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通灵机械师无惧上擂 搏命一战

作者:陈九川 来源:纵横中文网

“你……”贵冬冬有些气恼池沌的不争。

“不知是否有人上擂为长公主殿下搏得延婚之期?”池沌忽然问。

“还没有。”贵冬冬转而失落,“为什么问这个?”

“没什么,就随便问问。”

“其实,你很不错。你预料到本殿与嫚儿会分别嫁到荒国和汐国,每月带进宫的都是荒汐美食,你让我们早一点适应那边的生活。你这段时间的改变是不是早就知道了你是影子的身份?”

“草民不知道长公主殿下在说些什么。”池沌不想回答。

贵冬冬似乎知道池沌不会承认:“不说算了,钱你依旧拿着。在邕城里吃喝总是要钱的。”

“谢长公主,但草民自有财产,不必长公主施舍。”

“你……”

“草民告退。”

看着池沌渐行渐远的背影,贵冬冬气得在原地直跺脚。

长公主,请让我为你做最后一件事。池沌心中道。

他走的方向不再是离宫,而是前往擂台。

殿中,桂皇向身边的王总管问道:“王大监,可有人攻擂?”

“回陛下,尚且无人。”王总管担忧地说道。

宋悲阴在擂台上等了好久,发现台下王公贵族子弟中无一人敢上来。十五岁的宗师,放在这个世界是少见的。汐国的秦石举虽然也是一位宗师,但只是一个领悟了山水意境的伪宗师。而宋悲阴却是一位实打实的领悟了天地间魂力的正牌宗师。

宋悲阴八岁就被扔进军队里苦训,历时七年,终对魂力有所感悟。期间他付出的努力,那是常人无法想象的。

桂皇想让长林峰攻擂,可是他连入学级都未曾达到,定然是会输的。输不要紧,若然陨落,会是桂国的一大损失。

在此纠结之际,有内官进殿报来喜讯:“陛下!陛下!有人攻擂了!有人攻擂了!”

“哦?是何人?”桂皇喜出望外。

“禀告陛下,是南陵王!”內官口中的南陵王应该是池沌,他并不知道刚才在殿里发生的事。

“荒谬!南陵王不是正在此处吗!怎么可能会去攻擂!”萧光摔杯而起,“你眼睛是屎做的吗?”

”陛下,臣确实没有看错。“內官并没有被萧光吓到。

”就是南陵王?难道?!移驾殿前!“

宴席的位置被抬到殿前,居高临下,可以清楚地看到广场擂台上的人。

池沌穿过台下的王公贵族子弟,来到兵器架前取了柄轻钢剑。就这样一手持着剑,池沌走上了擂台。

”哟,终于上来个有胆的。'宋悲阴看见池沌衣着华丽,气质不凡。定然是地位很高的贵族,“咦?你居然连入学级都不到!”

“是的,方才完成魂启。”

”你下去吧。我不想以大欺小。“宋悲阴摆了摆手。

”小将就这么自信能胜我?“池沌问。

”当然,我可是宗师。“

”宗师?很强吗?我能够伤你,你信吗?“池沌必然是要与之一战的。

”你真的要挑战我?“宋悲阴再次确认。

”是的!“池沌肯定地答道。

入学级的人悍不畏死的一定要与我一战,桂国到底有什么阴谋?我战还是不战?宋悲阴思索着。算了,管他有什么阴谋?打了再说。

”行,只要你让我流一滴血,便算你赢。还有,你是左撇子吗?“此刻池沌拿剑的是左手。

“不是,我的右手手筋被某人斩断了。所以我只能用左手。“池沌解释道。

”行,那我也用左手。作为桂国第一个敢上擂台的人,我佩服你的勇气。我保证你不会死在擂台上。“宋悲阴朝空气中探手,一把巨刀凭空出现。重刀被他握在手中挥动,却轻如鸿毛。”这是我的魂兵——龙雀大环刀。“

”我手里的,是一柄普通的轻钢剑。“

”那么,战吧!”

