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我不当学霸好多年第3章在线阅读

作者:麻辣香锅加辣 来源:晋江文学城

周三,阳光明媚,透过窗散落在床上、床下。悠悠鸟鸣传响,仿若在歌颂清晨的美好。

陆凉猛然起身,都这个时候了,铁定已经迟到。他看向鸡形时钟,不知何时设置好的闹铃被调停,本该“咕咕”响的铃声今天没有叫醒他。

“醒了,”陆荨推门进来,看到他疑惑迷茫的模样又说:“你的鸡太吵,我提前取消了。”

他的鸡太吵?真是糟糕的话。陆凉不敢说出来,而是问:“为什么,你怎么没回学校?”

“我请假了,今天和你去医院。”末了,她问:“很感动?”

陆凉无言以对,可是真的有小感动,道:“我已经好了,没事的。”

“还是去一趟医院吧,赶紧起来吃早餐。”

陆凉应了一声,摸了摸眼睛。这是许久不曾有过的被人关心的感觉吗,他觉得很好。

“喵~”莉莉从床上跳到陆凉大腿上,随后被陆凉放在肩头。

“昨天妈妈打电话来,心情不太好,去医院散散心也不错。”陆荨走出了他的房间,自顾自地说。

“……”陆凉囧。

果然,认为妹妹不再和他针锋相对是他的错觉,两人不可能和好。

陆凉洗漱完毕,又在陆荨的监督下吃好早餐,最后便是被她压迫前往医院。

“去一趟医院很花钱喔。”他妹妹是个很节俭的人,他想以此说服她,即使到了医院门口也不放弃。

“反正是爸妈的,我花的很开心。”她把他拖进医院。

挂号,等待。陆凉百般聊赖,和众多等候者一样坐在专门设立的金属椅子上,托腮四顾。

陆荨不喜欢学习他是知道的,但不会以什么理由逃课,而且她很喜欢篮球,爱屋及乌,所以她也会尽量呆在学校,方便练球。

“你这样真没关系吗?我是真的没问题。”

她斜视他,说:“你太自以为是了吧。那些**玩多了不好。”说罢,她重重叹气。

确实,他又有点膨胀了。

“23号。”

音响夹带着细微的电流声传来陆荨手中单子的号数。她把单子递给陆凉,“送”他到诊断室门口。

“臣医生好。”

“你好。”

一个年轻的护士与年轻的男医生迎面走过,两人互相问好。男医生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架,瞥了眼走进诊断室的陆凉。

陆凉似有所感,回头看去,只有陆荨在门外边。男医生已经走过去了。

诊断室里有两人,是护士和诊断医生。医生先问了陆凉情况,接下来是其他的诊断,最后给他安排了各种检查……

“医生说各种检查明天能安排下来。”陆凉如实对妹妹说。

“嗯,没安排住院吗。”

“你很想我住院呀?”

陆荨没有理他,拖着他去下一个目的地。

“精神病医院!有没有搞错!”陆凉失声道。话说我为什么要受这样的待遇啊!他在心中咆哮。

“你天天玩那样的**,我怀疑你心理扭曲。”

“但我从来没对你做过什么不是吗!”

“你对我图谋不轨的时候已经晚了,现在是防患于未然,再者,你昨晚在浴室里做了什么只有你知道。”

“我……”他真辛福,终有这么一天他的妹妹如此关心他。他好想哭。

“好吧,放过你一次。”

他谢妹妹法外开恩。

回到家时已是傍晚,吃过晚饭,他如约而至,来到公园教孩子们打篮球。这次他没有借球额外练习,因为单是给孩子们演示就已经很累了。

“大哥哥,能表演一次灌篮吗!”

“灌篮?”他摇头。

陆凉想起初中时的事,那时他妹妹已经是初中部里有名的篮球高手,但是某一天……

“下雨了,荨,回去吧。”

雨渐密,天阴暗,大雨滂沱。

“哥,我是不是很没用……”

“为什么这么说。”

“我和篮球间有无法逾越的距离啊……就算我拼尽全力,一点点接近,却始终不能触及……”

他知道,她说的是身高,他们家族的遗传就是如此,包括他在内。

“不会的,只要你始终保持对篮球的热爱……”

“不!”她打断了他的话,“你不懂,你没有和专门练习的球员比过赛,你不懂!”

