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武破天行记在线阅读第八章

作者:笑二三 来源:纵横中文网

天上淅淅沥沥的雨仍旧没有停止,一辆黑色的HONDA在不算高的车技掌控之下停到已经有些残破的停车场上,打着白光的车灯随着汽车运行的停止而熄灭,车门咔哒的一声打开了,从里面钻出来一个拿着黑伞的人。

“真讨厌的雨呢~”啪的一声撑开黑伞,男人笑着向被两个穿着日常服装的手下给带出来,头上被带着黑色袋子遮住目光的少年。

“你说是吧?爆豪君?”

少年的肩膀在颤抖着。

打着伞的男人心中的一块石头似乎落在地面上,从一开始到现在的所以威.胁和恐.吓,这个少年都没有任何反应,还以为是有什么地方不正常,原来也只不过是这样被吓得发抖的普通人罢了。

“没事的,不用担心,我们所会做的事也只不过是抽一些血液进行基本的化验,和身体检查罢了~”男人简单的说着已经没必要的谎言。

似乎觉得这样的安慰对于一个吓得瑟瑟发抖走不动路的少年还不够,他伸出没有拿伞的另一只手想去拍少年的肩。

然而下一秒,眼前的情景却让他停滞住了动作。

毫无预兆的,两名穿着便服的手下鼻子流出了鲜血,像是失去线支撑的木偶一般倒在满是杂草的地上。

“啊咧?”对于当前的情况,打着伞的男人有些反应不过来。

用作遮挡少年视线的黑色袋子悄无声息的分成两半掉了下来,少年的肩膀依旧在颤抖着。

但却不是因为男人臆想中的恐惧。

“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去死吧!全部去死吧!”金发少年在雨中用手遮住脸发出疯狂的笑声,从指缝间露出血红的瞳孔中满是癫狂!

我放下了手,看着眼前扬言要对爆豪家做出威胁的男人,嘴角不受控制的向上最大限度的扬起。

不妙,不妙不妙不妙不妙不妙不妙不妙!!神经在疯狂的发出这样的警报,男人汗毛已然树立的手向金发少年的方向带起气流迅速的一挥!

最大解放!风割!!

飒然凝聚起来的风如不可视的利刃一般朝少年切割而去!被波及的汽车在这一击之下轰然爆炸,瞬间将嘴角挂着疯狂笑意的少年吞没其中。

“哈...哈哈....”男人瞪大了眼睛喘着粗气,举着伞的手有些颤抖。

那是什么东西?那种给人极端恐怖的杀气,那到底是什么啊!!

“这么大的爆炸,绝对死了,绝对死了.....”男人看着逐渐被雨水熄灭而冒出浓烟的地方,有些神经质的喃喃自语。

然而,从浓烟中渐渐走出一个人影,却打破了他的幻想。

“这样就结束了?还是说这就是你的全力?”挥开沾不上身体丝毫的烟雾,雨水打在身上,却没有一丝打湿了身体,我歪着头看着打伞的男人。

“怎么可能![个性]不是[爆破]吗?!为什么连衣服都未损分毫啊!怪物!!”明白了自己现状的男人把手中的伞朝金发少年丢去,转身就为自己的腿上附上风力逃跑。

我接住这把除了阻挡视线之外毫无攻击力的伞,男人的身影正越跑越远,我缓缓的把伞收起来。

“...嘻嘻嘿嘿哈哈哈哈哈哈!!都——说——了——,这次**的目标存活数,是零啊!!”

然后,就像以往一般,轻轻松松的。

快要离开我视线的男人止住了狂奔的步伐,鲜血从气管中溯流到口腔里溢了出来,男人低头朝下看去,熟悉的黑色雨伞伞尖正扎穿了他的肺部透了出来,挑出一块粉红色的肋骨。

“雨伞...怎么...可能...”充斥着荒谬和不可置信感,男人带着无限的悔意倒在了血泊之中。

雨还在下着,淅淅沥沥,淅淅沥沥,但却和之前不同的是,再也无法打湿某个少年了。

脑中早已记下来的城市地图从容展开,根据路途时间和在路上车里的左右摇晃方向,我迅速的定位了现在所在的地点。

“嘿嘿,真开心啊!!接下来......”

