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炼金术士不是炼金术士第2章在线阅读

作者:成河凌天 来源:纵横中文网

悬浮的山峰中央,一座剑形石山横贯天空

剑柄朝天,剑身上布满楼阁庭宇,显得无比的恢弘壮丽。剑柄之巅,伫立着一座古朴大殿,大殿外浓郁的灵气在空中形成一处灵泉

灵泉中两只拥有太古血脉的仙鹤在灵气中嬉戏,仿佛这低阶修士求之不得的修行圣地是他们的专属游乐场一般,好不快活

如此仙境,本该是修士静修炼心之所,可大殿之中浓浓的火药味却显得与此地有些格格不入

大殿之中,一位身着紫色道袍的中年男子端坐在最上方

男子两鬓斑白,神情严肃,双眼间似有雷霆闪烁

男子下方,一群头发花白精神抖擞的老人正在激烈的争论着

而大殿之下,一些身穿蓝色道袍的中年男女正一脸无奈的望着面前争论不休的老人,劝也不是,不劝也不是,只好尴尬的站在那里一脸陪笑

裂天剑宗往日里庄严肃穆的议事大厅此时仿佛变成了凡间菜市一般,不得不说是一种极大地讽刺

争吵的人分成两派,每个人都吵得面红耳赤

吵到激烈之处更是谁也不服谁,转眼就从储物袋里取出趁手的法器,好似一言不合就要开打一般

看见眼前的局势愈演愈烈,坐在上方的紫衣男子终于忍不住了

他是真的害怕这些辈分极高的师叔师伯们一言不合打起来到最后不好收场

揉了揉眉心,男子带着无奈的语气说道

“诸位师叔师伯们,别吵了~要是让那些外人知道堂堂裂天剑宗的太上长老们吵得跟凡夫俗子一样,到最后还要大打出手,我裂天剑宗还有何脸面在白国修真界开山立宗?”

听到宗主发话,这些吵得不可开交的长老们也都暂时停了下来,

只是手中依旧紧紧握着法器,显然是没准备平心静气的谈。

众人安静下来之后,其中一个头发花白老者站了出来

老人面容消瘦鹰眼钩鼻,给人一种心机深沉的感觉,凌厉的双眼似乎能看穿人心一般

“宗主!如今灭宗之祸就在眼前,可某些老顽固依旧举着那狗屁的正义之旗,说什么宁可玉碎不为瓦全,置宗门生死于不顾,还请宗主断绝!”

老者眼神指向他对面的一群人掷地有声的说道。

“狗屁!殷九剑,别他娘的给我谈什么置宗门生死于不顾,我裂天剑宗位列白国三大正道修仙势力之一,岂会为了苟延残喘而去做那些魔道魔头才会做的事情?你要是怕死,趁早滚出裂天剑宗,没人留你!”

另一边一个面容刚毅,满带怒气的老者指着阴狠老者骂道

“哼!穆师弟,贪生怕死的人恐怕是另有其人吧~当初我等在妖灵山脉被魔道修士围攻

若不是某人贪生怕死提早溜走,孟师妹也不会惨死在妖灵山脉,可叹孟师妹到最后都还恋恋不忘那个贪生怕死的小人,真替孟师妹感到不值…”

听到殷姓老者谈及旧事,穆姓老者气得浑身发抖,满脸通红,怒吼道

“殷~九~剑!当年魔道围攻裂天剑宗,来支援的同道被堵在封魔岭,护宗大阵灵气枯竭,我奉师令带回极品灵石维持大阵运转,这才不得不急着赶回宗门

……倒是你,当初若不是你提议走妖灵山脉,我等怎会被魔道伏击,定是你被魔门收买暴露我等行踪,孟师妹才会遇难,今日我便杀了你为孟师妹报仇!”

穆姓老者咬牙切齿的说道,接着还未等其他人反应周身灵力一震,便要提着一柄灵剑向殷姓老者冲去。

“够了!!!”

