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星球导师在线阅读第10章

作者:觅痕者 来源:纵横中文网

葛画这两天捱了两茬。第一次是在周日的清晨,向来不和她同时出门的陆老师竟然和她前后脚出门跑步,离开家后忽然说了句,“你姐到H市了。”

回头的葛画很激动,闪耀着感激的双眼悄然红了,然后连连点头,“太好了。”怪不得陆老师的嘴角从早上接到这个消息后就是上翘着的。

葛画要捱的第二茬她也很清楚,她只能告诉松寒,“陆老师,我爸妈要知道了肯定想东想西,最终会怀疑我。您那会儿别急,就当没这回事,其它的交给我就好。”

这也是松寒最担忧的地方,她想不出来眼前十五岁的孩子如何能扛下来?不过葛画还有好消息告诉松寒,“马教练让我进队打了练习赛。”第一次打比赛的女孩伸出手指,仔细看指腹到掌心,那里老茧起伏,还有水泡蒸发了后的干皴皮肤,“我得了十分,抢断一次,助攻四次。”

“不错呢。”松寒知道这是相当亮眼的数据,她看着女孩,“比我强多了,我是院队的不假,可是我们队是全校垫底。”说完,两个人同时笑了,再忽然冷住,是松寒先挪开眼神。

“我觉着打球和干活儿特别不同。”葛画直视前方广慈寺的庙瓦,“打球时我什么都不想,手脚动作虽然要快,可我心里特别舒服,安静。”她沉浸了会,似乎在回味那份感觉。“可干活儿时,我特别躁。”她并非厌恶做家务,就是时时都想着快些完成,好挤出空余时间。“马老师说这个月让我请一次假,市体校篮球队会和一个大学的校队有场友谊赛,让我去做替补。”能被入选名单应该高兴,可葛画还是不甘心,“我不想坐板凳。”

松寒笑,“你耐心点,我猜,你可能不会仅仅是替补。”马教练不会轻易让葛画去比赛,他既然有这个安排,肯定是想在合适的机会考验下葛画。

但这不是葛画的重点,她犹豫了好几分钟,才继续接着这个话题,“老师,比赛那天,你来看么?”

松寒一个踉跄才停下,她想了想,“我看有没有事吧。”Isabella的婚礼邀请还摆在床头等着她。

原来共享一个秘密,甚至在车站外的拥抱安慰以后,并没有拉近陆老师和自己的距离。一切,不,除了大姐之外的事,陆老师和自己之间的生分距离依然存在。葛画嘴里应了声,心里叹了好几下。

第二茬在周日傍晚时终于降临:周日亲戚的店里忙得不可开交,打电话过来问葛燕子怎么还没来上班?葛家夫妇这才意识到不对头:燕子跑了。

前一天和燕子同时出门的葛画被父母逼问究竟知不知道大姐去了哪儿?在父母看来,燕子最有可能藏在什么同学家,还有可能就是私下谈恋爱了。葛画对这两个问题都能理直气壮地说“不知道”。逼得吴芳急了,又抄了笤帚打她,“燕子昨天早上明明和你一起出门了。你俩同班公交车,你能不知道她在哪儿下的?”

“我真不知道,姐下车我以为她上班去了。”葛画第一次在挨打时觉得想笑,说完这句她还如以前挨打时一样继续一言不发,扫帚甩得越来越急,吴芳越打越觉得无力,但她不甘心地压低嗓音骂着,“我让你挑拨离间,我让你不说实话……”

松寒刚刚和之岚通完话,听到声音意识到自己担心的事情发生了,探头看向楼下院子,果然见到吴芳在打葛画。和以往低头任打的女孩不同,葛画怜悯看着母亲,仿佛是置身事外的看客围观着一场闹剧,等待着陷入怒意的眼前人耗尽电量最终停下。发觉松寒在看着她们,葛画抬头,细长眼浮上丝早熟的笑,似乎让松寒放心,告诉她自己没事。

可不能眼睁睁看着这孩子挨打,笤帚像是也砸在了松寒的愧疚上。她喊吴芳,“葛画妈妈——”

吴芳这次不像以前那样尴尬了,手持笤帚指着孩子气得发抖“陆老师,您不知道,我家燕子才十六,这会儿不知道上了哪儿?要是遇到了什么坏心思的人,这可让我怎么办?”她的眼泪也落下,擦了眼眶后,她扔了笤帚,“等你爸回来吧,不行我们报警。”

白霜听到报警被吓坏,在松寒回房时不听地询问,“是拐卖?还是离家出走?”想了想,“要是离家出走时遇到拐卖怎么办?”

