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江医生,来笑一个在线阅读第9章

作者:红烧肉与薄荷糖 来源:晋江文学城

夜里,医室中。

一灯如豆,易烨坐在案后,自墨盒中取出几粒小圆片状的墨粒,用研子压了,在砚上细细磨出墨浆来。徐大铁早就拿了片削刮的干干净净的木牍侯在一旁。

榻上,赵钟汶正在问缔素,道:“见何旗,军行向左?”

缔素挠着头,瞪圆了眼睛盯着赵钟汶,像是要从他脸上看出答案一样,半晌才犹豫不决地答道:“蓝旗?”

估摸他是瞎蒙的,赵钟汶没好气地点点头:“对……”

子青在旁,自拿了书写军规的竹简在看,只是目光有些恍惚,似心不在焉。

不过一会儿,墨粒尽已化开,徐大铁见易烨放下研子,忙恭恭敬敬递上木牍。

自竹筒制的笔套中挑了一支小毫,蘸墨浆,易烨转头笑问徐大铁:“你说吧,我写!”

徐大铁兴奋地点点头,专注念叨道:“娘,俺昨儿又吃到两块大肥肉片子,还带着皮……”

“啊?……”易烨提着笔,呆呆地看着徐大铁,他还从未写过这样的家书。

“不能写么?”徐大铁见他不动笔,惶恐问道,还未等易烨回答,便转头朝赵钟汶着急地大声问道,“老大,俺吃了肥肉片子的事能告诉俺娘么?”

“行!”赵钟汶点头道。

徐大铁喜滋滋地转过头来,对易烨道:“老大说行,你写吧。”

赵钟汶朝易烨补充道:“军中操练项目、人数、马匹数、还有兵器装备这些都不能写,这是规矩。”

“诺。”

易烨微笑,低下头提笔开始写。

见徐大铁絮絮叨叨说了一长串,全是不着边际的琐事,诸如他在马匹身上抓到两只虱子、早起时看见成群大雁飞过、询问家里头的大黄狗……易烨不得不打断他,告之木牍上能写的字有限,恐怕写不了这么多事情,让他挑些要紧的说。

徐大铁眉头拧紧,直挠头,神情渐渐焦躁,半晌才道:“那你就跟俺娘说,俺想她,想俺妹子,俺想回家了,不想呆在这里,让她快点来接俺回去。”——易烨握笔的手僵住,旁边的子青自竹简中抬起头来,还有缔素、赵钟汶都转头望向徐大铁,医室中出奇地安静。

片刻之后,赵钟汶试着安抚他道:“你不是说这里还有肥肉片子能吃,这在家里可吃不到。”

“那俺也想回去。”徐大铁固执道,“俺娘那时候说只要个把月就把俺接回去,现下都大半年了,她也不来接俺。”

闻言,似有重石堵在心口,闷闷作疼,子青把脸迅速别开。

“我不是也还在这里么……”赵钟汶勉强笑道,“咱们俩一块出来的,回去也得一块回去,你总不能把我一人留这里吧。”

徐大铁想了想,挫败道:“你不想回去?”

赵钟汶语塞片刻,才涩然一笑:“我才不想,咱们出来一趟,总得打一场轰轰烈烈的仗才能回去。”

“什么时候才能和匈奴人打一场?”徐大铁不耐烦道,“早点打一仗,咱们也能早点回家。”

“快了快了!”

赵钟汶的回答更像是无奈的叹息。

自行替徐大铁添了几句问候话语,易烨放下笔,吹干墨迹,这才取过木检盖在上面,用双股细麻线缄之,缄绳交叉处押上封泥,最后问明地址,写在木检之上。

徐大铁捧着信牍,欢天喜地,再三地看了又看,才仔细收入怀中。军中月初统一收集信牍,此时还有几日方到月初,故而虽信已写好,但一时半会也无法寄送出去。

接着易烨又替赵钟汶写了信,赵钟汶的话自是比徐大铁少了许多,只让家人保重身体,等着自己回去,又叮嘱了几句庄稼活,寥寥几句便已无话再说。

易烨笑问道:“就不和嫂子多说几句?”

