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猎妖精灵在线阅读第9章

作者:鬼面书生 来源:纵横中文网

“狗日的畜生,光天化日之下居然敢如此胆大妄为!”韩远边说着又一记老拳挥到了简振武的眼睛上。

顿时,简振武就眼冒金星,眼角立刻就肿了起来!

等他抬头看清楚来人是人力资源部的韩远时,惊愕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他咬牙切齿地捂着脸瞪着韩远:“草,你管的哪门子闲事儿?和你有关系吗?”

“和我没关系,但是和她有关系!你个畜生!”韩远大骂道,挥起拳头又要往简振武的脸上打去。

简振武已经尝了两记老拳,脸肿得火辣辣地疼!

韩远一挥拳头,他就吓得往后面一躲——

没用的东西!韩远在心里骂道:“下次再敢调戏她,老子阉了你!滚!”

简振武捂着脸,带着满腔的愤怒走了。

就在韩远英雄救美的时候,阿蓝正好从隔壁包间敬完酒出来,目睹了整个过程。

简振武跑出来的时候,她顺道进了对面包房,全当这一切没有发生过。

但是,那个高大英俊满身带着军人英气的男人韩远更深地留在了她的脑海里。

韩远,果然是个不一般的男人!

房间里,林甜吓得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韩远走过去,拍了拍她的肩膀,扶她起来安慰道:“没事儿了,以后千万不要跟这畜生单独接触——”

“我——我没想到他是这样的人——下午我把这周写的一篇报道修改好送给简、简、主任看,他就说晚上一起吃饭,慢慢来讨论这个稿子,我、我就答应了——”林甜瑟缩着说,“谢谢你,韩大哥——”

“畜生——”韩远心里骂道。

早就听说简振武人品不好,没想到不好到了这个程度,居然这么公然对年轻的女记者下手。

“幸好遇到了你——”林甜说道,眼神里满是惧怕。

她都不敢想象,如果不是韩远及时出现,她该如何招架简振武这个畜生。

韩远叹了口气,说:“好了,没事儿了,回去吧!今晚的事情,不要声张,以后千万小心简振武——”

林甜害怕地点点头。她担心以后简振武会处处刁难她,不给她发稿,集团有规定,只要三个月完不成上稿任务,她就得自动卷铺盖走人。

“我、我怕他以后——”林甜把后面半句话给咽了回去。

“别怕,海州报业这么大,简振武算个什么角色?还没到他一手遮天的时候——”韩远说道,“大不了不干,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别怕!”

林甜依旧弱弱地点点头,但是,她心里还是很担心。

这是她的第一份工作,才干了不到一年,尚未出成绩,她不想就这样失去。

她只是一个小记者,在集团里太多人能够左右她这个小记者的命运了。

就是简振武这样一个主任,都能分分钟置她于死地!

林甜背上包往外走,背影是那么瘦弱无助。

韩远知道林甜害怕,这个时候让她一个人回去,她心里更害怕,指不定躲到哪个角落里去哭呢!

“林甜,你等会儿,我开车送你——”韩远马上说道。

林甜感激地看着韩远,点了点头。

韩远回去和马新军他们打了个招呼,很快就来到了酒店大门口,和林甜一起往停车场走去。

“谢谢你,韩大哥——”林甜再次感激地说道。

她觉得韩远就是她的救星,几次都是在最她需要帮助的时候及时地出现她身边。

还有什么比这个更让她感动的呢?

“不客气,谁见了都会这么做——”韩远说道。

“那可不一定——”林甜说,“现在很多人都不愿意多管闲事!”

“我不会,就算我不认识你,今天我一样会出手,因为这不是人干的事儿!”韩远愤然道,“是个男人都不能容忍!”

