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大唐之神级说书人在线阅读周毓

作者:东耳 来源:飞卢小说网

指针慢悠悠的指向了三点整的位置,秒针继续向后行进,泛白的指尖在桌沿上敲击着,周毓盯着手表,慢慢皱紧了眉。

按照约定好的时间,夏瞳应该一点左右就到了才对,车站离他家有点距离,但即使堵车,最迟两点半也应该到了,现在却已经三点了。

拨通了夏瞳的号码,周毓想着之前就不该答应让她一个人来的要求,应该差人去接她才对。

“周先生……”手机里传来一个柔和的女声,周围的声音隐隐的有些嘈杂。

听到那嘈杂的背景音,周毓轻蹙了蹙眉:“你在哪里?”

接到周毓的通讯,夏瞳看了下手机界面上的时间,顿时惊呼一声,忙道歉:“抱歉,周先生。我刚刚遇到大彬,所以多聊了几句。”

听到大彬这个名字,周毓的眉头显然皱的更深了:“马上回来。”

“好的。”

等周毓先挂,夏瞳忙向韩彬道别:“大彬,我要回去了,时间都超过好久了,周先生肯定生气了。”

看夏瞳这幅慌慌张张的向他道别的样子,也不知是怎么了,韩彬握住了夏瞳的手腕,夏瞳下意识的甩开,看到韩彬一脸的惊愕,她自己也是愣了愣。

“抱歉。”

“夏瞳,你……”

“我……我不喜欢和异性身体接触。”嘴巴张张合合,最后憋啊憋啊憋出这么一个借口。

韩彬望着自己被甩开的手愣神了几秒,听到夏瞳的话才反应过来,嗤笑道:“你不喜欢?和你一起长大的我怎么不知道?是周毓不喜欢吧!他给你下了多少暗示,才让你形成这种下意识的反应?”

暗示什么的……这种话就有点过了,夏瞳听着有些不舒服,但毕竟是自己最好的朋友,所以她只是皱了皱眉,没把这种情绪表现的太明显。

“没有。”

“什么?”

“没有暗示。”但还是不想让别人误会周先生。

看着夏瞳一意孤行的维护,韩彬的眸子明明灭灭的,显得有些晦暗不明,心里有一股郁气油然而生,一句满带戾气的话就这么冲口而出。

“夏瞳你还真是越活越回去了,周毓那个老男人就是想控制你,你都没发现吗?”

夏瞳的瞳孔顿时紧缩,大声呵斥:“闭嘴,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就不要乱说。”

然后拿了包就急匆匆的离开了。

周先生和她的事情,韩彬根本什么都不了解就胡说八道,这是夏瞳所不能忍受的,而她更不能忍受的是其他人对周先生的诋毁。

即使这个其他人……是韩彬。

也一样。

紧抿着唇,快步向周毓的家走去,夏瞳的本来愉快的心情,蒙上了一层淡淡的阴影。

怎么会这样呢?本来与周先生相聚,又恰巧在路上遇到了好久不见的老朋友,应该是件开心的事才对,可是……

开了门,就看到周先生那双黑黢黢的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她,夏瞳低着头小步挪到周毓的轮椅边,那鹌鹑样儿,十足的一个小媳妇。

“我错了。”未免周先生更生气,还是先道歉吧。

周毓过度白皙,且纤长的指节突出明显的手指,不紧不慢的敲击着轮椅的扶手,淡淡道:“你错哪儿了?”

“不该误了时间。”她知道周先生是一个时间观念很重的人。

周毓抬眸瞥了她一眼:“还有呢?”

“还有……”不该和大彬聊太久?关于这点,夏瞳有些不太确定。

看她久久的都说不出一句话来,周毓定定的看了她好久,而后有些自嘲的低叹一声:“也不知道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不知道。”就转过轮椅不理她了。

夏瞳被周毓的话说的心里一跳,讷讷无言,强忍着自己起伏不定的心,故作掩饰的卸下背包,从中拿出一罐罐她自己腌制的东西。

不知道为什么,脸都有些烧红,她加快的拿东西的速度,一边还介绍着:“周先生,我这次拿了好几罐你喜欢的蜜滋山枣和柑橘,还有腊肠、泡菜、山核桃什么的,有些是妈做的,她手艺比我好。”

周毓听着她絮絮叨叨的说着,背对着她的眼中闪烁着一簇簇火焰,唇边也勾起了淡淡的笑容。

她总是这样,在不经意间就撩拨起他的心弦,但当他想要去碰的时候,她却自己缩回去了。

从口袋拿出一个坠子,清透的琥珀倒映在他明明灭灭,复又归于晦暗的眼眸中。

“过来。”他低声道,很完美的掩藏了声音中的那一丝暗哑和……渴望,让夏瞳丝毫没有感觉到任何的异样。

“哦。”听到周毓唤她,夏瞳忙放下手中的瓶瓶罐罐,快步走到周毓面前,带着些许的疑惑:“怎么了,周先生。”

