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主角赚钱养反派[反穿书]第六章

作者:萧小歌 来源:晋江文学城

宋思梅这一声笑,让黄靖奇怪的看了她一眼。

她赶紧摀住嘴,宋巧儿只觉宋思梅在笑话她,向她投来愤恨怨毒的目光。

宋思梅有些害怕,缩了缩身子,宋典菱侧了侧身,挡在她前头。

宋母拿帕子抹了抹眼睛。“虽然不知道三娘如何知晓的,但菱姐儿确实不是我们夫妇所生,这孩子命苦,从小就没了爹娘,老爷将小叔唯一的血脉收养过来,我们这些年也是当亲生女儿来疼的,幸亏菱姐儿从小就懂事,不曾让我操心。”

宋母絮絮叨叨的说着,黄氏跟宋初羽才渐渐消化了宋典菱是孤女这个事实。

“原来还有这段往事,嫂子也别难受了,菱姐儿如今出落得漂亮大方,都是嫂子的功劳,想必日后还能享菱姐儿的福气。”

黄氏在安慰宋母这段话时,宋典菱一直仔细观察她的神态,虽然很是震惊,略带些懊恼,但似乎还不至于失望。

宋典菱想不通黄氏的计谋,只好先搁开不想。

而宋初羽跟黄氏反应是差不多的,甚至比黄氏更快恢复过来。

“就承婶子吉言了。”宋母略止了泪,往宋巧儿看去。“原也不是需要特别提起的事,没想到今儿这样被说了出来,叫菱姐儿心中难受。”

虽然早就估计宋巧儿会将宋典菱是孤女的事闹得人尽皆知,可那种幸灾乐祸的姿态,还是叫人恶心。

宋母这话是提醒黄氏,宋巧儿居心不良呢。

黄氏果然回过神来,斥责宋巧儿:“罚妳抄女戒,那些道理都没往心里去吗?妳大伯母的家务事,是能拿出来说嘴的?还不快向妳大伯母、菱姐姐道歉!”

宋巧儿经过刚才被黄靖明指多管闲事,早已又羞又气,她不反省自己的举止,反而更认为宋母一家人就是她的灾星,老害得她被责骂。

这次还是在黄家表哥面前被叱,羞死了她!

宋巧儿梗着脖子不说话,双眼通红看向黄靖,黄靖却如老僧入定般,从方才说了那段话后就充耳未闻似的。

宋巧儿心绪难平,没忍住,跺了跺脚,呜咽着跑了出去。

“巧儿!妳回来!”黄氏吃惊的在后头喊,她身边伺候的媳妇子立刻上前追去。

虽没得到宋巧儿的道歉,但宋母跟宋典菱的目的已经达成,宋母也无意再追究,宋巧儿那样脾性的孩子,本来就难以交好,不如一直这样相看两厌下去。

“长治媳妇,算了,巧儿那孩子也许只是有口无心,这次看我的面子上,别罚她,免得那孩子日后看到菱姐儿心里有疙瘩。”

黄氏本就没打算又罚一次宋巧儿,不过外人面前总要表现出自己有在管教孩子的模样,宋母这么一说,黄氏倒有些愧疚了。

“还是嫂子跟菱姐儿大量,也幸亏今儿只有自家人,我会再说说巧儿这性子,什么话都拿出来说,老给我丢人。”

黄靖见两位长辈将事情圆得差不多了,便起身告辞,黄氏再三挽留,黄靖才说还要去拜见师长,黄氏才放了他走。

客人一散,宋母也辞过黄氏,带着两个女儿回去。

只剩下宋初羽,她见黄氏脸色有些疲惫,为黄氏倒了杯茶,黄氏接过喝了下去。

“娘,没想到菱姐姐还有这样不为人知的身世,如此一来可是不好办了?”

黄氏沉吟了会儿,才说:“应当还好,原本给挑的吴七郎,跟唐家那里都开始谈起来了,现在又知道菱姐儿有这样的身分,要换个吴七郎那样的对象是没可能了,但我的计划还有余地,不必担心。”

宋初羽点了点头,既然没影响,她也就丢开不管。

只是黄氏提到吴唐两家议亲,想到挚友得嫁给那种残暴可怕的人,宋初羽冷颤了下,很是心疼。

黄氏叹了口气。“本来妳大伯父一家就只是小门小户,没想到菱姐儿又差了一层,父母双亡的孤女,能有桩亲事就不错了,只怕还得倒贴嫁妆。”

宋初羽非常同意,心中对宋典菱的优越感不知不觉多了些。

但今日发生的事似乎有哪里不太对劲,宋初羽来回想了想,对黄氏说:“巧儿怎么知道菱姐姐的身世?她这些日子根本出不了门。”

黄氏一愣,但手挥了挥,不甚在意。“也许是听妳大伯母那边的下人嚼舌才知道的,看妳大伯母解释,似乎不是个需要特别隐瞒的秘密,妳妹妹虽不能出门,她的丫鬟兴许是在别处听见的呢?”

