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列表
仙侠小说
  • 莫一烦站在窗前,目光凛凛。这个小区有些年份了,许多房子都比较破旧,也空了不少。不过树木与植被倒是生长繁茂,洒下了许多阴凉,可供闲时人们纳凉。只是此时正值午后,没人在外面晃悠,看了几处,全是空荡荡的,正欲回头,眼角处似乎瞥见了一个黑影。那黑影沿着树荫与墙角阴暗处歪斜着身子往某个方向奔来,转了一处墙角之
  • 胸腔处传来剧烈阵痛,姜田快速捂住心口处,倒地的瞬间,视线渐渐变得模糊。下坠的窒息感充斥着喉间,脑袋炸开般疼痛,无数飘荡的的游魂朝她飞来,一个个穿透她的身体。她……是要死了嘛……不,她还不能死,她答应要在明儿中午前把漫画的分镜初稿交给编辑大大的。这是她好不容易等来的机会。不能就这么死了。“啊——诈尸了
  • 另一个分灵的记忆对他确实没有太多影响,因为在两天后,就已经自动消散了。或许是本灵有所察觉,封闭了这段记忆吧。这种过于黑暗的记忆对本灵尚且有影响,更不用说分灵了。大概因为这个,这几天时常会有调查人员来到本丸,不过随之而来的是检测合格之后的丰厚奖励。虽然不差这么点儿,但谁会嫌小判少呢?按照本丸的安排,为
  • 李钟郴走出浴室时,仅腰下系了条浴巾,上半身*露在雾气腾腾的热空气中。他身形健硕,六块腹肌紧致结实,一米八七的净身高总让人误以为他来自北方。但其实他的家乡在沿海南部,是一座靠近森林和海域的偏远小镇。半湿的发被李钟郴朝背捋去,他轮廓深邃,鼻梁英挺,沉默时有种别样的**,又苏又极具威慑感。房间不大,单人间
  • “安宁,该走了。”薛宁穿戴整齐,来到园中,便看见早已泡了一杯清茶,淡定饮用的温若言。不得不说,温若言,这气质与名字确实是相符的,举止优雅,动作从容如流水,这副皮囊也是上乘,温文尔雅,温润如玉,且他又极喜穿着一身白衣裳,显得他的气质更加出挑,恍若世外仙人,不惹凡尘。不得不说,大清早起来见此情景,内心也
  • 遣退了李明宝等人,皇上这才走进营帐内,皇上专属的华丽的帐篷。隐约还可闻见龙诞香扑鼻,顿时鼻息间通畅起来,胸口不再那么压抑的感觉。听到走进的脚步声,然后感觉到有人坐在床沿,我一睁开眼,一双眼就那样看着我。他轻轻执起我的手,“对不起,我让你受伤了。”然后,我的眼泪就那样的流出来,划过耳畔,冰凉的触感,我
  • 出了小区,许乾摸了摸兜里的钞票,心中暗道:“吴天德,你扣我三天工资,老子一下午就赚以前六个月的,等收拾了你,这破班就不用上了。”临出门前,傅满莹给了一万块。再加上从别的业主那赚来的钱,加起来足有一万四五。此刻天色已晚,不用再找洗手间,许乾先到市民公园的小树林中将身上的长袍换下,又在喷泉下将脸洗净,才
  • 微风徐徐,一名年轻人正站在一座高高的山岗上,他眺望着远方,将远处的风景一览无余。他的脑海中时时刻刻回荡着他师傅的声音,这次出来寻上古神兵,师傅给了他最大的支持。环山镇的其他武者还有百姓,没几个认为李长歌能够收获上古神兵,甚至觉得他想要活着回来都很困难。这名年轻人名叫李长歌,他有着雄心壮志想要成为神州
  • 将血滴在手镯上之后,林笛就感觉到这个手镯开始发烫,不过片刻之后,温度降下去了。“你在做什么?”林笛正在为得到一个手镯而激动,就听到了一道冷冰冰的声音。朝着声音来源处看去,林笛就看到了棺材中的男人,面无表情的看着她,林笛眨眨眼,她刚才,竟然把他给忘记了。林笛现在也相信了,他其实根本就不是所谓的演员,而
  • “你看你演的是什么戏?镜头面前放块肉,狗的表情都比你灵动!”……宋镜坐在角落里,看着导演日常发疯在线羞辱女一号。要不是这是个知名导演,估计女一号也不可能受这气。虽然女一号的演技确实……十分欠佳。宋镜的经纪人老姚在旁边感叹一声:“看女一号这表情委屈的,我差点以为她就是真委屈了。”话还没说完,遥远处的导
  • 齐国是“东明大陆”最东边的国家,临靠东海,齐国有四州二十郡。“靠海郡”是东海边上的几个郡之一属于东海州。靠海郡有六座主城,“临海镇”是六大主城之一的“云雾城”下的一座小镇临靠东海背靠“靠海山脉”。靠海山脉是齐国最大最长的山脉之一有足足三十多万里长,横贯三个郡之多。靠海山脉内多山大泽,因靠东海边,水土
  • 鱼七秒见她迟迟不肯进去,催促道:“姑娘快些进去吧,免得尊上等急了。”江楼楼始终不肯抬脚,此时一名汇报完工作的地府人员从里头出来,看到江楼楼呆愣愣的站在门口,不解的望向鱼七秒。鱼七秒解释道:“她就是尊上今早发通告要见得人,不知怎的,一直杵在这儿不肯进去。”桃桃冰朝她眨眼:“这还不简单。”她手掌一抬,叽
  • 对角巷“教授,你们巫师用手机么?”赫尔嘉第五次试图找个话题和眼前这个面如蜡像的男人说话。“......”可惜得来的依旧是一片寂静。斯内普甚至还闭上了眼睛。赫尔嘉深呼吸了一下,压住内心的不爽,继续当无事发生一样看向窗外。这诡异的气氛令骑士公交的售票员斯坦·桑帕克都觉得尴尬。于是他决定给小姑娘一个台阶下
  • 从学校去郊外的东清海滩需要两个多小时的路程。丁萱直接拦了一辆出租车,但是由于上班时间堵车,到那边时已经是中午十一点半。丁萱下车就直接朝海滩的方向跑。东清海滩绵延十一公里,两端还有几公里的滩涂。说是海滩,其实是人工沙滩,被开发成旅游区之后才打响海滩的旗号,边上的景观大道来来往往不少都是旅客。周遭小贩活
  • “你很寂寞?”魔皖严肃的问。“啊?我……我不寂寞”沈卿一脸懵逼的看着魔皖。“那你怎么……那个?”魔皖看着沈卿道。“那个?我……我是……”沈卿哭笑不得,她只是要看看自己还是不是女人,谁知道摸碗来了。“食物找来了,答应我的一件事情,我该说了。”魔皖轻笑的看着沈卿。“那,那你说说看,是什么事。”沈卿也看着
第一页1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