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都市之真的地很多在线阅读第4节

作者:望穿秋水 来源:飞卢小说网

头一晚睡得早,第二天一大早,天还没大亮,江容就醒了。

外面灰蒙蒙的,又因为她的寝殿比较偏僻,此时万籁俱静,江容甚至能听到外间青栀的呼吸声。

轻轻的,很平稳,看来睡得正香。

昨晚涂药的时候,江容想起刚穿过来那会儿,是青栀护在她身后,抱着她和她一起被那个嬷嬷扎针。这样一个忠心护主的宫女,让她心柔了几分。

想到青栀身上应该也有不少伤,江容叫她褪下衣衫,果然看到不少触目惊醒的伤痕。之后便不顾青栀的推脱,强硬地给她抹了药膏。

小姑娘当时就被感动哭了,之后却跪在地上说不敢再用那么金贵的宫廷秘药。

她一定要跪,江容眼下这具身体力气太小拦她不住,只好退而求其次,把司药司的那瓶药膏赏给了她。

青栀小心翼翼地捧着药瓶,又抹了把眼泪,抬头小心看了江容一眼,大大的眼睛里写满了感激。

如此容易满足,可爱得不得了。

后来江容要睡觉的时候,青栀又说要在床边给她守夜。

江容自然不肯,态度强硬地把她赶去了外间,让她好好养伤,养好了身体才能更好地伺候她。

……

原身的身边本有两个宫女,也只有这两个宫女。

一个青栀,一个青杏。

青杏前几天“病”了,原身不管事,整个宫里也没人管青杏,青杏只和青栀说了一声,就一直“病”到现在。

江容原本还有点担心青杏是不是真的有事,叫青栀悄悄去下人房里看了一眼。

只可惜,她的担心是多余的。

知道青杏此举是为何,江容并不恼,还好心态地安抚了愤怒的青栀一番。

在这之前,青杏是青栀身边唯一能和她说话的人。正是因为这个原因,青栀非常珍惜这个“朋友”。哪怕青杏好吃懒做,她也从未有过怨言。

反而包揽下了伺候原身的所有事,得空了才回去找青杏说说话。

对青杏也是百分百的信任。

青杏说自己病了,怕把病气过给她和原身,每天都关着门呆在下人房里不见人,青栀就不去打扰她,只按时把一日餐三送到她的房门口。

也从没怀疑过她。

如今后知后觉发现自己被骗了,青栀又抹起了眼泪。不是为自己,而是替江容感到心疼。

——她的公主这么好,单从长相上说,就把二公主和三公主甩出一条街。更别提现在的公主,可以三言两语就可以把自己从危机中解救出来,还把仅有的两瓶药赐给她一瓶。

又好看又聪明,还体恤下人,善良温柔……

却因为不受宠爱遭了那么多的罪。

皇后二公主她们不待见公主也就算了,青杏那样一个小宫女又有什么资格这样背叛公主?

实在过分。

江容听她啜泣着说明原委,只觉得以原身这种情况,还能有一个这样忠心的丫鬟实属难得。

而她沾了原身的光,在这陌生的世界里第一次感受到了善意。这种不计任何回报的善意,叫她心里暖暖的,一时间就有了恻隐之心。

“我们在这虽然会受点皮外伤,但至少不会有生命之虞,去了晋国就不一样了,能不能活下来都两说。”

说话的时候,江容斜靠在床头坐着,青栀坐在踏板上,轻轻地给她按摩小腿。

她垂眼,看着青栀头顶的双丫髻,轻声问她:“你跟着我受了这么多苦,我现在问你一句话,你不用想别的,只管回答我愿不愿意。”

青栀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

“我宫里的首饰不多,还都是些残次品,甚至当不上‘宫廷御用’这四个字。明日宫里必会派人送来新的首饰,原来的那些,正好可以拿出去典当。”

青栀张了张口,只可怜兮兮地喊了她一声:“公主……”

“我把那些都送给你,放你出宫,你有钱财傍身,甚至还可以请一两个丫鬟照顾你,让你一生无忧。”

说到这里,她又想起青栀母亲早逝的事。之前青栀和青杏聊天,原身正好在院子里晒太阳,无意旁听了几句。

“至于你的父亲,他对你不好,你若是听我的劝,就别去找他了。”江容说:“他和你继母一起把你卖了,就已经是断了父女缘分——”