这一世池沌没有习过任何武技,但上一世,池沌确是国家二级击剑运动员。这也是为什么他选择一柄轻钢剑作为武器。

战斗一开始,池沌便全力冲向宋悲阴。长剑连刺,似颗颗暴雨落下,宋悲阴以宽大的刀身为盾,抵挡住池沌的连刺攻势。剑尖点在刀身腾腾作响,刀身后的宋悲阴面色沉静,毫无压力。

宋悲阴一掌拍击刀身,转守为攻,巨刀横砍而来,池沌早已预料到,先一步跳出刀锋范围。

宋悲阴跃步上前,刀锋紧追着池沌不放。

池沌挥剑上挑,刀锋擦身而过,割下他右手半边衣袖。

池沌背生冷汗,若刚才再慢半分,割下的就是他的整只右手。宋悲阴继续挥刀砍来,刀锋直逼池沌面门,池沌持剑下撩,刀锋再次擦身而过,这次是他左手的半边衣袖。

一连十几回合,池沌总保持守势,宋悲阴伤不得他。但他的衣袖出现许多裂口,可以看见里面浸血的皮肤。

池沌大口地喘着粗气,他的体能所剩无几。反观宋悲阴,呼吸平缓有力,不见疲态。这便是魂力加身的好处。

“认输吧,能不用魂力就与我交战数十回合,你足以自傲。”宋悲阴将刀立在身旁。

”还没有完呢,我还没用出我的全力。再来再来!”池沌持剑再次冲向宋悲阴。

宋悲阴心念一动,龙雀大环刀上泛起波澜。他将要使出自己最强的一招。

刀锋斩来,池沌侧身躲避,但剑指方向却未曾改变。等到宋悲阴调转刀锋,他依旧没有改变方向,收剑回挡。依旧是剑指一处。

他这是拼着自己受伤的代价来砍伤宋悲阴,宋悲阴怎么会让他如意,当即收刀回割。刀锋划过池沌大腿外侧,鲜血马上就从伤口涌了出来。

宋悲阴退到不被池沌剑锋触及的地方,再回来看池沌。只见他整只大腿的衣料都被血液染红了,池沌以剑撑地才没有倒地。

“认输吧。你已经没有再战的可能了。”宋悲阴说道。

“不,我还可以挥剑。再来!”池沌拔剑而起,再一次冲向宋悲阴。

“雀——龙——吼”宋悲阴竖刀过头,全身魂力贯注刀身。

池沌冲到宋悲阴面前时,巨刀也在那时落下。一刀之威落到落到池沌手中的钢剑上,继续下压,落到池沌左肩上,绽放出血花。

“啊——”池沌正竭力阻止龙雀大环刀的继续深入。

殷红的热血顺着刀锋流向宋悲阴握刀的手,再流向地面。

“咔!”钢剑出现裂痕,并逐渐蔓延到整个剑身。

“嘣!”整柄剑耐不住重压,当场炸出碎片。

幸好宋悲阴及时收回刀势,否则池沌会被斩成两段。剑锋碎片四处飞散,其中有一片突跃宋悲阴的刀体防御,擦破他脖子的一点皮。

虽然收回刀势,池沌还是被砍飞出去,落到擂台边缘。

台下一片哗然。

宋悲阴用沾满池沌鲜血的左手摸了摸颈部的伤口,然后向着倒地的池沌道:“可惜,差一点你就赢了。”

池沌颤巍巍地拖起半身染血的身子,微弱道:“不,我已经赢了。”

宋悲阴刚不解池沌为什么会这么说,忽感颈部一阵剧痛。原来将要愈合的伤口迅速变黑腐烂,创口扩大,血管断开,血液大量的流出。过了好一会儿,伤口才停止流血并缓缓愈合。

“没想到,身为桂国人的你居然在兵器上涂毒。”宋悲阴觉得自己应该杀了池沌。

“身为桂国人,行君子之风。我没有在剑上涂毒。”池沌解释道。

“那为何伤口会恶化?”