林甜再次感激地看着韩远。

军人出身的韩远,确实是身手不凡,刚刚那两记拳头挥得真是太利索太帅了。

“住哪儿?我送你回去——”韩远说道。

“我——我想去走走——”林甜说道,“韩大哥,你要是有事儿你先回吧,我一个人去江边走走——”

韩远抬起手看了看时间,已经九点半了,这么晚让一个人女孩子单独到江边去,那可又是一件危险的事儿。

不过,他理解林甜,心里还有阴影呢,想排遣一下也是正常的。

“好,我陪你去——走一会儿咱就回去——”韩远说道。

林甜点点头,感激地看着韩远。

于是,两人一起上了车。韩远发动车子,往江边开去——

为了让林甜放松点儿,韩远打开了车载音响。

里面传来非常柔美舒缓动情好听的萨克斯独奏曲——《回家》。

这是韩远最喜欢听的曲子。

从军二十几年,他一直盼着回家,回到父母身边,共享天伦之乐。

“喜欢这首曲子吗?”韩远问道。

林甜点点头,没有说话。

这也是她很喜欢的一首轻音乐,只不过她一个人不敢听,因为这曲子让她觉得有点儿忧伤,有时候听着听着她会有流泪的感觉。

韩远见她没回答,侧过头看了看,发现她眸子里居然有晶莹的东西在闪烁。

也是个多愁善感的小姑娘。韩远没有再说话,专心开车。

车子很快就到了滨江大道。

这是海州人休闲的好地方。

清澈的海河横贯整个海州市,向南流入太平洋。海河是海西省唯一没有被污染的河流,水质是国家一级标准的好水。

海河两岸是滨江公园,沿江保留了很多古老的榕树和木棉树,后来又增加了很多绿色灌木,修剪成各种美丽的造型,并且种上了进口草坪。

榕树巨大的树冠遮天蔽日,加上绿油油的草坪,各色花卉的点缀,滨江两岸美不胜收。

无论白天还是晚上,这儿都人头孱动。

韩远和林甜来到了江边。

江风习习,无比惬意。

沿江路上,一对对情侣、老夫妻,还有三口之家正在悠闲漫步。

看到一对小夫妻牵着儿子的小手走过来,韩远不由得投去羡慕的目光。

来到海州后,他们一家三口没有这样出来漫步。他是多么渴望自己的小家也能有这样幸福的时刻。

林甜的心情还是有点儿忧郁,简振武那可恶的模样依然在她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发生这样的事情,她觉得自己今后要想不穿小鞋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了。

林甜默默地走着,眼睛看着江面出神。

“还在想那事儿?”韩远靠在栏杆上问道。

林甜苦笑了一下,叹了口气。

“别当回事儿,简振武他不敢怎么样!”韩远故作轻松地说道,“了不起不在他手下干了,你可以要求调到都市报或者是信息那边,简振武就不是你的领导——”

林甜苦涩地笑了笑。

她觉得没那么简单,按简振武的人品,说不定这会儿早就在到处黑她了,可能也在黑韩远。再说了,海州报业集团人才济济,不是她想去哪儿就能去哪儿。

“韩大哥,恶人先告状,我怕他会说一些对你不利的话——”林甜说道。

“呵呵,我怕他个球——”韩远笑道,“刚才应该把他狗日的丑恶嘴脸给拍下来!他娘的!他要是敢恶人先告状,老子饶不了他!”

“对不起韩大哥,我的事儿给您惹麻烦了!”林甜惭愧地说道。

韩远对她的帮助很大,不仅让她进了海州日报,还给她提供了一个很有价值的新闻线索,因为这条新闻,林甜进来不到一年就得到了海州日报的好新闻奖,这是很不容易的。

“没事儿,这叫什么麻烦?”韩远笑道,“我这人有个习惯,喜欢多管闲事儿——”

林甜被韩远的表情给逗乐了。

两人并肩往前走。

走过这棵旁逸斜出的大榕树,韩远在前面发现了一高一矮两个熟悉的身影——

谷妍牵着儿子的手正朝着他走来!

他一时间惊喜得说不出话来!

愣了片刻,他快步往前走去,高兴地说道:“妍妍,你怎么来了?”

“爸爸——”泓儿看到他高兴地喊道,要奔向韩远的怀抱。

韩远刚想抱起儿子,没想到谷妍顺势一拉,把韩泓拉到了她的身后。

“我不能来?”谷妍的脸冷得像一把刀,灯光下发出了寒冷的光。

“你这什么话?”韩远笑道,“我是说你要来可以给我打电话,我去接你们!”

“没想到是吧?又破坏了你们的好事儿?”谷妍死死地盯着站在韩远身后的林甜,目光就像一把利剑。

这回是亲眼所见了!居然带着这个小妖精在大庭广众之下漫步!韩远啊韩远,你是全然不顾了!