松寒的脸色阴沉不定,“不会的,那孩子很机灵。” 麻烦的是报警之后如何处理。

她担心了几小时后葛天宝回了家,还没听妻子说完他就直奔在厨房干活的葛画,手指死死钳住二女儿的手腕,“走!”他吼道。把葛紫薇吓得不敢出声,连一心只顾看电视的葛尔康都讶异地目送着他们。

早就等候已久的松寒下楼跟上,却见葛画回头那制止的眼光。她冷静下来,这会儿她跟出去就纯属没事找事。只好停下脚步看着葛家夫妇带着葛画出了门。她则继续坐立不安的状态。做错了吗?吴芳的眼泪不是演戏,她真的担心女儿。只是分不清她纯粹的儿女牵挂有几成,还有多少是因为十万块首付飞了。

葛紫薇在身后看着陆老师,“陆老师,我姐要被警察抓吗?”

“你二姐又没做什么坏事。”松寒安慰小姑娘。她环视着这个住了几个月的地方,也许是并非完全的朝南布局,日照没那么充分,从院子到家里透着冷黑的凉气。松寒抱住了胳膊,想着葛画会怎样?她才十五岁,会不会被吓得将实情都说出?她给李叔叔带来了多大的麻烦?

松寒其实低估了葛画。她的确是个老实本分孩子,被父母扯拉到了驻地民警那儿,只说周六和大姐分开后她去了体校,不信问教练。大姐则应该去上班了。

倒是吴芳想起她们俩和陆松寒一样早起,“那个陆老师是不是和你们一起?”

葛画声音忽然拔高,“妈——陆老师比我们早出门,我们压根不是一路的。”

葛天宝慌了,“这是要发寻人启事吗?还有什么法子可以帮我们找孩子?”

接待民警却是经验老成,问葛燕子前天没和家里吵架吧?

葛家夫妇心虚地互相看了眼,吴芳干笑,“没吵,晚上我们娘儿俩还一个被窝说话来着,这孩子还说要回店里把活儿干到年底。”

“为什么是年底?”民警追问得吴芳哑口。

“因为我爸妈要我姐过年后就结婚。”葛画撕破了父母的伪装,她直视着对方,“我姐才十六。”

“过完年十八。” 吴芳的解释丝毫没有说服力。

民警明白了,“按说四十八小时后才能断定走失,这样吧,我和其它分居的同事联系下。你们也多问问其他的亲戚朋友,或者孩子的同学。也许就是一时在气头上,躲几天就回家了。”看葛天宝的脸灰了,他说对方,“你们也是的,才十六的孩子就急着嫁出去,你们是少那几年的米还是——”他打住,“再等一天看看吧。”

纸没能包住火,葛家大女儿跑了的事儿在村里传开,连学校的老师也渐渐知道了。葛家夫妇等了不止一天,这都半个月过去还是没任何消息。他们这才断定:葛燕子一定到了外地。自己生养了十几年的女儿,脾性向来顺从听话,那天晚上和吴芳说话也没看出她闹火多大,怎么就闷声不响地就抛下这么颗惊雷。

吴芳总觉得那天拉两姐妹进屋的陆老师脱不了关系,她一定多多少少说出什么话蛊惑了燕子。吴芳不喜欢这个住在她家的老师,她不像其他几个,特别爱多管闲事,好些次直接出手拉走自己管教孩子。这几个月,她也觉得老二越来越倔强,越来越轻视自己似的,无论怎么打骂,她身上渐渐瞧不见以往的委屈劲儿,却变得有些冷冰冰。一定也是被老师影响了。老师又怎么了?不就是教一年就走人吗?吴芳越想越气,却碍于租客和老师这几层面子不能朝松寒发出去。

