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风月红尘上遥居之存亡未知(9)

作者:東明寒月 来源:言情小说吧

小熙忙完了屋里头的,又去拎着木桶河里取水。

这条河里的水是山上流过来的,也算是溪水,清澈冷冽。村里人洗衣做饭都是从这条河里取水。小熙不知道白鹤仙子需要多少温水,就先倒满一锅,点了火烧着,然后又来来回回跑了十多趟,终于厨房里的水缸也装满了水。

凌云家的厨房,说是厨房,其实就是一个小草棚,建在草庐的西边,三面都是用细木做的墙壁,十分简陋。

白鹤仙子取出她的贴身宝贝混元珠,念动咒语,发出淡黄色的柔光,把他从头到脚照了一边。

长老也不知所以,就拄着拐杖站在一边看着,只见那从珠子上发出的光芒像是活的一样,慢慢地凌云的身体飞去,一根根的犹如麦芒;麦芒一接触凌云的身体,就扎了进去。长老明白了,白鹤仙子一定是在使用仙法,挽救凌云的小命。

然后白鹤仙子请长老和她一起到外面坐下,问道:“老人家,我看你们的村子不大,你们在这里住多久了?”

长老先一拱手,再回到:“不瞒仙子,我们是迁居到这里的,不过十一二年。”

白鹤仙子哦了一声,又问:“那你们是从哪里迁过来的?”

长老长长叹了一口气,神色暗淡,半响才说:“仙子是世外高人,必定知道由此向北二百多里,有一个玄武城,那是昊王的领地,我们本是住在玄武城西郊的山区,后来因为和附近的村子产生了田产纠纷。那个村子人多势众,霸占了我们村的田产,我们告到昊王那里,不料他们早已经送礼,打点好了昊王下面的人,我们一村人的昊王的宫殿前跪了一天也没有用,最后都被士兵轰出了城。我们村的年青人气愤不过,就回到村里拿着械具去抢回田产,于是发生了一场流血冲突,死伤了许多人。他们本来没有想到我们会反抗的,一见我们村居然敢主动攻击,他们就在一个晚上,倾全村之力,明火执仗冲进了我们的村子,不管男女老少,见人就打,尤其是对成年人,不打断手脚决不罢休。最让人气愤的是,他们出完了气,竟然又放火烧了我们的村子。我们知道在那里待不下去了,就把家没有被烧毁的零零碎碎抢出来,再砍树做成担架,抬着伤者,一起离开那里地方。刚开始我们也不知道去什么地方,因为那里的土地都被人占了,所以我们就不停地走,想找一块没有主的土地。就在我们全村人迁徙的过程中,那个村的人派了几十小伙子不停地追击我们。小云这孩子的父亲就是在那时候,为了保护村民而死的。小云的母亲悲伤过度,加上一路的奔波劳累,来到这个地方没有多久就病死了。这个地方,穷乡僻壤的,隔着森林,不和别的村子搭界,所以我们决定在这里定居下来。当时,小云才三四岁,我们几个上了年龄的人一起商量,挑一个好人心抚养他。直到他十岁的时候,能够照顾自己了,挑了一块地,村里人帮忙给他盖了这座草庐。怎么说,这也算是一家吧。”

白鹤仙子听了此言,想了一下才问:“这孩子的父母……是什么样的人?”

长老愣住了,一时没有明白话里的意思,断断续续地说:“他的父母……是什么样的人……就是,就是我们村的村民啊。”

白鹤仙子挑明了问:“他父母有没有跟什么人学过道?”

长老又愣住了,想了半天,然后说:“他父亲在我们村,我是看着他夫妻长大的,没有跟人学道啊。……至于他母亲,是我们邻村的一个寻常人家的孩子,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仙子为什么这么问?”

白鹤仙子有些疑惑了,不过很快地说:“你看这孩子浑身烧得如此之惨,换作常人早就死了,可是他始终有一口气在,你说为什么呢?”

