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天豪一世在线阅读第2章

作者:冷漠 来源:飞卢小说网

好不容易得来的汤药就这么喂了土还泼了她一脸,这让勤劳节约(斤斤计较)从不浪费一针一线活了二十年的丁意心痛得表情都扭曲了。

败、家、子。

小小年纪就那么顽劣,反派们以后任性暴戾的性子,就是这么摔出来的!

丁意觉得有必要教训教训这不懂事的熊孩子,让他知道在革命困难年代,浪费是件多么可怕的事!

丁意心中油然生起了一股单亲老母亲般要收拾儿子的责任感,她冷静的抹了把脸,然后卷起衣袖,不由分说的把满目阴翳的未来大佬抡了过来。

‘啪’的一声——在稚嫩的翘臀上落下一巴掌。

小慕月时大概也没有想到,冰雕玉琢的小脸,白了又红,红了又青,一脸错愕又惊骇:“你……你竟敢、打我?”

你竟敢打我屁股!这句完整的话,惊怒之下居然也没说出来。

丁意冷酷无情的啪啪又盖了两巴掌,指着满地的碎片,悲愤道:“打你不应该吗?臭小子,你把熬了一晚上的药给摔了,我上哪去给你找退烧药?我们身上可是一毛钱都没有,你还敢摔碗,还敢摔碗!”

小慕月时脸色苍白如纸,眼睛血丝都是红的。

小魔头脱光的屁股传来火辣的疼痛感,连着愤怒一时竟盖过了他内心阴暗的暴戾,难以启齿的羞耻感瞬间化成邪火,一口恶气聚拢在胸口,竟硬生生呛得他喉咙堵着的那淤血,一下吐了出来!

慕月时冷不丁咳出了一口黑血。

不料,这一咳竟停不下来了。

“怎么了这是?”丁意脸色骤变,连忙把小家伙翻身抱好,接着手心摸到一滩黑血,简直吓懵了,惊慌道:“我下手也没那么重吧?还好吗还好吗?”

要命了!!

打个屁股批评两句就吐血,小-婊贝你要不要那么娇气!

‘歹毒后妈’丁意立刻怂了,此刻她内心是崩溃的,早知道大佬小时候那么脆,刚刚她肯定不会把魔爪伸到他屁股的!

可是现在后悔也晚了,丁意怕慕月时出事,就心急火燎的起身去问老妇人要药草。

这时,咳得满脸痛苦的小孩却是死死抓住了丁意的衣袖,似咬牙切齿的挤出两个字:“不、行。”

丁意急得不行,道:“都什么时候了,祖宗您别闹了,乖乖躺好!”

可是慕月时仍旧没松手,咳得撕心裂肺,小手却怎么都不松开,甚至用力过猛,指甲直接把丁意的手臂给抓破流血了!

“嗞——”丁意疼得冷汗险些都下来了,这手指是刀子做的吧?

结果她顺着视线往下,就看到了小孩儿把她手臂抓破的手指,上面的小小的指甲,竟然是黑色的!白嫩的小手指上黑甲仿佛正克制又兴奋的撕扯血肉,鬼气森然又妖异。

丁意怔住了,暗暗吸了一口气。

是了。

她怎么忘了这茬?

在《魔帝》这本书设定里,慕月时不是对心上人求而不得黑化后才彻底化身恶魔的,他之所以表现得那么血腥变态,除了因爱生恨之外,还因为他本身就是个血统纯正、货真价实的魔头!

书中对慕月时幼年时描写几乎没有,作者寥寥几句道出这位落难的魔族少主有过痛苦黑暗的童年,交代了他濒死时被女主救活轰然动了心,才有了各种纠缠算计的戏份,可关于他少时到底经历过什么,也就没有了。

而等他正式出现的时候,已经是个黑化后,强大到几乎可以干翻男主的反派boss了。

所以,丁意现在接触的慕月时,走的完全是空白剧情。

所谓空白,就是说她在慕月时平安无事长大之前,完全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就像现在,小小只的慕月时又是逃亡又是吐血的,根本就在丁意的意料之外。

她惊慌失措的拍着慕月时小小的后背,又摸了摸他的额头,心急如焚道:“很疼吗?还是很难受?乖了乖了,你先忍忍,我去煎退烧药。”