她家的事儿成了村子里的奇谈后,不少女儿和燕子同岁的人家第一反应是,“孩子的身份证得收好。”

吴芳和葛天宝夜里在床上长吁短叹时,想的是那套已经付了定金的房子,悔的是没能一直看好燕子,恨的是没早点把结婚的事落成。非得等这几个月做什么?夜长梦多了不是。只是说到最后吴芳还是嗓子一痛,“燕子也不知道在哪儿?她——”这时她才记起,燕子还是个孩子。她家燕子从小那么乖,出生时才六斤重,一睁开大眼睛也不会哭,而是滴溜溜地看着抱着她的自己。从小话也很少,一直帮着父母照看弟妹做家务,打工赚的钱几乎都给家里。这十二月天里没有带走衣物,身上也没几个余钱。揣着一张身份证能躲到哪儿?

怪谁?怪那天可能乱说话的陆松寒。怪没抓住时机。怪让家里不省心的胆大包天的葛燕子。

越想越气的吴芳辗转反侧,不住地叹息流泪。葛天宝背过身,“别想了,以后得看好老二和老三。睡吧。”

延伸阅读

修真花店在线阅读第一章  http://www.raozao.cn/6seu.shtml
经过了半天的深思,看着周围完全陌生的环境,叶徽不得不承认自己穿越了,穿成了星际时代里

梦留剑缘一场空在线阅读第八章  http://www.raozao.cn/a4bm.shtml
林梦瑶俏脸已经变得苍白,没有血色,她怎么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怎么没有想到秦

(快穿)外星人要统治世界在线阅读第八节  http://www.raozao.cn/gzdp.shtml
“我的大舅啊,我的天啊,60元值就这样给没了,我不活了!”“那可是相当于一株黄级上品

[综]这个灯神有毛病在线阅读第10节  http://www.raozao.cn/gzwg.shtml
话说徐然回到家后并没有向母亲提起这件事,他知道母亲一直希望自己好好学习,将来能上个好

风流笔记第10章在线阅读  http://www.raozao.cn/jd4.shtml
翌日一早。希尔顿旗下酒店门口,汇聚各路精英,如此大规模的开标会,吸引来的除却建筑界的

重明万华在线阅读第七节  http://www.raozao.cn/auh8.shtml
就在苏菲去准备洗澡要用的各种“设备”的时候,凯尔还没有从停滞的状态中恢复过来。凯尔心

长姐威武(重生)第5章在线阅读  http://www.raozao.cn/su60.shtml
第一天入职,萧铮对这里的环境很满意,时代小区,听名字就很有时代感。除了有不少的贫民窟

火影之我不是最强靖斓篇第7章在线阅读  http://www.raozao.cn/g4w3.shtml
“魏兄弟,不要怕,我来救你了。”孙悟空还是很讲义气的,如意金箍棒祭出,一棒砸在水府内

权臣之妻之第六章  http://www.raozao.cn/sw1f.shtml
卫成离家以后,姜蜜的生活也变回前段时间那样,她整日屋前屋后忙活,生火做饭捡柴喂鸡,日

源能武装楚南处男?  http://www.raozao.cn/gx6i.shtml
不知过了多久,林知秋痛苦的睁开眼睛。脑子里感觉好像多了些东西,乱七八糟的,而且头疼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战神传之寒世妖魂第七章

    摩尔淄星,土质奇特,生长的树木皆为红色,遍布了整个星球。但最醒目的却不是它的红树林,而是被树林环绕在最中间的一汪巨大的池水。在四周诡异红树林的衬托下,清澈的池水仿佛上帝赐予人间,净化这片恍若炼狱般土地的天堂之水,故被看到的人们命名为——天池。在这颗红色的星球上,它的存在分外显眼。于是不知从什么时候起

  • 万法由心差点得手了

    第008章差点得手了来到客房后,杨翠兰立即进了洗浴间,很快里面就传出了流水声,杨翠兰打满了浴液,不断的搓洗着自己的身体。张潮坐在椅子上,眼睛却是看着洗浴间的方向,这种洗浴间是用玻璃隔开的,虽然有一条帘子拉下来挡住了他的视线,可是在他打开透视眼之后,就直接掠过了帘子看到了正在里面洗澡的杨翠兰。他看到,