长老目瞪口呆了,说:“啊……你是说他烧得这样……我以为是你出手救的他。”

白鹤仙子摇摇头,说:“我只是刚才拥混元珠给他保住魂魄,在那之前,他是一只靠自己挺着。普通的孩子可做不到这点。”

长老念念自语:“这样啊……他自己挺着……你认为,他不是普通的孩子……可是为什么……他只是普通人家的孩子……为什么……”

白鹤仙子见长老也说不个所以然来,心想:总之这个孩子非同寻常就是了,现在把救了,等以后再把他带回青峨山让师兄和师父好好看看。

主意一定,白鹤仙子不再多想。正好这时小熙从厨房里走出来,说水已经烧好了;她点一下头,说:“你先端一盆温水过来,然后给我找一些棉布。”

小熙一听,连忙去办了。

进了凌云的寝室,白鹤仙子倒了一碗清水,再从一个青色的小瓶子里取出一颗金丹,碾碎了放在水里,搅和均匀,这才要给凌云喂下去。

长老站在门口,拐杖盯着下巴,突然心里想道:金丹不应该早早给孩子吃下去吗?为什么等这么久,让孩子白白的受罪?仙子是什么意思,刚才问来问去的……在肚子里想了半天,嘴上可一个字都没敢说。

白鹤仙子给凌云喂完了这碗丹药,掏出手绢仔细擦了擦手,对长老说:“丹药给他喂下去了,就看他有没有这个命了,如果一个小时之后,他还活着,那就有七八成的把握了。”

长老吃了一惊,脱口而出:“仙子,您刚才不是说能把他救活吗?”

白鹤仙子一边往外面走,一边说:“是的,我说过。我能救活他,但是他会不会落下什么残疾,或者变成傻子、疯子,那就不好说了。”

长老紧跟在白鹤仙子后面,着急地问:“仙子是说,这孩子有可能变成一个废人?”

白鹤仙子点点头,在草庐外的椅子上坐下,说:“那就要看他的造化了。”

长老一听,颓然地靠在门框上,昏花的眼睛闪耀着泪光,哽咽着说:“孩子他爹娘临死的时候,嘱托我千万要把孩子抚养**,这可怎么办啊?……如果这孩子死了,我怎么交代啊?我怎么还有老脸去地下见他的爹娘?……我,我,我也死了算了!”

延伸阅读

剑火苍穹在线阅读第五节  http://www.xahblawyer.cn/ubr9.shtml
005虽然尹恕有点神经质,但桑妮发现有一点让她比较满意,他并不是那种不听课的人,基本

[free]十厘米鲨鱼在线阅读第一节  http://www.xahblawyer.cn/ynrw.shtml
二十一岁的傅鸢意气风发,一席银光闪闪的鱼尾礼服衬得她雪白如梦。那一日的红毯上,傅鸢挽

武侠之太武至尊之碰面(9)  http://www.xahblawyer.cn/syul.shtml
这话刚一说完,胡樾立刻便反应过来,脸上噌的一下烧起火。他看着花樊澄澈的眼光,恨不得给

[楚乔传+琅琊榜]月影梅香在线阅读第八章  http://www.xahblawyer.cn/n8xn.shtml
很快,到了县衙,升堂。县令敲响惊堂木喝到:“台下何人,何方人氏?”“本公子古龙,京城

[综]捅肾之刃在线阅读第四节  http://www.xahblawyer.cn/xyov.shtml
闵元启眼前的众人眼神闪烁,少数人目光坚毅果决,甚至有一些好勇斗争的感觉,更多的是迟疑

女武神学院唯一的男生在线阅读第7节  http://www.xahblawyer.cn/a7mg.shtml
(07)陈泊澹见晏心一身病号,着实惊了下。晏心身体素来特别健康,连感冒都少,几曾见过

跑男之至尊王者第1章在线阅读  http://www.xahblawyer.cn/qd4.shtml
001混沌之中大无边际,充斥着无量混沌之气,没有方向亦不分上下左右,古朴苍凉之气是混

夫君是反派(女尊)我的初吻!!!  http://www.xahblawyer.cn/dwa6.shtml
一道尖锐的尖叫声,划破空气传到我们几人的耳朵里。听声音似乎还是个小孩子。我一路狂奔的

西游:我爹是玉帝奇迹出现  http://www.xahblawyer.cn/g5bq.shtml
敷天问道:黑暗,现在已经吸收了多少黑暗能量值?主人,你现在已经拥有10万黑暗能量值。

殖星源第6章在线阅读  http://www.xahblawyer.cn/65nk.shtml
霍明珠下颌微微扬起,露出了巴掌大的容颜,眉眼精致如画,尖尖的下巴沁出了一抹矜贵,眉梢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言情小说吧》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三生情结喜提君上在线阅读第三章

    沈羡他们班上午最后一节课是体育课,因为篮球队临时加训的原因,带体育课的老刘手一挥解散了班级队伍,让他们自由活动了。沈羡正琢磨自己到底该跟着班里同学们自由活动呢,还是跟着篮球队的走,就听那边老刘喊了一嗓子。“沈羡!过来看台蹲着!”老刘喊完,转回头继续安排篮球队训练的事儿,沈羡这个情况肯定是不能上场了,

