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修炼全靠砍在线阅读第六节

作者:殇雪 来源:飞卢小说网

2月5日

今日深夜,偶遇晚归的齐先生。

根据其脸色及醉态,判断其已七八成醉。散发omega信息素试探,观其瞳孔放大,眉间皱起,为压抑愤怒和抗拒的反应,测试证明其对旧侣忠心仍在,攻略难度较大,后期考虑采用强制手段。

对本人袒露胸部,投怀送抱的行为有所抗拒,但在实验对象路过时,其手正好搭在本人的腰部,目的达成。

2月13日

成功利用某贵妇怜悯,混入实验对象所在的家长组织之中。

参与一次下午茶茶话会。

设定家庭背景输出初见成效,输出程度30%。

新来的保姆是一位知性的博士。比起之前的保姆,她非常的年轻,也非常的漂亮,不过穿着有些暴露。齐梓言看了很多书,对博士这个学位还是有点概念。为什么她会选择做保姆这个这个行业呢?就因为父亲给的钱多吗。

齐梓言的内心深处,埋下了一颗疑惑的种子。

但是她难得是为不克扣自己吃喝和书籍玩具的保姆呢。不管怎么样,走一步看一步吧。

直到有一天,半夜出来喝水的他偶然看见,父亲的手,搭在这位保姆*露的腰上。

哦,原来是打自己父亲的主意啊。

不过如果父亲喜欢,也不是不可以。回忆起小时候保姆半夜睡了,父亲醉的不省人事,回家后在沙发上睡着了着凉的经历,觉得如果有个人照顾父亲,也挺好的。

最近学校里,似乎有些关于自己的奇怪流言。

有人说自己的母亲不检点,齐梓言不信,冲上去与他争辩,如果母亲真是这样的人,父亲怎么会把她的照片摆满整个家,而且每年自己生日的时候,带他给母亲扫墓,都痛哭流涕,不停地道歉呢?

找机会问问父亲好了。

3月20日

设定家庭背景输出程度50%。

今天齐梓言为班级倒垃圾的路上,竟然被一个小混混喊住了。

“喂,小垃圾,站住。”

如果齐梓言关注一下校园八卦就知道,这是校霸赵刚,专挑一些家里没人关注的人,进行勒索。他是小三生的孩子,尽管家里有钱,但零花钱总是被正宫克扣,于是便出来抢别的孩子的。

“把身上的钱都交出来!”

“滚!”

“哟,听说你是你妈从外面搞出来的野种……”

“你他妈说谁是野种!我妈是我爹八抬大轿明媒正娶回来的!我是他们的亲生儿子!”

一句明媒正娶,也踩到了赵刚的尾巴。两人不管不顾地扭打起来。

带着s级信息素基因的齐梓言要比一般都小孩都强悍,竟然和比自己高一个头的赵刚打的势均力敌。

于是两个人便被路过的教导主任拉到了办公室。可惜这位路过的教导主任,收了赵家的贿赂,又刚好曾经见过齐梓言那位“可怜”的后妈,说是齐梓言有暴力倾向,一口咬定是齐梓言错在先。

等到齐梓言以为,保姆姐姐来了就可以帮自己申冤,没想到柳梦妮只知道一个劲地给对方家长道歉,好像认定了是齐梓言的错一样。

怎么回事?以前好像不是这样的。

齐梓言愤怒,也很奇怪,却不知道问题在哪里。

“这不是我的错,梦妮姐。”

“你刚刚是不是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冲上去了,你以前是这样的人吗!躁狂症患者,在严重的易激惹情况下可能出现冲动行为,你病了你知道吗?”一向温婉的女人看上去还是这么的淡定和温柔,眼神里带着看病人似的怜悯。

“我没病!因为他骂我,我才去打他的,是他有问题!”

女人突然停下她的步伐,蹲下身来把小孩抱在怀里,大声痛哭起来。

“我一定会把你治好的——你,你不要害怕!”

齐梓言彻底愣在了原地。

“你——!”

