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综主刀乱]粟田口大佬六十芳辰

作者:精分酱 来源:晋江文学城

滕蜀芹从卧室出来已经穿戴整齐。她目不斜视地直接朝大门走去。

还在厨房收拾的老唐探头看滕蜀芹的打扮,知道她不是去什么绝食中心,而很可能是去逛街或者,去美容院做按摩和经络排毒什么的。

听到关门声。老唐来到客厅,找到抽屉里的小本子,准备给美容院打电话。这是大女儿唐云晖的主意,让父母把经常去的地方的电话都留下来,以备不时之需。

老唐拿起电话,想想不对,这人刚出门,哪有这么快就到美容院的?他拨通了滕蜀芹的妹妹滕蜀玉的电话。

滕蜀玉正在滕派柔嘉酒店的游泳池游泳,看到服务生对她摆手,指着座位上的手机,她露出头来。服务生道:滕老师,您的手机响了。滕蜀玉忙爬出泳池来接电话。

老唐说,蜀玉啊,你在家吗?你阿姐刚出门了,不知道是往你家去了还是往美容院去了。我跟你说啊,她是生气走的。

类似的电话滕蜀玉以前也接到过几个,于是她说,别急,姐夫,我现在就给阿姐打电话,然后告诉你。

滕蜀玉挂断了姐夫的电话,忙给滕蜀芹打电话,心里琢磨着阿姐今天是为什么。

电话响了无数声,终于等来了那个声音: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

滕蜀玉正想着阿姐是不是往她家去了,自己要不要穿上衣服马上回家,滕蜀芹的电话打进来了。

滕蜀芹说她在出租车上,正往滕蜀玉家去呢。滕蜀玉忙说阿姐你到滕派来吧,我刚在游泳。等你过来了,我也冲好了淋浴,咱们俩在行政楼层酒廊喝茶吃东西。

滕蜀玉家的小区和滕派在一个方向上,于是滕蜀芹就直接到滕派来了。

姐妹俩见了面,滕蜀玉也不管阿姐的脸阴的像要下雨,先笑了:阿姐,看来姐夫是了解你的,他打电话说你可能是去我家了。

滕蜀芹道:他了解我,倒是我不了解他了。家里那三个姓唐的我都不了解,我成了那个家唯一的聋子和瞎子。我这还一心一意地张罗着要过生日请朋友给她们介绍对象呢。

于是滕蜀芹就把自己和老唐的对话从头至尾地跟自己的妹妹说了,然后又道:老唐说阿隽前后交了五个男朋友,有一个海军军官,还有一个是西班牙大使的儿子,她在伦敦的时候搞上的。你说说她是不是要作上天了啊?我就没听说过谁家的姑娘交了五个男朋友的。。。还有,阿云还在跟那个道貌岸然的赵元彬藕断丝连,我还以为他们去年就断了呢。我简直要被她们气死了,真想现在就掐死那两个姑娘。

滕蜀玉道:太晚了,阿姐。如今别说掐死她们,恐怕说几句难听话都不行。你以为呢,你以为像我们小的时候,父亲的话就是军令、圣旨?当然了,当年阿姐在自己的婚姻大事上敢违抗父命,我当时也真的是给你惊着了。。。哎,不说了。

滕蜀芹道:其实我后来也知错后悔了。儿女啊,还得听父母的,他们到底比我们看得远。

滕蜀玉说过去的事情不说也罢,如今倒是先要把眼前的事情办了。她再次跟阿姐重申了过生日的必要性。她还说,其实孩子们也在潜移默化地学我们的生活态度。

滕蜀玉没有直说,但她一直认为两个外甥女都过了30 还不结婚,多少都是受到姐姐和姐夫执拗性格和生活态度的影响。

她还说,不过生日看似小事,但生活就少了一种仪式感,什么仪式也没有,日子就会越过越没意思。她说等年底她自己过生日,也要好好摆个生日宴。

自打老唐暴露了姑娘们的秘密,滕蜀芹十分泄气,她不再总想着过生日是为了呼朋唤友给姑娘们介绍对象了。不过,想到妹妹滕蜀玉那番话,她觉得这生日还是要过。

其实,滕蜀玉这样做不是为了别的,是因为前些日子外甥女阿云跟她商量,让她帮助劝劝姆妈。阿云说她这几年她常常参加同学和朋友父母的生日宴,而自己的父母从来不正式过生日,她总感觉有些不安。今年姆妈59岁生日,按照过单不过双的习俗是大生日,也就是说得像过60大寿那样过。如果姆妈今年也像往年那样不过生日,无论从哪方面都说不过去。

滕蜀芹和滕蜀玉姐妹俩喝了茶,吃了点心,说了话。回到房间又说了话,吃了午饭,睡了午觉。等滕蜀芹离开滕派回家的时候,气早已经消了一大半。当然还有一小半,那是她留给老唐的,准备看情况斟酌释放。总不能一早晨生气走了,晚上回到家就喜气洋洋吧?

