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庶子娶了太上皇之第九章(9)

作者:疯狂更新 来源:晋江文学城

桃红色的飘带崩成了一条直线,缠在吴焕的胳膊上。

最末端还有萧行歌踩出来的脚印。

触目惊心。

萧行歌现在都想自己钻进那个柜子里,表演一个原地消失术。

吴焕退后了两步,提了提胸口挂不住的裙子,说道:“晚上好啊,惊昼兄。”

方枕宵嗯了一声,松在放在萧行歌腰上的手,意味不明地看了看萧行歌,又看了看吴焕,说道:“陛下好兴致。”

萧行歌脱口而出:“不是,你听我解释。”

方枕宵颇为耐心地点点头:“请讲。”

萧行歌:“……”

这人怎么不按套路出牌,怎么会有人接“你听我解释的那一句”,这种时候的正确答案难道不是“我不听我不听”吗。

萧行歌脑中空空、一时口快,让他解释还真没什么好解释的。

难道说,我和吴焕正在密谋如何推翻你吗?

“是这样的,”萧行歌干笑两声,又指着吴焕开始胡说八道,“晚上齐继看到他掉到了湖里,捡回来让他在柜子里换身衣服,还没来得及出来,你就到了。他穿着这声音衣服,不好意思见人。”

说完,萧行歌扭头朝吴焕挤眼色。

吴焕楞了两秒,恍然大悟:“对对对!云湖的水可真凉啊。”

方枕宵意味深长的点头,说道:“陛下可真是菩萨心肠。不早了,臣就先告退了。”

方枕宵一走,吴焕没脸没皮的一屁股坐在刚才方枕宵做的那个椅子,无所谓地说道:“你那么怕他干什么?惊昼兄又不会吃人。”

饱汉不知饿汉饥,萧行歌心道,他不会吃了你,但是不一定不会吃了我。

萧行歌一梗脖子:“这谁怕他了!”

吴焕:“那你慌什么?”

哪壶不开提哪壶,萧行歌简直想拿他桃红色的飘带堵住吴焕的嘴,然后一脚把他踢出宫门。

吴焕一点没意识到萧行歌心中的歹意,自顾自地继续说到:“惊昼兄人挺好的啊,以前在国子监的时候,还帮了我不少。”

国子监?那不是古代达官贵族子女上学的地方吗?

萧行歌问道:“你俩以前是同学?”

吴焕点点头:“我俩是同窗,都是我爹教的,不过我爹不是很喜欢他……”

“陛下!”齐继一声大吼推门冲了进来,抓着萧行歌上下一顿检查,担心道,“他没把你怎么样吧。”

惯性太大没收住,撞的萧行歌一个趔趄,安慰道:“没事没事。”

齐继松了一口气:“刚才屋子里“哐当”一声响,老奴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呢,可吓死了”

“那是……我从柜子里掉出来了。”吴焕插嘴。

“吴贵妃!你怎么在这?”齐继这才注意到,屋子里还有一个人。

“吴贵妃???”萧行歌怀疑自己听错了,“你也是我的妃子?”

吴焕无辜的点点头。

萧行歌气急败坏道:“那你爬什么墙啊?”

大门不能走吗?他一个皇帝和自己的妃子夜晚见面那不是天经地义吗?

走正门了他还慌什么?

本来多正常的事情,搞的鬼鬼祟祟的。

此地无银三百两,一看就是有情况。

吴焕理直气壮道:“我是代替我爹来商讨大事的,当然需要一点仪式感。”

鬼鬼祟祟的仪式感?

萧行歌简直想锤爆他的头,屁事真多。

吴焕探头:“萧应,你的真不记事了?”

萧行歌懒得和他解释,一屁股坐在旁边的太师椅上,不耐烦道:“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吴焕也不打听了,收起脸上的嬉皮笑脸,正色道:“我爹说了,他虽然挂着太傅的头衔,但是其实手里没什么是么实权。他年纪大了,虽然没干出什么名堂,但是也带出了不少学生,当朝翰林多是出自他门下,应该可以说动一二,如果陛下愿意的话,他愿意为此尽力一试。”