3月21日

家庭背景输出破有成效,学校中的负面反映已经开始发酵。

实验对象进入实验阶段,自我否定场景设定`躁狂症`开始生效。

注:埃里克·霍弗精神控制法,指导人先自我否定和清空自我,最后贩卖希望。

齐梓言意识到一点,所有问题的根源,可能就在这个女人身上。

半年前齐梓言天天饿肚子,玩着旧的东西,都没有让他感到如此彻头彻尾的寒意,就好像被毒蛇盯上了一样。

找父亲,父亲一定能帮自己的。

可连续等了一个星期,父亲都在外出差,没有回过家。

拿起固定电话,却发现电话线早已不知所踪。

齐梓言迅速地分析了当前的局势,最好的办法是让这个女人以为控制住了自己,这样才会放松警惕。

他在层层叠叠的书架上摸出来几本落灰的心理学类书籍,自己书本的种类多而杂,大多是用来解闷用的。没想到有一天它们还会派上用途,还是救命那种用途。

某天晚上的饭桌上,对面的女人看上去有些低落。

齐梓言心中的警钟狂响,这个女人可能又要开始演戏了。

果然,对面的女人开始说话。

“今天我和你父亲通了电话……”

齐梓言稍稍上扬了一下眉毛,这在心理学上表达的是惊讶。

自己内心本来的想法已经不重要了,给对方的信息必须是她想要的反应!

在桌下齐梓言的拳头紧紧握起。

“我想跟他讲讲你的近况……但是他根本就不想听……”

齐梓言垂下眼皮,放空双眼的焦距,悄悄地下垂了一瞬嘴角。

悲伤。

然后淡淡地回答道“没关系,他一向工作忙。”

“要是我有你这么优秀的孩子,你肯定是我的小心肝,你爸真是太不关心你了,工作再忙,也不能忽略孩子啊,你看看你现在都生病了……”

说着便落下泪来。

“我可怜的孩子啊……没关系,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你的病还没到重度,我相信我可以把你治好的!”

齐梓言双手交握,轻轻地摩擦。

她应该希望此时此刻自己感觉到一种不被爱的焦虑。

齐梓言敏锐地察觉到她的目的,她想要他把她当成自己唯一的精神支柱。

她才来了三个月,可能天罗地网才刚刚布下,这么快就停止反抗会引起她的怀疑。

经过几瞬的思考,齐梓言站起来,狠狠地推了一下桌子,碟子碰撞发出清脆的响声,女人面前的碗哐当一声掉在了地上,摔了个粉碎。

“我父亲关不关心我,用不着你来插嘴!还有,我根本就没有病!”

3月27日

煤气灯操纵法步骤一:说谎、夸大和否认,步骤二:隔离,两步并一,持续生效中。

注:电影《煤气灯下》其中一个经典的桥段,是男主角故意将家中的煤气灯调得忽明忽暗。当女主角对灯光的异常变化表达疑惑时,男主坚定地否认,坚持告诉她那是她的幻觉,是她过于疑神疑鬼。最后,女主角也由此开始怀疑自己的认知是否是现实。后被心理学家命名为煤油灯操控法。

通过强化实验对象自己有病的认知,让他怀疑自己所做的判断和行为是否正确,借住治疗的借口,将实验对象的行为导向错误的方向。

通过对实验对象周围对象的洗脑,改变他们对实验对象的看法,来孤立实验对象。

两个步骤完成后,实验对象将对实验员产生强烈依赖感。

实验对象掌控程度,12%。

4月13日

家庭背景输出程度100%,实验对象被叫家长次数明显增多,情绪变得更加低落。

实验对象开始怀疑自己是否真的生病。

服药催眠准备就绪。

注:服药催眠即服用安眠药,在人主意识不清醒时重复强调某概念,使潜意识接受。

这是齐梓言第六次吃柳梦妮给的药了。

每天晚上柳梦妮都要走到他的房间,拿着一杯水,看着他把药吃下去,佯装离开,过半个小时再折返回来。

齐梓言睁着一双失焦的眼睛,听着柳梦妮在他的耳边不断重复“齐梓言,世界上没有爱你,没有人关心你,除了我。”

再过了半个小时,柳梦妮用手合上了齐梓言的双眼,离开了。

齐梓言迅速爬起来,眼睛已经恢复了焦距,他把嘴里的保鲜膜团子吐到纸巾上。

除了第一次没有准备,后面几次齐梓言都在嘴里含了一层保鲜膜,喝水的前迅速将药包裹起来,藏进舌头下面。

齐梓言爬起来叹了口气,想到这种身体和心理上的双重折磨,还要持续很长时间,他就累,可是如果自己死了,父亲肯定会很难过吧。

齐梓言一直明白,父亲爱着自己,只不过他的爱是用忙碌这种方式来表达,才让他忙成了这个样子,有时连续好几天不睡觉,有时连续好几个月都无法回家。资本永不眠,操纵资本的人,也很难拥有休息的时候。