一般来说,唐家的两个姑娘周末也不回来。滕蜀芹常常埋怨阿隽和阿云过周末就像过星期八,心里根本没有这个家。老唐说我要是她们也不回来:受不了你唠叨,不如躲在外面落得耳根子清净。

今天傍晚,唐云晖回来了,因为老爸给她打了电话。她听说老妈要摆生日宴心中欢喜,心想到底是姨娘的话管用。

唐云晖先跟老妈确认了她要摆生日宴的想法,又道:往年依着您也就算了,今年母亲隆重华诞,岂有不贺之理?若不然的话,外人还以为爸妈养了两个不孝之女,父母这个年龄了,都不张罗给他们过生日。

老唐也跟着溜缝说六十大寿是要庆祝一个花甲。六十芳辰只有一次,你可不能马虎哦。

滕蜀芹道:芳辰?天下竟然有六十岁的芳辰?

老唐道:当然喽。当年慈禧太后为了六十芳辰,动用了户部本来打算拨给北洋水师的银子,重修了颐和园呢。

滕蜀芹瞪眼道:你可别跟我提那个祸国殃民的老卖国贼,你要是提她,我这生日还真就不过了。

老唐忙道:好好好,不提她,卖国贼怎么能跟你比? 又对唐云晖道:阿云,那你就张罗吧。

唐云晖正在看他们老两口打嘴仗的热闹,听到老爸这么说,道:好啊。妈,那咱可就说好了,回头你和爸把请客的清单拉出来,我照单给您安排。

滕蜀芹道:照说你们的话是劝不动我的。今年我动了心想过生日,是因为前两天蜀玉给我讲了那个故事,又跟我说了那一番话。

唐云晖对父亲挤眉弄眼,说:爸您看吧,咱们在这好话说过一马车也都是瞎子点灯白费蜡,姨娘那里只要轻轻地吐一口气就比那圣旨还灵验。

其实,如果滕蜀芹在家里不总是颐指气使的话,这一家人还是挺愿意围弄她的,家里的气氛也蛮和谐的。

老唐也阴阳怪气地说:姑娘你可别忘了,人家姓滕的是一家,咱们姓唐啊。

滕蜀芹笑:你们爷俩不用挤眉弄眼一唱一和的,你们也听听蜀玉是怎么说的。

唐云晖揶揄道:姨娘的金口玉牙是怎么说的?

滕蜀芹瞥了唐云晖一眼,说道:你姨娘的金口玉牙是这么说的。。。她说啊,每个人都有一个庇佑的神灵。神灵在人出生的时候就已侍候在侧,并看顾他的一生。这个精灵跟某个神有神秘的关系,而精灵所看顾的人正是在这个神的生辰出生的。所以人们要在生日那天在圆月一般的蛋糕上点上小蜡烛,就像是祭火,来供奉这个神灵。

老唐对唐云晖说,瞧瞧人家大编剧的学问,难怪这么多年咱们都没说动你妈过生日,你姨娘轻轻几句话就彻底改朝换代了。

唐云晖说,是啊,姨娘可真能,什么事情都能讲出道理,能带动她周围的人。

老唐说:滕蜀玉是谁啊?她的剧能让全国那么多的百姓都守在电视机前,怎么就不能带动她亲姐姐?只要看她想不想带动而已。

滕蜀玉是个小有名气的电视剧编剧。她的作品不多,但是字里行间透着风趣幽默,喜庆欢快,深受一波观众的喜爱。

过了一会,滕蜀芹又说:当然了,蜀玉的话是一方面,我琢磨着这几年咱家总是不顺当,也可能是因为以前从来也没有供奉过守护我的神灵。

唐云晖心想怎么不顺当了?样样都挺好的,只是我和阿隽还没结婚而已,再说那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老唐道:哦,明白了,外因还得靠内因起作用。行啊,内因也好,外因也罢,今年的生日我们一定好好过。云儿,给你妈准备一个大大的蛋糕,多插上几只蜡烛,好好供奉那位伟大的神灵。

