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列表
都市小说
  • 沐雨橙风:“啊啊啊太太要直播了!”叶下红:“激动”鸾辂音尘:“兴奋”风城烟雨:“同上”君莫笑:“……你们”百花缭乱:“你们是把这群当成女选手群了吧?”生灵灭:“小戴,加训”夜雨声烦:“苏妹子你们说的是上回那个说本剑圣大大我拉低身高的写手吗好想去和那个作者去开jjcjjc啊啊啊啊话说老叶你都没有点表示
  • 第二个行程是大理!10月底的大理,天空高而清,阳光柔软,清风温和。余桑开着电动车,驮着燕子开在环海公路上,风带着阳光扑在身上,心里舒爽得像灌了一大杯冰柠蜜茶!绕着洱海开了一会,海边有个小树林,乔乔建议下去休息一下,顺便拍拍照。她们把车停好,走到海边,海面宽阔平静,碧波荡漾,清澈见底。海浪很温柔,偶尔
  • 庭院之中绿植和石阶搭配在一起,青草满地,还有知名设计师专门打造的枯水山景观,甚是和谐,看得出经营者的不俗品味。穿过院落,进入包厢区域,服务人员穿着统一的整齐工装,在前面引路。安朵走进包厢的时候,没太留意在座的都有哪些人。今天会来这里,就是为了给苏家奶奶一个面子,毕竟是她小时候,最喜欢的一位长辈—没有
  • 聂小天回到学校后,依旧在想获取眼泪值的方法,于是想再和朱自豪聊聊,找找灵感。可朱自豪因为中午聂小天的变态行为而选择暂时和聂小天划清界限,等什么时候聂小天变正常了,他俩再聊。虽说朱自豪的眼睛消肿了点,但看上去依旧那么“鲜艳!”。因此当朱自豪进教室的那一刻,整个教室的同学都乐开了花,朱自豪感到无比的难堪
  • 摩纳哥的蒙特卡洛F1方程式赛车大奖赛即将开幕,世界各地的赛车爱好者和土豪们纷纷前往摩纳哥参加这场世界级的盛事,这种热闹的事情自然少不了那位大名鼎鼎的钢铁侠托尼·斯塔克,哪怕是对他来说这种场合也伴有着相当的危险性。不过爱华少女从来不会关注这方面的新闻,也从来没有将经常出现在电视上的面熟『毒舌搞笑艺人』
  • 瘦竹竿如蒙大赦,把头点得像小鸡在啄米,嘴巴连连说道∶“是、是、是…”。瘦竹竿急忙钻进桑塔纳,轰隆一声车响,桑塔纳调转车头,顺着来时的公路返回。蒙面人唯恐事情有变,隐身盘旋在车顶上空,默默注视着桑塔纳的一举一动。汽车行驶一段距离后,瘦竹竿猛的刹住车子,把脑袋瓜伸出车窗外,扯开嗓门呼唤刚刚从车子旁跑过去
  • 纪北崇仰靠在驾驶座的皮靠背上,看着行道树和圣诞树上的彩灯像星星般一片一片亮起来。异乡的佳节从来不顾他的心情,总是不管不顾奋勇向前。不知不觉感恩节竟已过去几周,后天就是新年了。这是费城的A街。天色将将开始暗下来。纪北崇收回目光,眼神落在仪表盘的时间数字上,蹙了蹙眉。4:47。已经超过了约定的时间十七分
  • 炎兽体型庞大,三人合抱都够不及此兽的身长,因此这半夜间,蓝熊部落众人就地取材,编制好十几人提的担架,总算将炎兽尸体推入担架中。众人做完这番准备,天色已经微微泛光,想来此刻距离清晨已经不远,为防再有意外,殷其决定立即启程。暴熊部落的狩猎队精英,虽然今夜损失了一部分,却也只是一部分的力量。倘若今夜逃回暴
  • 第三章出租车停在一条巷子口。“里头进不去了,你们下吧!”张丘跟在他爸后头,心里怀着好奇,一路上他没少问这次去找谁,结果他爸什么都不说,被问烦了就一句臭小子外加一个威胁眼神,这样虚张声势让他想到了他爸做错事在他妈面前。究竟是谁能让他爸这么害怕还要过来。正直中午最热的时候,头顶着大太阳,张丘肚子早都饿了
  • 中秋过后不久,下午。江苏和山东两省交界地域。官道在这一段远离了运河,远离了城镇,又处于两省交界。在乱世只怕要成为两边不管,土匪出没了的险地。好在此时明君当政,政治清明,加上朝廷对江南的重视,这一段的官道虽地处偏僻,又被运河分去了大半的交通,一向倒也太平。一队人马从南往北行来,当中一辆篷车,车帘被掀了
  • 本丸例会,乃是每月一次的工作汇报会,由于前任审神者过于懒散,硬是把月会改成了年会,导致了突然说要开例会,众刀剑都是一阵恍惚。不过新任审神者上任,总归是要认识一下的。次日清晨,本丸主厅,留守本丸的刀剑全体到场,无一缺席。狐之助站在安倍晴明的肩头,看着刀剑们眼中的紧张与好奇,想起了前一日空无一人的迎接之
  • 目送着那道身影隐入喧嚣的人群以后,林夕夏这才转身,将注意力放在身后的美食上面。从吃过早饭以后,她就一直在忙着收拾打扮。现在盛浩辰不在了,她才有机会歇口气,吃点东西。“……”视线在身后的九六长桌上来回扫视了一圈,林夕夏刚刚拿起一块蛋糕,肩膀就被人从后面擒住。“盛浩辰,你干什么!”林夕夏眼睁睁的看着到嘴
  • “你要入股?”莫俊彦以为自己听错了。“你没听错。”苏景昭似乎总能一眼看出莫俊彦所想,微微蹙眉,郑重其事的再一次重复道:“你的工作室,我要入股。”“为什么?”是啊,为什么。不止莫俊彦想知道,白易也想知道,于心彤就更想知道了。苏景昭对外身份是个艺人,但他可是货真价实的苏氏集团的继承人之一。虽然大家都知道
  • “嘭“------茶杯碎裂的清脆声打破了云中阁的宁静.身着一袭黑色直襟长袍,腰上挂了一块极致墨玉的男子坐于大厅中间,一双眼眸大射寒星,两弯浓眉高高皱起的喝道:“不去便是不去,他能奈我何?“声音铿锵有力振聋发聩.跪于男子对面的属下却是一脸难色:“可是,少主......“话未说完便被一对寒光硬生生的堵了
  • 万万没有想到昆王一向与世无争,竟然此时会做出这样的行为。苏望本提防着别处来的攻击,听到柳斐然惊叫声之时,转头就看到有一只修长的手飞快地抓住了那把刺向皇上的剑!苏望反应极快,余光才看到鲜血飞溅,另一边就一手抓住了昆王的手腕,猛然用力,对方闷哼一声,直接把他的手腕给卸了。而同时抬腿飞起,一脚踢在了他的小
第一页1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