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拓荒记之请多指教(2)

作者:思源三月 来源:晋江文学城

六月一过,又一届学子离开龙镇中学。据说上届的一本上线人数为139,上线率仅仅百分之十三。

一群人的离开,意味着,秦臻正式变成了高三生。

龙镇中学的高三学生要补课,提前一个月回学校。

刘老师平时除了严管学习和禁止早恋禁止玩手机,对其余的大小事情都不怎么上心,大部分都交给班委处理。

班里座位是抽签决定的,一般很久才会换一次——主要是班长大人嫌麻烦,“反正换来换去也一样没同桌,大家将就着坐哈。”

这一次,秦臻终于觉得自己其实也是可以拥有好运气的,他抽到了最后一列倒数第二个位置,正好靠窗,转头一眼就能看到楼外的景象。

关键是杨斯寒就坐在他前面。

进入尖刀班后第一次跟他距离那么近。

前后桌呢,毕竟在没有同桌的班级里前后桌已经是最近的距离了。

可没想到换座位没一天秦臻就开始郁闷了。

靠窗的位置不仅可以看风景,还可以晒太阳。嗯,如果现在不是八月上旬,如果现在没有三十几度的高温那就真的太好了。

其实晒晒太阳也没什么,毕竟有窗帘,还是可以忍受的。

最让秦臻郁闷的是,换了座位一天,杨斯寒除了最开始那句“请多关照”以外,就没跟他说过话。

这种感觉很不好,秦臻是很容易相处的性格,长相又偏乖巧一些,到处都能谈笑风生,班里其他同学跟他关系都不错,再怎么不济也是能随便聊几句的那种。

偏偏杨斯寒就很不一样,两个人见面会象征性的互相微笑点头,但也仅限于如此。秦臻还觉得很奇怪,自己默默的也关注了杨斯寒快一年,结果对方竟然是他全班里最不熟悉的人。

他说不上自己对杨斯寒是什么想法,会无意识在人群中找寻他的身影,而和他目光相接后又匆忙避开。

而且,他总觉得有时候对方看他的眼神有点奇怪,具体是什么又说不上来。

因此,秦臻还是时不时地偷偷观察杨斯寒。

像是那种看着他那么优秀想要靠近却又不敢主动的感觉,又像是单纯地想近距离比较一下谁更好的样子。

可是两个人不熟,真的不熟,距离也不是一下子就能拉近的,他明白。

思来想去,秦臻得出了结论:之所以不熟是因为他们座位总是相隔很远。

然而,依照今天两人的相处来看,那结论分分钟就站不住脚。

第一节晚自习时,秦臻盯着杨斯寒的背影,突然走神。

前桌穿着白色T恤,纯黑的头发略微凌乱却更显张扬,他微低着头写作业,灯光落下,那截露出来的后颈白得发亮。

皮肤真好。

秦臻手中的笔轻轻敲在桌面上,一下又一下,发出连续的声音,像是在宣告主人的走神。

难道是我太难相处了?

怎么会呢?虽然我平时沉迷学习,但也不至于不跟人说话吧?更何况,今天旁边的**学还跟我讨论问题了呢。

要不然,假装向他请教问题?

啊,万一他不会写那不就尴尬了吗?

……

不小心一用力,那支有灵魂的笔就放飞了自我,掉到了……杨斯寒的脚边。

“啊……”秦臻回神,眼前出现了一只不属于他的手,手指素白纤长,指节分明,还挺好看。哦,手上拿着秦臻刚掉的笔,“谢……谢谢。”

走神就算了,还盯着人家的手看了那么久,秦臻尴尬得想钻地。

“不用谢。”对方的声音很低,带着浅浅的笑意。

秦臻不敢再走神,使劲晃了晃脑袋,认真看桌上的资料。

等……等等!

书上的三个字是怎么回事??

秦臻魔怔了,资料书上,赫然写着三个龙飞凤舞的“杨斯寒”……

他应该没看到吧?啊,秦臻你到底在干什么啊啊啊啊!!