她隐约记得,那就是魔族重伤重创后,会渐渐维持不住人形,身上或多或少会泄露魔性,估计现在慕月时就是了。

慕月时把手攫得死紧,喘气都是断开的,“那种东西、没用。”

“喝不喝,我都会死的。”紧绷绷的语气,突然就哽咽了。

小孩儿缓缓抬起头,冰雕玉琢的圆脸仿佛笼罩着一层妖异的魔气,眸色赤红染至眼尾,眉心滴血般嫣红的印记若隐若现,虚弱的眼神透着浓浓的不安。

漂亮得诡异。

这一眼看得丁意差点飙血,萌死人不偿命,还是小不点的大佬魔化,真的好可爱好漂亮啊啊我的妈!!要老命了要老命了。

这时候,突然冒出来的系统冷不丁的开口:宿主是快没命了,目标身上恶灵咒发作,不快离开这里,你们活不过今晚。

没由来的,机械音再发死亡预告,丁意整个人都傻了:什么意思?

接着,她脑子就出现了一栏加粗的红字简介:枯骨竹。

丁意眼皮猛地一跳,下意识去看奄奄一息的大佬,结果就毫不意外的对上了小孩儿不做挣扎、死气沉沉的眼。

慕月时面无血色,阴沉的吐出一句:“来了,它在门口。”

丁意笑容僵掉,觉得后背瞬间爬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她强作镇定,转身疯狂扣系统:系统系统!你怎么把我送到妖怪的地盘上来了?我们一点武力值都没有,你这是要我抱着大大送死吗!!

【您好,系统进入离线状态。温馨提醒:您的求助技能已清空,寻求帮助请先购买技能哦。】

丁意简直难以置信,这冷血无情的系统,把她坑到狼窝见死不救,你良心被狗吃了吗!

然而她吐槽破骂也没用,因为她已经被困死了,头顶的生命血条在哭泣,毫无后路可退。

这时,外面‘扣扣扣’响起了敲门声。

门外那道沙哑难听的声音传来,混着雨声,听起来滋滋啦啦的,“小姑娘,你怎么把门锁了?”

丁意全身的紧绷了起来,她睁大眼睛望着门外,牙齿都在打颤。

不知道系统刚才偷偷摸摸是给她安装了什么作弊小工具,现在她睁着眼看,就能隔着门外面的怪物看得一清二楚。

此时敲门的,哪里是什么寡言少语心地善良的老人家?那是一具冒着绿色鬼光的骷髅,正倒趴在门上,没有眼珠子的头,诡异地往屋子里面伸呢!

妈妈好吓人!好恶心!!!

许久听不到回音,枯骨竹也察觉到不对劲了!于是杀意顿显,也不装模作样演戏了!

“敬酒不吃吃罚酒!臭丫头!快把那小魔物交出来!不然我就生嚼了你的头颅!”不愧叫枯骨竹,爱吃骨头的属性癖好都明确得很。

所以这心机老妖怪送来的药肯定不是好东西!说不定是加了料的玩意,是想把他们都弄成大小两盘酱骨头!

丁意心里直爆粗,只能用尽全力去推重木柜子,想办法堵住门。

门是堵上了,但她心底是没数的,因为这妖物发现动不了门,就随时都能劈了这竹屋从某个地方闯进来!

丁意急得满头大汗,用系统给她安装的低配X光照妖辐射眼,惊恐无比的看着盘旋在外面杀意汹汹的骷髅窜来窜去!

手无寸铁,被吃掉是迟早的事!

毫无降妖驱鬼能力的丁意想哭,超级想哭!

这时候,面如死灰的慕月时不知为何,跌跌撞撞的爬下地,死死抱住她的大腿。

小孩的脸蛋、衣领上全是血渍,听着外面惊骇的动静,沉默着,颤抖着。

丁意这会儿神经绷得紧紧的,被慕月时抱得死紧也感觉不到疼了,只能抖着声音极力安抚:“不要怕,我一定会保护你的。”

砰!砰!!锋利的刀刃从门缝捅了进来,丁意腿差点就软了。

不好,这妖怪是杀急了眼,拖不下去了。

于是她心急火燎扣系统,什么脸都不要了:系统大人系统爸爸!我顶不住了!您真的不能见死不救吧?您老赏给我的挂根本没用啊!我光能看见骷髅,也保不了小命啊。求罩!!