唐云晖回道:得令,老爸。你和姆妈拉出一个清单来,看看都请哪些人,我负责发请柬。

滕蜀芹道:还要发请柬?我还没见谁过生日发请柬的,都是电话通知一声就得了。

滕蜀芹说完起身去厨房了。

唐云晖对老爸说,发请柬没有什么难的,请客本来就应该发请柬嘛——显得庄重正式,被请的人也有面子。我让钱刚去办。

唐爸爸说,发请柬也行,我也可以发。他对唐云晖说,你也别老是什么都钱刚办,钱刚办。虽说他是你秘书,可那是你公司的秘书。咱们家是小家,你得公私分明。

唐云晖道:您算是说对了,大家小家都是家,自然是分不开的。当初让钱刚当秘书的时候就说好了的。你说咱们这个家,我照顾不上,阿隽把她自己的家管好就谢天谢地了。我说请个保姆,可姆妈又不喜欢外人在家里转悠。

唐云晖给老爸剥好了一个橘子递给他,又说,只好请钱刚代劳了。再说我也只有把小家安排好了才能专心公司的事情,是吧?您不用担心钱刚,我心里有数。小伙子办事稳重,举重若轻,最多到年底,也该提拔了。

老唐说:我是说不过你。你是老板,你看着办吧。

唐云晖说,就是,这等小事我看着办就是了。

此时滕蜀芹端着草莓回来了,说别忘了告诉阿隽。

唐家统共有四口人。这三个人把大事商量了,按照惯例通知那第四个人即可。

那第四个人便是唐家的小女儿唐隽辉,用滕蜀芹的话说,就是那个“整天把自己搞得跟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似的”人。她自然是从来不在乎在这些事情上参与意见的。后来滕蜀芹发现自己这个说法有误:神仙一样人的照说是绝对不会搞五个对象的,而且还一个都没成。

唐云晖马上要给妹妹打个电话通知她。这是唐老板的脾气,手头的事情立马处理,绝不耽搁。

延伸阅读

舒雅达高精密窗帘加盟  http://www.gcassini.com/uvou.shtml
舒雅达是一家以专注髙精密色织提花面料研发、生产、销售为一体的大型家纺企业,面料广泛应

利华加盟  http://www.gcassini.com/xzrg.shtml
是生产不锈钢、钛饰品为主的厂家。产品有戒子、项链、吊咀、手链、手镯等。公司坚持以人为

超级飞侠英语加盟  http://www.gcassini.com/67w8.shtml
超级飞侠英语是以《超级飞侠》这部深受小朋友喜爱的动画片作为教学故事发展主线,经过北美

伊影阁加盟  http://www.gcassini.com/a0ga.shtml
伊影阁女装总部是女装、连衣裙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我们

中杰淼峰水处理加盟  http://www.gcassini.com/ypz1.shtml
北京中杰淼峰水务科技有限公司位于美丽的北京后花园-昌平区沙河镇路庄桥沙河工业城院内。

半饱日式甜品加盟  http://www.gcassini.com/sxl4.shtml
半饱日式甜品加盟详情半饱日式甜品,诞生于2013年,两个成都的年轻人创立了国内首家日

泰金嘉珠宝加盟  http://www.gcassini.com/skws.shtml
泰金嘉为北京盛世泰嘉国际珠宝有限公司旗下品牌,北京盛世泰嘉国际珠宝有限公司为泰国金嘉

金浩洁加盟  http://www.gcassini.com/p9j4.shtml
金浩洁清洁用品所采用的材质由新铝挤压而成。金浩洁清洁用品生产的拖把杆、伸缩杆、涂水器

新鲜果巢加盟  http://www.gcassini.com/6pmp.shtml
新鲜果巢以“品新鲜、享生活”;“享受幸福生活、品味新鲜果巢”的经营理念,信奉“服务、

SHIGRID加盟  http://www.gcassini.com/pb0d.shtml
SHIGRID运动装是一家服装加工、针织、休闲运动服、校服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是个好坏人之火影!宇智波明!(3)

    一片碧绿的森林中,一道身影浮现,这道身影正是林小明!“到火影了吗?编辑器,这里是哪里啊?”“叮!这里是在木叶森林!”“木叶森林!这么说我是在木叶村中了!”“叮!是的,而且,宿主现在应该叫宇智波明了。。。”“我去!怎么回事?编辑器,是你干的?”“叮!是的!已经自动将宿主的身份设定为宇智波一族!”“这么