  • 我是盘古第1章在线阅读

    混沌初分盘古先,太极两仪四象悬,子天丑地人寅出,避除兽患有巢贤。燧人取火免鲜食,伏羲画卦阴阳前,神农治世尝百草,轩辕礼乐婚姻联。少昊五帝民物阜,禹王治水洪波蠲,承平享国至四百,桀王无道乾坤颠。——《封神演义》西海之南,流沙之滨,赤水之后,黑水之前,有大山,名曰昆仑之丘。十月,纷纷扬扬的大雪在冷风中飞

  • 我有本鬼差证在线阅读第四章

    秋月瞬间便抽出腰间细剑架在了十三的脖子上。就算是辅助型强者也是会佩戴武器的,只是因为身体强度于力量比不得战士类强者,遇到同级别甚至低于自己级别的对手若无增幅技能加持都有可能不敌。若是灵力充足状况下秋月自然是不怕只是凡人级的十三,只是现在的秋月因为灵力过度的消耗,不但无法使用增幅能力甚至身体素质都因此

  • 诡灵记第八章在线阅读

    “送你相思豆,一解相思愁。”阿阮拿着一本诗集,读了起来。《花泣露》是京城才女陆芊芊写的诗集。现在,苏州城的书摊都在出售这本书。阿阮正是对感情懵懵懂懂的年纪,她知晓男女之情的时候,是她十岁的时候,虽然,那时候的她对此事只是一知半解,还未全懂。那时候,姽婳派有个叫清曦的师姐,和一个读书人好上了,他们相约

  • 无限诡域之第四章 尸体 (二)(9)

    “那也不对,一个女人怎么可能砍掉二十多个人?”周芷明显还没有从上一个问题的弯子里绕出来。“每一个死者的颈部都有错落刀痕,明显不是一刀砍下,二十个人同时睡眠的情况也很少,唾液已经送去痕检科化验了,不知道是不是药物作用……”萧陌扒开死者的上下颚骨,用刀片刮了刮口腔黏膜,把刀片给周芷看。“应该是药物残渣,

  • 烽火归南山在线阅读第十节

    虽然乌拉拉的族谱又长又绕,但林还是像算公式一样,总结出了词汇表般的对应关系:曾曾曾木拉拉=曾曾曾爷爷或者先祖木拉拉=爷爷噶啦=妈妈乌拉拉=爸爸所以这个叫木拉乌拉的鱼群大概相当于叫你爹你爸;当干架干得对面哭爹喊爷的时候,就像是在揍孙子打儿子;而每每乌拉拉的小弟们齐呼他的大名,就好像一群大儿子在喊爹——

  • 海贼:叫我送葬者之关怀2

    何子青对于苏玉的折磨,可谓是细水长流。两天一受罚,三天一顿揍,反正发现他命贱得很,特别好养活,打得狠了趴几天就又缓过气儿来,便毫无怜悯,只由着性子想揍就揍,不是按住打一顿板子就是罚到雨里跪三个时辰,折磨完了就赐给他大夫和药剂,终归是让他求生无门、求死不能,除了为奴服苦役就是拳脚相加,长路漫漫,有的是

  • 魂武之血狱修罗第五章在线阅读

    这个故事发生在南方一个小城的师范大学里面。李梅和汪弘是穿着开裆裤就熟悉的好姐妹,李梅温优美丽却也怯弱怕事,汪弘则恰恰与李梅相反像个男生一样大大咧咧,敢做敢为。她们俩一柔一刚,正是天衣无缝的一对好同伴。那年她们高中最后的一年,李梅一直都想当一名名誉的人民西席,可是她们那里并没有什么稀奇优异的师范学院,

  • 一人战争第四节得知内情

    黎洋出来之后就带着珍妮,故意朝东门走去。“大小姐,咱们不回去吗?”“吃过饭得消消食,要不然会长胖的。”“真的吗?怪不得我越来越胖了呢。”珍妮一脸恍然。“珊妮啊,晚上还是有些冷,我在这里等你,你去给我取件披肩,就在立柜里,有个黑色披肩。”珊妮欢快的往回跑,去取披肩,生怕回来晚了,冻坏黎洋。黎洋看她跑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