“蹲下。”周毓没有多做解释。

“哎?”但是尽管满心的疑惑,但夏瞳还是习惯听周毓的话,顺从的蹲了下来。

而后就感觉脖子上一凉,有个像是坠子一样的东西,没入了她的颈间。

把那条坠子拉了起来,看着那个水滴型,造型简单的琥珀,眼中染上了淡淡的讶异,以及浓浓的惊喜。

夏瞳一向喜欢琥珀和翡翠、玉石等制成的饰品,但她是决计不愿意接受周毓太过昂贵的礼物的。

但面前的琥珀只是最平常的金珀,个头也不大,唯一特别的,大概就是在这小小琥珀中,还有两片纤细的绿芽,和一只大约只有米粒大小的黑蚂蚁。

虫珀比金珀更贵一点,但价格也还在夏瞳能接受的范围内,于是她也就笑着接受了。

把玩着这块小小的琥珀,真是越看越喜欢,不过……

“周先生怎么突然想送我礼物了,我生日还有好久才到呢。”

周毓淡淡一笑,只道:“算是订金。”

“订金?”

没回答她的疑惑,只是那专注的,似乎还带了几丝火热的视线,烧得她脸颊发热,手足无措。

欣赏了一会儿她害羞的样子,周毓也不再难为她了。

“时间差不多了,去做饭吧。”

“哦,好的。”夏瞳简直如蒙大赦,话音刚落就急忙跑向厨房。

周毓却是看着夏瞳在厨房里忙碌的背影,摩挲着指腹,眼瞳深深。

这次……就留下来吧!

不要走了。

留在他的身边,直到……他生命的蜡烛熄灭。

视线瞟向下身被深蓝色毛毯盖住的双腿,仿佛要透过遮盖的布料,看到那已经萎缩到极点的肌肉,眼中闪过一丝自厌。

如果……他还是健康的。

复又自嘲,世上哪来的那么多如果。

而周毓不知道的是,身在厨房中的,背影看似忙碌欢快的夏瞳,她脸上深深的落寞。

周先生的心思,她知不知道?

自然,是知道的。

纵使她在感情中再迟钝,和周先生相处这么些年,也多少能了解到一些,更何况对于周毓的事,她向来敏感。

但是——

抚上右脸上的伤痕,那条从眉骨到下巴,由她自己划出来的深深的伤疤,即使做脸部修复手术,也无法恢复原样的深,可见她当初对自己有多么的狠。

她当初白皙细嫩的皮肤,也在这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风吹日晒中变得粗糙、暗淡,那当初被人赞誉的所谓通身的古典气质,也早已消散殆尽了。

她怎么配得上那么好的周先生呢?

周先生应该有更好的,一个美丽而温柔的妻子。

但再怎么开解自己,还是……心有不甘。

一顿晚饭,就这样在各有心事,且都不想让对方知道的情况下吃完了。

饭后,趁夕阳还没落下,夏瞳推周先生出去逛逛。

路过大剧院门口的时候,看到立在剧院门口的那张巨大的海报,微微晃了晃神。

海报上的女舞者穿着洁白的芭蕾舞裙,脚尖高高踮起,修长的天鹅颈微扬,脸上的表情恬静安宁,说不出的美好。

周毓很快注意到了夏瞳的不对劲,视线也慢慢移到了那副海报上,他知道夏瞳当初也是跳芭蕾舞的,当初也问过她想不想继续跳舞,但她拒绝了。

看夏瞳脸上复杂的表情,他道:“我当初说过的话,一直有效。”

当初?

夏瞳记起来了,周毓说的是送她去国外深造的事情,但当初她既然拒绝了,现在又怎么可能改变主意呢。

只是看到这幅海报,勾起了往事,有些怅然罢了。

“导师和祖母说的是对的,我在芭蕾上是没有天分的,芭蕾舞这条路上,越到后来,天赋就显得越为重要,天赋不够的人,终究要被远远的甩在后面。”

所以能在自己最巅峰的时候,戛然而止,也是好的。

而且当初退出芭蕾舞圈之前,她就因为频频的伤病复发,本来就坚持不了多久了。

但周毓显然是不赞同夏瞳的观点的,淡淡反驳:“你并不是没有天赋的,有时候喜欢和热情,就已经是最大的天赋了。”