剩下的时间秦臻没再走神,却忍不住看向前桌坐姿端正的杨斯寒,独自凌乱。

啊,浪费了一节课,真是罪恶。

事实上,杨斯寒并不如表面上那么平静。

刚听到有东西一下一下敲桌子时,他十分烦躁,但细听之后,辨出声源是自己后桌,那股烦躁劲就削弱了不少。

甚至觉得有点萌。

不过这个念头只存在一秒就被杨斯寒否了,男孩子用“萌”来形容似乎不太合适。

再然后,声音消失,一支笔掉到他脚边,他捡起笔,转过身把笔递到秦臻面前,结果那人就盯着他的手看。

利用余光,他隐约看见秦臻桌上的资料书有涂鸦,初步判断是草书,因为根本看不出来写的是什么。没想到这小家伙小习惯还挺多,又是敲桌子又是涂鸦的,不过还挺可爱的。

可爱应该不分性别吧?

后半节课杨斯寒开始分心,视线飘向自己的手,好像还挺好看的?

下课后,周天诚穿过大半个教室来找秦臻,“走,放水去!”

秦臻现在还处在自我怀疑中走不出来,忙摇头拒绝,“没感觉,不去。”

周天诚是秦臻的舍友,最大的爱好是看课外书,而且只看实体书,别人宿舍柜子都放衣服和杂物,他放的是各种各样的书,据说他家里还有一个房间专门用来放他买的书。这似乎注定了周天诚是个宅男,往日在家都是窝在他的书房不愿出门。

周天诚长得比较壮实,留着圆寸,乍一看一副不好惹的样子,实际却是个爱看书的逗逼,和形象完全不符。周天诚高二一直坐在秦臻身边,这次换座位后还哭嚎“臻臻!咱俩才一年就要散了!你一定不能忘了我啊!”秦臻笑着打他,“肉麻死了,滚!”

两个人很聊得来,经常一起去食堂吃饭,用周天诚的话说两人属于兄弟基础上的“饭友”。

周天诚是个直爽性子,直接过去拽着秦臻的胳膊,拉着他边走边嚷嚷:“怎么就没感觉了?这种事情去了感觉就来了。走走走。”

秦臻好笑道:“你是小女生吗?上个厕所还要人陪着。”

“想什么呢?哥哥是怕你白白嫩嫩的被人占便宜,好心当成驴肝肺啊你。”

呵,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行行行,劳您操心了,放开我我自己走。”

杨斯寒看着打闹的两人,莫名有些羡慕,却还是很好地掩饰住了。

经过了第一天晚上的小意外,秦臻终于打开了指向杨斯寒的话匣子。

他一般六点十分就到教室,杨斯寒比他要晚几分钟,偶尔踩点到。

教室坐北朝南,上下午都要拉窗帘抵挡阳光,夜晚才会拉开。

初升的朝阳带着些许凉意,懒懒的光线透过空气照进教室里,带走清晨最后的倦意。

知了似乎还没开始营业,整个校园里充斥着鸟儿叽叽喳喳的鸣叫。

看到杨斯寒走过来,秦臻特别友好地问候了一句:“早上好呀!”

语调欢快,笑容爽朗,杨斯寒还没反应过来,旁边的女生便打趣到:“臻臻,我琢磨着你这语气有点不对啊?是不是被杨学霸的美貌吸引了?”

秦臻跟班上同学相处得好,年纪小,人又长得一副听话的样子,班上大部分人都喜欢叫他小名臻臻,有些女生更是直接把他当弟弟宠。

听到女生的调侃,杨斯寒眼底闪过一丝希冀,他想知道秦臻会是什么反应,又或者,会怎么回答。

秦臻瞬间肾上腺素飙升,急忙否认,语速不由得加快,“你瞎说什么呢?我语气不是很正常吗?你可不要腐眼看人基呀!”

杨斯寒本来抬起的眼皮在听到这句话后又微微落了下去,心里默默叹了口气。

果然自己还是抱有太大期待了。

小家伙不能逼太急,慢慢来就好了。

旁边说话的女生叫顾婷怡,身材不算高挑,脸上有点婴儿肥,是个十足的耽美爱好者,在二次元萌很多对cp。当然,她也是秦臻的“姐姐”之一。

秦臻本来就心虚,昨天晚上也不知道杨斯寒到底有没有看到那个名字,后面两节课他俩没说话,因为第二节晚自习刘老师发了一张数学试卷,说要测试一下他们的水平,并叮嘱他们一定按照高考要求来写。