韩远下意识地往后看了一眼,发现林甜呆愣在那儿,神情很尴尬。

“妍妍,你误会了!我们——”

“你们——是啊,你们!”谷妍咬牙切齿地看着韩远,“你们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你们时时刻刻都在一起,你们已经形影不离!你们还想怎样?啊?”

谷妍的咆哮很快就引来了很多围观者,路过的人都驻足观望,有的在窃笑,有的在摇头。

不用说,大家都把这当好戏看,原配和小三撕逼的故事,每天都在上演各种版本。

“韩大哥,对不起,我先走了!”林甜的脸色煞白,她根本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一幕!

谷妍刚才那几句话,就像是直接剥光了她的衣服,扇了她几个大耳光,让她简直无地自容!

可是,她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她和韩大哥什么事儿都没有啊!他的妻子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呢?

可她有口莫辩,这样的场合,绝对不是讲理的地方。

来不及多想,她急匆匆地消失在人群里。

谷妍的目光一直盯着林甜的背影,恶狠狠地说道:“刚才我真应该冲上去抓花她的脸!不要脸的东西!”

延伸阅读

穿越之福星高照在线阅读第2章  http://www.sisie.cn/bzde.shtml
“公子,”秦晋独自站在院中一丛月季前面,盛夏的日子,烈日灼得月季花也垂萎枯槁了。贵叔

老子无所畏惧[快穿]第4章在线阅读  http://www.sisie.cn/xhos.shtml
殿堂深深,随风飘浮的赤色幔帐如同一场血色的梦境。玳凌径直穿过帐幔,直到最后一层前方才

反派抱我大腿(快穿)在线阅读第7节  http://www.sisie.cn/gtqg.shtml
李克度过了他在异国他乡的第一个夜晚。仰望星空,没有一丝乌云,浩瀚的星空尽收眼底,一颗

长乐玄帝在线阅读第1章  http://www.sisie.cn/6ygg.shtml
黑夜遮天,九月横空。元冥穿好背尸的专属黑色棺服,拿好镇棺锁链站在九狱传送大阵上,面无

末世穿六零之婚礼  http://www.sisie.cn/bm8x.shtml
仁王的婚礼是在户外进行,婚礼开始后龙崎樱乃跟着越前龙马坐到了中间部分,青学网球部其他

左脸也要亲亲在线阅读第10节  http://www.sisie.cn/pw1u.shtml
真是冤家路窄。许栩眼皮都没抬一下,她不想当着南渚的面大开杀戒。食堂门口人多眼杂,她也

租个公主当夫人在线阅读第七节  http://www.sisie.cn/a09c.shtml
——要清空自己的大脑,还是让黑魔王看看其它无关紧要的记忆?别傻了,黑魔王好歹也是位顶

六零时光美如画在线阅读第五节  http://www.sisie.cn/xpk4.shtml
“小轩坊。”张山英低喃,目送林一凡消失在了长街的尽头。“这世上竟真有鬼...而且,还

漫威之恶魔入侵之躲进柜子里(8)  http://www.sisie.cn/sryi.shtml
生死攸关,也没有任何比宁北说的更好的方法,叶轻只迟疑了一瞬间后就照着他的交代躲进了柜

谁碎了我的梦第10章在线阅读  http://www.sisie.cn/ybce.shtml
玉儿慌忙说道,“二小姐,夫人下了命令不准您踏出这个房门一步,您……”今日,无论如何都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心中的末世第二章在线阅读

    华盛顿州西北的奥林匹克半岛上,有一座名叫福克斯的小镇,那里几乎常年笼罩着乌云。这个微不足道的小镇上的雨水比美利坚的任何地方都要多。贝拉坐在西雅图飞往天使港的飞机上,不断为自己打气,越靠近天使港她就越紧张,她不是害怕坐飞机,只不过是有点担心。从凤凰城到西雅图要飞四个小时,然后在西雅图换乘小飞机往北飞一

  • 双锋无极之阡阡的心上人

    “阡阡,你,你听我解释啊!”一位长发飘飘的儒雅少年正有些焦急地在楼梯上追赶某人,笔挺修长,给人一种自然的翩翩风度,最特别的还是那双淡紫的眼眸,像神秘的宝石,又如深邃的大海,梦幻而又闪烁。阡阡一身医护服,忍无可忍地转过头,“全大少爷,如果您还嫌这不够乱的话,大可在这瞎吼瞎闹,但是请您别再打扰我工作好么