看黄氏没有追究的打算,宋初羽也只好压下心中的疑虑。

等回了自己房里,想起赏花宴那日发生的经过,宋典菱看起来温和稳重,待人宽顺,这样好似软弱可欺的人,就这么凑巧让她躲过了吴七郎?

宋初羽唤来丫鬟水棠,吩咐她去悄悄查探宋巧儿是如何得知宋典菱身世的,水棠应下不提。

宋母等人回了院子,屏退众人,只留下宋典菱,宋思梅以为宋母是要安慰姐姐,听话回自己房里去。

“菱儿,多亏妳想到借三娘之口来说,否则,平白无故跟妳婶婶提起这事,我还真怕她怀疑我们知晓了她有意陷害妳的心思。”

事情发展得顺利,宋母松了口气,虽然未知后效,可能避开吴七郎那种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人选,至少成功了一步。

宋典菱这些时间就是在安排今日的事,莲嫂宜夏宛秋等江州来的仆妇,也在这里同宋家的下人有些交情,平日闲嗑主子的事,总是有的。

宋典菱也是*宋巧儿会因为厌憎他们,把握住羞辱他们的机会,所以故意让宋巧儿的丫鬟偷听到下人们说起宋典菱的事,而后回去学舌给宋巧儿听。

宋巧儿也是不负她的期望,果然一出禁足,就迫不及待在众人面前说破这件事。

有这样拖后腿的女儿,黄氏还惯宠如此,可真是慈母了。

宋母这边跟宋典菱说话,外头莲嫂说了声:“太太,忍冬来回话。”

让了忍冬进来,回报的只是琐碎家常,宋母让忍冬告诉宋父,今天一切顺利,便要让他下去,忍冬犹豫了会儿,看向宋典菱。

宋典菱意会到他的目光,对宋母说:“娘,我跟忍冬说会儿话。”

忍冬与宋典菱有些因缘,宋母只点头表示知道了,宋典菱便带忍冬去了自己厢房。

厢房的门让开着,宋典菱把丫鬟支使了下去。

铃铛出门前,对忍冬微笑了下。

下人虽不在,但门大开着,从外看进去,只看得到宋典菱跟忍冬一坐一站说话,宜夏在外面守着,有任何人接近,她会立刻提醒宋典菱。

“铃铛这几日可是经常去找你?”

忍冬点点头。“是,还总带些小玩意儿给我,说是让我当零食。”

宋典菱微微扬起嘴角。“她还不算笨,知道从你那儿突破。”

忍冬有些担心。“姑娘还是别让她伺候了,老打听咱们家的事,心思不良。”

宋典菱轻笑一声。“怕什么?难道你还会乱说?别人我不知道,你,我是最放心的。”

忍冬闻言,有些开心,被主子信任总是令人自豪的。

“这铃铛也是白费工夫,小的可是姑娘奶娘的儿子,怎么会背叛姑娘?”忍冬应付了铃铛这些时日,早就不耐烦了。

忍冬并不是宋父家原有的下人,而是从襁褓开始就照顾宋典菱的奶娘,后来生的儿子。

所以两人的羁绊十分坚牢,甚至比宋悟竹跟忍冬还要亲近。

“辛苦你了,不过,铃铛留在我身边,那儿有什么动静,我或许可以看出些端倪,还是先不动她,你别担心,我会保护自己的。”

宋典菱既然这么说,忍冬只好不再劝她,转而提起:“有件事不知对姑娘有没有用处,小的前些日去浣衣房送衣服,结识了一个叫彩蝶的姐姐,听说了件事。”

自从知道黄氏母女的异常行径,宋典菱便嘱咐忍冬,若遇见奇怪的事就来禀报。

“那彩蝶姐姐似乎对宋大爷十分怨恨,有次咒骂他,小的无意中听到了,旁边的婆子忙劝她闭嘴,小的觉得宋家有这样对主子不满的下人,有些奇怪,就时常同她多聊,才知道,彩蝶姐姐从前有个很要好的姐妹,在宋夫人身边服侍,后来跟宋大爷出了丑事,那人就死了,也是从那之后,宋大爷搬到前院去,宋家才有爷们无事不得进二门的规矩。”