青栀当时就退了两步跪下,头贴着地面匍匐在地,无论如何都不肯离开,只说要伺候公主一辈子。还说江容要是一定要她走,不如直接赐她一杯毒酒。

还说什么“生是公主的人,死是公主的鬼”、“来世还要做牛做马报答公主”。

江容哭笑不得,只好不再多说。

直到一晚过去,再想起昨晚的事,她还是有些动容。

这也许就是古代的主仆情谊吧。

只是如此一来,她可以不在乎自己的命,却不想在发生意外后让青栀和她一起死。

她得先去江彩或者江德音那里搞点钱,等去了晋国皇宫,有钱能使鬼推磨,总能想办法给青栀留条后路。

做好这些打算,她心里隐隐舒了口气。

在这样陌生的环境,有个一心对她的人作陪,她也不会太孤单。

……

现在天色还早,江容有意让青栀多睡会儿,就只躺在床上思考。

思考除了钱和笔墨纸砚之外,她还有什么需要的。

听说这一路要走好几天,古代的出行代步工具是马车,乘坐体验肯定比不上现代的交通工具,先别说高铁,铁皮火车说不定都比它舒适。

如果那马车的配置稍微差一点,这一路四五天过去,她估计得去掉半条小命。

所以,还要叫他们把马车布置得舒适一些。

她想得入神,不自觉地翻了个身,平躺在床上好一会儿,才突然发现自己的后背好像不怎么疼了。

就这样平躺着扭了扭肩膀和腰,发现确实不太疼了,她又用手去按了按,被针扎的那些地方还有一点点酸痛。

不愧是宫廷秘药,她想。

药效好得简直就像假的一样。

不一会儿,外间响起轻微的响声,是青栀醒了。

小姑娘还没睡醒,一边揉着眼睛,从屏风后探出个小脑袋往床这边看了看。发现江容竟然是醒着的,睡意顿时被吓飞到了九霄云外。

“公主怎么醒的这般早?”

说完这话,她快步走到床边,似想到了什么,紧张兮兮地看着江容:“可是后背的伤疼了?”

江容没有回答,反而问她:“你背上的伤可还疼?”

青栀反手摸了摸,摇了摇头:“不疼了。”

但是公主和她不一样,她想。

她皮糙肉厚的,才会恢复得这么快。公主的身子那么娇嫩,用药后的效果肯定没她好。

见她不说话,江容也不知道她在脑补些什么,抬手揉了揉青栀的头:“我已经大好了,不用担心。”

青栀很信江容的话,听她这么说,就露出了“那我就放心了”的表情。

“不过——”江容话锋一转:“等会儿有人来了,我得装作柔弱的样子,你要配合我,知道吗?”

青栀不太明白,却认真地点了点头:“奴婢知道了。”

她帮江容理了理脚边的被子,站起身,说道:“奴婢去烧水。”

“去吧。”

江容目送青栀离开,确定她走远了,才忍不住摇摇头赞叹了一声。

主子说什么就信什么。

主子让干什么就干什么,哪怕不懂原因,也会完全照做。

简直就是神仙小丫鬟。

……

青栀烧好水,端了盆温水进来,替江容准备好了洗漱的用具。

看着那根圆圆的小树枝,江容的心情还是有些一言难尽。

这东西她昨晚就用过了。这是古代刷牙的工具,名字叫杨柳枝。

这个时期的人们只在早上刷牙,昨晚江容说要睡前刷牙,青栀虽然疑惑,却还是替江容准备好了用具。

记忆中,原身每天早上刷牙都是自己刷的,江容按照记忆操作了一遍,总觉得没刷干净。

可是没有什么比这更好的办法了。

就算她能勉强制造简单的牙刷,也没有牙膏可以用,刷牙只能用盐。

如此想着,她强迫自己接受了残酷的现实,只能多漱了两次口,聊以慰藉。

今天早上仍是如此,她多漱了好几次口。

等她洗漱完,刚在正厅坐下,喝了一口茶,就见才刚刚跨出大门没多久的青栀,带了一串宫女走了进来。

江容不由放下杯子,看那些宫女们一盘一盘把碟子端上桌。

竟然还来了个司膳司的掌膳。

难道是因为她要走了,给她最后的优待?江容看着掌膳若有所思。

这些人应该是皇后派来的。

后宫一切归皇后管,皇后向来不待见她,没人敢背着皇后给她开小灶,更没有关系好到愿意冒险给她开小灶的人。

既然皇后愿意在最后关头做做戏,她找皇后要钱的成功率是不是更大了?