“啊,哥哥是不懂,但是……”

陆凉笑了,摸着几个孩子的头,说:“我不会灌篮,但是我们要尝试,就算最后是失败的,这段经历也会永留心间,化作甘酿滋润我们以后老去的心,至少努力过,不后悔!”

“喔!”孩子们欢呼雀跃。

陆凉受身高与行动僵硬的限制,对他来说灌篮很难。其实他们学校比他高的篮球部成员也不能做到。

练习的只有他,因为孩子们还太小,更不可能,他练一次就要喘息几口气,可孩子们依然用期待、盼望的眼睛看着他,比自己中球了都要开心。他仿佛回到小时候,对妹妹做出承诺的时刻,许诺给妹妹带来灌篮,那时的荨也是这样期盼着,只是最后……

八点,家长们来带走了孩子。那时他完全练不动了,更多的是小孩们练习投球,可以说每个人都过了充实的晚上。

砰、砰、砰,哗。三步上篮,空心球。他没看到画面,但有声音,多年的经验告诉他结果。

他回到了家附近,这是小区的球场,有一道身影挥汗如雨,轻灵纤细的身形做出一个又一个优秀近乎完美的动作——投篮、闪避、假动作等。一个人的球场,一个人的战场。这是他的妹妹。

她是个勤奋刻苦的人,今天请假,虽身不在学校,不过绝不会因此放松,而错过练习。他有些担忧,怕她承受不了,认为她是不是努力过头了?

但他还是轻轻鼓掌,在没有过多杂音的球场里异常响亮。不管她会如何,他始终为她喝彩,哪怕是对她来说很平常的练习。

“你先回去,别在旁边干扰我。”

陆凉带着笑点头,他妹妹从某天起就一直是这样呢。还是熟悉的妹妹啊,他感叹。

第二天,他准时被陆荨拉到医院,开始各种检查。不知为何,他总有被人盯上的感觉。

x射线检查结果出来。

“这……这是什么!!”医生怒问。

“可、可是没错啊……设备、操作一切正常。”

但是,这是人吗!

“林医生,什么事?要不我来处理?”这是一个年轻的医生,带着眼镜,样子颇为儒雅。

“不是,臣医生你看……”

“啊,好了林医生,我来吧。”

臣医生推走了林医生,向怯懦的护士看去,护士忽然打了个寒颤。

“抱歉臣医生我出去一下不能帮您忙了!”她一口气说完整句,瞬间溜了出去。她不明白,为什么会惧怕向来儒雅的臣医生。

“没事。”臣医生推了推鼻梁上的镜架,随手将x射线照放在一边。

“请问臣医生,我没事吗?”陆凉走来,疑惑问道。他可是看到了林医生不可置信的样子。

“没事。”他绕到陆凉身后,舔了舔嘴唇,露出尖利的獠牙,“别转身,你身后好像有什么东西。”

灯忽然熄灭,陆凉感觉有湿润的东西在触碰他的脖子,他顿时转过身,眼前之物让他心里发寒。

电脑屏幕的光照在它身上,青灰色的皮肤,皮囊干瘪,像是皱巴巴的皮包着骨。眼球外凸,没有眼黑,只有一点瞳孔,此刻它正舔着干瘪的紫黑色的唇。

近在咫尺,他吓得后退了几步,坐在了地上,下意识摸了摸后颈被湿润物触碰之处。

“臣医生!”

“嗬嗬,我就是。”

“血气盈溢,只偷血库血喝的我都忍不住了……也是该犒劳犒劳自己了……”

音落,它消失在陆凉的视线中。左边、右边,前后,除了漆黑看不清其他。他感觉有东西在接近,突然后颈冰凉,如有冰块贴在上面。

冰冷的气拨动寒毛,根根立起。

“啊!”陆凉惊叫滚到唯一的光源——电脑屏幕边。

哧。电源被拔,显示屏黑下,陷入真正的黑暗中。陆凉不敢乱动,怕一头撞到它身上。

科学的世界观崩塌,那是僵尸吗?!他浑身颤抖不能自己。

“啊!!”他一边叫一边跑,跑到印象中门的位置,哆嗦的手摸索着墙。同时希翼外面的人听到他的叫声。

他颤抖的手四处摸探,门在哪儿,门在哪里?心仿佛要跳出来,紧张而毫无节奏,不少位置重复摸寻了几次。

进来的时候,他就不应该把手机交给妹妹!即使后悔不已,还能如何?

