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直播秦时明月之道门妖孽在线阅读第8章

作者:梦幻魔影 来源:飞卢小说网

“那个……我说呀——你瞪我也没用啊。”

“毕竟这是中也先生的命令。”

对面的黑手党成员挠着脸,露出了苦恼的表情。闻言气鼓鼓盯着他看的爱理歌一语不发地收回了视线。

被扔下了。

黑手党大楼的二层是通信保管处。黑手党的成员们执行任务时大多会在这里备案保存,保管处里留存着大量与黑手党有关的零散记录。

爱理歌对面的人是港口黑手党的成员,也是中也先生的部下。他们遵循干部的命令,在保管处里找寻着某项资料,时间是两个月前仓库事件发生前后,作为发现过去资料中疏漏之处的功臣,爱理歌毫无悬念、理所当然地——被留下来做情报处理了。

这剧本不对!

接下来不应该是她和中也先生一起去调查事件生死患难然后发展感情线吗?

为什么她要被留在这里整理这一大堆无聊无聊超无聊——简直无聊透顶的文件资料啊!?

被中也先生领进来的女孩儿在干部大人走后就一直靠着墙壁生闷气,周围的低气压厚重得快要化为实质,海水般将他们吞没了。

不过中也先生临走前吩咐“看着她”,摸不准干部心意的部下们思前想后决定不管少女,留意着不让她乱碰某些资料便投入了情报整理的工作里,由着她蹲在墙角闷闷不乐。

“呐。”

……

“我说——呐,听得见吗?”

只有纸张翻动声音的安静房间里,爱理歌清透稀薄,像是隔着缥缈雾气的音色传了过来。

“中也先生到哪里去了?”

和刚才又轻又薄,转瞬间就消散在风里的声音不同,她再度开口时语气又恢复了往日的朝气蓬勃,习惯性略微上扬的尾音给人一种俏皮可爱的印象。

而且,光看脸的话,的确超可爱啊——

听见了身后靠近的脚步声回过头的青年,凑到他眼前的是一张精致漂亮得毫无瑕疵的脸,女孩儿有着缎子似的柔顺金发,祖母绿的眼睛里碧波荡漾,倒映着他慌乱的表情。

离太近了。

男人退了步下意识道:“没、不知道……”

“嗯……是这样吗?”她仿佛无所察觉地应了声,声音软绵绵的,似乎中也先生走后,她就对周围的事物都失去了兴趣一样,港口黑手党也好,这些资料也好。

“嘛,算了。”爱理歌不在意地歪了下头,“大不了去问森先生。”

她小声地说着。

“什么?”部下受到了惊吓般地道,两人离得很近,他其实听清了少女的嘟囔,然而,那内容委实太不可思议,他一时没反应过来,以为她在说梦话。

首领怎么可能随便接见——既不是干部,也不是秘书,区区构**员的少女?更不用说从首领口里打听到干部的下落了。

爱理歌却没有解释。

不是不可以说明、找不到借口的事情。她只是只关心自己关心的话题,跳过了对他的回答盯着他手里东西问:“这是中也先生要找的资料?”

“啊……是——”话音未落,青年手里的文件夹就被少女抽走了。

她一目十行地扫过文件内容,双手一合,自信不疑地表示:“我知道了。”

青年一头雾水:“你知道什么了?”

“不告诉你。”爱理歌不回答,她看向保管处里三两个被叫进来整理资料面面相觑的构成员,眨了下眼说,“尽情努力吧,我就先撤了!”

“嘛……就算是笨蛋,明天中午之前也应该找得出这些资料里的疏漏了吧。”

后半句话她几乎是在嘀咕,除了就在面前的青年,谁也没听见。她把资料还给他后走掉了。

>>>

走出了通信保管处后,爱理歌拨通了某一个电话,她对电话里的人说有事要汇报给中也先生。

森鸥外表示你可以打电话,于是爱理歌要了中原中也的手机号码又表示一定要当面说。森鸥外沉吟了两秒笑着就把队友卖了,告诉她中也去“谈生意”了。

一周前某个境外势力偷渡进入横滨想要和横滨的地头蛇港口黑手党建立合作关系以及购买武器,森鸥外拒绝了对方的邀请但表示武器可以卖,或许是有和黑手党再搭上关系的意思,也有提防军警迫切武装的需要,由一伙跨国通缉犯组成的小组织头目同意了森鸥外的商定。

组织的头目是一个谨慎的胆小鬼,原本应该是在黑手党的仓库完成交易,但对方犹豫了一周提出由他们那边决定交易时间和地点。离交易时间还有两小时时,买家临时改了交易地点,说是之前的地盘被警方察觉了不安全。