不是每个人,都是因为爱才跳舞的。

听到周毓的话,夏瞳的心情一时间有些激荡,她深吸了一口气,平复着自己的心情,眼中有微微的复杂。

良久,她道:“也许您是对的,但以前……从没有人这样告诉我。”

祖母只会不停的鞭策她努力再努力,导师知道她付出的汗水,却只是叹息,可惜她的天赋配不上她的努力。

从没有人对她说,爱和热情,也是一种天赋。

“谢谢您,我好像……可以放下了。”心里从未有过的轻松,抬眸间,瞥见了前方不远处的那家源记饼店,她记得周先生喜欢吃这家店的玫瑰豆沙馅儿的酥饼,“我去买几个酥饼,周先生您等我一会儿。”

“买鲜肉馅儿的。”

“哎?”她记得周先生明明喜欢玫瑰豆沙馅儿的啊。

“听我的,去吧。”

“哦,好的。”虽然不知道周先生什么时候改了胃口,但夏瞳还是听话的去了。

周毓摇头失笑,真是呆,她不是喜欢吃鲜肉馅儿的吗?每次路过源记却总是给他买玫瑰豆沙馅儿的,一点都没想到她自己。

微转过身,从口袋里拿出一个蓝色的锦盒,打开盒子,里面有一枚钻戒,做收尾环抱的天鹅状,细碎的钻石点缀其中,说不出的精致和璀璨,不同于一般钻戒的特殊形状承载了他满满的心意。

正专注的看着钻戒的周毓没注意到,一辆敞篷车正飞快的向他驶来,马上就要冲破围栏。

“周先生——”

一股大力将周毓的轮椅推向一边,钻戒‘叮当’一声落在地上,最后的最后,他只看到庄瑶癫狂的脸,以及——

夏瞳高高抛起的身体。

在临死之前,过往的记忆都如走马观花般的从眼前闪过,最后定格的……是周毓的脸。

周先生,你没事,实在是太好了。

眼帘无力的阖上,意识完全消失之前,她好像听到……

“夏瞳——”那近乎破碎的声嘶力竭的嘶吼。

延伸阅读

快穿之炮灰人生岁月人生  http://www.keiba5.cn/pe5e.shtml
当小刘正准备伏案装作认真工作的时候,领导走到门前面带笑容地拍了拍手:“同志们,别工作

穿到剧情开始之前在线阅读第7章  http://www.keiba5.cn/x0qp.shtml
鹿晚歌愤怒的声音灌入两人的耳膜,傅胭只觉得心魂俱碎,她再也不想待下去,转过身,失魂落

误诊成婚在线阅读客栈  http://www.keiba5.cn/6n72.shtml
积了一夜的乌云缓缓散开,露出鱼肚白的天空。天快要亮了,一支半指长的香插在张锦帆手边的

[综]非职业英雄生涯在线阅读第5章  http://www.keiba5.cn/259.shtml
郑明宇这几天一直在思考着一个问题,他到底要不要将自己见到聂小柔的鬼魂这件事告诉黄大姐

[全职高手]叶家的女汉子在线阅读第10章  http://www.keiba5.cn/ani3.shtml
感受到灵气相冲,发生暴乱,外泄不止,张阳暗道不好。几乎是瞬间,张阳浑身已经湿透,分不

一人一剑敌一国第三章  http://www.keiba5.cn/dz17.shtml
抵达第二场考试场地,西索这才把她放下。而贝姬好像完全忘记了之前自己还被攻击倒昏过去的

天命志在线阅读第四章  http://www.keiba5.cn/uwqe.shtml
早晨过后,苏英便匆匆忙忙地赶到了附近的图书馆,所谓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虽

[综武侠]哥哥遍天下在线阅读第三章  http://www.keiba5.cn/nv2f.shtml
围绕着希影城的罗曼山脉,紫气腾起宛如仙境一般迷人,时而的鸟鸣声,虫叫声更是有一种神秘

一符绞众生第六章在线阅读  http://www.keiba5.cn/gijq.shtml
那种地方…,呵…。想起过去那些被人嘲笑、侮辱、看不起的日子里,唐幕嫣踉跄

不舞之鹤在线阅读过去与现在  http://www.keiba5.cn/xk4y.shtml
极冰之地一个白发少年紧追着一个受了重伤的人。“小子别跑了。乖乖受死吧!”一边喊着白发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惑之伤第七章

    曲母硬生生地又留了一顿晚饭,才恋恋不舍地把姜来放走。曲垚坐在车里舒了一口气,看了一眼副驾上的姜来:“把镯子给我。”姜来此刻揉着自己滚圆的小肚子,巴不得把这个看起来比他命都贵的手镯还回去,但是:“我摘不下来。”呵,想要就直说,既然能带进去,怎么可能摘不下来。“我看看。”“哦。”姜来把手伸了过去。“把手

  • 丧尸校园求生在线阅读星辰出世(求收藏!)