“我的血里混着荔洲大陆第一奇毒——腐毒,战斗时你的手沾到了我的血,战斗后,你又用手去碰伤口。腐毒在那时进入你的身体,之后发生作用。但你不必恐惧,因为你已经是宗师,腐毒在你体内扎不了根。所以你的伤口腐烂到一定程度后又愈合了。“

宋悲阴听了,自嘲道:”这么说,我是自己让自己输的?好玩,真好玩!“

”主宰站在桂国这一边。“池沌道,”延婚三年,可以了吗?“

”你已经胜了我,当然可以。“宋悲阴爽朗道。

太好了,池沌心中道。忽然的脚一软,池沌昏倒在擂台上。

延伸阅读

爱路迪电动车加盟  http://www.coyotesdenonline.com/gu1v.shtml
爱路迪电动车绿色低碳、低耗能、价格便宜、经济实用,因此推出市场以来就迅速吸引大众的瞩

INBIKE加盟  http://www.coyotesdenonline.com/dhk1.shtml
INBIKE打气筒总部实力雄厚,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以多品种经营特色和大卖

日普洗衣机加盟  http://www.coyotesdenonline.com/s6gq.shtml
中日合资浙江日普电子科技有限公司系中国飞龙家电集团与日本MARUKOO株式会社合资打

妃阳加盟  http://www.coyotesdenonline.com/ylu7.shtml
暂无

海天加盟  http://www.coyotesdenonline.com/yrwg.shtml
自1990年代始,海天已连续多年保持酱油产销量各省市的纪录,并且一直保持比较高的增长

佳远加盟  http://www.coyotesdenonline.com/dtkp.shtml
佳远快热地板主营快热地板、快热地板十大品牌、快热地板加盟等。佳远快热地板秉承“支持创

超能洗衣粉加盟  http://www.coyotesdenonline.com/sdbv.shtml
纳爱斯集团在华南的湖南益阳、西南的四川新津、华北的河北正定、东北的吉林四平和西北的新

恒盛加盟  http://www.coyotesdenonline.com/dfeo.shtml
恒盛公司公司是一家港商独资企业,隶属香港总部,创建于1992年,现已发展成为以科、工

绿精灵地板加盟  http://www.coyotesdenonline.com/j3e.shtml
绿精灵地板隶属于东莞市绿精灵家居木业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地板生产、研发、销售的台湾全

阅木加盟  http://www.coyotesdenonline.com/pkns.shtml
阅木工艺品是批发手把件、摆件、佛珠/手串、木质工艺品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嫡嫁千金在线阅读亚琛俱乐部

    亚琛,这是一个德国很国际化的城市。因为亚琛位于德国、比利时、荷兰三国交界处,许多当地人号称住在德国,工作在荷兰,玩在比利时。反正因为特殊的地理位置,这里能够听到各种各样的语言。你都不知道这里的人是哪个国家人,甚至都感受不到这里是德国的一个城市。刘天是第一次来到亚琛,之前也不是没来过德国,但是来亚琛还

  • 泣血长歌之猴子们的催更方式

    某一天……我:冒泡!茶凉(毒舌炸毛三弟):你终于出来了!快更文!再不更文我给你一堆砖!我:嗷,三弟!文……我不是昨天才更了第十八章么!茶凉:我等了你这么久,才十八章!等着,我去送你一堆砖!我:(微笑面对危险)三弟!冷静!回来,丫地,你上次刚给了我一个砖头!这次又来,你怎么不给我两分评论!茶凉:你一年