森鸥外让人调查后若有所思地同意了,他说着“得意忘形到把叉子伸向其他人的蛋糕可是不行的呢”,在没有通知对方的情况下把交易人员从黑蜥蜴十人长改成了干部中原中也。

说起来这件事还和御浦组有关系。御浦爱理歌打电话来的时候森鸥外只说了中也的现在所在,其他事情没说,这个御浦组的大小姐究竟能做到什么地步他很好奇。

交易地点是开在隐蔽地方的地下*场。黑街上鱼龙混杂,光表面上这里也是一家非法酒吧了。爱理歌要到的时候给中也先生打了两个电话但是他没接,跟着侍者进入*场的少女被拉着玩轮/盘。

反正现在也找不到中也先生,爱理歌看着*桌说没钱,然后她就被强行塞了一笔高利贷。

爱理歌:“……”

现在的黑帮拉业绩都这么拼吗?

自家主业也是*场的御浦爱理歌谦逊地表示家里组织尚需努力。

然后她就在*桌上把对家统统打了个落花流水。

轮/盘、**、摇骰。

怀抱着学习同行的敬业精神,爱理歌把*场项目玩了个遍,赚得盆满钵满,俨然*场女王。虽然手边筹码越垒越高,爱理歌脸上的表情却一点变化也没有。

不是兴奋也不是故意装作**牌,爱理歌没打算用神情来隐藏或者误导牌面,她一开始还有点跃跃欲试,到后面完全就是面无表情,机械地重复动作把牌打出去,和周围叫好的人以及庄家越来越紧张“说好的让她欠下高利贷转手给**富商,怎么现在快卖身的变成他们了啊!?”的情绪呈现鲜明对比。

*场里的员工得到示意到后场去报告老板了。

爱理歌看见了也没当回事,她倦怠地打着哈欠看着手里的joker,把牌面覆盖在了*桌上。

“我认输。”

庄家松了口气。

但是她看着少女*桌前的筹码,想想把这些换算成金钱的数字头皮发麻地道:“不继续吗,小姐,*场里还有很多有意思的玩法哦。”

“一直赢有什么好玩啦,也让我输一次啊!你们这些……啊啊,出老千都不会吗?我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为什么你们还输得这么惨啊!?”爱理歌愤怒地拍案而起,她挫败地吐槽,“和你们玩牌我还不如和三岁小孩玩抽大小。”

转身就走的爱理歌被拦了下来。

背后,*场的庄主看着自己面前所剩无几的筹码,一扫之前的阴郁神情,笑着问:“赢了钱就想走,这世界上可没有这么便宜的事情,天真的小姐。”

“你出千了吧。”

不是疑问。

是陈述。

来这招呀。

爱理歌没什么表情地看着他们从桌子下面翻出早已准备好的另一套纸牌,她本来想说刚才那些钱她不要,总之先把自己从这麻烦的事情里摘出去,但又觉得这样就显得她心虚了没面子。

不管她有没有出千,他们只要认定她作弊就可以挽回局面,所以她一定得“出千”。

“啧,你们在干什么?”

这时,一道略显粗暴的声音横插进来,结束交易正要回去的中原中也听见*池里传来了不同寻常的吵嚷,站在二楼的黑手党干部随意地扫向场中心,一眼就看见人群里那抹亮眼的金色,中也瞬间皱起眉。

跟在他身旁的中间人观察到中也神情,又看了看*池,招来手下,以*场老板的身份发号施令:“赶快把事情解决掉。”

中原中也侧眸瞥向他,湖蓝色眸子里泛着结冰似的冷光,他扯开一个笑容,不紧不慢地反问:“解决掉?还真是会说大话啊,港口黑手党人的也轮得到你们来解决吗?”

中间人一愣,中原中也收回视线,从容不迫地穿过不自觉分开的人群,他走到爱理歌面前,懒懒地抬了抬眸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当然是来找中也先生的。”她眉眼一弯,瞳里闪着亮光。

“哈……?”中也不能理解地应了声,少女的行动和思维都太跳脱,中也本能不觉得她是有正事找他,索性跳过了这个话题道,“不知道你脑子里究竟在想什么。总之先回去吧。”

有黑手党干部保驾护航,*场的人目目相觑没人敢拦。爱理歌立马跟了上去,挡在门前的人海退潮般散开,留出了一条宽敞空旷的道路。

“请等一等。”

有人发出了平静地制止。

“你想做什么?高田。”中原中也冷淡地看向了他,直截了当地问。

“请别误会,中也先生。”作为这所*场的老板,同时也是促成与港口黑手党的这次交易的中间商,高田露出了谦和的笑容,彬彬有礼地道,“只是,刚才在上面,员工就向我汇报了今天*场里来了位‘*场女王’的消息。”