迎接着漫天大雨,我张开了双手,猛的一跺脚,随着计算公式下发挥作用的[矢量操作],从地面生出大量的地刺把眼前这个旧厂房室外停车场的车全部毁坏,没被铁丝网围住的地方的地面也在轰鸣声中往下陷出一个个车辆绝对无法通过的大坑。

理应无人的旧厂房中,传来了代表[敌人入侵]的警报声。

脚下的地面在强大的反作用力之下轰然下陷,金发少年在这瞬间加速到不可思议的地步,他双手插着裤口袋,一脚便像是蹂蹑纸张一般就把钢铁所制作的卷闸门一分为二。

“既然把手伸向了普通人,那么就给我做好觉悟吧!你们这些狗屎般的下三滥!!”

————————————————————————————

((警告,警告,有入侵者已经突破了第二层防御,有入侵者已经突破第二层防御))

重复着这句触发命令的中央处理系统呆板的女声回荡在这座秘密基地的内部范围中,除此之外还有越来越弱的枪响声。

穿着白大褂的研究者们在这个巨大的[试验场]中跑来跑去搜集和转移最重要的资料,一边在电脑和纸质文件上寻找和销毁有关[实验]的数据。

其中有人烦躁的把已经解剖观察过的[实验样本]从解刨台上踹了下去,随着机器发出的咬合声,这名外观上看上去不满十岁的[实验样本]被碾成了细小的碎肉进行废弃处理。

“可恶啊!”为首的指挥者猛然把锤了一下实验台,使得上面的玻璃试管发出叮当的碰响。

“明明好不容易才弄到了这么珍贵的活体样本,却还什么都没来得及做就被那些应该喂白老鼠的恶心[英雄]找上门来了吗?!”

角落里被打了麻醉的头发一半白一半红的少年,稍稍抬起了那有半边被烫伤的脸。

“这可是稀有的双个性啊!”指挥者发泄怒火般的把手中的手术刀插到一旁还在呻.吟的[实验样本]的眼眶里,

“而且还是史无前例的[半冷半燃]!就不能等我采样化验完毕再来吗?!这些混账[英雄]啊!!”

“毕竟是那个No.2英雄的儿子,都说了是麻烦的东西了,你还是坚持着要把这东西留下来不是吗?!”一个戴着眼镜的女性研究者朝指挥者不满的抱怨,

“而且boss不是都说了不要动他的吗?!”

“吵死了!臭三八!”怒吼着反驳的指挥者从衣袋中掏出一个针管拔掉塞头,快步走到头发半白半红的少年跟前,

“事先保存一点好了,虽然是不理想的麻醉状态,但也终归比什么都没有要强!”

说着他拿着针管的手接近不能动弹的少年。

仿佛大地都在震动的轰的一声,剧烈的爆响让在场几乎所有能动的人都下意识的捂住了耳朵,戴眼镜的女性研究者睁开了眼睛。

刚刚还在怒吼着的指挥者,上半身正被一张曾经作为门的铁板扎穿了身体钉在墙上,鲜血如丝带一般从被漆成灰色的墙面上淌了下来。

一个金发的少年双手插在裤口袋中,有一只脚微微抬起,他身上没有半分灰尘和血迹,如若不是考虑到这里是见不得光的私人研究所,甚至更像是不知哪里来的在悠闲散步的初中生。

前提是忽略他那疯狂向上扬起的嘴角。

角落里,头发一半白一半红的少年微微的瞪大了他异色的双瞳,勉强的抵抗着麻醉剂带来的昏昏欲睡感去看那逆光的身影。

“去死吧!怪物!”一名男性研究员拿出一把枪对准站在那里的金发少年,颤抖着扣下扳机从枪膛中弹出子弹。

然而随着嘭的一声枪响,倒下的却不是那站在门口异常无比的金发少年,而是扣下扳机的男性研究员。

“呵嘿嘿哈哈哈哈哈哈哈!!什么啊!亏我还对你们抱有什么更夸张的期待!”我环视了一圈实验室里的[场景],

“结果却只不过是连残渣都算不上的,只是一群低级的拨弄腐肉的苍蝇而已啊!!”