萧行歌沉默了。

他想起今天在大殿上顶天立地的山羊胡。

一腔孤勇,拳拳忠心。

忠君爱国,君为臣纲。是时代下逃不开的伦理枷锁。

就算萧行歌无能,方枕宵是天才,那方枕宵上位了也是国贼篡位。

名不正则言不顺。能从后宫之中杀出一条血路,手上又怎么可能干净。如果他自己上位,成王败寇,没什么好说的。如果下一任皇帝还是姓萧的接替,那史书功过又该如何评说。

萧行歌叹了一口气:“你回去告诉吴大人,我就是一块扶不上墙的烂泥,他不用为我操心,好好的安度晚年吧。”

“算你还有点自知之明。”吴焕给自己倒了杯茶,接着说道,“可我爹他不听。”

萧行歌思索片刻:“这样吧,我给吴大人写封信,他看了自然就会明白。”

原主狗爬一样的字,萧行歌写出来去见桃李满天下的吴大人还真是不好意思,但是也没有办法,不像万一吴大人认为是仿造的怎么办。

萧行歌心道,明天要装模作样的练几天字。

意思还是那个意思,天下本就能者居者,吴焕领了信,提着他的裙子走了。

齐继把门一关,恨铁不成钢道:“陛下!你真不想亲政啊!”

萧行歌:“不想。”

齐继:“这可是先帝留下的江山!不能拱手让给他人啊!”

萧行歌:“亲政有什么好的,每天吃喝玩乐,不用干活他不舒服吗!”

前朝后宫都被方枕宵一手把持,萧行歌疯了才去和他硬碰硬。

萧行歌又想到刚才吴焕从柜子里掉出来的瞬间,尴尬的头皮发麻。

也不知道方枕宵是否起了疑心,让人去查,他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知道萧行歌多少消息。

萧行歌生怕方枕宵一个不开心就暗地里把他给弄死了。

夜里辗转难绵,甚至连遗书都打好了腹稿。

方枕宵一派人过来叫他听政,萧行歌就装病,赖在床上死活不起来。

就这么提心吊胆,战战兢兢地过了三天,萧行歌竟然还活着。

但是他终于如愿以偿的病了。

从吴焕来的第二天,闷热的天气终于有了着落,噼里啪啦的下起了雨,气温骤降,园子里呜呜的风刮的树枝都折不少。

萧行歌心里不踏实,睡觉还不老实,夜里着了凉,一觉起来就发烧。

有了上次的忽然暴毙的前车之鉴,齐继一点都不敢马虎,第一时间请了太医,生怕萧行歌一口气提不上来,又出什么大事。

还好太医说只是感染了风寒,喝两剂药就好了。

方枕宵来看了两眼,大发慈悲让萧行歌病好之前,都不用去前书房当吉祥物了。

齐继把太医的话当圣旨供着,操着老妈子的心。

这两天雨势缠绵,气温一直在降,齐继怕萧行歌再受冻,不许萧行歌出门,不让萧行歌穿内事局给他做的新睡衣,萧行歌一连在屋里憋着画了三天的画,实在无聊的透顶,画不动了坐在窗户边上的软塌上,看着外面的雨景发呆。

明乾馆的院墙外面种着两颗桃树,中熟的品种,这会果皮鲜红,个大饱满,几天的风吹雨打,把叶子吹落不少,看着更加硕果累累。

两个穿藕粉色长裙的宫女,披着蓑衣,举着一根两米长的竹棍敲桃子。

嫩红色的水蜜桃咕噜咕噜滚的一地都是。

萧行歌脑子突然亮了一下:“齐继!齐继!”

齐继从外面进来问道:“怎么了陛下。”

“内事局里有没有那种比较硬的纸,”萧行歌用手比划着,“不弯不折能成型的那种。”

齐继听得迷茫。

“算了,”估计这边的造纸技术还没那么高,萧行歌又道,“有那种小木片吗,越薄越好。”

齐继沉吟道:“暂时没有,但是陛下要是需要的话,内事局有工匠可以赶制出来。”

萧行歌大喜:“我要五十五张,就巴掌那么大小,我画张图给你。”