“刚才的事情都是些误会,还请这位小姐不要太在意,手下人我会处理。不过,”*场老板话锋一转,温和地注视着金发少女说,“说来我对自己的*术也很有自信,大概是因为年轻时候被奉承过不像话的虚名,遇上了像小姐这样的*术高手,免不了想较量一番,不知道小姐肯否赏脸。”

“当然,这不是强迫。如果输了,小姐可以任意开出一个条件,只要我能做到。”中间人慢条斯理地笑着,“然而,倘若小姐输了,随时可以离开,我们不会对小姐有任何为难。”

中原中也的神情不怎么愉快,刚才他们当着所有人的面抓出爱理歌作弊,又这样轻易地让他把爱理歌带走绝对是颜面扫地。黑帮是注重面子和义理的组织。

这是一个局,无论爱理歌怎么回答,他们都能以大度的姿态挽回局面。中也微微蹙着眉,一副厌烦的表情就要开口,却被少女拉住了。

“你喜欢*场吗?”

“啊?”

“你喜欢这所*场吗?”爱理歌又问了遍,她拉着中也的衣袖,认真十足地问,“我在想赢了后要的奖品,如果中也先生喜欢的话,我就把这所*场赢了送给你。”

“……”

连中原中也都觉得她这句话说得太过了!

*回来?

开玩笑的吧?

“你这家伙——!”

手下不客气的言辞被高田抬手制止了。

他微笑着看着少女,眼神里厚重阴沉的杀意一闪而逝。

“呵呵,无妨,年轻是好事,也正因为年轻,才能说出这么有勇气的话语,不像我们,老啦,凡事都要瞻前顾后,想清楚、想彻底了才去做,磨磨蹭蹭得不像话。”

“够了,浪费时间的话题到此为止。”中原中也的耐心已经耗尽,带着不欲多言的表情要将事情一次性结算,爱理歌急切地道,“中也君。”

因为她忽然改变的称呼,走了下神的中也没有将后半句话说出口,他看向她露出了征询的眼神,爱理歌朝他微微一笑说:“中也先生请相信我。”

“我没有出千,也不会输。”

……

“是,已经找到了。是两年前脱离公司的职业杀手竹前诗未。”

“确认到杀手已经接近目标。”

“明白,这边会找时间与她接触。社长。”

延伸阅读

特惠帮加盟  http://www.holdenproductions.com/s4s9.shtml
在电商冲击下,实体店的发展之路将更加艰难化,特惠帮趁此时机推出全新O2O模式,成功帮

竹炭纤维加盟  http://www.holdenproductions.com/nedk.shtml
竹炭纤维竹炭净化用品是济南鲁联纺织品有限公司旗下产品,是一家主要经营差别化纤维,多组

汤姆加盟  http://www.holdenproductions.com/yoms.shtml
汤姆机械总部是一家拥有自营进出口权的机械制造企业,座落于长江之滨,东部沿海文明卫生城

飞利弘加盟  http://www.holdenproductions.com/gkpl.shtml
销售品包括卫浴类、厨房餐厅类、巾类、床品类、装饰靠垫类、家居服类、饰品类、收纳类、毛

炬申加盟  http://www.holdenproductions.com/x2fs.shtml
炬申热扎带钢主营钢材等。在冶金矿产-板材、卷材行业获得广大客户的认可。秉承“支持创新

钰安加盟  http://www.holdenproductions.com/n3i2.shtml
钰安电动车是三轮电动车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是电动车、少件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

绿维饮品加盟  http://www.holdenproductions.com/b30t.shtml
绿维饮品加盟详情绿维饮品有限公司成立于2001年。绿维果蔬汁是果蔬汁(浓缩果汁)、浓

鼎美加盟  http://www.holdenproductions.com/giyr.shtml
鼎美毛绒公仔总部主营的是各式抱枕、泰迪熊、流氓兔、大黄鸭、趴趴熊、刺猬熊、长颈鹿等产

甄芝系统开发加盟  http://www.holdenproductions.com/g970.shtml
甄芝微商系统开发、甄芝代理模式开发开发商业模式系统记得找对任何人来说,环境都是双刃剑

鼎诚加盟  http://www.holdenproductions.com/gz0w.shtml
鼎诚网上阅卷系统分为校园版和大考版,是一个集Client/Server和Browse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烟雨楼在线阅读第1节

    徐阳城的街道上,有一个蒙垢少年踽踽独行。“好香啊。”他在包子铺前驻足,不断地咽口水。“我说这位客官,您要是不买包子就赶紧走,别影响我做生意。”少年擦去嘴角的口水,恋恋不舍地离开包子铺。他叫罗云,今年十六岁,身无分文,无依无靠,流落于徐阳城繁华大街之上。街道拐角有个摆摊算命的,招牌上写着:“身怀绝技无