我猛的一跺脚,瞬间出现在一个研究员面前,然后抓住他的脖子和肩膀,如以往一般,顺势一撕。

红色的液体像是血柱一般喷溅开来,而那个做出这样行为的存在,依旧连半分鲜血也未沾染。

旁边的一个研究员想要尖叫着跑开,但却发现,嘴巴里已经被塞进了一根黑色的枪管,伴随着嘭的一声枪响,金发的恶党露出兴奋的笑意。

金发少年一边发出压迫力极大的可怖笑声,一边从容不迫的杀死每一个被他接近的人。

什么都没看见就死了吗?![念动力]类型的个性吗?!英雄可不是这般恶鬼的做派啊!带着眼镜的女研究员四肢着地躲在实验台后,留着止不住的冷汗向前爬行。

“做出挺符合你身份的行为了啊!蛆虫!”

女研究员颤抖的留着泪水,仰头看向另她感到绝望的脸。

“请放过我吧!我还有很多钱!你想要多少都可以!请放过我吧!”

“这种话去对被你害死的无辜者去说吧,”我抬起脚踩在她的脸上,女研究员挣扎着想要从地板和金发少年的鞋之间扯出脑袋,

我加大了力度,伴随着像是气球爆裂一般的声音,红的混杂着白的溅了一地。

“在地狱里!”

眼前快要一片模糊不清了,从刚才开始已经听不清他们在因为什么而吵闹。勉强还保留着意识的半白半红发少年看着渐渐接近他的存在,忍不住发出了声音,

“你...是英雄吗?”

金发少年的背影顿了顿。

“不,我是坏蛋加三级的混蛋。”

延伸阅读

DMC十字绣加盟  http://www.profeciasbrasil.com/gmbu.shtml
2011年12月1日正式成为法国DMC中国区域先吃螃蟹总代理,雅居廊公司自1997年

丽莎加盟  http://www.profeciasbrasil.com/nbao.shtml
丽莎饰品凭借“以人为本”的管理理念和四大管理体系,支持公司经营客户和员工的稳健发展。

偶耶加盟  http://www.profeciasbrasil.com/xmy0.shtml
偶耶DIY手工玩偶,为广大热爱手工玩偶的消费者提供材料,让消费者可以通过自己的双手创

美德加盟  http://www.profeciasbrasil.com/aak8.shtml
美德保护套总部是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我们的商品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

源鑫加盟  http://www.profeciasbrasil.com/x9q1.shtml
暂无

皮特公爵皮具护理加盟  http://www.profeciasbrasil.com/68p4.shtml
皮特公爵皮具护理是上海皮特-公爵护理全球连锁机构旗下的品牌。**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

晟龙加盟  http://www.profeciasbrasil.com/aoh5.shtml
广州晟龙实验仪器专营实验室仪器,玻璃制品,国内外实验耗材,生化试剂,农林科研仪器,环

玛妮娅欧式洗衣加盟  http://www.profeciasbrasil.com/6mzz.shtml
玛妮娅欧式洗衣是上海宛昌洗涤设备有限公司旗下的品牌。公司于2003年从干洗故乡—法国

英特国际少儿英语加盟  http://www.profeciasbrasil.com/u11d.shtml
英特国际少儿英语是北京英特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旗下的知名教育品牌,我公司依托北美语言文化

美人计珠宝加盟  http://www.profeciasbrasil.com/g0ez.shtml
国内外定位的跨国缅甸a货翡翠现代企业,、专职的珠宝流水旗舰,支持加盟合作双赢的美好前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通灵同人)游世之开腔(6)

    程香香已经从范宜君那里听说所有的事情了,她提了一口气上来,“徐放,我说的不纯,不是指她借你气她父亲这事,而是别的什么。”……徐放这伤一养,就是一个月。后背伤口结痂,还没自然脱落,看着依旧吓人。程香香的心情也阴霾了一个月,觉也睡不好,饭也吃不下。徐放能出门的时候,程香香整个人都瘦了一圈。最主要的是,李

  • 偏科生之抛弃男主的正确方式

    跪在地上的男孩身形略显瘦弱,虽说年岁尚且十四,并未长开,但已堪称玉树临风。经过方才沐浴更衣,可见他睫毛卷翘,眉目清俊可爱,但从骨子里透出一股令人臣服的王者之气。“段九辞是此次弟子中年岁最轻的,但他却一路斩杀数十只妖兽。虽负了伤,但内骨却很是坚实。弟子观测过了,他的根骨上佳。小师叔,可愿选他?”齐元若