    第二章星辰出世看到这些消息,叶书含惊了,刚刚的那个辅助系统,里面有一个要求,不就是只可以绑定星辰嘛!刚刚他还纳闷这星辰到底是什么**呢!不由得叶书含心头升起了一个恐怖的想法!这辅助系统,该不会就是星辰的外挂吧!不由得,叶书含内心开始激动了,要知道,这可是可以将**中的**币直接通过银行兑换成现实的金

  • 我!精灵之王之棒棒糖

    程晞小朋友住院的时候,基本上陪着她的只有家里的老保姆和一个小男孩。爷爷奶奶身体不好,医院病菌又多,程爸爸程妈妈就让他们不要一直去医院了,姥姥年纪大了也不方便一直来医院,小姨一家要忙着姥爷留下了的会馆的生意,基本一周只能抽出一天的时间来看看程晞小朋友。哥哥程向东读的是私立住宿制的小学,只有周末的时候才

  • 洪荒网游之妖猴重生穿越咩,为什么是这个年代

    “哦,亲爱的,我的爱呀,你怎么还不醒,你丢下你可怜的汤姆,他要怎么办呀~~~”“是谁在我耳边说这么琼瑶式的话,哦,不对,是英文,罗密欧式的,啊啊啊!!罗密欧=男人,是男人的声音!抢劫?非礼?不对,汗,我已经死了,游荡这么多年,还怕什么陌生男人。”床上闭着眼睛的岑玲想着。岑玲前世是一个初入职场的新人,

  • 网游:拔刀亿万次的我无敌了!在线阅读第8节

    说起这块牌匾来,可以说是一直流传着一段故事,话说,这家豪宅的第一代居住人,也就是贺家的创始人。那是在五百年前,当时的贺家先祖还是一流浪汉,只有十一二岁,是吃了上顿没下顿,常常因为温饱的问题而愁苦,但他又不甘心一辈子如此。于是他就忍受着常人所不能忍受的艰苦和嘲笑,不顾别人的白眼,坚持学习着一切觉得对自

  • 西游保底签到千年修为挡住鬼子

    说到这里,小伙眼里像冒出了火星一样,狠狠的攥紧了拳头。“后来呢。”王小瑞插嘴问道。“后来那些姑娘们哭喊着让开枪,说她们没脸活了,敢紧的让我们开枪,让我们给他们报仇。”“我们团长打激眼了,带领一个尖刀班,拿着大刀片就冲上去了,冲入敌群,左砍右杀,我亲眼看见团长一连气砍翻了五个鬼子,跟着团长冲入敌群的十

  • 乘风微阳往事追忆(番外二)

    一个阴沉的下午,我举起手中的88B式主战坦克模型端详起来,仔细的打量着这个物件,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很久以前的模型仍然散发着新鲜感与魔力,或许因为很长时间没有端详过,或者是因为其他原因。她那轻快的步伐在白桦树林中远去,想起我们初次见面时的样子,也是在那片白桦林,我端着一杯茶水,轻轻的递到她身边。她慢慢

  • 我的对立搭档之往事

    死叶峰快起来了,快迟到了;今天是班主任的课,再不起的话你要挂科了。我被死杨昆晃的实在睡不着了,只好懒洋洋的起床,穿起大裤衩,到卫生间洗漱去了,杨昆看见这小子,摇摇头道;这孩子没救了。整天就知道泡在酒吧混日子。10分钟后我走出卫生间,跟杨昆打了一声招呼,带着外套就出去了。来到小吃部的边上,对着老板娘说

  • 我的灵府是神器在线阅读第8节

    然而秦云这一句话,却是惹了众怒。他们就是因为这个练级区距离比较近,才跑到这里来练级的,然而如今秦云一句话就想赶他们走,凭什么?“这位大神,你这样做事,未免太霸道了吧?”“虽然你等级确实比我们高,但是这里这么多怪,你一个人也刷不完,凭什么赶我们走?”听到这些人七嘴八舌的吵嚷声,秦云也懒得再说。“你们爱

  • 书里窜出一只妖第九章在线阅读

    对着残缺的维京人,稍稍致敬一会,平复心情的程冲向指挥部汇报了这场遭遇战。得到确切地址后,接应团队很快到达现场。虽然不知道夷国出于什么顾虑而放弃了增援或是回收报废机体的想法,程冲本着不浪费的原则,带着人又回到战斗开始的地方,把前两台机甲的遗骸也装载到运输工具上。坐在车斗里,看着面前残缺的维京人随着车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