掌膳向江容做了个万福,说道:“殿下,这是皇后娘娘赏赐的,还请殿下慢用。”

江容拿起帕子掩在嘴角轻咳了两声,柔弱道:“多谢娘娘恩典,只可惜本宫今日有的忙,不能亲自去谢恩了。”

掌膳偷偷看了眼江容的脸色,见她面色发白,唇色淡淡,神采恹恹,虽然有些病态,却仍不失美貌。

她低头回复道:“娘娘说了,殿下只在殿里准备便是,不用去谢恩。”

说完,向江容告了退。

出了芳草殿,她并没有回司膳司,而是转道去了余皇后那里。

好巧不巧,余皇后正好不在。

余皇后此刻正在前殿里,与皇帝一起召见晋国来的使臣。

越皇得知齐国给晋明帝送了个“齐国第一美人”后,就马不停蹄地派人去了晋国,向晋明帝表忠心,除了言明会在江容及笄后把她送去晋国之外,还附上了江容的画像。

越国占地面积不大。

晋国使臣队伍昨天下午才向越国边关递交了通关文书,今天一大早就到了,一到使馆又马上递了求见皇帝的折子,害得越皇早饭都没吃。

不过一想到他们如此迫不及待,越皇又有些高兴。

眼下晋明帝如此暴戾,齐皇趁这个关头送美人给他,越皇大概猜出了点他的用意,自己心里也有点小算盘。

晋明帝不近女色且赐死了好几个妃子,可能是那些妃子长得不美,或者不是晋明帝喜欢的类型。

越皇虽然钟情皇后,却也不得不承认,这天底下没有不**的男人。

齐皇**,后宫妃子数百人。他也**,他只好皇后的色。

如果晋明帝能沉溺女色,他和齐皇联手攻打晋国,是不是可以趁机占点晋国的城池?

他们越国太小了,弹丸之地,还不过晋国一个主城大。如果能趁机扩大点越国的版图,他也不算愧对先祖。

而且,齐国送美人的时候,晋明帝什么都没说。越国送美人的时候,晋明帝却派了使臣快马加鞭来迎接公主。

这说明了什么?!

说明晋明帝就喜欢江容那样的啊!

一时间,越皇脑海中闪过无数假设,看晋国使臣的目光就更加温和了。

仿佛看到了晋国的玉玺和美好的未来。

延伸阅读

玛纽尔智能家居加盟  http://www.bezoodi.com/gdr5.shtml
韩国玛纽尔,专职从事高品质家庭多媒体中心、智能家居家电、绿色IT产品和其它电脑相关设

同晖首饰加盟  http://www.bezoodi.com/u4v3.shtml
深圳市同晖珠宝首饰有限公司创建于2000年12月,原称是深圳市东艺珠宝首饰有限公司,

CHRYSE秀族加盟  http://www.bezoodi.com/p406.shtml
CHRYSE秀族饰品介绍[CHRYSE]饰品源自韩国,以高品质、高品位著称,凭借精湛

格调美肤品加盟  http://www.bezoodi.com/xhxt.shtml
格调美肤品是家居日用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南昌格调贸易

沙漠之花饮品加盟  http://www.bezoodi.com/y2p7.shtml
沙漠之花饮品专门从事沙棘系列产品开发的新型企业,经二年多努力,目前已形成了以沙棘果汁

沐丝加盟  http://www.bezoodi.com/glnc.shtml
沐丝床上用品总部是床上用品、无纺织物制品、绗缝制品、纺织品、针织品、纺织面料、毛毯、

九珍堂加盟  http://www.bezoodi.com/s76u.shtml
企业简介九珍堂的前身“九珍医馆”创号于1768年,时值乾隆三十三年。创始人乃人称“回

蓝皙博化妆品加盟  http://www.bezoodi.com/uanj.shtml
蓝皙博化妆品是由蓝皙博博士于1990年在台湾创立的一款药妆护肤品牌,以他的名字命名,

谷蒸康加盟  http://www.bezoodi.com/ujnf.shtml
谷蒸康怎么加盟?谷蒸康(安徽穗之香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是一家集食品技术研究与开发、餐饮

惠辉加盟  http://www.bezoodi.com/smcr.shtml
广州惠辉机械设备有限公司位于中国广州市番禺区大石镇,广州惠辉机械设备有限公司是一家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剑气恩仇在线阅读第二节

    这样的短路,不是断路器不灵敏,而是因为机器里有变频器,说个简单的,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断路器只能负责途中电线的短路,这属于机器内部的电流需求,故而并没有立马跳闸,这时蒋曼丽经理就体现出了她精明干练的能力,捡起机器旁的木料,三步并作两步,上去一把挑开了搭在丁耀脑后的电线,这时断路器也跳闸了,再看丁耀

