尝恐龙蛋了。李子叁再一次把恐龙蛋拿了出来,这可是他未来的打手,只希望它能像它父母那般,高大壮实,威武霸气!“对了,小灵,刚刚说到微生物。我现在明明还是以前的身体,突然来到这个世界,怎么没有感觉到任何的不适?”李子叁一边打量着恐龙蛋,一边好奇的问。“因为系统调整过宿主的身体,算是一种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