……系统似乎忍无可忍:你都能看到骷髅了,就不能看看别的东西?!

丁咸鱼毫无求知欲的摇头。

系统仿佛是心塞了片刻,然后咬牙:枯骨竹从别的地方进不来,这屋子有镇压妖魔的符印。

丁意愣了愣,而此时小慕月时突然伸手,指了指左边窗叶下放被雨打湿的黄符。

“那个东西……快没用了。”小孩故意冷漠的声音,细而弱。

丁意抬眼望去,就看到了泛着黯淡金光的符印,心中顿时狂喜不已,想抱住小魔头狂亲,大佬好眼力!这玩意儿可是货真价实的救命符啊!

丁意二话不说,立刻伸手撕下符纸,慕月时猛地抬头,面色苍白。

丁意也没空解释了,她用后背顶住门,大声催促道:“从窗户跳出去!快跑!”

此时的小慕月时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他整个人就被扔了出去……

冷雨打湿了他脸颊,体内撕心裂肺的痛意平息了不少,他气若游丝的躺在地上,泛着猩红的眸子,死死的盯着打斗激烈的竹屋。

那个蠢女人是傻子吗!

凭一张淋了半湿的符,怎么可能打得倒那妖物?

慕月时内息不稳,带着惊惧和不安,他的心一片焦灼。

怎么办。

她……会不会死在里面?

延伸阅读

伊伊吖吖加盟  http://www.honeysuckle-wedding.com/n0eb.shtml
伊伊吖吖全景画总部是相框、画框、画片、框条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

茶生缘茶业加盟  http://www.honeysuckle-wedding.com/j3y.shtml
现在人都讲究养生,而且很多人也都知道茶中含有茶多酚,食之具有很好的养生功效,因此大众

香港艾妮加盟  http://www.honeysuckle-wedding.com/6wmy.shtml
香港艾妮简介菏泽开发区隆杰婴幼儿用品经营部经过几年的发展壮大和精益求精的专业、专注、

兔儿加盟  http://www.honeysuckle-wedding.com/x9ad.shtml
兔儿床上用品经销批发的床罩、床笠、床裙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

中晖珠宝加盟  http://www.honeysuckle-wedding.com/swny.shtml
香港中晖珠宝集团有限公司成立于20世纪中,是一家实力雄厚的珠宝集团,已先后在中国香港

和谐光加盟  http://www.honeysuckle-wedding.com/xbrx.shtml
和谐光灯饰是浙江和谐光催化科技有限公司(原绍兴和谐光催化科技有限公司)的产品,其公司

卡尔康尼节油器加盟  http://www.honeysuckle-wedding.com/hhx.shtml
卡尔康尼节油器专业致力于为中国及亚太地区机动车提供高科技节能减排产品和技术,积极推动

蓬开加盟  http://www.honeysuckle-wedding.com/nr07.shtml
蓬开纸袋是苍南县龙港蓬开纸塑制品厂旗下产品,总部是一家生产加工纸盒的厂家,拥有完整、

燕宇加盟  http://www.honeysuckle-wedding.com/x8wu.shtml
燕宇工业机器人坐落于我国社会经济和科学技术发展活力的地区之一河北省秦皇岛市。公司拥有

欧米粒加盟  http://www.honeysuckle-wedding.com/n0f2.shtml
欧米粒卫浴一直致力于卫浴产品的研发、设计,为广大的顾客提供了各种出众的卫浴设备。科技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三生三世 情染红豆之装逼的斯塔克

    “是你们刚刚在我的后院打架的?你们必须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要不然我保证你们绝对不能安稳的离开我这个别墅。”凌峰很是不满的对把他家别墅后院打的满地狼藉的查尔斯教授道。“是这样的凌峰先生,我们是来帮助你的,把你的后院打的这样也并不是我们的本意,对此我们深感抱歉,在这里我们由衷的对你表示歉意,但是这次万磁

  • [欢乐颂]如何嫁给赵老司(医)机(生)[琅琊榜]第4章在线阅读

    “音乐可以触景生情,也可以改变心情”“活的久了,就觉得所有音乐,都在唱自己”“换种类型的歌,有时是件好事,有时却会发现,还是原来的好”“那就跟随你的心吧,因为那里是一片芳草,万里无云”《音乐之谜》.陈诺-2019.4.13-大学生活和顾言想象中的没什么出入,除了易烊千玺不按他计划中的套路出牌,一切都