  • 惊天大逆袭白化

    “眼睛…你别过来…”虽然楚萧听到这句话心里有些惊骇。但楚萧心里想尹黎是在做什么噩梦了。“老萧…”秦江不知什么时候他在背后。楚萧回过头去,他看到秦江表情似乎有些不对。“小江,怎么了”他忙问,秦江迟疑了一下,说道。“老萧,我总感觉这个地方有些不对劲…”“不对劲,哪里不对劲…”秦江看着他。顿了顿。“老萧…

  • [综]横滨的土地神本质

    心里五味杂陈说不出什么滋味,那小子魂飞魄丧走了,留下未亡人还有未来的“拖油瓶”,虽说崔珍实也是和这个身体发生关系,拖油瓶也是这个身体所生,但柳乘龙依然怎么想怎么别扭,老是有成了冤大头的感觉。好在柳乘龙很理智,稍一转变念头变成“接收那小子的女人”,如此想只觉得好受多了。崔珍实见他惊讶兼且半响不语,以为

  • 狂剑天下之鸿蒙掌控在线阅读第二节

    “炎炎到了吗?”“到了到了,你们先领应援,我马上到。”炎炎对的微信的语音说道“天啊!”炎炎看着眼前的队伍不由得发出一声感叹,炎炎顺着队伍走,饶了半圈终于见到了在微信群里的姐姐们“姐姐们好~”“哇,炎炎你真人可比照片上可爱。”“真的?”“当然。”“哈哈哈,对了姐姐们你们领到应援没?”“我们先领了几个个

  • 慢来第4章在线阅读

    卢小渔一直向前骑,沿路撷取人间烟火,穿过了小贩的叫卖声,穿过了炒菜的油烟味,穿过了孩童的嬉笑,穿过了邻舍的拌嘴,穿过了热闹的街巷,仿佛这些,她都听不见也看不见,抑或是习以为常就渐渐麻木了。她把车停在自家门口,靠在一边锁好车。从车筐里拿了盐,走到门前。门口的墙上贴着一张大红纸,黑色毛笔字:纤裤口,换拉

  • [综]为了重返流星街之你算什么东西

    “李校长,听说今天……”“哐当!”办公室门没锁,一身着黑色西装,三十岁左右的男子踏入办公室,原本心情大好的他,带着搜集来的有趣礼物,正准备赠予李雨晴,可瞧得眼前这一幕,顿时让他愣在原地。礼物盒摔落在地,露出其内的水晶项链。“肖……肖董事。”李雨晴此刻尚未恢复,仍旧无法站立,声音轻微,来人是她的追求者

  • 返祖体之变异帝国在线阅读第八节

    亲眼目睹寨内最强的三名首领被一击秒杀,剩余的盗匪再也坚持不住,纷纷转身就跑!他们只是盗匪,平日里抢掠之时,杀起人来各个毫不手软,奋勇争先,但遇到正规军,顿时一触即溃,死伤惨重!华雄冷笑,区区盗匪居然还妄想逃走?当他是透明的吗?他长啸一声,手中大刀散发无尽红色杀光,凶厉至极,一道道细小的刀光环绕,仿佛

  • 体坛之极限之神在线阅读第6章

    ...不久后沈沉悠得到消息,前几日惠贵嫔之死乃皇贵妃一手促成。许是因为有把握爬上新帝的龙榻,皇贵妃行事这才如此乖张。不过如今她人已在慎刑司暴毙而亡,冷宫内的前朝妃嫔查出了凶手,也就安下心来。宫外在翌日也传了讯,京城局面尘埃落定,所有世家站队结束。一些反抗过激的已被萧祈清理干净,而四大世家本就底蕴深厚

  • 神豪:开局刮出一栋楼之穿越,地牢(1)

    疼……全身骨头像是被人捏碎重组一般,疼的要命,饶是以安小小的忍耐力,也忍不住溢出细微痛苦的**。她缓缓睁开眼。周围漆黑一片,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腐臭味和霉味,她用手撑在身上,触手一片粘稠,安小小调动了一下身体的灵力,这一看,呵,这具身体经脉碎了七七八八,别说灵力,没死都是命大。她揉了揉眉心,脑海里一片

  • 路尽繁花较量3

    我一路飞奔一路想,为什么事情会被自己搞的这么糟呢!要是有姐姐在肯定不会搞成这样。虽然我是送了他一个皇帝命,可是他可以不要嘛,只要一直呆在边关这种与皇权远隔千里的地方就不会有什么问题呀,为什么要送我来这里,我和他明明就是冤家路窄嘛!我一见他就会犯晕,把我送到他这里,不出错才怪。要怪就要怪太上老君,偏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