  • 网游之逆遣修罗要是每一天都是运动会就好了

    “同学,同学,彩色气球,五元一个!五元一个!”一群辛苦的小商贩们正隔着一道冰冷的校门屏障叫卖吆喝着。今天,是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六日,高一年级运动会的冲锋号角已经吹响,开幕式表演才在大家的掌声和欢呼声中落下不久,而现在,买气球的人就已经围作一团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舞蹈和彩色气球成为了这种特殊日子

  • 顾先生的漫漫追妻路在线阅读第八节

    回头定睛一看,只见一位美若天仙的美人,一股不食人间烟火和冷艳的气质布满她的浑身,可这也不能原谅刀划脸边的罪过,伤了老子,就特么得付出代价虽说没有这实力,但什么?气势一定要出来,但就算如此,看了那般漠视众生的眼神后,也会顿时怂沉默了许久,靠,这特么绝对打不过想拔出匕首再扔给这仙子,谁知,使掉全身力气这

  • 网游之第一世纪第八章在线阅读

    风雨听到刘金定喊住手,连忙收剑后退。刘金定看了风雨,说道:“你的剑法是百鸟朝凤枪演变而来的吧?”风雨大惊,没想到她竟然能认出剑法。风雨也只好装糊涂说道:“我也不知道叫什么剑法,我不过是偶然的机会得到一位前辈教了这套剑法,但他没有告诉我剑法叫什么。”风雨的话半真半假,反倒不容易让人看破。刘金定点点头说

  • 我的先生之神秘来客(3)

    ‘啊哈哈哈哈’罗格营地此刻充满了,孩子们的欢声笑语,他们都看着里特爬在梯子上,抗着和自己身体差不多大小的扫把略显吃力的清扫着雕像头部的积雪。老魔法师站在下面,一边嘱咐里特要当心,一边嘱咐下面的孩子们,要扶稳梯子,免得会让里特衰落下来。而另一边的铁匠则继续干着活,制作着早就已经和武器没有关联的一些捕猎

  • 末世之吞噬君王在线阅读第五节

    经过一场内斗,能够站起来的土匪,寥寥无几,戏看的差不多了,也该自己上场表演了。几分钟后,一个小头目浑身上下,鲜血淋漓,皮开肉绽,但他却兴奋的仰天长啸。“哈哈哈,我赢了,我赢了,我是大当家,我是大当家,哈哈哈~”“你似乎,高兴的有些太早了点!”小头目脸色一变,大声怒吼,想要借此来掩盖自己心中的不安。如

  • 终结的驿站修炼

    对于自己“北林大陆先驱者”的身份,林北也不知道那些家伙会不会相信,但是自己对国家的帮助可以切切实实的,而自己的目的也仅仅就是让国家帮忙宣传一下。林北粗略的看过,现在功能手链拥有者中已经有接近三十个橙色潜力,其余的潜力也是参差不齐,但是黑色却还没出现。这而已属正常,黑色潜力这种只有在太上老君,奥丁宙斯

  • 我和我的舞蹈老师在线阅读力能扛鼎

    “太后,春平君求见。”正在娼后发骚的时候,上一届的太子忽然来访。娼后眼前一亮,连忙让他前来。要说这春平君也是仪表堂堂,可惜一肚子男娼女盗,暗地里被秦王嬴政收买,在赵国不干好事,整天拉拢奸臣,打击忠良,使得赵国的国力日渐衰微。这次前来他本是打算讨好娼后,反正新赵王才九岁,娼后满意,他就还是权倾朝野的春

  • 重生到地下城是否搞错了什么在线阅读第八节

    等雾岛绚都停止啃食后,便掀起了洸那厚重的刘海,黑色雨滴的印记之上再次出现了奇怪的金色纹路,但是似乎,这些图案,雾岛绚都在哪里见过。因为黑色雨滴印记的缘故,洸的□□正在以肉眼可以看到的速度恢复着。看着床上洸熟睡的惨白小脸,雾岛绚都突然害怕她会醒来,怕她会因为之前她逃走而自己给她的惩罚,然后疏远自己。…

  • 前程夙愿第四章在线阅读

    下半夜,这场狂欢在议论之中即将接近尾声。“什么?那个变态真的投诉我?可是……”更衣间里黄爱佳一通尖叫,疑惑的看向旁边心不在焉的柳舒棠。“舒棠,是不是连你也搞不定那个变态呀?”“……”难道她能告诉爱佳,自己根本连那个客人都没见着么?显然单纯的爱佳没有思考那么多,她抓狂的拨着自己的长发,“完了完了,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