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美人扶醉在线阅读第1节

作者:晴刀 来源:晋江文学城

她叫沐白, 曾经拥有一个完整,温暖的家的。温柔唠叨的母亲,严肃慈爱的父亲,调皮可爱的弟弟,成熟稳重的哥哥,还有她自己,一起组成的家。像世界上千千万万的家庭,平凡却又那么的让人眷恋。一家人围坐在电视机前面,即使是各做各的,都是显得那么的温馨。可是,这一切,却都已经是过往了。甚至,可以说是上一辈子的事了。那么的可笑,没有任何的预兆,醒来便已是在另一个世界,没有任何解释,没有任何原因,就那么被迫的分离。

如今的她,尚处于孩童阶段,这一世的她,只有她自己,从睁开眼开始,便已是在这福利院中。熟悉的人,熟悉的事务,就这么消失不见,仿若南柯一梦。挣扎过吗?质疑过吗?是的,在最开始的一段时间里,一直在期望着“醒来”,但是,第二天,小心翼翼的睁眼后,绝望便要在深一分,这个世界,于她,陌生得可怕。

从她来到这个世界开始,身边的人便不断的来来去去,每天,领养的人,被领养的人,不断的变化。她却是没被看中过,她的安静,她的隐忍的抗拒,相比较起周边积极的想要离开的孩子来说,显得太过于劣势。

“白白,我有一个家了。我要走了,我会想你的。”一个男孩,四五岁,笑得灿烂,充满着对未来的美好的期待,对一个家的期待。孩子还太小了,不懂得离别的悲伤。

那个孩子,是她这段日子里,相处得最多的人。那么的像她曾经的弟弟,让她不禁想要靠近,好似在一起后。就能将以往的记忆留住。

没有太深的羁绊,分离便来得太容易。

她是想要一直待在这里,直到成年后离开,最初她是这么想的。

但她还是被领养了,心甘情愿的。和她一起被领养的,还有一个女孩,很可爱,原名氷见绘麻,尚处于襁褓之中。领养她们的人,叫日向麟太郎,是个冒险家,很好相处,但是是个闲不住的人。

最初,日向麟太郎顾忌到沐白还有绘麻还小,担心沐白照顾不来,便留下来,待在家里照顾两个小的。直到两年后,绘麻已经学会走路了,沐白也郑重的向他保证,她可以照顾好妹妹,才略带担心的离开,不过每天还是有保持着固定时间的通话。

往后的时间里,家里便只有沐白和妹妹绘麻,麟太郎偶尔会回来一次,那几天,绘麻都会处在极度亢奋中,活泼了不少。绘麻并不知道自己不是麟太郎的孩子,并不知道这一家,其实都没有血缘关系,不过这并不需要让她知道。

啊,对了,还有朱利,那是有一天,绘麻放学回家,带回来一只松鼠。绘麻似乎是可以跟它交流的,即使这听起来很不可思议。原本以为是小孩子的天真童趣,但当看到几次绘麻对朱利吩咐某些事情,而朱利都能做到时,便不得不信服。真是个不可思议的世界。

绘麻跟她说,朱利喜欢叫她小千。

她现在在学韩语,准备兼职当翻译,赚点零用。这不是说麟太郎亏待她们了,事实上,麟太郎每年给她们的生活费都很多,足够她们安心长大,但是,对于她来说,自己赚的钱,拥有起来,才能让她觉得有安全感。再一世为人,并没有给她带来多大的天赋和能力,没有过目不忘的记忆力,没有一通百通的领悟力,多的只是上一世的记忆。她该感谢的,是这多了一世的记忆,让她早早的明白了自律这两字,让她更容易控制自己的情绪。即使这不是她想要的。

延伸阅读

好梦成双[穿书]之第七章  http://www.meilimeike.cn/gnhe.shtml
蛋蛋感觉自己整个蛋都不好了。这个厉害的道长朝他走过来是要怎么样?会不会是要把他给吃了

我的脑中有棵树在线阅读第5节  http://www.meilimeike.cn/arb1.shtml
夏炎感觉身后一冷,双腿一用力,立刻离开了原地。在夏炎原来待的地方,依然出现了一个直径

罪无可赦的故事我的系统画风是不是错了?  http://www.meilimeike.cn/n1i6.shtml
‘你的金手指上线,请注意查收’不知为何韦阳的心里浮现这句话“查收”不顾身旁宁缺和卓尔

腹黑王爷蓝灵妃心火难耐,楚毓,桑桑  http://www.meilimeike.cn/xvmo.shtml
这边皇上看着坐在旁边吃着糕点的小团子,之前自己心中的郁气好像一下子纾解了。“桃桃想没

人在神州之造化万物  http://www.meilimeike.cn/ynmx.shtml
世界之树是一株诸天万界无尽虚无,无尽生灵基本上都知道世界之树基本上是没有成长极限的灵

最强神话势力系统第四章在线阅读  http://www.meilimeike.cn/t9b.shtml
“白兄弟,他们真的逃跑了,八千人啊,竟然被我们三百人给吓跑了!”刘树根望着逃离的韩军

今日茶饭事在线阅读第七章  http://www.meilimeike.cn/nj4u.shtml
“你说什么?”蓝星两手拿着冰激凌,冒出星星眼,有些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这算是答应她

崩坏男主攻略计划在线阅读葬心决  http://www.meilimeike.cn/uhox.shtml
焚天大陆,南陆。南陆之中人族由魔极宗,天宗,雷阁为首的七个帝级势力所统治。武学繁荣至