忽然他摸到了缝隙,有气流经过手指的微凉,这是门缝!他兴奋非常,因为再过一点肯定就是门把手!

手瞬间挪去,手下有门把手,但之间还有枯槁如树枝的手。陆凉眼前瞬间亮起两点红光,那是它的眼睛腾起的血光。

“啊!”

陆凉疯了,求生的欲望让他挥动的右手,狠狠砸在它胸口。它的胸像是石头,拳头落在它胸骨上,根本没有任何改变。

“**结束了。”

“不、不要——”声音戈然而止。

臣医生的利齿扎入陆凉脖子的大动脉上,开始贪婪地吸吮。

“不对,血呢?”

“骗你玩的。”陆凉周围漂浮奇异的青金荧光,他似乎获得了神秘力量,无视臣医生的压制,轻松摆正身体,拍去衣服上的灰尘,然后右手放在惊惧欲逃的臣医生头部。

“不要、不要、求……”

啪。

红与白四溅。

漆黑的x射线室,无人知晓发生了什么。唯有一张恶作剧般的x射线照,上面印的是手掌大的木刻人。

延伸阅读

圣宇加盟  http://www.mentalbay.com/xr1e.shtml
圣宇渔具是溪流竿、台钓竿、中长节溪流竿、高碳台钓竿、高碳溪流竿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

驿漫思酒店加盟  http://www.mentalbay.com/dgc.shtml
驿漫思酒店追求极简的潮流设计和极具性价比的服务,简化一切不必要元素,同时增加关乎客人

链万佳加盟  http://www.mentalbay.com/9b7.shtml
我国经济越来越发达,人民的生活也越来越好,便利店是位于居民区附近,指以经营即时性商品

八帝迎福加盟  http://www.mentalbay.com/nhta.shtml
八帝迎福汽车用品总部是一家集生产和经营一体的汽车用品综合企业。公司拥有汽车品牌八帝迎

十月印记3D胎儿打印加盟  http://www.mentalbay.com/gs7a.shtml
暂无

全胜机械加盟  http://www.mentalbay.com/azc2.shtml
全胜机械拥有出众的发泡设备,在支持产品达到和很过质量标准的同时能满足不同规模用户的需

大唐时贷加盟  http://www.mentalbay.com/g3dc.shtml
大唐时贷创立于2014年底,注册资金5000万元,公司地址位于深圳市前海深港合作区。

草原贵族加盟  http://www.mentalbay.com/dnmx.shtml
草原贵族乳业位于风光秀丽、水草肥美的河套平原—巴彦淖尔市东开发区。占地面积80亩,建

延升加盟  http://www.mentalbay.com/n80r.shtml
延升家用电器产品符合执行标准制造生产,经过多年的创业历程,积累了丰富的企业管理和电蚊

挺乃儿加盟  http://www.mentalbay.com/dkgo.shtml
挺乃儿乳聊吧乳房护理隶属香港恒美佳集团公司下属的化妆品事业部,我们公司有六大项目:乳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诸天融合第六章在线阅读

    声音由远渐进,心中的压力越来越大,额头不知何时冒出了汗水都懒得擦,全神贯注的看着前方。......少女苍白的脸色让她绝美的面容显得有点凄惨,让人恨不得把她搂在怀里去呵护她。“快了,快了,很快就可以出去了,再走一段距离,就可以了。”肚子里火烧的感觉一点一点的蚕食着她的意志,浑身无力也因为这句话而坚持下

  • 亦佛亦魔在线阅读第四章

    齐国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冲喜,但凡新妇嫁娶,丈夫月亡者。均可扶棺再嫁。意思就是说,在齐国,但凡冲喜嫁过去的女子。几个月丈夫就身亡的话,均可在丈夫入葬后重新改嫁。这个月余没有具体规定,只要未满一年的,都可称之为‘月余’。像贺骄这样出嫁十一天就死了丈夫的,妥妥的可以改嫁。这跟齐国的国情有关,齐国之前只是一