内事局的工匠办事效率很高,只用了一天,就给萧行歌送来了五十五张薄木片,一张大约有0.5毫米那么厚,表面打磨的光滑平整。

萧行歌手巧,不仅会画画,有时候还会雕点东西,他从内事局讨了一个篆刻刀,花了整整两天,刻了一副**牌出来。

黑桃和梅花是用墨水染的,红桃和方片是用朱砂染的,每张牌背面的右下角还用碎金的颜料,烫出了一个小logo,是个“萧”字。

**牌做好了,那么问题来了,宫外面萧行歌人生地不熟,他们宫里的太监宫女除了齐继都不敢上桌和萧行歌打牌,萧行歌总不能和齐继玩钓鱼吧,那多没意思

最后还是吴焕过来探病的时候,萧行歌毅然决然地把人留下,非要拉着吴焕打牌。

萧行歌、吴焕、齐继围着萧行歌屋里的桌子坐成一圈,开始了斗**,玩法当然是萧行歌教的,一上手就一发不可收拾,他们三个打了整整两天。

萧行歌作为拥有八千万欢乐豆的男人,赢这两个新手上路的菜鸡简直是绰绰有余。

第三天,齐继把**没收了。

理由是,萧行歌沉迷打牌,风寒到现在都没好,应该好好养病。

萧行歌再清楚不过了,齐继已经输掉了整整两年的俸禄了。

恰好缠绵了一个多星期的雨终于停了,萧行歌带着他的画板去行宫中心的云湖采风。

院子里吹落的枝叶已经被宫人们麻利的清理掉了,整个院子里散发着一股雨后的清新宁静。

萧行歌刚一拐过一片竹林,迎面撞上了一队人。

两人一个照面,同时停了脚。

领头的人穿着一件紫色的外袍,头发梳的一丝不苟,脸上还敷了一层薄粉。

萧行歌认识。

他刚穿过来的时候,这人领着一队人,在萧行歌的床前敲锣打鼓,萧行歌记得他叫岑星卓。

最开始萧行歌还以为是对方太跋扈,现在才知道,是自己太没排面。

萧行歌只带了齐继一个人,岑星卓背后是一整个仪仗队,敌众我寡,萧行歌感觉自己就像是冲撞了贵妃的草民。

“阿嚏!”萧行歌刚站住就打了个喷嚏。

齐继忙道:“陛下没事吧,我就说风寒没好,不能出来随便乱走动。”

“没事,”萧行歌摆摆手,“不知道哪飘来的味道,呛鼻子。”

特别像萧行歌以前在街上,路过别的小姑娘旁边闻到的香水味,但是过量了,冲鼻子。

岑星卓脸色一黑,愣了半秒,眼角一挑,嫌弃道:“萧应,你怎么还活着。”

萧行歌笑了笑:“不巧,让你失望了。你的那个乐队还不错,你要是有病就让他们吹一吹,保证能像我一样越活越健康。”

岑星卓脸色又黑了一分:“你放心,等你死的时候,我肯定叫上三个队伍,敲锣打鼓三天三夜,热烈告诉所有人,老天爷有眼,终于为民除害了。”

萧行歌这个人,开朗起来特别开朗,记仇起来又特别记仇,岑星卓既然撞到他面前了,萧行歌就开始翻旧账。

敌众我寡,肯定打不过。

打嘴炮又不痛不痒的。

萧行歌灵光一闪,上前一步,说道:“兄弟,过两招?”

“就你,”岑星卓翻了一个白眼,“脏了我的手。”

萧行歌也不生气:“君子动口不动手,我还有别的方法?”

“作诗,画画,写文章?”岑星卓毫不客气,“萧应,你肚子里有这点墨水吗?”

“都不是,”萧行歌摇头,“和下棋差不多,但是更快,你要是不愿意就算了,反正你也打不过我。”

岑星卓实在不像和萧行歌多做纠缠,但是有实在好奇,不爽道:“什么办法,有话快说,搞什么话里有话。就你,能成什么事,我会怕你不成?”

萧行歌一挥手,让齐继回宫拿**了,又让岑星卓的人去叫吴焕。

二十分钟后,萧行歌、吴焕、岑星卓在凉亭里的石桌上组了一个牌局。

萧行歌简单给岑星卓讲了斗**的规则,问道:“懂了吗?”

岑星卓毫不露怯,斩钉截铁:“懂了。”

因为是萧行歌和岑星卓之间的战争,所以吴焕不做**,**在两人之间轮,彩头是一百两银子,炸弹翻倍。

宫里的人都有钱,不赚白不赚。

第一把,萧行歌赢了。

岑星卓:“再来!”

第二把,萧行歌又赢了。

岑星卓:“不服!”