宋典菱蹙了下眉,想起黄氏说过宋学皓是十二岁进书院,才有的前院后院门禁的规矩,思及此,她只觉一阵恶心。

才多大年纪,就女干□□婢,这宋长治一家,真是蛇鼠一窝。

“那彩蝶,有机会我想同她说说话,你多留意些。”

吩咐过忍冬,又叫宜夏进来,剪银子给他零用,忍冬谢过后便下去了。

宋典菱这里暂且按下不提。

且说宋初羽知道吴唐两家开始议亲,便起了去探望唐五娘的心思。

这日她带着两个丫鬟拜访唐家,先去见唐夫人,只见唐夫人彷佛老了许多,精神不济,看见宋初羽,忙拉过她的手,抹泪道:“羽姐儿,妳多劝劝我那傻丫头,事情都到这份上了,哪里由得她不嫁?我难道没打听过吴七郎的人,哪个做母亲的会把女儿推入火坑?事已至此,她不安心待嫁,还指望嫁谁?”

宋初羽忙安抚过唐夫人,便提步来到唐五娘的住处。

一进门,只见唐五娘坐在床头垂泪,一副病恹恹的模样,圆盘脸儿都瘦削了下去。

见到宋初羽过来,她呜咽一声,抱着她痛哭。

“初羽,我不要嫁那吴七郎,若逼急了我,我就绞了头发做姑子去!”

延伸阅读

粉鲜生加盟  http://www.trafficschoolsystem.com/s48c.shtml
粉鲜生是广州凯美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师傅们考察了各省市20多个省市,总结了80多个地方

荣事达智能洗衣加盟  http://www.trafficschoolsystem.com/6vtn.shtml
家居行业越来越的高端化,这也是如今都市年轻人以及更多家庭对高品质生活方式要求高的结果

1小时手机服务连锁加盟  http://www.trafficschoolsystem.com/ggxv.shtml
一小时手机快修连锁简介:1小时手机快修人气高加盟,空白地区/县城地区咨询者优享万元开

妙彩金饰画工坊加盟  http://www.trafficschoolsystem.com/s185.shtml
妙彩金饰画工坊采用智能化设施,简单的操作即可以打造消费者理想的空间风格,背后企业济南

波斯猫KTV加盟  http://www.trafficschoolsystem.com/dzmv.shtml
波斯猫量贩KTV忙碌的步伐,巨大的鸭梨,生活是那么的索然无味,感觉就要窒息而死!朋友

坚坝加盟  http://www.trafficschoolsystem.com/a6l7.shtml
坚坝是一家集研发、生产、销售为一体的现代化高新技术企业。始建于2000年,占地面积约

中国管理整合加盟  http://www.trafficschoolsystem.com/daiz.shtml
一、公司介绍中国管理整合网是由香港嘉盈(集团)控股有限公司投资控股,博勤(广州)管理

祯芙弗尼银饰加盟  http://www.trafficschoolsystem.com/b7ow.shtml
祯芙弗尼银饰加盟_公司简介goldfore是一家致力于精致首饰研发设计与生产的时尚银

唐韵加盟  http://www.trafficschoolsystem.com/x93v.shtml
暂无

萃华金店加盟  http://www.trafficschoolsystem.com/s8c3.shtml
萃华金店招商_萃华金店连锁_萃华金店加盟费_公司简介萃华金店创建于1895年(清光绪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都市疯狂人生在线阅读第九章

    最后是吕深和顾绵一起去食堂吃的饭。“你都不安慰我的吗?”看着对面一个劲埋头吃吃喝喝的顾绵,吕深心里拔凉拔凉,“你看着我这张脸还吃得下去?”他一个大男生都差哭了!都不安慰安慰他的吗!一口咬住一块糖醋里脊,顾绵才不情不愿分出半个眼神给他,“好吧,你想要什么安慰,你说我说给你听。”吕深:……“我要跟你绝交