  • [综]乐膳好吃在线阅读第3节

    可是,就算她肯,这里的老鸠也不肯啊!不来这里的竞选,那不就是来捣乱吗?你当这里是想来就来,想走就想走的地方吗?这不是来玩笑嘛!就在林馨为快要逃离这里而高兴之时,却被一个老太婆给一把拽了回来,带着戏虐的笑容,道:“呦!姑娘,你当我这里是什么地方啊?是你想来就想来,想走就想走的吗?”一看就知道,像这种满

  • 一世寒柳第10章在线阅读

    叶怜光被窦太主请到了公主府中,公主府占地很大,这在汉朝皇室公主中是独一分的,便是叶怜光看到这占地极广并且雕梁画栋的大长公主府也是有些吃惊的。不过也只是微微一惊而已,其实想想刘嫖是谁的女儿便也就理解了。于是叶怜光就抱着参观古代皇家公园的心情跟着窦太主踏进了大门。一入门,窦太主便对叶怜光问道:“皎君可还

  • 三国:开局辅助曹操在线阅读第1节

    “周总请你到办公室来一趟。”身着职业装的老板秘书Lisa缓缓走到顾栀的办公桌旁,红唇轻启,朝埋头打字的顾栀说道。“好的。”顾栀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衣领,踩着高跟鞋朝老板办公室走去。Lisa的声音不算太大,但在这个气氛诡异而安静的办公室里却显的格外清晰。顾栀旁边办公桌的小李和张姐交换了一个了然的眼神然后

  • 开局开发白血病特效药在线阅读第4节

    秦玉言缓缓向秦苏喜走近。“这只镯子你在翻阅典籍时就应该知道了它的来历。我曾经是这只镯子的主人,就是那个传说中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青阳女帝,算了,好汉不提当年勇。反正我死后因为种种机缘巧合,灵魂与这只镯子融为一体,所以我如今的本体是玉,而非人。”秦玉言邪魅一笑,“至于我为何会对这里如此熟悉。”她突然话音

  • 最后的魔法之泉之第七章(7)

    看到他这副样子,安阳顿时神清气爽,转身就要走,走出去没两步,又回过头来,回到了霍江开身边,弯下腰来。霍江开大喜,以为她回心转意了,毕竟现在安阳没有亲人没有钱,一无所有,甚至连学业都被安可压下去了一大截,未来前途渺茫。但是又想到她刚刚的狠厉,顿时忍不住打了个哆嗦:“你,你想做什么?”“有个好消息,我觉

  • 射雕之完颜康之争取时间(4)

    “韩鸿,快点起床。”林无双低声说道,“起了床,你和娘先躲起来,我出去去看看!”“老亲家,你怎么来啦?”还没等林无双再作安排,李玉子已经把门开了。老亲家,那一定是韩鸿的父亲。林无双迅速的在记忆里搜寻,哦,有韩鸿的父亲韩满堂的数据。这下好了,林无双迅速的在脑子里搜索着原先的林无双遗留下的数据,他希望能找

  • 她说第7章在线阅读

    雨声绵密,车外传来抽刀的声音。少女站起身来从旁边的货堆里抽出两面盾牌,递给我一面,说了句“小心弓箭”,就跳下了车。我别无选择,提着盾牌跟着跳下。看到我们俩,外面的士兵都愣住了。我们抓住机会,一手持盾遮挡后背,朝旁边树林直冲过去。堪堪逃进树林,后面羽箭“嗖”“嗖”地飞过来,跑在我前面的少女扑地趴倒在地

  • 三国直播间之第二章(2)

    找不见小姐的梅竹,正在府里到处找小姐而擂台虽打的热火朝天,无奈报名人数实在过多,待到傍晚,管家只得说明天继续比赛,记录下今日胜出者的姓名。随着天色渐暗,行人也愈发的减少。只见一老乞婆缓缓的在路上走着,偶尔有路人嫌弃的避开,老太婆仿佛没看到,依然缓缓的走着,一个白衣少年匆匆擦肩而过,老乞婆突然停了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