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要趁天尊年少无知第7章在线阅读

作者:一棵狐尾松 来源:晋江文学城

陈风燃还是没有回来,他也许不会回来了吧。

我把冰箱里菜都倒了,开始收拾我的东西,收了半天,可这里东西太多了,怎么收也收不完,到处都是回忆,到处都是他身上淡淡的烟草香。

我瘫坐在地板上开始胡思乱想,眼前全是他疲惫的样子,耳中也全他身边那女人的笑声。我真的有点累了,管他究竟是因为什么,我这么多年来一直追着他跑,小时候的陈风燃,长大后的陈风燃,他才不是什么良人,他大概只是我的劫数。

妮妮在一天之后发现了还在家里躺着的我,妮妮说,我那时像个死人一样,睡在一堆杂物里,眼睛却睁得老大,把她吓了一跳。我在妮妮那住了两天就直接回学校了,我想一个人待一阵子。

我在学校一直住到开学,我有时候都会想,到底有没有陈风燃这个人,是不是这都是我的臆想,是不是真正的陈风燃从他12岁那年起,我就再也没见过,又或者是我认错了,后来的陈风燃其实不是小时候我认识的陈风燃。大概我是有点疯了。

妮妮后来干了一件蠢事,她让梁丘贺来找我。

再见到梁丘贺的时候,我的心情有点复杂。但他什么也没问,给我买了杯酸奶。

“梁丘学长……”我推掉了他的酸奶。“我希望你不是来看我笑话或者是抱着什么趁虚而入的目的来找我的。”

“我不是你的朋友吗?程林安,我来安慰你。”

“你不是毕业了吗?”

“我是保研名额之一。”他的眼睛笑起来细长细长的。

“哦。”

梁丘贺絮絮叨叨地说了好久,我什么也没听进去。

开学已经一月有余,再过两天就是陈风燃的20岁生日,我们从来还没一起过过生日,本来这是个最好的日子。这一阵子,梁丘贺每天都以各种不同的理由出现在我的视线里,妮妮这个神助攻,也总是给他出一些馊主意,舍友都想让我走出这段失败的感情。他们都不明白,陈风燃这个名字,这个人,放在我心里好多年了,不是想踢走就能踢走的。

又一场变故正在酝酿,常人总说,暴风雨前的夜晚最宁静,我想大概就是如此吧。

就在陈风燃20岁生日那天,我接到了一个电话。是派出所打来的,问我是不是陈风燃的家属。我第一反应以为是诈骗的,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忙询问了地址。

我打了出租赶过去,第一眼就看见人群中最醒目的他,他身上脏兮兮的,衣服也划破了,他固执地别过头没有看我一眼。

“你是陈风燃的家属?”

“她不是。”他突然喊了一声。

“你别说话!”押着他的警察一棍子敲在他的后背上。

“小姑娘,看你也不是,下次少跟这种人来往,回去吧。”做登记的警察摆了摆手,示意我可以回去了。

“我能问一下……他犯了什么事……”我非常紧张,整个牙床都在战栗。

做登记的警察挑了挑眉,漫不经心地回答:“贩毒。”

我瞬间觉得天旋地转,整个人仿佛受到了莫大的打击。贩毒?陈风燃?爸爸的话又一次在我耳边回响。

我回头看了他一眼,他的眼睛红红的,但仍是一脸傲雪。

我10岁时认识的少年陈风燃,他曾是麒麟才子,我本以为珠玉虽蒙尘,仍有发光的一天,可现在看来,是我错了。再好的珠玉,若是放在灰尘当中久了,也只能落得个与灰尘一样的下场。

我14岁时相识的少年陈风燃,我18岁时喜欢的少年陈风燃,我21岁时深爱的少年陈风燃。

他再也不会回来了。

延伸阅读

小舅子的忧郁之好感  http://www.lu028.cn/p6q0.shtml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程雪宜的身上,程雪宜平静道:“我的理由是什么都已经不重要了,因

少女黄金圣斗士之守护纱织[射手座传说]在线阅读第10章  http://www.lu028.cn/c82.shtml
秦筠心下一凉,他不会知道了吧?“没、没什么。”秦筠站起来,略紧张地望着他走过来。顾桓

玄幻:开局继承大道之力在线阅读第十章  http://www.lu028.cn/uaum.shtml
“白婉灵,就算你如今侥幸不死,又有老祖宗护着,也不过是个油尽灯枯,耗着等死的空架子罢

胖哥全能修真在线阅读第八章  http://www.lu028.cn/6hqm.shtml
老师送我回家的时候天已经黑了,走到家门口和老师道了别,虽然今天发生的事情已经让人很糟

暴走后卫在线阅读第3章  http://www.lu028.cn/y6vr.shtml
年依然拉着年希尧的手撇了撇眼睛,年希尧看到两个孩子的眼光心里忍不住的犹豫了起来,年希

开局就参加相亲综艺!之食谷者、食气者(7)  http://www.lu028.cn/se1a.shtml
当然,说起业力,就不得不提一下与之息息相关的三种修炼体系。据谷翻阅整理的典籍来看,这

大秦之少帅蒙毅在线阅读第二节  http://www.lu028.cn/a339.shtml
看到这个场景的萧适惊呆了,这,这是十五年前烟瓷的容貌啊!“少爷,您吩咐的购买《传世》

如何成为一名合格的鬼师[古剑三]之赴约凌霄门  http://www.lu028.cn/aw1y.shtml
机玄还是剑谷掌门的时候,凌霄门的公孙尘与玄剑交好,受凌霄门掌门凌明之命,邀玄剑比技。