第三把,萧行歌又赢了。

岑星卓:“……”

……

第五十一把,萧行歌又又又赢了。

第五十二把,萧行歌甩出去一对二,手里的牌又空了。

太阳移动到了正头顶,不知不觉已经到午时了。

其实岑星卓一开始没怎么听懂,打着打着也渐渐摸清楚规则了,但是他打牌就更系统托管一样,特别虎,有什么出什么,冲就完事了。萧行歌一个老油条,加上吴焕非常有眼色的打配合,一赢一个准。

萧行歌装模作样的叹了一口气:“唉,你说怎么又赢了,齐继,这是第多少把了?”

齐继垂头,恭敬道:“回陛下,第五十二把,第五十二胜。”

岑星卓脸色黑如锅底:“我不信,再来一把。”

萧行歌摆摆手:“不来了,不来了,是时候回宫用膳了。吴焕,一起来吃饭吗?”

吴焕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背后一抽一抽的,已经笑的起不来了。

“再见了,手下败将,”萧行歌把桌子上的小木片一收,站了起来,“哦对,记得把欠我的钱结一下,一共是八千七百两,不收银票,只收银锭哦。”

延伸阅读

豪门弃子带娃背锅第七章在线阅读  http://www.wxjjzs.cn/blno.shtml
(ps:求鲜花!求收藏!!!!)昨晚的大战,兰戈和御薰两家爆发了强烈的反抗。和康野家

最强厨神赘婿之第四章(4)  http://www.wxjjzs.cn/ycyi.shtml
“你们在干什么?”青玄提着剑来到东侧殿,只觉得头疼无比。这么大的动静,青玄自然不好装

乱世巨星之神秘兽蛋,凝聚剑气(10)  http://www.wxjjzs.cn/ahxa.shtml
在金光窜如脑海后任白明脑海中出现了“轻尘步”的魔气运行的轨迹和步法都映射在脑中无法忘

教练我要打职业之恩重父女情(8)  http://www.wxjjzs.cn/b0p3.shtml
入夜时下了点小雨,第三日的清晨朝阳来的格外迟,辰时才破天了第一缕阳光,叶兰嫣醒的很早

未来之带着农场混末世之小绑绑人,大绑绑心【2/5求鲜花】(9)  http://www.wxjjzs.cn/sjz6.shtml
就因为一首诗,王法发现秋香看向他的时候,眼神都变了,而且有时候还偷偷的打量他。要想勾

炮灰剧情又崩了[快穿]第八章在线阅读  http://www.wxjjzs.cn/awx1.shtml
“杀死鳄鱼一只,获得奖励点50。”直到一道信息传到了许乐的脑海中,许乐这才反应过来,

重生之文娱巨星在线阅读第5节  http://www.wxjjzs.cn/xqtm.shtml
“安娜?”云朵朵跟着念了一遍,“很好听唉。”虽然用的是助理的名字,怀简却觉得她在叫自

综美剧 亿万富翁之小东西,你长得好丑啊!  http://www.wxjjzs.cn/g9ai.shtml
风掠过,樱花纷飞。一朵朵粉色的花瓣随风旋转,周围充满着香气浓郁。在粉色的樱花瓣上,躺

灵起时代之贵府有鬼  http://www.wxjjzs.cn/blmo.shtml
护卫觉得她对傅桑着了魔,此事他不能任由她任性胡闹,便回府去禀告太爷。他万万没想到,太

转神记在线阅读第2节  http://www.wxjjzs.cn/bqu8.shtml
“我说戚七小姐,你刚刚说不吃,现在又说饿,你也体谅体谅我们做下人的好吧。”吴婶手拿一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梧桐默示录在线阅读第九章

    “好了好了,让这场闹剧就这么结束好了~~”变身完毕,伯恩操着模仿着E总的独特磁性嗓音一边说着一边走了出来。“又……又来了一个?”跌坐在地的吴启东一脸惊恐的看着出现的伯恩,显然是误会了什么。伯恩无奈的抚了一下脸,接着快步走到吴启东身边无视了远处的恶参兽将他提起:“嘿,小伙纸,抓紧跑,接下来的画面可能会

  • 猥琐天局在线阅读第五章

    说是送陶然回家,闻再思就真的送到了陶然家门口,在楼下的时候陶然就想让闻再思回去、自己做电梯回去就是了,可是闻再思不许,一定要送陶然到家门口,搞得陶然都以为闻总对自己家有什么企图。要是闻再思真的对自己有什么企图那就好了,这么想来陶然还有一点窃喜。电梯一点一点的上升,正是出门和回家的高峰期,电梯里除了陶