赵钟汶苦笑着摇摇头:“不了,说多了我娘心里就该不高兴了。我一走,地里的活就全得靠她,我盼着我娘待她好些。”屋内皆是未婚之人,对婚内之事本就半知半解,听这话后才明白这短短信牍之后的深情苦心,不由各自在心中唏嘘。

“眼看就要春耕了,家里头连牛都没有,她一个人得翻五亩地。”赵钟汶的眼圈微微泛红,声音低得无奈,“……地,不能荒啊……”

一时无人说话,片刻后,缔素腾地站起来,恼道:“老大,你别成天想着庄稼,怎么不想想在军中建功立业,在京城里买一栋大宅子,到时候把你娘你媳妇一块接出来过好日子,岂不是好!”

赵钟汶笑了笑,没吭声。

“霍将军不是说过,军中赏罚分明,只要临阵杀敌立功,必定有赏。”缔素自信满满且踌躇满志道,“只要咱们勤加操练,还怕到时候杀不了几个匈奴人么。”

“你莫非忘了,打仗时咱们这伍是无须上阵的。”易烨提醒他,“你怎么去杀匈奴人?”

“……总该有机会的。”缔素歪头想了想,“说不定将军看我武艺练得好,会调我去虎威军,到时候……”

话未说完,他就被赵钟汶敲了一记:“翅膀还没长硬,就惦记着飞别处了,臭小子。”虎威军所配皆是强弩,威力自比振武军的弓箭要强得多,故而,振武军中士卒向来对虎威军多有妒忌。

缔素低头躲开,嘴里不甘心地嘟嚷着:“就去,就去,我就去!”

外间忽响起就寝的胡笳声,赵钟汶收了信牍,便同徐大铁缔素起身回自己营房去。

易烨见子青仍自盯着竹简愣愣出神,轻推了她一下,道:“我在隔壁坐了水,一整日下来,又是土又是汗,你将就着洗洗吧。”

为煎药方便,医室旁边便有一小间灶间,对于他们来说,要用热水甚是方便。子青依言去舀了半桶水回来,绕到屏风后面,沉默着卸甲,掬水擦洗。

水声哗哗作响,易烨有那么一会儿怔怔盯着屏风发呆,待回过神来,低低骂了自己一句,朝子青扬声道:“我到外头替你守着。”说罢,快步出门而去。

听易烨脚步声出去,屏风后的子青怔了下,随即飞快解下里衣,用所能做到的最快动作把自己浑身上下都擦洗了一遍,然后复穿好。虽只是略擦洗下,但已觉得身上松快了许多,子青暗自感激易烨想得周到。

“哥,进来吧。”

子青把水拎出去倒掉,又重新拎了半桶热水进来。

“哥,你也洗洗,舒服。”她把水放屏风后头,出来朝易烨道。

易烨想了想,身子汗水黏糊糊地着实是不舒服,便笑呵呵转到屏风后面。

“我也去外头替你守着。”子青边道边朝外走。

易烨喊住她,笑道:“傻啊你,我一个大男人,有什么可守的。你快上床睡去吧,明日还不知道要操练些什么呢。”

“……嗯。”

子青依言上床,将军袍与铠甲整齐叠好放在手一摸就能够着的地方,然后被子一裹,合目休息。

待易烨洗完出来,听见她呼吸沉沉,早已睡熟过去,笑着摇摇头。

初春的河水,尚还掺着山壁间淌下来的雪水,未化尽的冰渣夹杂其中,仍是冰冷冻骨。

一人赤着双脚站在没膝的河水中,衣袍撩起,随意绑在腰间,正拿着马刷一下一下沿着马背往下刷。那匹纯黑色不夹杂一丝杂毛的玄马似乎极不耐烦,却又不敢不从,时而踩踏几下蹄子,以催促主人快些洗。

“将军,新制作好的擎张弩已经送来。”

赵破奴没敢往水里踩,站着岸边上禀道。他身后还站着一名尉曹,年纪虽不大,眉宇间却自有股沉稳气度。

霍去病不甚在意地回头瞥了一眼,目光在那名尉曹身上停留片刻,唇角隐约起了丝笑意,牵了马往岸上走。还未到岸边,便顺手把马刷丢给赵破奴,连缰绳也一并丢过去,他自己则径直走向那名尉曹,似笑非笑道:“区区一批擎张弩,还劳动李三公子亲自送来,去病实不敢当。”

李敢微微一笑,不卑不亢道:“霍将军言重。此次一共是三千五百具擎张弩,七万弩矢,另还有五十具四石赤具弩,二十具十石大黄弩。”

旁边赵破奴正给黑马放上马鞍,听见大黄弩,眼睛不由一亮。

“大黄弩……”霍去病赤着脚走到大石处坐下,先穿好锦袜,拿起革靴靴筒朝下又是抖又是打,边看向李敢:“……也不知军中有几人能有令尊如此神力。走,咱们去校场先试试弩。你会用么?”

