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列表
霸道总裁
  • 楔子昭德二十年三月,大梁北境三郡接连出现天灾,雨水不至,山火不停,蝗灾不断,梁帝下令免除三郡税收,由太子李旌主理赈灾事。七月,大梁北境濠州出现叛乱,梁帝派忠武侯温长川率前去剿灭叛军,谁料叛军贼首石一坚掌控濠州后降于燕国。梁帝派漓山学院院首顾云芃及其弟都指挥副使顾云苓出使北燕交涉,望北燕交出叛军贼首石
  • 戚酥高考完,秦爸的心愿也实现了。秦爸酥妈专门空出时间,全家人去旅游了一次。旅游地点交给戚酥来定,戚酥毫不客气的选择了韩国。为什么要选择去韩国?当然是帅哥多啊!化妆品也便宜。帅哥,化妆品,烤肉都是戚酥最爱。何乐而不为?还没到韩国,戚酥就在飞机上看到了好几个帅哥,真的是大饱眼福。一旁的秦祺一路黑脸。到了
  • *跑车在一条小巷子外停了下来,自动驾驶系统的电子声音响起:“行程结束,您的目的地就在前方150米处,余下的路程需要步行前往。”“操,没路了!”钱昆从前挡风玻璃上方探出头看了看,骂道。“他怎么把我们约到这个鬼地方来啦?”倩倩笑道。钱昆无奈地摇了摇头道:“谁知道,这鸟人经常发神经的。没办法,走过去吧。”
  • 出身不高你可以去挣,命运不公你可以去挣,但总有些东西,是你一辈子也挣不了的。高雪蝉眸色暗沉,木然的充当槛外人,看了一场家庭祥和,其乐融融的戏。兀的,一丝疑惑掠过高雪蝉心头。既然苏千璃的家族人看起来那么重视她,又为什么把她放在离音寺不管呢?“高姑娘?高姑娘”耳边声响,高雪蝉回过神来,看到一旁的小荷,一
  • 一家人和和乐乐的,有说有笑。这是陈远林许久未曾体会过的了,不免心情都跟着舒畅了起来。看着“闺女”被哄的好好的,妈和妹妹又是喂米糊又是喂藕粉的,还时不时的帮着换尿布。虽然忙碌些,可各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笑意。打了个哈切,困意袭来,陈远林准备去睡一睡,却被北边陈二那头的新房里的尖叫声给炸了个魂。惊的心脏都
  • “不要!”许菲阳陡然惊醒,转瞬间她的双眼充满了惊恐,四周蔓延着的是令人无比恐惧的黑暗,她发现自己的手竟然被束缚着,吓得大声挣扎哭叫起来,混乱间,碰到手边一个冰凉的物体,一阵刺眼的亮光射出来。“手电筒!”她又惊又喜,急迫地拿到手电筒,她向四周照了照,这一照,让她心跳近乎停止!这竟是一个棺材!她躺在里面
  • 如果梅西能明白,那么克里斯蒂亚诺也能在冷静之后明白同样的道理。“上帝在等着我们自己来写我们的传奇。”中场的时候再见到克里斯蒂亚诺,所有人都能感受到他们的小队长和平常不一样了。他比谁都冷静,比谁都沉稳,也比谁都坚毅果决。他不再是场上那个解决一切的人,不再是那个亢奋、为了追求胜利而近于痴迷的7号。他是一
  • 远古之时有一人族盘古,是一个武痴,天资纵横,就连龙神都侧目。甚至为他研究人族和神龙的特性,创造一篇成神法。此法为《不灭金身》。以龙族真身为根本,以人族天资为骨架,修不灭战体,经不死、不灭、不朽之路成神。可惜,当时神明喋血,万道退隐,法则不明。万物皆不可成道。盘古被卡成道的最后一步,万般无奈之下,居然
  • 叶豪庭听着四周的马屁,嘴角微微上扬,似乎很享受这种被拍马屁的感觉。相反,叶千听着四周的声音,却是大口大口的深呼息,以此来平息自己的愤怒。慢慢的他渐渐恢复了冷静,因为他明白如果自己不冷静,那么不但救不了娟儿姐,恐怕还会把自己给搭进去,所以一定要智取。看着叶豪庭那享受的样子,叶千怒极反笑道:“你这个喜欢
  • 飘香楼,也有人戏称之为散金楼,岳阳城中最上层的人才能出入的消遣之地。此时,已是晌午,烈日当空。一名十四五岁的少年慵懒的从飘香楼走出,在其左右簇拥着一群浓妆艳抹、姿容较好的女子。“十九爷,您今天晚上可要早点过来,奴家前两天刚学会一支舞蹈,昨夜都没来得及展示呢!”一名紧挨着少年的女子,红唇贴近少年的耳边
  • 骑马奔驰在通往真州府的官道上,陆鹰鹤依旧沉浸在往事中难以自拔。记得紫菱姐姐离开侯府那年,他刚满九岁。当时还是孩童的小侯爷实在想不明白,陆中远为何要她嫁给一个不懂风情的粗豪屠户。当时的承恩侯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让陆鹰鹤自己想,并告诉他,等你想明白的时候,就可以尝试着接管家业了。随着年龄渐长,年轻的小
  • 青柳的哭声终于把南芝姑姑招来了。南芝姑姑听了缘由,说道:“都是一个屋子里住的小姐妹,既然丢了东西,大家帮着一起找找,各自的衣服被子也都抖一抖,许是不小心刮在哪了,左右出不了这个屋子。”于是大家立即行动起来,沉歌也依依不舍地从木盆里拔出脚来,擦干净了,然后和她们一起找了起来。只是屋里衣服也抖过了,被子
  • 户部尚书焦虑难安,连夜赶去了丞相府。何丞相认真听着户部尚书说着案件始末,皱着的眉头就没松开过,直到户部尚书说完,他还是一副深思的模样。户部尚书是心里没了主意,才会想到来找何丞相商议,毕竟他是自己的主心骨,若是自己遇上麻烦,想必也不会袖手旁观。何丞相看着眼前惶惶不安的户部尚书,心里鄙夷着,果真是成不了
  • 我急着相亲,确实是不能怪我。我程一一,自出生以来一直顺风顺水、安安稳稳,却唯有一点不够圆满——时年二十三的我,竟从来不曾有机会找一个人,谈一场哪怕是平淡似水的恋爱。小学时太小,初中时太嫩,高中时妈妈时不时地在我耳边说早恋的坏话,大学时爸爸常常殷切教导我说,只有工作之后再谈恋爱并把恋爱结婚一举拿下才是
  • 至于说要给自己生金焰猴,林念倒是有点无语,这金焰猴是一种低级未启灵的妖兽,因为愤怒的时候身体会燃起金色的火焰而得名,火焰威力不大,一般都是被大家族当成宠物圈养,类似前世的金丝猴。而说林念先天觉醒基因天赋的这句话,则是他刚融合吕洞宾基因的时候,无意间泄露出来的,听说当时不止是青空城,甚至小半个青州都能
第一页1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