  • 论总裁文的套路之第十章

    长大的皇帝实在令无法令岚音与从前的那个孩子联系在一起。还是温柔的微笑着,金色的发丝很长,微微的卷着,当奥加尔坐在椅子上的时候,他的头发拖在了地面,那双艳丽而闪耀的日轮之眸像是永不熄灭的太阳,现在正温柔的看着岚音的手臂,纤长的手指轻轻的涂抹着药膏在岚音的伤口处,透明的指甲轻轻滑过她的肌肤,让岚音有着莫

  • 天下无丐在线阅读黑龙王私定李氏女,小道士送来千万财

    那青衣道士看起来年纪不大,下巴上光秃秃,没有一丝胡须。看样子顶多超不过二十几岁。胡墨龙三个人就说不得都要站起来,抱拳说道:“师傅哪里来?“那个青衣道士也不拘谨,就上前郎声说道:“三位请了,我乃小道贾锥,从小在湖中青丘上长大,因为我也知道三位是豪爽的英雄侠士,我就不啰嗦了,我这次出世,就是要和三位干一

  • 灿烂似花在线阅读成公主了?

    许央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深墨色如钻石般得眼眸还泛着晶莹的泪光,纤细的手指缓缓抚上脖子,皮肤依旧光滑,然而指尖那一抹鲜红提醒着她那是真实发生了。许央眼神迷离地盯着地上蜷缩着的人,不知所措。蜡烛在颤抖中燃烧着,昏暗的灯光让气氛又诡异了几分。时间一点点地流逝,痛苦的呜咽渐渐消去。许央也身心疲惫地睡去。眼睑

  • 中医妇科男医生日记第六章

    织田神代买了一些狐之助推荐的农作物种子,而后又买了一些桃树的幼苗。狐之助有些不解,她心情颇好地解释道,“桃之夭夭灼灼其华听过没?”“是华圌国《诗经》里的句子。”狐之助说道。“桃三杏四梨五年,《诗经》里用桃代指新娘不仅因为桃花好看,还因为桃树结果很快,意思是新娘快点生孩子什么的。”织田神代说道,“所以

  • 霸总给我做家教双重性格的父亲大人

    “…小姐……小姐不要这样……。”丫鬟看到小姐的异常终于哭出声音了。赵雪姬站在原地不再说话了……她直直的看着前方……双眼中含着强烈的泪光……小丫鬟吓坏了呼喊着:“小姐!小姐?小姐?你不要吓我!蝶儿害怕小姐这样……。”我终于脑袋清醒了便推开倩儿的房门同时蝶儿回头也看着我,她的眼中不但有惊吓还有很多疑惑,

  • 我靠直播唱歌争霸全星际在线阅读黄金劳力士多少钱?

    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这就是兄弟!何况古溪辰还是小马三人的大哥,有事小弟服其劳,有钱小弟孝其敬,这是小马三人心中理所当然的事,就像狼群捕猎,头狼不一定出手,但是第一个吃肉的永远是头狼,而且只有头狼吃饱后,经过头狼的同意,其它狼才可以享用!同样的,群狼法则也适用于古惑仔法则!大佬没有拿钱,小弟永远不可能先

  • 红颜陌在线阅读第1章

    “也就是说,我在放学回家的路上被你这混蛋阴了一把,然后就到了这破地方?”方哙一脸怒气的拎起面前正在装可怜的小不点。“好了,不要生气了嘛,人家也是没办法才这样做的!”系统精灵露出一副“我很可怜”的表情,看得方哙都醉了。“大姐!拜托你别露出这种表情了!你把我坑来了这种破地方,还受委屈了?赶紧的让我回家,

  • [红楼]当贾敏有了红包群在线阅读第4节

    休息了一会,林致翔点开自己的手环,坐在他旁边的许葛看到这下巴都惊掉了,林致翔笑了笑,把事情和盘托出,把许葛说得一愣一愣的,他又叫几个同学演示了一下每个人的超能力,又亲自表演穿墙,最后又告知之后所有幸存的人都会拥有一定的能力,让许葛高兴地那是手舞足蹈,之后他又讲昨天晚上搬空麦德龙仓库的的事,弄得同学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