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列表
悬疑灵异
  • 看着他们走远后,珠儿娘问无邪师父道:“老东西,你打的什么主意,干啥收徒弟呀?”“这你还不明白,我收徒弟主要是为了珠儿呀?”无邪师父诡谲地笑了笑,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为了珠儿?”珠儿娘疑惑的问。“珠儿都十六岁了吧?”“十六岁怎么啦?”“这个呀!”无邪师父伸出两个大拇指比划着。“你是说,他们两个……”
  • “怎么了吗?凪彦?”边里唯世看着藤咲凪彦问道。“嗯?没什么?”藤咲凪彦转过头看着边里唯世,笑着答复道。“快点走吧!”边里唯世马上向前走去。“嗯。”藤咲凪彦经随其后道。在守护者会议结束之后,“亚梦一起回家吗?”璃茉拿起自己的包问着日奈森亚梦。“嗯!走吧!”日奈森亚梦也提起自己的包,忽然想起了什么问道:
  • 关念薇有被云庭这位新总裁清新脱俗的思路给震撼到——不愧是你,能当云庭总裁的女人!关念薇熟练地露出社畜微笑,镇定回道:“没有。”东玉穿着一身浅红色的荷叶袖连衣长裙,腰际处收紧,勾勒出她曲线玲珑的腰肢。当她抬起手时,宽大柔软的荷叶袖便轻轻地耸拉下来,露出一截雪白的皓腕。人是好看的,和手里拿着的书形成了十
  • 李鸣在完成任务,银行卡中有了一万多快之后,并且越花钱越有钱之后,并没有直接离开,而是又玩了一会,呆到4点半左右的时间,就下机离开了网吧。出了网吧,李鸣凭着记忆来到一个提款机面前,准备取一些现金,毕竟周围大部分都是用现金的。虽然不是银行卡所属的提款机,需要收手术费,但李鸣也不差这几块钱,而且花的钱也会
  • 我是谁,纳,纳川。纳川有些头疼,什么都记不得,眼前是一片光,他在哪,他也不知道,迎着光一直走,朦胧里有个声音,好像从他的心里发出。如果可以重来,你会怎么做?做对的事,什么是对的事,他不知道声音是谁的,你是谁,那个声音没有理会他的问题,重复了一次问道,什么是对的事情,什么是对的事。纳川感觉前面的光更刺
  • “小玉?好巧,你也来买菜?”二人已然走了过来,当先者更是满脸笑意,衬衫皮带,人模狗样,看上去倒是比叶南天这个穿T恤的家伙正式不少。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只是对这个家伙,萧玉实在提不上好感。“你又来买菜了?”萧玉看着对方,话语中的“又”充满了异味。这男人名叫李果,并不是这个小区的,住所距离这边还不近,此
  • “太后,你好歹吃一点东西啊,不然身体怎么受得住。”“老毛病了,云儿你也不用太忧心了,等秋天就好了。”一个大约五十多岁的雍容妇人拍了拍身边和她同样年纪的妇人的手背!每年夏天一来,太后就消瘦很多,今年边境吃紧,皇上没时间去避暑,太后也只能这样熬着了,云溪是当今西太后身边的老人了,现在被尊称为云姑姑,是当
  • 男孩缓缓的放下双腿,往后仰靠着,嘴角却是缓缓的牵起了浅淡的笑容,有一丝自嘲还有冷漠。想不到,一梦惊觉,却是回到了此时。十一岁,母妃饮鸩自尽,他被放逐离宫,五年后,他会被召回,接着,便是腥风血雨的夺嫡,他会一路劈荆斩棘,杀尽所有挡在他跟前的人!血洗后宫,为母报仇!——然后,登上那至高的宝座!之后,他毁
  • 白溯一脸无语的看着周霖对着他的同学,各种嘱咐。要不是年龄不对,这绝对就是个妥妥的老妈子。和同学挨个打了招呼不说,看到老师进门,更是直接和老师留下了联系方法,把我家阿悟身体不好,麻烦老师多多照顾什么的,说得顺溜无比。老师那个感动啊,再三保证要是有什么事情,一定会第一时间通知他的。周霖这才一步三回头,恋
  • 林黛玉还以为他感兴趣了,连忙道:“要做这门生意太难了,要许多本钱,而且风险大,听说海上风浪大,碰上就是个死,你可不能做。”沈时昀笑道:“我不做,我是看到这屋里有个好东西了。”他走到炕上那架屏风前,弯着腰打量。这扇炕屏做工精致,外头一圈鸡翅木雕刻成花鸟形状,中间是山水图,奇特的是它的材质光洁细腻,非玉
  • 后面的这两周时间,林风没有任何荒废。他用系统锻造出两三个铁人,与铁人做着各种模拟战,尽可能操练着自己。只有真正经历了战场的残忍厮杀,才能知道有多么可怕致命。哪怕是这两周的食物,他也是用的上好牛肉等等增强身体的。两周时间后,林风站在沙滩上,静静等待着。“任务锁定,时间地点确定——“公元前355年春3月
  • 昨天北望下学回来就一直在她耳边叨叨,说她还不会说话还不会走路,叨叨得烦死了。就昨天傍晚,怼在他面前叨叨了几百句“哥哥”想让她学会了叫,一点也不嫌累,北枝一点也不记得上辈子她哥哥小时候是不是同样啰嗦的小屁孩。北望四处打探,问了好些同窗伙伴,问他们的弟妹什么时候学会走路说话的,结果很糟糕,别人家的小孩大
  • 我到馆子的时候,馆子里的小伙计和我打了招呼.我们常来所以他对我很熟悉.“你爸爸来了好久了,还在你们经常吃饭的那个位置.我点点头很顺利的就找到了那个位置.临窗而置,窗前放了一盆兰花,细而长的翠绿叶子弯成一个弧度垂了下来.他坐在哪里背影宽阔挺直,但是细看之下就发现他的背有些陀了.什么时候陀的我都未曾发现
  • 月考成绩出来之后,我不太愿意见人。每次看到以前的同学,都下意识躲开。其实,我心里也明白,他们也懒得理我。翻开那些低分的试卷,除了化学外,再没有及格的科目。我曾引以为傲的英语也只考了八十多分。父亲看了成绩单没有什么反应,“努力学呗,还有三年呢。”他嫌我不敢面对现实。没错,我不愿意面对,因为我相信自己还
  • 席老师也没和周浔多说什么,只是嘱咐他好好学习理科,让他把学业水平测试给过了,然后又让喻霖言把他送回去。这次喻霖言有了经验,直接叫了一辆出租车。“这车牌号有些熟悉……”喻霖言看着手机,嘀咕一声。周浔还没说什么就看见面前停下来一辆出租车。车窗缓缓下移,那司机看了两人一眼:“咦,又是你们?”喻霖言:“……
第一页1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