整个教室安安静静,只有笔尖摩擦在试卷上的“沙沙”声和风扇转动的嘎吱声,偶尔还有一些蚊虫飞来飞去。

啊。

本来想着今天趁早求证一下,万一还没熟悉就给对方造成什么误会可不好。

没想到被顾婷怡这么一打趣,直接把自己先给急上了。

“咦惹,”顾婷怡看着秦臻越来越红的脸,越看越想逗逗他,“这天儿怎么这么热呢?脸都上色了。”说罢一边用眼瞟秦臻一边故意揉了揉自己婴儿肥的脸。

秦臻听了这话,没想太多,赶紧顺着道:“是啊是啊,今天最高温度34呢,太热了,脸红是正常反应,正常的。”

一直没说话的杨斯寒听到这发出一声轻笑,而后是压抑的颤抖,白T恤跟着微微抖动。就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笑话,但碍于面子又不好意思表现出来。

是的,杨斯寒一直是情绪表达比较内敛的形象,他对谁都是一副温润有礼的样子,但你就是不知道他到底是高兴还是生气。

秦臻从没见过他开怀大笑的样子。

倒是想看,可惜一直没机会。

班上同学也都清楚,杨斯寒虽然待人温和,没有架子,但似乎总与人保持着距离,就连生气都是自己消化,不仔细观察根本看不出来。

这次,应该算是有进步了吧……

一旁的顾婷怡笑起来完全不顾形象,双手拍着桌子,说话都变得不利索,“臻臻,你真的,真的太可爱了哈哈哈哈哈哈……”

秦臻:“??”我怎么了?

反应过来后,秦臻再次想钻进洞里。

丢死人算了……

不过,至少看起来,杨斯寒昨晚应该没注意到那个名字,那就好那就好……

延伸阅读

鸿祺加盟  http://www.floridarvs4sale.com/pxyv.shtml
鸿祺环保材料总部是一家从事保鲜膜、缠绕膜、食品袋、广告袋、上骨袋、夹链袋、复合袋、C

华科永动加盟  http://www.floridarvs4sale.com/yku6.shtml
华科永动手机套是iphone6/4s/5手机壳、苹果4s/5s/6手机壳、手机保护套

泓兴加盟  http://www.floridarvs4sale.com/x6dq.shtml
泓兴手机壳总部是硅胶制品手机座、硅胶垫、餐垫、电磁炉垫、手机支架、硅胶垫、硅胶创意礼

金库KTV加盟  http://www.floridarvs4sale.com/6rqj.shtml
金库KTV加盟,金库KTV属于北京金库娱乐有限公司,知名KTV品牌,始于1995年,

莎姗尔化妆品加盟  http://www.floridarvs4sale.com/u5l7.shtml
2006年,国内化妆品行业注定了因一个全新的销售模式而引起人们的广泛关注,它就是由S

花前月下彩妆加盟  http://www.floridarvs4sale.com/gxhl.shtml
韩国花前月下化妆品时尚新品包括基础护肤,功能护理,特殊护理,身体护理,头部护理,芳香

一亩恬手工定制烘焙加盟  http://www.floridarvs4sale.com/98t.shtml
一亩恬EMoreTime甄选新鲜优质食材,保证每一款产品的精品价值,用定制化的新零售

达昌加盟  http://www.floridarvs4sale.com/amse.shtml
暂无

帝依加盟  http://www.floridarvs4sale.com/nj4l.shtml
帝依十字绣于2008年10月在香港成功注册,同期投入千万启动资金建立起标准的生产车间

兰托安加盟  http://www.floridarvs4sale.com/px4s.shtml
重庆悠哉日用品厂(原重庆市南岸区三友必洁卫生用品厂)成立于2001年9月,是重庆创业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极限运动之最强系统之祥云缭绕(4)

    “青青,你没事吧”赵小帆在边上担心的说道。我趴在桌子,摇摇头。现在,我,真的不想在说话,我把头深深的埋进手臂,今天是第一天,第一节课就变成这样,以后我该怎么办。我真的好丢脸,真的好丢脸。“青青上课了,是班主任的语文课”我将头抬起,努力挤出一个笑脸。“我没事,谢谢”杨老师走上了讲台,“同学们,这是你们