  • 我嫁了个假和尚之一场行动

    天因国,这一直都是一个繁华而强大的国家,只不过,最近天因国的皇上,周文风却是担心这一件事情。那就是先皇所恩赐下去的定国珠,有一日他翻查书籍,上面记录着原来先皇所留下的一枚定国珠隐藏着千古的大秘密,关系着国家的生事。这一来便是让他担心,当下就让了朝上重臣孙千贵前去寻找定国珠的下落。在天因国之中,一股暗

  • 风水师报君知之背叛(8)

    第二天一早,神乐醒来时环顾了下房间,枯叶蝶还没回来,看来事情还没什么进展。少女稍作洗漱,换上了一件轻便的青底和服上衣,长长的袖子垂到大腿处,背后依旧是乙羽族的纹样;下/身则穿着深棕色的伊贺袴,长长的黑发在身后编成麻花辫,手上戴着露指的黑色手套。如果不仔细观察,所有人都会把她当成一个普通的小姑娘。待到

  • 南来北往第6章在线阅读

    “是真的,这是我工作以来,取得的最大成功,你带的好运,是我的幸运男,我们可以相处一下。”既然相处,罗伟毅也就较真儿,反正相处不好,还可以分手的。第一次约会,既然有了两万元奖金,那就去吃顿西餐。坐上何晓雅的宝马车,两人去了南清市著名的“飞儿西餐厅”。这年头,吃西餐的并不多,主要还是不习惯,不如中餐。要

  • 守护甜心之恋空密语救美的男神

    第三章其实这次聚会也就是挺长时间没见,几个人插科打诨一番,屁事没有,甚至酒都没开一瓶。晚上九点多就散伙了,因为秦正阳在不拍戏的时候生活很规律,零点前必须上床,就算不睡也想躺在床上。秦正阳的车卖了,就让齐然把他送了回去,他现在住的地方是新租的,是一个老区最高的房子才四层,环境倒是不错,就是位置有点偏,

  • 综英美 一条被迫拯救世界的龙在线阅读第四章

    我的话刚喊完,那个感染体就跑了起来,房间本来就没多大,它跑起来的速度跟正常人又相差无几,几乎片刻就冲到了助理身前,如恶狗扑食一样就扑了上去,感染的人嘴巴变得格外的大,几乎都快咧到耳根了,跟恶狗一样还流着涎水,一口向着助理脖颈咬了过去。助理在这危机关头,出于**本能地抬起手臂死死地卡住了感染体的脖子。

  • 影视:开局A计划之第十章

    独自留在房间里的此方,忍不住打量起总司的房间来,虽然已经在梦中见过很多次,他甚至知道总司的贴身衣物放在左边第三个柜子里,新选组标志性的浅葱色羽织单独被挂了起来,连同软甲一起。和冲田总司这个人的性格相比,这个房间简单地有些无趣了,什么都整整齐齐地,让人连探究的欲望都没有。薄叶此方干坐着实在无聊,从靠在

  • 炮灰女配追星录之魂元阴毒

    那灰影怀抱墨云,立定身形,众人看见是一个宽肩阔背的中年男子。那女子自地上爬起来,带着几分哭腔冲那中年男子道:“本明,你可回来了。”说着,奔至那中年男子身边,将他怀里的墨云抱到自己手上。她将墨云上上下下打量一番,见他身上并无伤痕,不由地大松一口气。刀疤挥手指那中年男子道:“墨本明,你今年的保境税欠了一

  • 乾坤无敌第二章在线阅读

    侍郎府腊月三十府上的各处环廊都挂上了喜庆的红灯笼,外头响个不停的爆竹声响,远处还传来孩童玩闹的声音。惊蛰楼前的环廊之内,两个丫鬟正站在梯子上往环廊挂灯笼。冬萤将灯笼系好,顺了一把下头的穗儿,垂头往下喊道:“我系完了,你帮我把着,我要下来了。”秋禾扬着头,说了一声好,便把稳了梯子,等冬萤跳了下来,才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