无名长生第十章  http://www.lu028.cn/urd4.shtml
“还是不行啊。”眼瞅着马上就能到达运载目标附近,加时读条却在摸到车的前一秒进入了终点

山海不是经在线阅读第3章  http://www.lu028.cn/71z.shtml
黑夜过去,太阳升起,带着清晨的朝露,安在手里凝聚出了一块碎冰,直直的射向一头无辜的小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重生了一万次之第九章(9)

    八。*【梶老师……昨晚真的是很对不起!】崎山见一脸懵逼的看着手机,最后硬着头皮的敲打着手机屏幕并且按下发送键。【没关系的。】其实崎山见她什么都不记得了关于昨晚的事情,但是看上去好像发生了很严重的事情,总之,总之先假装一下她还记得,然后很快的把话题带过去。【那个我要沉迷学习了!山崎桑不要再偷懒啦!那么

  • 海贼王之仙魔变在线阅读第九节

    第二天,轩辕琨背着一把乌黑色缠着白色布条的长剑,正在一个洞穴前发怔。“小琨子,你的兴趣是什么?”“嗯,不晓得。”“那你最害怕的是什么?”“一哥,你怎么突然问这个,你还不知道啊,我怕黑啊。”“那好,你明天的任务有着落了。”轩辕琨回想起昨晚他跟一哥之间的对话,看着眼前乌漆墨黑的洞穴,顿时明白守一打的如意

  • 进击的武侠世界在线阅读商量搬学院的事(捉虫)

    把全身装备包括增高鞋和面具一起换下来收好,陆灵儿来到史莱克学院目前居住的酒店。她到的时候,史莱克战队的七人已经点了一桌子的菜,而弗兰德,赵无极,大师和一个不认识的青年男子正在商量着什么,弗兰德大怒,但是和他说话的大师却没有什么影响,僵着一张脸说道,“弗兰德,我问你几个问题。如果你能解决,那么,孩子们

  • 至尊毒医:倾城无双第三章在线阅读

    “你看看你,这么不厚道。”“谁知道啊。”“人家三更半夜还不知道。”“谁叫他在扣扣上不理我啊。”“下次不能那样了啊,哈哈哈。”“呵呵。”若若想着脸就红了,她不记得自己是不是和沂南有过。可是如果有那也应该是很久的事吧。反正不是最近。沂南远在天边呢。远在天边也没什么,反正若若现在要上班,下了班就回去和苍颜

  • 我儿子被衰神附体了第1章在线阅读

    金乌挥挥翅膀,从扶桑神树上飞起,光芒洒落人间,宣告新的一天已经开始。斜斜的光照进浅浅的地洞,唤醒了里面熟睡的动物。蜷缩成一团的小狐狸发出意味不明的咕噜声,打了个哈欠,从洞里钻了出来。它抖了抖身上的土,伸了个大懒腰。小狐狸扒上窝边的玉凤花茎叶不撒手,伸长了脖子去够它的花。玉凤花被小狐狸的重量压弯了腰,

  • 合欢如醉之第五章(5)

    莫筵辞眼看着李晨如同一个打洞的地鼠,硬生生的撕开了一条畅通无阻去往前方的路,奈何人墙的自愈能力太过强大,他最终还是没能离开这见鬼的人挤人。周涛在后面慢悠悠的踱步,前方的队伍太过庞大,他干脆萌生了破罐子破摔的想法,直接坐在了操场铁网外面的花坛上,双眼无神的盯着前方,好似在发呆。真的是见了鬼了。莫筵辞感

  • 都市神奇宝贝之最强大师在线阅读第7节

    情急之下,白易的神识以最快的速度探入自己的丹田,当看到丹田内的景象时,他呆住了。丹田内一片混乱,淡金色的光芒化作无数小光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自己的丹田内乱窜,这些小光团移动的轨迹毫无规律可言,完全就像是无头的苍蝇一样,唯一不同的是,它们比苍蝇的移动速度要快上学多。发现了体内的异样后,他不但没有放松

  • 行侠之道在线阅读第九节

    言清然从来没有为了把某样东西看完而熬夜的经历。从小到大,学业对他来说只是Justsoso,以往大考小考前,叶檀和宿舍里的人都是挑灯夜读临时抱佛脚,而他却总是早早地上床睡觉从不参与。熬夜这两个字,起码在前面的二十几年人生里跟他丝毫沾不上边。然而今夜,他却躺在被窝里对着手机将一个陌生人的微博从头翻到尾,

  • 落仙剑缘在线阅读第5章

    门外,凤洛凝手中端着端盘站在原地,进也不是,走也不是,碧儿给她准备好了糕点和茶水,让她过来,这样也能引起皇上的注意。她觉得不妥,但还是拗不过碧儿,只好拿着东西来了,不过,这些点心都是她亲自做的。在启凌的时候,芸思不会下厨,宫里也没个人伺候她,所以她就自己去做吃的,偶尔也跟厨房的师傅学习些新得。殿外站

  • 无限之轩辕天子剑在线阅读第三节

    迷雾森林,落樱坡。霍萱靠着巨大樱花树的树干坐着,视线偶尔瞄一眼这棵永开不败的万年樱花树,看着它被风吹落飘落的花瓣……在这冰雪中,是唯一的丽色。“唔……!”樱空释的意识开始恢复,他觉得脑袋似乎快裂开似得,头痛得很,双手捂着脑袋一脸痛苦的模样。霍萱闻声看向他,笑道:“醒了?”“嘶……发、发生了什么?”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