  • 我心上的人在线阅读两个月后

    林雨透过窗子望着外边的世界,一看就是很久很久。耳机中的语音助手突然用没有生气的声音说道,“主人,你该吃饭了。”林雨皱了一下眉头,似乎不高兴被她打扰,“小莫,我不是让你进入免打扰模式吗,怎么又来啰嗦。”“你的设定已经过了10小时,模式刚刚解除。”“再去安静10小时。”“你已超过12小时没有进食,如果1

  • 锁心灯在线阅读第7节

    南宫墨白踉跄了一步,看到近在咫尺的神器,眼神中透露出惊奇和淡淡的向往神色。伸出细致的右手,搁嘴里咬了一下,一滴血顺着指尖滴下,触碰到发簪时发出淡淡的金光。脑海一串字体划过:上古神器金凰簪以与人类南宫墨白结缔契约。上古神器金凰簪,可容纳万物,簪子空间内时间乃是外面空间所减慢的三十倍有余。即是说:外面过

  • 我的校园青春物录第一章在线阅读

    高一,是我梦魇的开端。就像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释放出种种恶魔,而无法关闭。高中实行封闭式管理,所有同学无论愿意与否,一律实行住宿制。当然,个别同学也有特殊情况,距离家近的,办有出入证,晚上放学,也是可以回家休息的。我呢,不远不近,只能听从学校的安排,和十一个兄弟挤在狭小的宿舍里。十二个人的宿舍,显然

  • 进门请按F5之第五章(5)

    ﹉﹉﹉“珠世小姐?”花子乖巧地坐在产屋敷耀哉的对面,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位主公大人身前,她身体里的暴躁因子总是能够异常的平静下来。明明只是一个二十出头的青年,为什么会给她一种父亲的感觉?产屋敷的声音像是带着莫名的磁性,让人心情舒爽,听得更加的专心。“忍对杀掉鬼和拯救人以外的药物没有多大的兴趣,相比起来

  • 和离小娘子的第二春在线阅读第十节

    可到了那时自己是不是就要离开这里?当想到如果以后离开这个地方,可能再也看不到这里的一切,再也见不到这个有趣的人儿时,莫轻羽的内心不由升起一股失落感。来到村长房门前的肖梦雨,再一次拍了拍红扑扑的小脸,感觉平复差不多后,方才鼓起勇气轻轻的扣响了房门上的耳拴,同时轻声唤道:“村长爷爷,您在家吗?我是梦雨。

  • 玄极经世书在线阅读第4节

    拂晓,东方既白。第一缕阳光照在身上时丛云已经睁开眼睛,看着被盛进屋里的一小格太阳,他还有点恍如隔世的感觉,反应了好久才想起来自己从那个禁地中出来了。他四处看着,目光有些茫然,最后落到门边多出来的东西时才聚焦起来。那是一套洗漱用的东西,也不知道是谁拿来的,许是刚出来心情太放松了,他竟也没有发现。丛云跳

  • Trophist之第九章

    原本以为自己买了两个小拖油瓶,没结婚就多出两个半大的孩子要照顾,结果,古代的孩子是早熟的,我的顾虑是多余的。比我整整小一半的安宁绝对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想我这么大的时候连糖和盐都分不清!而安宁不但烧了一手好菜,还弹了一手好琴。看着八面玲珑的安宁,我总在回想我这么大的时候我会什么,结果我怎么也渣不出点东

  • 太姥大陆之再生人在线阅读拉拢。

    这一变故,让秦仙仙一整夜都休息的不是很好,可能是身子虚弱昨天演戏过了头在外面待太久了,今天是真的风寒了,头突突的疼,嗓子也干痒疼痛。“咳咳咳咳咳!来人!”随着她的叫唤,外间值夜的宫女陆续进来。“娘娘可要梳洗?”她看了看窗外朦朦胧胧的天色,大概时辰还早,但是今天是春节,她不想再睡了。“更衣吧。我想去院

  • 校草给我当外挂完美地谋杀

    “好,不说,我不说。”黄毛哥深知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立马和颜悦色地说:“兄弟,我知道你是为那个女人的事情而来,这件事我也很抱歉,这样吧,那女人欠我的一百万不用还了,我还可以再给你们二十万,怎么样?”“钱能挽回什么?”一放手,挣扎过度的黄毛哥便几个踉跄跌倒,徐寒冷冷地凝视着他说。他给于小勇的那张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