  • 风语咒第六章

    心怀忐忑的走到眼前,豁然发现他的样子有些眼熟。定神一看,居然是早时在屋顶与邢国义争吵之人。我站定在那人面前,内心波澜翻涌,竭力揣测着这人出现于此的目的。既然是人家主动找上门,定然有所准备,现在最好不要轻举妄动。对视片刻后。那人突然道:“你不是警察对吧。”明知故问,我暗想,你都找到我家门口了,这点程度

  • 色女撞桃花在线阅读第十章

    “放心,你什么阶位,杨伟什么阶位,你们两人虽然同时大地级,但中间却有着五阶之差,你说你叫我怎么放心呀。”对于江枫的大言不惭,胖子就一阵气愤。对于胖子的大吼大叫,江枫不但不恼怒,心中还有种舒坦,江枫知道胖子是真拿自己当兄弟,不然也不会这样着急。看着胖子那火急火燎的模样,江枫知道,今天要是不让胖子知道,

  • 复仇之旅必逆天第二章

    盛余的声音惊醒了姜炳:“姜饼先生,对不起,我也不知道泡泡怎么了,它平常都很乖的,今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满脸歉意,说话的声音也细如蚊蝇。姜炳回过神来,他心不在焉的安抚了一下盛余:“没事,可能是水土不服吧。”盛余感动的点点头,姜饼先生果然是个好人!姜炳边说话边用眼角余光打量那个穿着黑色古

  • 秦皇妖陵大开杀戒!(第七更)

    “嘶!”“嘶!”“嘶!”……棒子国军人见罗临速度竟快到了这种程度,禁不住一个个倒吸凉气,脊背发寒,冰凉彻骨。“太……太快了!他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指挥中心,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瞪大眼睛,死死地望着电脑屏幕上如风似电般的罗临,骇然无比的说道。“这不是属于人类的速度!”韩成玉一眨不眨的盯着电脑屏幕上的罗

  • 通玄记有编号了

    吴生艰难地想睁开双眼,感觉有强烈的绿光,眼睛蜇地生疼。赶忙眯眼,不一会便能隐隐约约看见东西了。微微抬头,钢铁屋顶中央半米大的圆碟灯,发出蒙蒙的绿光,吴生心中一怵,隐隐发毛,冷汗便开始淌了。发软的身子早就一个激灵挺了起来,吴生才发觉眼前是桌子,对面杵着两团阴影,模模糊糊一个应该是人,另一个也是个人。脑

  • 锦衣卫家旺夫童养媳在线阅读第3节

    若水“扑通”一声跪下去,慌忙低下了头。她像一个识破了别人惊天机密的偷窥者,冷不丁被主人发现藏身之处,怕的全身都有些发抖。不怪她害怕,整个曲家都知道这位长的如何如何,可实际瞧见的又有几个?平日里大着胆子抬头看一眼的人,都是大人物。可她只是一个小婢女。柳垂誉忍不住咳了几声,那声音确确实实的透着虚弱。她强

  • 天降之物在线阅读第六节

    “妈的,这也太恶心了!生产这玩意儿,谁想出来的主意?”马金川大吐特吐以后,用纸抹着嘴,悲愤的用不至于太大但已经尽力做到最大的声音叫道:“亏你也吃得下去!”“因为……是糖嘛。”一时间无言以对,罗一文含含糊糊的把话题混了过去,又反驳道:“这可是你让我说的。”“我可没让你说那么恶心的东西!”马金川已经不想

  • 妖OR人在线阅读第三节

    “修道伊始,以功法相助,踏入感气境界,我昆仑的六合功法,乃是在这五荒三界,都能排的上号的筑基功法,此法不止能够吸纳天地灵气,就连日月星辰,都可为我所用。”清叶执事淡淡开口,随着身动,漫天风雪似乎刹那间冻结,仿若凝滞了一般,月光灿烂,被牵引而落,尽数汇入了眼前这位执事的体内。萧浊凝神灌注,视线所及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