  • 重生炼狱之第二章(2)

    第二章瑟凛听了捷克那句话,嘴角抽了抽。看着捷克,捷克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殊不知自己看起来有多蠢。瑟凛没再看捷克那张蠢脸,抹掉脸上的眼泪心想“自己以前怎么就没看出捷克有这种天赋,不过可以利用。自己和西索,一个是女人,一个是婴儿,都没有自保的能力,正好捷克可以当我们的遮风树。”捷克看瑟凛不说话,他不由得有

  • 千金记道气天地

    尘道所在的这片天地充满着一种叫道气的物质,每个人生来就被这道气包围,但这并不意味着人从小就开始吸收道气,从而踏入修炼一道。人在八岁那年,当骨骼稍稍坚硬,经脉初步显现,适时,便可请道师来家中做过一场法事,帮助孩子感悟道气,继而纳气入体。就在这个时候,家里的长辈所关注的便是道气股数,这道气股数则是一种天

  • [HP]金屋之梦想,你有吗?

    “你你你,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我用双手护住自己的胸口,啊,讨厌,好羞涩啊。“右眼外挂之一咯。”夏炎耸了耸肩,一副反正我生来就这样的欠揍模样。“不对,名字而已,你随手一问便知,装什么超能力啊!”我反应过来,冲着他挑起右眼和眉毛,咧嘴一笑,“哎呦没想到,你还挺能装啊?”夏炎又耸了耸肩,“随便你怎么想

  • 寒依负米归在线阅读第八章

    崔珵一点也不意外,两人本就夫妻情淡,原来在江南的时候,远比现在更加疏远。二人身边都是成群的仆从,再加上其他的原因,两人之间一个月不说话也是常事。京里同原来生活不一样,悦娘也需要掌管府里中馈,平日来因为些许琐碎的事情,两个人不自觉地也就来往的多了。若是从前,悦娘性子独,府中事情不用操心,平日里更没有多

  • 末世之羽在线阅读第三节

    莫离是被楚玺从被窝里挖出来的,还是在她做梦和白马王子举行婚礼的时候。坐起身来死死的盯着他看,看某人给不给她道歉。楚玺才不会去理会她毫无杀伤力的眼神,捏了捏她脸让她来些精神:“还睡,你看看几点了!”他们围着校园都跑完十圈了,“你快点起,刚刚倩子打电话说二舅让我们中午过去吃饭。”莫离痛苦的从瞪眼中落败下

  • 黎歌第三章在线阅读

    课堂并没有因为这点闹剧而产生太大的波澜,陈艳讲她的课,薛泽继续发他的呆。再次进入自己的意识海洋,大概二十平米的亮堂空间,空落落的,什么也没有:“不是有个女孩?”薛泽环视一圈之后自问,随而飘荡的一丝青烟就这样在自己的眼前化身成为一个穿着白色衬衫长裙的女孩,领口微敞,鼓囊的前襟令人遐想。白皙的小腿露出一

  • 幽世天地在线阅读第4节

    “是吗?那新来的小师弟就达到了要求?那秘技本来就应该是属于你的!说到底,还是师傅他老人家偏心呐!”这一刻,青年本就充满不甘与妒忌的心灵,又产生了一股别的情绪,并且在逐渐扩大。这是愤怒,是对师傅不公平待遇的愤怒,是对小师弟即将抢走自己追求多年的秘技的愤怒。这几股情绪在白袍青年的心底疯狂交织,让他的心灵

  • 田园医后在线阅读第8节

    “她在这黑板上画这些线条是做什么呢?”“我也不太清楚,但看她表情这么严肃,应该不会是在上面毫无意义地乱涂乱画吧。”一群人在下面小声议论着,李牧并不关心他们讨论的话题,全神贯注在他画在黑板上的内容,这上面画的不是别的,正是她前世在锦江市逃难时经过的地点,凭着自己深刻的记忆,李牧一点一点地把她看到过的地

  • 洪荒:开局我夺取了混沌钟第10章在线阅读

    一路走去,却见四周护卫井然,见着北堂皆是恭身行礼,进了书房内院,又是一处虬枝盘旋错落的景致,肃清幽静,角儿站在门外,见着北堂玺梵,立即开了门,对着屋里的男子轻声而道,“青大人,王爷到了。”正立于案前赏字的青衣男子缓缓抬头,俊朗儒雅的面容,眉目间带着几分柔情缭绕,青衣素净,浑身透着几分书生的儒雅。见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