记得很小的时候,父亲就对自己说,想要让自己过上最好的生活,越快越好。或许是他认为母亲在自己出生时的离去,是因为父亲一直没法给母亲她想要的生活。

他在墓碑前喝醉了痛哭着忏悔,年轻的自己早就有才华却懦弱到妻子开始卖画才开始创业,妻子怨恨商业化让她的作品失去灵魂,但是家徒四壁别无选择,直到妻子怀孕,他的事业才刚刚开始盈利。

齐梓言觉得父亲很可怜,希望他早日走出这段刻骨铭心的爱,希望他能重新找到一个伴侣,去明白什么是真正的爱。但绝对不是柳梦妮这样,带有绝对目的的恶心行为。

所以要保护好自己,保护好父亲。

延伸阅读

哪里来的妖孽第1章在线阅读  http://www.xbbmall.cn/sb46.shtml
叶星辰将一块千斤重的矿石卸掉,无奈的感叹道:“这个世界还真无聊啊!”没错,叶星辰原本

我在狐妖当火影第十章在线阅读  http://www.xbbmall.cn/pure.shtml
大约半个多小时后,纪伦涵和薛若萱就回来了。他们对比了价格后,最后租了一辆7座的MPV

大道自由东汉末宦官把政 南阳郎梦回三国  http://www.xbbmall.cn/gjso.shtml
东汉末年,农业生产出现严重的土地兼并现象,直接导致地方豪强势力的崛起。由于中央**政

红楼之锦衣环*局  http://www.xbbmall.cn/sf8e.shtml
陈咬之一行四人来到会场。会场人声鼎沸,一片喧嚣。四人都是以参赛者的身份来参加,需要先

不想肉搏的射手不是好法师第四章在线阅读  http://www.xbbmall.cn/ywo1.shtml
几位武者瞧见那两男子到来,不由微微低头,说道:“拜见守卫者大人。”守卫者中,那冷酷无

伏黛之复活在线阅读第八章  http://www.xbbmall.cn/n9mr.shtml
第八章“可乐”的暗恋七慢慢地有人走几进了教室里边,一个两个……人越来越多。张小娴就是

[快穿]忽悠大佬之第八章  http://www.xbbmall.cn/pd6z.shtml
少佐十分痴迷中国的昆曲,自得了这个人才后,每天都要听上一曲。留在北平做亡国奴的人中有

在她心里住下来在线阅读第七章  http://www.xbbmall.cn/ydl5.shtml
阳光很好,透过窗户,像一只慵懒的猫蜷缩在顾倾城的办公桌上。桌上放着几份报表,顾倾城正

都市之领主崛起撒豆成兵  http://www.xbbmall.cn/sxdf.shtml
“本系统从不说谎,不会欺瞒宿主任何事情!”不带丝毫感情的声音传进秦云脑中。“嘶!那、

成为重生女主她姐[穿书]在线阅读第9节  http://www.xbbmall.cn/n9p7.shtml
我这一看怎么对着这个山洞,我心里有点发憷。民间传说都有其一定的道理,不可不信,当然也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逐浪少年在线阅读第五节

    东汉长安,正值夏末,已有秋风飒爽之感。城内某一不起眼的小巷,空间突兀的扭曲了一下,而后缓缓形成了一道透明旋涡。段辰迈步自旋涡内走出,手中拿着一个木质手提箱,有些好奇的打量着周围的环境。现在是上午八点多,按照古代的时间,应该是辰时,虽然段辰选择的穿越地点很偏僻,但从这里已经能听到不远处的嘈杂和小贩的叫

  • 通向远方之路在线阅读第8节

    星剑门,演武场。今天是沐风与王利的决战之日。本来热闹的演武场中显得更加喧嚣了,方圆百丈大的地方中聚集了大约有两百来人,中央是为今天比试准备的比武台。比武台上星剑门中长老坐在太师椅上,而沐风和王利则各站一方静等着比试开始对下方人们的议论充耳不闻。台下莫林、红霞、纲战站在人群之前静静地看着台上的两个人,