  • 八号当铺:黑暗之主在线阅读第十章

    现代文明还是个胚胎的时候,高楼大厦还没建起来。城市里的人口远远低于现在,出城几里地就是蛰伏着毒虫猛兽以及山精鬼怪等物的深山老林。作恶的妖怪闲来无事或骗或抢找个人类,带回洞府一饱口福。山头那么大,但最容易抓人类最适合修炼最适宜居住的地方就那么几个。因此还要互相打上一架,赢了的吃穿用度都使最好的。为免孤

  • 都市影视之随心所欲在线阅读第四章

    天已经雾霾弥漫。这个空气不优质的城市,净是给心烦意乱来个雪上加霜。一睁眼便是掩人耳目的白花花,有心要和你执意到底,骂不走打不散,角落里到处藏。常去禁坊镳刚从崔得黄的门市里飘出来,左顾右盼死活找不到自己车停在哪里,对着空气狠狠口吐不快。“这什么破天气,在这给我玩捉迷藏呢?我干脆当个瞎子算了!”他走两步

  • 都市:我的粑粑是种田大佬第6章在线阅读

    女魃将信将疑看青泽一眼,这才收手。这画面与青泽想象中的重逢场景相差太远,青泽保持坐在地上的姿势,数起了石块,也不看向应龙的方向。应龙出声后便无人再说话,安静了大概数秒,青泽觉得着实有些尴尬,故作镇定地咳了一声,还是抬起了头。发现应龙不知什么时候站到了面前。青泽往他身后看了一眼,天女魃似乎到水潭附近别

  • [综]锅都扔给世界意志!在线阅读第六章

    君婕勾起嘴角,转身付给男孩子钱。“等等等等,我这里还有小礼物哦。”男孩子手忙脚乱的接钱,一边从牛皮纸袋子里拿出一支玫瑰。是那种廉价的塑料玫瑰花,还有点掉色的样子,通常有人拿着二维码在超市门口让人扫的那种。君婕没有嫌弃,从男孩子手里接过。男孩子眼神在两人之间来回了一圈,眼珠子一转,又拿出一朵递给君婕,

  • 我家租客有点凶第9章在线阅读

    “畜生,找死!”叶尘目光一寒,锋利的狼爪弹了出来,以闪电般的速度,狠狠一划。嗤啦!墨毒章鱼的几只触手,立即被他切断。猩红的血,汹涌而出。“呜呜呜——”墨毒章鱼吃痛,大声叫喊起来,拼命扑腾,激起滔天水花。噗!随后,它猛地张口一喷。一股墨绿色的毒液,宛如弩箭,急速射向叶尘头脸。这墨毒章鱼的毒液,比硫酸还

  • 大秦之都市皇朝智者交战

    这个世界的幻能非常神奇,它不仅可以通过命牌千变万化,还可以通过人类发明的转换器转换为动能,而且这幻能藏于体内时完全感觉不多它的威力,但转换出来后才发现它蕴藏的能量居然这么巨大,犹如一小包炸弹看起来小小的,但它蕴含的能量就可以炸碎钢筋混泥土。“我宣布这汽车就是我黄青萍的了,以后你就叫‘新路’车。”黄青

  • 独身主义回转

    张牛山和杨凌雪了二人且战且退,在甲板上和通道内留下了无数的鱼人的尸体.那些凶猛的鱼人被张牛山和杨凌雪好不容易才退到了那船舱内,张牛山迅速打开机甲,战舰的机甲开始防护起来.“乒乒乓乓!战舰外面急雨似的击打着令人感觉到很不安的爆裂声,那都是鱼人奋力撞击在机甲上的碎裂骨头的声音.张牛山也不管这机甲能撑住多

  • 梦幻西游之全民公敌之第二章

    江淮站在后台,听着舞台前方传来热烈的呼声,听着那个熟悉得令人落泪的声音,心脏猛然加速,她摸了摸心脏,心中低吟,“别急,很快就见到他了。”急促的心跳慢慢缓和下来。江淮嘴角微微一钩,弧度上扬,露出一个小微笑。随即笑容一闪即逝,又变回梁靖惯有的面无表情脸。《最佳合唱》采用的是合唱的模式,五名备选合唱者站在

  • 一觉醒来孩子都有了gl第一章

    最后一个毒圈,玩家常说的决赛圈,是绝地求生这款**一局中最接近胜利的时刻。栗迟昕屏息凝神躲在山坡上,在树木草叶形成的天然遮蔽中匍匐,一边警觉地提防着周遭动静,一边等待着这关键毒圈的刷新。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厮杀,剩余玩家只剩下5个人。这是单排模式,也就是说,除了自己,下一个巴掌大的安全圈里将还有4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