  • 我有一个超级手机第十八章 万鬼卦灵阵

    第十八章,万鬼卦灵阵。这一次纪岚学乖了,先扔了几个石头过去。看到没有什么反应之后,又把自己身上的粪便全部撒了出去,依然没有反应,纪岚这才小心翼翼的往深处走去,一路都不知道走了多久,终于停在了一处石门前,纪岚用手摸了摸门,一边写着生,一边写着死。两字一左一右,看着门上的两字,纪岚只感觉到这两个字有一股

  • 史上最甜蜜的复仇同行

    徐言眉头一皱在心里反问道:“难道不是吗?”“当然不是!”“此人能够记起梦里发生的事情,这就说明梦魇已经开始侵入他的灵魂,两者之间有了重合,有了梦魇的视野和记忆,这才会对梦境有所印象。”“你问问他,那个江爷梦里头是不是还有意识和身体分离,无法开口说话之类的情况?”“为什么这么说?”徐言好奇的追问道。“

  • 最强生化战士之两战血色十字军

    沃蕾尔愣住是因为她没想到雷尔迪斯竟然敢训斥她,而雷尔迪斯愣住则是因为他发现了解决问题的方法。“沃蕾尔,此地行至丧钟镇需要多久?”雷尔迪斯急切的问道。沃蕾尔想了想,说道:“正常走的话,半天左右。”闻听此言,雷尔迪斯大喜,立即命令集合部队,带上武器设备,准备向丧钟镇急行军。沃蕾尔听到此令大惊:“你疯了?

  • (琉璃美人煞)一叶一菩提令人耳熟的声音

    “你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傻姑娘,你以为我们是谁啊,他可不像我这么好说话,要不是他今天没那个心情,非把你生吞活剥了,再扔到窑子里受罪去。”洛枫少揪着她的衣领威胁。“我才没兴趣知道你们是什么样的人物,更没兴趣了解他,他爱谁谁,跟我一毛钱关系都没有。”花语沫说完潇洒的转身走人。“你个傻姑娘,你知不知道啊,

  • 带球跑后霸总跪求我复婚之老公,你干嘛推人家嘛

    第八章老公,你干嘛推人家嘛陈星点了根烟,慢慢吐了一口烟圈。无奈的看着手机屏幕,从他的视频被传到网上之后,他的微信就已经轰炸了。朋友圈也全是他的视频。一开始还好,但被很多人询问的时候他就有点烦躁了,因此他不想再回复那些无聊的消息。于是按了锁屏,抽完最后一口,打算去洗澡了。突然,屏幕又亮了,一个添加好友

  • 超级科技大帝国在线阅读第5章

    秦霜开车,直接将杜浩带到自己在外买的一栋别墅之中。这别墅虽然很大,但在杜浩的眼里,这只不过是一个小房子而已。想当初他曾在一颗星辰上面修建自己的洞府,那等浩大,岂是这小小别墅能够比得了的。将杜浩带进房中,让杜浩自己在沙发上稍作休息,而秦霜则是直接去自己的房间,将保险柜里面的那株两百年的雪莲拿出来。看着

  • 赘婿之皓月当空第八章

    如今对毛茹洇和小五而言,去国外反而是踏上归程。“其实我有个亲戚在国外,但因为性取向的事,我没办法跟他开口,现在分手了,我也许能找他试试。”小五对毛茹洇坦白。“有个亲戚帮着肯定比单打独斗好办事。”毛茹洇说,“对了,你愿意告诉我了吗?”“什么?”小五问。“为什么不想坐船。”毛茹洇替小五回忆道。“跟我穿女

  • 回到豪门后我嫁人了弟弟

    白驹过隙,开学日转眼便到。简易怀收拾好大大小小的行李,安抚着电话那头炸毛的方家洋。方家洋和他读的同一所学校,一个班级。“简哥,你真决定住校了?”方家洋倔强地做最后的确定。“嗯。”简易怀,“住校方便啊。”“那,那……”厉御风怎么办?方家洋后半句话没说出来,简易怀这真是决定回心转意,把脖子上的麻绳收了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