  • [P5]愚者的恋歌在线阅读小弟马三宝可是个将军(2/6)

    小厮毕竟是大门出来的,知道此事只能拿马三宝说事,唐国公府这尊庞然大物,他可不敢触霉头。“哼,卑鄙小人,尽是会使些鬼蜮伎俩,老子行的正坐的端,岂会怕你不成。”马三宝家是李家世代的家臣,他被指为李秀宁下臣,不仅仅是下人,也是李秀宁的副将,头上可是有当今皇上的正牌册封的。在唐国公府除李秀宁之外,再也没人能

  • 我竟撩了我的豪门死敌在线阅读第八节

    卧室里充斥着Omega发情期时信息素的味道,这个时候淡淡的甘苦味全然不见,几乎都是浓郁的花香和柑橘的果香。缪桦伸手打开床头灯,昏黄的灯光下对面床上的人满面潮红,眉尖紧皱,身子紧紧的蜷缩在一起,嘴里难受的发出着**。他仿佛嗅到了空气中属于Alpha的信息素,迷茫的睁开双眼,湿漉漉的眼睛迷离的望着他的方

  • 白鹤之刃在线阅读第1节

    大家好,我叫李俊,25岁。是一名宅男,我出生在一个中等家庭里,家境不算富裕,但也不算贫穷,因为我是家里的独生子,所以父母对我很是溺爱,他们对我应了中国的一句老话“含在嘴里怕化了,顶在头上怕歪了,放在手里怕掉了‘从小到大,他们不让我干一点儿活,也不让我受一点委屈,所以我养成了一种内向的性格,久而久之我

  • [陈情令]赤湘嗜杀意志、绝对理智

    “这不完了嘛,我总不能和丧尸拼谁的牙硬吧!”环顾四周,狭小的出租屋里实在找不到什么像样的东西能够当做武器。“算了,不急,先收拾收拾房子再说,一个周没收拾了脏死了。”说完,韩枫悠哉悠哉的开始整理杂物、扫地、拖地这一套流程。末世开始一个小时后,韩枫在将垃圾丢到楼下后,满意的看着井然有序的出租屋。经历了无

  • 英雄疯狂编年史农夫与蛇

    “‘春捂秋冻’,你别贪凉,那么早脱掉厚衣裳容易受凉。”晞月看见双喜穿的单薄便嘱咐道。茉心掩嘴笑道:“平日里都是奴婢们劝您多穿衣裳,今日反而倒过来了。”双喜也道:“主儿关心奴才是奴才的荣幸,这春日是容易着凉。奴才听撷芳殿的太监说二阿哥前天夜里发起了高烧,皇后娘娘都急坏了,赶忙让人接二阿哥回长春宫了。”

  • 逍遥劫在线阅读第十节

    “姐姐跟你开完笑呢,弟弟你放心,即便你不能修行,姐姐也会保护你一辈子的。”张洛云刚刚回到张家,还不知道张洛尘已经是开脉境的武者,突然提起此事,担心张洛尘会像以前一样产生自卑情绪,忙安慰道。“姐,谢谢你。”“你小子,什么时候还学会跟我客气了。”张洛云摸了摸张洛尘的脑袋亲昵地说道,不只是错觉还是怎么回事

  • 和道侣分手后一百年之睡觉能美容?

    萧逸在道书中,得知了修道分为:炼气、筑基、辟谷、金丹、元婴、出窍、分神、合体、度劫、大乘!十个阶境界!每个阶段分为:初期、中期、和后期!每提升一个境界寿命就会相应的增加,大乘后便可飞升进入仙界位列仙班!但着这个时间是非常漫长的!在上古洪荒时,天地灵气不知道比现在的地球浓郁多少倍,奇珍异草无数!那个时

  • 我!恶魔果实始祖突变与暗潮的交织

    一路上,玉霄就被极低的气压笼罩,好可怕,脖子上的气链也越来越紧,扯得她生疼。殿下说过,去完皇庭后就会放自己走,这是什么情况。快进入凌冰殿了,为了自己渴望的自由,玉霄还是小心翼翼的斗胆的问了他一句:“那个……刚才谢谢你出面救了我……不过……你……什么时候放我走?”突然,她感觉自己被凌空抛起,腹部被人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