“会。”李敢简单颔首。

霍去病穿好革靴,复牵过马来,笑了笑道:“那你就该露一手,也指点指点我手底下这些兵,否则令尊怕是要觉得你这趟走漏了。”

李敢微怔,待要反驳,却见霍去病已翻身上马。

“鹰击司马,带他去强弩校场!”他头也未回,朝赵破奴道。

“诺。”

黑马扬着蹄子,一下子就把赵破奴李敢远远地甩在了后面。

“校场往这边走。”赵破奴笑呵呵地给李敢引路,“恕我眼拙,之前竟没认出您就是李广李将军的三公子,失礼失礼。令尊身体一向可好?”

“还好。”李敢素来不是话多的人,有礼回答道。

“令慈身体可好?”

“还好。”

“家里都好就好。我听说李老将军所守云中,风沙甚大?”

“……还好”

……

赵破奴礼节性的漫长寒暄在到达强弩校场时终于停止,饶得李敢耐心不错,也不由得暗松口气,欣慰地看着这位鹰击司马去忙活别的事情。

延伸阅读

霸剑神尊在线阅读第5节  http://www.m5525.cn/ykr9.shtml
君芷寒把剑刃交给了帝无邪后,只看见自己的师父右手托起一股黑色的火焰,嘴角微微上扬。王

真情假弟在线阅读惊叹的炽天使员工  http://www.m5525.cn/ggrc.shtml
不过震惊过后这些员工也发挥出了久违的实力,一个个开始平静下来。各部门主管开始控制场面

炎黄志在线阅读第9节  http://www.m5525.cn/akn7.shtml
因为简粒受到了来自小混混的威胁,简主任便成了女儿的专属护花使者,每天亲自接送她上下学

挽花离草第5章在线阅读  http://www.m5525.cn/y2bc.shtml
想着离奕铭远点,但到了晚上七点多,奕铭突然主动给他发了一条微信:“秋哥,你准备撤热搜

万界之嘴强王者在线阅读第8节  http://www.m5525.cn/aon8.shtml
秦初雨就默默的看着拿着麦克风,在台子上发光发热的顾无言。心里头默默想起了他和顾无言第

我是魔鬼吗她就是那滚刀肉  http://www.m5525.cn/a7tv.shtml
凌雪阁临着一片小湖,被丛丛芍药花包围着,到了冬日从窗户缝里冷浸浸往屋里抽风。梅怜宝用

都市:超神雕刻师之王侯将相,由我而定!  http://www.m5525.cn/dkra.shtml
如此霸道而炽热的狂言,听的众多黄巾热血沸腾的同时,也心惊胆颤。裴元绍霍然抬头。他死死

她媚惑众生[快穿]在线阅读第十节  http://www.m5525.cn/ui1i.shtml
“张爷爷,集市上都有什么啊?”坐在破旧的马车上江一平好奇地问张老头。那张老头坐在车辕

给渣受送终(快穿)在线阅读第4节  http://www.m5525.cn/g3p3.shtml
狂暴野狼,5级精英怪。攻击暴击的几率高达50%。目前玩家等级都还是1、2级,能杀5级

我有了师傅之后第2章在线阅读  http://www.m5525.cn/bqkr.shtml
第二十五章:倒蛋也捣蛋有吴伟的参与,不到十天,四伙儿东瀛人全部伏诛,林振波还享受了两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于是倾晨(GL)第9章在线阅读

    #9转职任务,蜘蛛巢穴!(求收藏,求花花~)陆言再次震惊。星际幼龙艾米丽见此,骄傲的昂起了自己的小脑袋。再转头,看着矿区周遭,不时还在游走的矿鼠。这时眼睛里,倒是里露出了一种跃跃欲试的神态。看着它这模样。陆言自然赶忙拉住了它,失笑道。“行了,艾米丽,虽然你很强,不过你等级还是太低了,咱们还是别去打这

  • 凹凸世界之荆棘之舞在线阅读重生

    姜明拿来各色的颜料,以烈酒代水,细细的调试。“啊~~~”谭玲儿口中发出阵阵惨叫,被剧烈的刺痛惊醒。感受着身上火辣辣的疼痛,她的心理充满了无穷无尽的恨意和怒火。从小到大她都没遭受过这样的屈辱和折磨。看着谭玲儿凄惨的模样,听着她凄惨的快要把喉咙都叫破的嘶吼,姜明心中非但没有半分的怜悯,反而自内心深处近乎