  • 玄幻:我能看见经验值在线阅读第6章

    从时间城拿来的办法还是有点用处的,以素续缘和洛怀瑾之间的联系作为定位,“只是闲得无聊”的天地归非常顺利的找到了洛怀瑾现居地——的山脚下。还带着一个拖油瓶。素·拖油瓶·续缘:“前辈,无瑕就在这里吗?”“按照卦象来说了,是这样没错。”天地归幽幽的看了他一眼,居然还没站稳就开始问绮罗的事?天地归觉得自己应

  • 三国之雄霸天下在线阅读第三节

    一早闹钟响起,连忙掀开被子起床洗漱,整理完后瞧了眼时间,还算快的拿起放在房间里的书包带上耳机出门,楼下前面包子店的香味让人肚子馋,今天挺多人排队,温心排了大概十分钟的队买了两份早点,在上学的第一个路口等着程砚的出现,一个骑车的少年盯着凌乱的头发冲了过来稳稳当当停在面前,像是默契一般,两人不说话,温心

  • 千金填房在线阅读第七节

    “够了,智狐。一切该结束了!”李显哲显然早就洞彻了宁凯的想法。“就别在我的面前玩弄你的小聪明了!我知道你们在拖延时间,知道你们在启动星球毁灭装置,也知道你们开启了暗物质能量发射塔的定时自爆。可你们对于地级的力量层次实在太不了解了,这是一个你们无法想象的存在。”“早在三天前,我们几个老家伙就到了萨库星

  • 殊途同归(穗禾和润玉)猎杀王兽

    王兽,异兽森林的王者,异兽森林之所以这么危险,就是因为王兽的存在。杨戟听到后,不由大惊,猎杀王兽,普通商队遇到王兽都绕远而行之,可这风云商队竟然要猎杀它。带着疑问,杨戟问:”敢问陈兄想如何猎杀这王兽?”听到杨戟的发问,陈氏兄弟则是一脸自信,全然没有紧张感,好似一定会成功。“哈哈,杨兄莫急”“办法是肯

  • 专治各种不服在线阅读第5章

    第二天午后,狼德饥渴交迫,加上伤口失血过多,一阵昏迷,摔下了马背。要不是正在附近捡粪的月里朵发现了已经奄奄一息的狼德,将他救回自家营地。狼德苏醒以后,千恩万谢。要不是月里朵及时将狼德救回,狼德早就成了野狼的美餐。从此,狼德成了匀德实的家庭成员。细问之下才知道,狼德的父亲竟然是匀德实的堂叔,论辈分,匀

  • 天命三国之燃烧的怒火

    “别!我要淹死了!咳咳~”接着,女孩便是拼命的咳嗽。一阵闹腾,等女孩平静下来,余改才上前问道:“你怎么在这?发生了什么?”女孩没作回答,回想了好一阵,却惊恐的反问余改,“你!你没对我做什么吧?“大姐,麻烦有点自知之明好不好?就你这样的,你没求我对你做什么已经是万幸了!”余改无力吐槽,继续耐着性子。“

  • 宣生六记之上古遗密第七章在线阅读

    “秦采女。”秦翩翩刚用完晚膳,瞧见张显能进来,立刻起身。“张总管,有何吩咐?”她放下碗筷,心里想着必定是皇上记起给她封赏了。这都一个白天过去了,封赏依然没到,她都许诺给小宫女金*子了,结果大话说出去,屁都没瞧见。“吩咐不敢当,是皇上让老奴来问候几句。秦采女今儿睡足了?”对于张显能这种问题,秦翩翩有些

  • 救了一堆大佬后,我富了[系统]第1章在线阅读

    飞机冲破云层,地上的建筑逐渐清晰,宋妤芷有些胸口发闷,她轻轻地按在胸口上,感觉自己的心脏跳动得有些剧烈。姜宇见她脸色似乎有些不好,担忧地问道:“没事吧?是不是身体有哪里不舒服?”宋妤芷摇了摇头,她只是有些紧张。算一算,她已经离开了快有5年的时间了,也不知道这里的人和事有没有变化,都变了多少,“或许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