  • 红楼之贾弟弟在线阅读第五节

    “第三局,灵技对决,开始!”在一声锣响中陈雨落与墨钰再次走上筑灵台,墨钰满眼怒气的盯着陈雨落。陈雨落皮笑肉不笑的说:“肚子没事吧,要不要再休息会儿啊?”“哼!臭小子,上局让你侥幸获胜,这局灵技对决,凭你一个灵者二阶,我看你拿什么赢我!”墨钰全身暗色灵炁如同火焰一般突然燃烧起来,整个人被黑色笼罩,如同

  • 总裁一吻好羞羞之进组前奏(9)

    景小井的底子是真的好,皮肤白净细腻,造型师只给他打了底,画浓了一些眉毛,加深了些许鼻影就搞定了。化妆四分钟,发型六分钟。景小井不明白这六分钟弄发型的意义,反正最后都是戴帽子,路上防晒。九点正,准时出发。在去星海全**的路上,景小井在斯文的科普下总算搞明白了自己的疑问。理论上虽说所有选手要在星海大楼下

  • 文明贩子第三章在线阅读

    在我离开之前,凡青带我领略了往生天所有的奇观异景。我们两个小孩子玩的无比开心,离开时凡青给我喝了,梅园里白梅上的露水。他说:“回去以后,可别忘了回来!”我无比笃定、认真的点了点头:“放心,我一定会回来的!”我届时还披着他拿给我的披风,手里的暖炉已不再滚烫。原来除了梅园这里的其他地方四季如春啊,我喜滋

  • 重生八零之夫唱妇随第十章在线阅读

    绿灯亮,车身重新启动。乔溪现在连和室友聊天的心情都没了。明知道某人什么性格,她为什么还忍不住要对他说那样的话。沉住气啊,乔同志,再忍忍,接下来还有两个多月要熬,不能因小失大。坐在车后座的三个女生还在笑,不过这次倒是憋住没笑出声。大家互相交换一个深意的眼神,看来她是彻底被陆老师拉入黑名单了。陆知非开车

  • 易世轮回金盆洗手续(第一更)

    嵩山派的人离开之后,刘正风安顿好家人,再次来到了刘府堂前,金盆洗手之后,对着在场群雄拱手说道:“诸位,嵩山派欺人太甚,我刘正风自问与他们并无任何恩怨,但其却拿我妻儿要挟我承认与魔教勾结,由此可见,左冷禅不是狼子野心就是勾结魔教意欲削弱我五岳剑派的实力。从此,我衡山一派退出五岳联盟。”刘正风一言落下,

  • 重生之超级变异第五章在线阅读

    “以公子的天资,只要拜入天运圣地必然会是最顶尖的那一列,到时候无尽的资源将会向公子你倾斜。”夏清绫整理了一下语言开口,“并且,帝路途中,岂能没有护道者,我天运圣地愿成为公子的护道者。”“我承认,我被说动了。”林念星眸对上夏清绫的美眸,轻笑道。“那公子你?”夏清绫嘴角浮现了一抹笑意,美眸一眨不眨的看着

  • 网王之盛夏微醺穿越(上)

    “看见没有,这就是我们赵家的手笔,即便是我现在在学校这么安全的地方也会有人保护,而你这个穷小子有什么?还威胁我?孙兵待会儿教训的要深刻一点。”赵兴族说到最后加重了语气。要是他知道何况刚才轻松便是解决了十几个小混混,不知道还有没有这份自信。“很麻烦啊,看来语言的解释他已经听不懂了。”何况一脸为难地挠了

  • 魔女之戒在线阅读第7章

    7.调查报告这一沓子材料,是关于祁子嘉这几年的生活调查,和之前在学校拿到的那份资料并列摆在桌上。祁御从上次回家就发现祁子嘉在家的境遇不太好,这一调查才知道真相简直比他猜测的还要让他接受不了。祁御大祁子嘉七岁,祁子嘉跟着祁夫人一起到祁家来的时候,祁御已经快十一岁了,那时候祁子嘉还是个小团子一般的娃娃。

  • 闪婚容易离婚难之穿越是高考逆袭之母】(5)

    为什么是京大?有两方面的原因。其一,京大有着最为均衡全面的校友圈。或许其在工科人才、从政人才的数量上比起其他几所学校略有不足,但其文、理、商、医学科均常年位列全国之首,桃李早已遍布天下,周克可以很轻松地在创业初期找到他想要的高级人才。同时,全国一等一的生源扎堆京大,这意味着周克可以通过在学校内建立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