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列表
都市言情
  • 过分啊!如梦醒还在纠结刚才的被杀事件。心里气不打一处来,又没处发泄,现在再看看大陆上来来往往的玩家,就心烦。不玩了!退出!结束**后,如梦醒在现实里的身体中恢复意识……“呀?小麒,这么快就出来啦?怎么不多玩会?”一醒来就看到东子放大数倍的脸。韩麒被看得心里发毛,推了推他:“别提了,正火着呢”一进去就
  • 亚热带平原地区的9月,太阳也没有了夏季的暴躁,转而向正常甚至短袖还有点觉得凉快的气温。人迹罕至的阿尔卑斯侯爵府邸的后山,在进来运送劳工,大量木料和水泥的运输马车之后,突然间变得热闹了起来。中午一过,洗干净了的一干买来的****已经换上了一身简单而干净的衣服,简单的吃了一些土豆泥,蔬菜沙拉和燕麦粥后,
  • 救助站里,程欣顺利办完了领养手续。对于程欣能够领养默默家明很是支持,之前他就觉得这才是默默最好的归宿了。不过刚刚那位李女士他可是劝了好久才把人给劝走,真是个难缠的主儿。这李女士因为自己想要的被抢走,颐指气使对着他们撒泼,别看穿着打扮的很“时尚”,骂起街来可是当仁不让。她本来也没觉得默默有多好,就是一
  • 咬着牙,沈崇禹一脚踢开了她。提着裤子爬起来,被转过身去,他拉好了大衣的下摆,挡住了那里的尴尬。阮绥绥却不打算放过他,充满笑意的声音传过来,“叔儿,你那是什么呀,不该是私藏枪支弹药吧?”拽住衣角尽量忽视身体的感觉,这丫头,是在夸他吗?转过身,沈崇禹又恢复了清冷温润的样子,他嘴角挂着挖苦的笑,“他有什么
  • 冲到旁边一看,一个少女被手持长刀的莽汉抓着,后面还跟着几个公子哥。“老王,干的漂亮”说话的便是领头的公子哥,穿的华丽无比,还带了一支金簪,手中的宝剑都是显得富气逼人,“嘿嘿”莽汉对着公子哥傻笑了一声。“王子龙!你快叫他放开我,不然我爷爷肯定饶不了你”少女对着为首叫王子龙的男孩说道。“老子看上你是你的
  • 第一章招魂叮铃铃,叮铃铃,铃声伴随着一缕青烟从一座民宅中传出来。“荡荡游魂,何住留存,三魂早将,七魄来临,河边路野,庙宇庄村,宫廷牢狱,坟墓山林,虚惊怪异,失落真魂,今请五道,游路将军,当庄土地,家宅灶君,山神河泊,六甲黄金,吾今差汝,着意搜寻,收魂附体,助起精神,天门开,地门开,千里童子送魂来,南
  • 邵青云这番明目张胆的表态,尤其是在叶涵面前,这彻底让蓝采儿十分难堪。“交易?邵青云,你怎么能这么对我?”蓝采儿转头怒视着邵青云,满面通红,羞愤不止。是,她承认,他们两个的联姻的确有部分原因是为了双方的家族,但是,她蓝采儿对邵青云却是一片真心,可后者却对此毫无回应。而究其源头,都是眼前这个女人的错!叶
  • 密林深处,在绿叶红花的掩映下,坐落着一间木屋,颇有一种隐居的意思。木屋简陋的有些过分,“四面通风”,就算是窗户也并不方整,歪歪扭扭,墙体更是破旧不堪。屋内。青年身穿青灰色的衣服,别问我是什么衣服,这衣服十分的破烂,与其说是衣服,不如说是一堆系在一起的布条。衣服是被他自己撕烂的,他此时正跪在床上双手抱
  • 真是叫“旗开得胜”!抽奖成功的一瞬间,一股庞大的知识瞬间涌进脑海,要不是史大奈的大脑利用率奇高,说不定现在已经晕菜了,即便如此,现在脑子里也是一阵晕乎乎的。一直过了好一会儿,开始逐渐清明,脑子里关于太极拳的东西都已经掌握,就像是已经打了几百年的太极拳一样,太极已经成为了这具身体的本能,跟他完全融合到
  • “我叫宫本寒,是一个推理小说家。”这又是哪里来的推理小说家,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不可爱。目暮警部在心中怨念的想着。至于宫本寒这个名字,他更是没有听过。“宫本寒,是谁啊?”“没听说过。”“那个有名的剑圣吗?”“那是宫本武藏,再说了人家早死了。”“这人一定是嫉妒工藤新一的名声,才出来的。”“什么宫本寒,听都
  • 咖啡厅,空气里迷茫着普罗旺斯薰衣草的香气和咖啡豆的香味,相互交替,轻盈的低音乐缓缓动听。一个窗前,坐着一个有着倾城娇颜的年轻女子和一个有着英俊洒脱的俊俏才男。他们各自搅拌着眼前的咖啡杯里的咖啡。“英鸣哥,去吧,去吧。”梓琳看着对面的牟英鸣说,她在邀请牟英鸣做他星期天的舞伴,想想还是当面说来的自然。“
  • 李葙明回到家中,已是日落。把药草和钱两交给了父亲,用晚饭时也心不在焉,吃完后独自一人跑到了河边,无趣的往河中扔着石子。回想起今日的事情,自己也感触很深,自己以后难道就要一辈子做一个小郎中吗?虽能为人解除病痛,却手无缚鸡之力,就像今天一样,被人欺辱却毫无办法。以后遇到坏人,怎么保护家人,怎么保护自己。
  • 门口站着的几人,目瞪口呆地望着我,小渔…最先反应过来,急忙拉着我进屋,把我推进一间房间说道:小和…和道,你别出来!嘭“”的一声,房门关上,我摸摸头好像做错了什么事,算了,这是我住的房间吧!找找看有没有钱吧!我将柜子打开,翻了翻“哦”,这有几十块钱,有二张大团结、还有一块二块的面值钞票,我全取了放进裤
  • “巴克,你是怎么回事?你的士兵怎么守的。让那个法师跑出来了。”“怎么可能,法师在那里好好的。”“那我的实验品呢?你要告诉我他们是凭空消失吗?!不是被法师弄走还能是怎么回事?”“利奇德,你好好的不要诬赖人,我带你去看看那法师你就知道了。”二人进了帐营看见普莱垂特在里面躺着睡觉,不过帐子外面布置的专门用
  • 然而奥罗拉的领先却并没有维持多久,在奥罗拉和杰洛冲出树林没多久,波克洛克便再一次出现在了两人的身后。“这是什么情况??那家伙为什么突然追上来了!!??”在注意到身后骑着马冲出来的波克洛克,杰洛微微一怔,似乎没有预料到那个家伙会在这个时候冲出来。“除非他有某种[能力],否则是不可能办到的。”奥罗拉倒是
第一页1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