荒兽之道在线阅读第6节  http://www.meilimeike.cn/ds4c.shtml
尚晖低头盯着左手虎口上依旧在微微颤抖的银针,默然无语。鲲鹏天生就处于食物链顶端,总体

[综英美]立旗小标兵封与修  http://www.meilimeike.cn/xl9i.shtml
「一个古老的开头,这是一个发生在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了,现如今你或许能从他们的后代中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朕的奸宦是佳人在线阅读第1节

    中州滨海之地层峦叠嶂,其中有山名曰三清,山高而陡、地势天险,其主峰玉虚,三面绝壁、直入云霄。高川临泽,自是云雾萦绕。朝时由山脚仰望,只见得山体被云山雾水横劈两截,陡峭山梁隐没朦胧之中,山体之下绿意充盈、草木繁盛。若逢朗日,窥得奇观——山巅之上,云雾稀薄处,赫然屹立一座的层叠建筑群。该处是为道家法场三

  • 今宵好快手抖音

    偌大的皇宫内,金碧辉煌,热闹非凡。安凉习将盛装打扮的储离若带到了他父皇母妃的面前。“儿臣参见父皇母妃。”安凉习高高兴兴的给他们磕了个头。而身侧的储离若却一直站着未动,她拜天拜地拜师父,除此之外还没拜过其他人。安凉习拿胳膊捣了捣她,小声道:“王妃,怎么了?咱们的父皇母妃你不认识了?赶快拜见他们呀。”储

  • 贴心兵王灵气

    “那么为什么那个所谓的规则在我的体内,你们依旧能够感受到这个情绪?”“这个啊,这个的话是因为就算是**行者,也是无法停止规则运转的,你体内的规则只是被实体化了,它依旧在运转之中,只是你感受不到而已。”所谓规则,就是构筑世界原理的基本单位,只要还存在于界域里,除非彻底破坏,否则绝对无法停止。“你是人是

  • 衙司都府骗子

    【chapter3.骗子】亏了她韩相娜一下子就认出来他了,偏要看看他什么时候才能认出她来!“你你你......你说你是?”金泰泰睁圆了一双大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来人,差一点就喊出来的话被对方伸出食指轻轻压在嘴唇上示意噤声的动作制止了。这孩子声音低沉本来就传的远,还阳光明朗嗓门也不小,就差把周围看展出的

  • 穿书回来后男主反派都跟来了在线阅读第7章

    父子俩吃罢晚饭回程路上,莫景深情绪一直不太高。莫爸几次三番欲言又止,频频扭头看他,显是想说点什么又不知如何开口。下午那场谈话进行之时,他爸一直默默地坐在大伯身边,显然与自己不是一个阵营,莫景深不须他开口,就能猜到他想说点什么。呵,两代人的就业观碰撞?他想干什么工作,与旁人有什么相干?一个个顾好自己就

  • 末世长城第二章在线阅读

    第二章人善被人欺“切。”楚翩翩冷笑一声,双手环胸,眼神中闪过一丝嫉妒:“阮羽星,你和我无冤无仇,不代表我和你无冤无仇,不过现在,你只要记住,我楚翩翩才是吉赛尔芭蕾舞团的当家花旦。”阮羽星深吸了一口气,闭上眼,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恢复到了平常的淡然,就好像楚翩翩刚才说的那些,都是对别人所说。“麻烦你

  • 我,盖伦,在异界当战神在线阅读第一节

    李家村,,一个坐落在内陆的一个四面环山的小山村,被四周的大山环抱着,不禁给人一种与世无争的感觉,给人一种安谧的感觉,不过随着一道阳光洒落在大地上,似乎彻底了唤醒了刚才还显得有些死寂的小山村。而此时,一栋破旧的泥瓦房,房门伴随着吱呀声,缓缓的打开来,一个大概十一二岁的小男孩探着头,朝着四周看了看后,从

  • 醒来后发现自己成了传说在线阅读第三章

    “父亲,是不是北伐出问题了?”听到刘湘说闲不了多久了,刘峰立时想到了北伐,就目前而言,国内唯一能让刘峰感到麻烦的也就北伐了,想想也是,南方北伐军总共才三四十万人,而北方呢?足有上百万人,这仗打起来自然困难重重,虽说北伐那些旧军阀势力战力堪忧,士气也不怎么样,但不管怎么说人家人数摆在那儿……并且,北洋

  • 我和儿砸都是反派在线阅读第五节

    困于瀑布星月清醒过后发现自己竟躺在在在瀑布旁边的一块石头上,四周都是陡峭的石壁。这里仿佛与外界隔绝的世界,长满的密密麻麻的树木花果,他摸了摸自己身上奇怪自己为什么会穿上衣服。星月扭过头看向水中此时他眼睛一亮怎么会有一个女子在这里洗澡。女子发现星月醒了过来便游到他身边,星月正试图起身可是腿上传来一阵剧

  • 我在大明奋斗的日子之爹娘谋奸计,老奴明大义

    ——老爷……这声音虽然有点变调,但仍然可以听出来,是司徒文燕那个女人。我本来打算离开,却听到他们的谈话中隐隐有我的名字。——老爷……我也知道悠若是任性了些,可是我就这么一个女儿……老爷……——这么做,对诗若太不公平了。我那爹爹终于闷出了一句人话。但是这句话却似乎触了那女人的神经。那女人立刻哭的更大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