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列表
穿越小说
  • 粗黑笔标大标题,普通黑色写小标题,圆珠笔写问题内容,重点由浅色荧光笔划出,补充的小知识点用水蓝色扫盲,铅笔记思路。行距字距恰到好处,有些地方为了增加趣味性还换字体画小人。易烊千玺扫了一眼,对这种排版还挺满意的,颜色少好分辨,不像有的笔记隔两行一个大红圈,满页纸五颜六色的记号笔把字都涂没了,看着就心烦
  • 唐棠回过神,觉得她可能是误会了什么。为了不给楚肖珩添麻烦,她解释道,“楚先生是我的资助人,我在他的帮助下,顺利上了大学。今天是在开学典礼上偶然遇到他。”“哦。”许知璃了然的点头。她倒是看出来她的衣着打扮很朴素,可她雪白的皮肤,漂亮的脸蛋,还有那落落大方的气质,真看不出来是穷到读不起书的家庭出身。她更
  • (第8章)奇特香橼(上)一阵浓烈而奇特的香味让艾可不禁跟着自己的鼻子走了过去。“真香呀!这是什么花啊?”看着眼前长相奇异的花儿,她十分好奇,俯下身子仔细瞧。虽然爸爸就是搞园林花卉的,但活了20多年,还真没见过这种花呢。只见洁白和紫红的花瓣,掩映在绿叶之中,肥厚的花瓣,团团簇簇长于枝头的顶端。的确是艳
  • 我掉进来之后其实还是有点懵的,缓了好长时间才缓过来,现在定睛一看顿时发现,周围不想我想的那样,反而有些温馨。纱幔低垂,营造出朦朦胧胧的气氛,四周石壁全用锦缎遮住,就连室顶也用绣花毛毡隔起,既温暖又温馨。陈设之物也都是少女闺房所用,极尽奢华,精雕细琢的镶玉牙床,锦被绣衾,帘钩上还挂着小小的香囊,散着淡
  • “滴!滴!滴!……”“师傅,我下车了”少年看了眼手表,撸了把头发,连无可挑剔的笑容都带了些烦躁。“哎……”司机老哥一脸歉意,“今儿这车怎么这么堵呢,这儿离青阳高中还有点远吧”“没事师傅,钱您拿好啊,走了”沈凡把钱从窗口递进去,再转头迎着越见红热的太阳走去。司机老哥又叹了一声,朝窗外看了眼少年的背影,
  • 自盘古开天辟地以来,造日月,濯星辰,混沌缥缈,芸芸众生。泛泛大陆,一方为东,一方为西。东方大陆有一大国,繁荣昌盛,国泰民安,唤其名为日初东方大成之国。西方大陆,洪荒之地,魔族盘踞之所,荒芜贫瘠,人烟罕至,遍地尸骨。大成国国都,都名长安,国君姓王,单名冕,其子有八,其女有七。王冕自幼随先皇南征北战,战
  • 这天早上,乔音趴在沙发的扶手上玩手机,正翻着各种公众号,沈钰也下楼来了。“表姐,这几天我跟你黏在一块,都忘了加你微信了。加你一下呗。”乔音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立马站起身来,晃着手机跑到沈钰面前。“啊......我不用这些社交软件。”沈钰愣了一下,紧接着出声拒绝了乔音。她的视线触到乔音手机屏幕的那一刻
  • “我竟然没…死…”这是李尘昏迷前最后一句话。看到眼前瘫倒在雪地上的李尘,落芸伸出纤细的手臂,食指随意对着李尘身下的雪地。连续点了三下。点完不久后,便看到李尘身体大小的这块雪地,分离升空,然后一个气泡包裹住全身。李尘慢慢升空,随着气泡地上升,李尘面露苦色,仿佛此刻十分痛苦。“哎,又要用一枚回灵丹,上个
  • “这是什么傻x世界!”在一家酒店里,一个拿着酒杯,眼睛迷离的大二狗摇摇晃倒,不停地说着醉话。实际上,张瑟也知道自己在说着醉话,实际上,他也只是半醉而已。可是,他就是要趁着这股酒劲把对这个世界的控诉给硬生生的释放出来!他已经压抑的太久太久了,自从他重生到这个世界开始,他就不停地受着这个世界的摧残。张瑟
  • 莫雨离开后三天,莫岑才渐渐转醒,莫岑醒来之后就在屋里寻找莫雨的身影,但是寻找了很久都没有看到,再才看到了莫雨留下来的话。莫岑的眼角湿润,但是他却也没有去寻找。莫岑又一次的来到了贫民窟的边界,这次他很仔细的观察了这座城市,高耸的楼上投影这巨大的三个字,天机城,莫岑没有犹豫,直接踏入了天机城中,莫岑现在
  • 那天之后,虽然江临跟宋清栎对话还是不多,但语气相对柔和了一些。文初羽看在眼里,心中不知是乐是忧,乐是江临和宋清栎关系算是有所进展,忧是他们二人进展也太慢了。不过月考很快就到了,文初羽也无暇顾及这些。月考考三天,每天考三科。考场随机分配,文初羽被分配到了2班。月考第一天,文初羽按时来到考场,通过监考老
  • 原来这司空湮指甲十分长,以方才的力道,定当在他的脸颊上抓出四道血印。但那人的脸上非但没有血印子,还多出了四道沟,并且掉下了一些粉末,不一会儿,那些粉末又持续落下,那人的脸上便似缺了一块鸽子蛋大小的皮。易容术!这个下人竟然会易容术!他有什么目的?司空湮先是怔了一下,随后便使出一记火焰刀,怎奈立马被那人
  • 8403房间住的是何柳岸和夫人吴秋月。何柳岸很高也很瘦,那身板不用三级风就能吹到半天云上去,让人十分担忧。何柳岸的前额比一般人要宽要阔,顶上的头发有些稀疏,据说这样的人都十分聪明,一般用聪明透顶这四个字来形容。“何校长,昨晚手气怎么样?赢了不少吧?”龙九天开场白非常随意,他不想让对方产生防范的心理。
  • 说来也奇怪,连续几日萧凤儿都差人送来了水果,虽然平日里叶瑾宸和萧凤儿不怎么对付,但这并不影响叶瑾宸享受美味。倒是卢铁和薛风二人顺带享了嘴福,也不知道是不是水果的作用,卢铁这几日在后林训练叶瑾宸的时候,下手都轻了很多。又是一晚,叶瑾宸泡在木桶里看着月亮,卢铁在一旁喝着水,也看着月亮。“铁叔,你说我以后
  • 好在除去投掷垒球,其他的项目轰焦冻都不是第一个进行测试的人,这种中学里的测试项目理解起来并不难,轰焦冻在观摩了一遍别人是怎么做的之后很快就掌握了规则,‘毫无破绽’地完成了其他几项项目。大概。如果说在50米跑项目中冻住同学的腿让自己成为第一,或是在测握力的时候弄坏除自己之外所有人的握力器是正常人在测试
第一页1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