  • 断兵录在线阅读第四章

    成为一个成功的上市集团的老总,要有体察基层的良好觉悟。陈柯站在二楼楼道上,紧张地系了系领带。她看着眼前的玻璃门,深深地吐出一口气,然后果断的迈出了脚步,推开磨砂的玻璃门。正准备体恤基层,好好褒奖褒奖员工的陈柯看到眼前的场景愣住了。为什么一个个都拿着外卖盒站在过道两边啊喂,她记得魏海集团不是做电器的吗

  • 英雄联盟之艾欧尼亚的崛起第三章在线阅读

    且说林如海到了京城林府,经一夜休整,用过早饭后,刘丰便带着几个下人前来回话。如海问道:“如今这边家里田地有多少亩,佃户统共多少家?”刘丰答道:“回大爷话,当初太爷在时,在这边买了四百亩地,现如今庄上佃户统共三十户。”如海道:“地租几何,每年进项多少?”刘丰道:“太爷当年定下的规矩,收佃户们四成租,比

  • 最强超凡系统在线阅读第3节

    “49级,金狮子呢?”凌辰沉吟道:“还有白胡子也和罗杰差不多吧?”“宿主你错了,原本罗杰、白胡子与金狮子同为45级,但白胡子等人潜力已尽,而罗杰潜力是50级,不过没有时间让他成长了。”“实力和金狮子相当的罗杰,如今实力却高了一筹,拉夫德鲁果然有些东西啊。”凌辰蹙眉沉吟道。“我可以看下自己的属性面板吗

  • 七零红包群 [参赛作品]在线阅读末日进行中

    “哎呦。”此时飞扑在地上的虎子直接是哀嚎了起来。哀嚎的声音证明那一下摔得可不轻快。虽然高警官刚才看到王哲绊了他一下,但并没有说什么。周围人看到虎子的衰样心底里也是连连叫好,终于是有人能教训他来解愤了。虎子的嚣张劲已经被王哲给彻彻底底清理干净了。现在的虎子如同落汤鸡一般被周围的路人所耻笑。“虎哥,没事

  • [大唐+综]倾国倾城在线阅读第五节

    “看来只有使出那招了,本来想留着年后大比上再用的。”童博义轻叹一声,像是决定了什么。胥玉看久攻不下,手中长剑攻势愈加凌厉,他要的可不是耗尽对方真气获胜,而是实力上的碾压;反观童博义,在胥玉狂风暴雨般的攻势之下左支右绌,好几次都险些被长剑刺中,灰色劲装上被剑光划了好几道口子。“呵呵,师弟,我记得磐石剑

  • 都市:开局1000000亿福袋在线阅读第六节

    陆明站在人群中看着妹妹离开,看着人群散去,看着落日坠地。他不知道此次离开后,何年何月才能再次踏入这里。灵域到荒域的入口叫作荒灵之门,位于万道宗,妖灵宗和九岳宗三宗交界处,离九岳玄关并没有太长的距离。陆明到达荒灵之门时天色已晚,荒灵之门前的广场上,除了一队守卫的妖修外没有任何修士。荒灵之门由六大宗轮流

  • 都市之技能强行共享送鬼

    林百里心里有鬼,走进办公室脸色苍白,寸步不离我左右。我从肩上布袋子里取出两片已经干枯发黄的柳树叶,吹了口气,对林百里说道:“闭上眼睛。”林百里颤巍巍的闭上双眼,我将那两片柳树叶分别贴在他双眼眼皮之上,对他说可以睁眼了。林百里小心翼翼的慢慢睁开眼睛,一眼看到站在面前的小老头,吓得大喊一声拔腿又跑。我一

  • 化气归一在线阅读第9章

    “叮,恭喜玩家林宇完成了蔡琰的隐藏任务,获得永久时效的外挂奖励一次抽奖机会!”在林宇摆脱了洛阳城的守军追捕后,在其耳畔的陡然间响起一道悦耳动听的提示音出来了。“永久时效的外挂奖励抽奖机会,太好了!”林宇的心情有些激动。呼呼!接着,林宇深吸了一口气,平缓了一下心情。“叮,是否进行外挂抽奖?”“是!”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