大殿上方的紫衣男子站起身子,随后金丹中期的庞大威压从男子身上呼啸而出,席卷整个大殿

想要动手的穆姓男子只好停下步伐,运转周身的法力抵抗这庞大的威压

大殿中所有人都不得不拼尽全力才能保持站稳,而殿外似乎没有开启屏蔽阵法,金丹中期庞大的威压直接冲出了大殿,将剑形石峰周围的浮云都震散开来

一时间裂天剑宗内一些灵觉比较敏感的修士都停下手中的事,好奇的打量着天空中的石剑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前些日子裂天剑宗便自封了山门,不准任何人出入护山大阵,

对外号称让众弟子好好闭关,以最好的修为心态迎接即将到来的宗门大比,如今又有金丹威压在主峰出现,一些的弟子已经隐隐察觉到一丝不同寻常的气息

……

看到大殿之中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紫衣男子这才收回威压

所有人顿时都松了一口气,大殿之中除了少数几个人有金丹初期的修为,大部分人都在融灵层次

金丹中期的威压对他们来说根本就是一场噩梦,若不是紫衣男子特意收回了威压中的冲击力,恐怕大殿之中没几个人能站着

“祁师弟,你怎么看?”

紫衣男子望向大殿下一位身穿蓝色道袍的中年修士平静地问道

该男子修为没什么出众的地方,也就融灵中期左右,在大殿之中不算太高也不算太低

之所以能让紫衣男子第一个点到他,自然是因为这男子是裂天剑宗里阵道造诣最高的人

男子擦了擦脸上的虚汗,有些颤抖的说道,

“启禀宗主,我在护山大阵外查看了一番,发现整个裂天剑宗都被血魔窟的炼血魔阵覆盖了进去,裂天剑宗方圆千里的天地都被大阵封锁,从里面传不出任何消息到外界。

这阵法是破损的婴级大阵,虽然残缺,却依旧可以发挥出金丹后期的威力,想要破阵,只有破去阵眼这一种方法。

此次宗门之祸,全怪我没有事先察觉到他们布阵,我愧对宗门的信任和栽培,还请宗主责罚!”

“好了,祁师弟,此事不怪你,连我金丹中期的灵识都未能察觉到他们怎么布的阵,此事确实很蹊跷……

这么近布婴级大阵所产生的灵力波动按理说根本不可能不被察觉,没想到大阵启动时我们才发现,不知道血魔窟是怎么做到的

当务之急是尽快破阵,不能困死在这。祁师弟,破阵难道真的只有那一种方法吗?”裂天剑宗宗主淡淡的说道

“回宗主,炼血魔阵为残破的婴级阵法,想要强行破阵,至少要金丹中期的修士进阵方可找到阵眼破阵

可宗主一旦进阵,血魔窟的人马必定会有所感应,不惜一切代价截杀宗主,配合阵法的力量

……就算金丹圆满的修士也讨不得好,事到如今,唯有以人试阵方找到阵眼,宗主和太上长老们再在阵外接应,里应外合才能破开阵法”蓝袍男子恭敬地回答道。

还不等紫衣男子发话,一旁的穆姓老者急忙上前开口道

“宗主万万不可啊~

想我裂天剑宗自三千年前立宗立宗以来,一直以除魔卫道、匡扶正义为己任,若真的拿门下弟子去试阵,我等还有何脸面去见裂天剑宗先祖前辈们?请宗主三思啊!”

“请宗主三思~~~”

有穆姓老者开头,其他人也陆陆续续的向紫衣男子请求,看着眼前僵持不下的局面,紫衣男子感到十分头疼,不知该如何选择。

若真让门下弟子去试阵,恐怕就算度过这次危机也会让剩下的弟子寒心。

倘若硬撑下去无所作为,裂天剑宗三千年的辉煌怕是要断送在自己手中,自己还有和脸面去面对裂天剑宗的历代先辈。

此时就算是紫衣男子金丹中期的修为也感到一阵疲惫,见宗主没有开口,一时间整个大殿都陷入了沉寂

……

“愚昧!”

阴翳老者突然开口骂道,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拉了过来

“殷九剑,你什么意思?难道你真的想让门下弟子去送死不成?”穆姓长老愤恨的说道

“穆青,你真是修炼练傻了吧!谭师弟那里正好有一批凡人药童,那他们试阵即可,何须让门下弟子去送死!”

听到阴翳老者的话,紫衣男子眼前一亮,眼底闪过一阵精光

他常年闭关,宗门的事物都是交给同辈师弟师妹打理,就算出关也是解决一些宗门大事,以至于他都忘了宗门中还养了一群凡人药童

“放屁,你~”

还未等穆姓老者反驳,紫衣男子打断道

“好了,穆师伯,那群凡人既入我裂天剑宗享宗门庇护,就该做好准备必要时为宗门牺牲,此次事关宗门存亡不容有失,谭客卿,你怎么看。”

紫衣男子说完看向大殿角落里一位身穿紫衣的老者

老者似乎从一开始就待在角落里没有参与刚才的争论,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好似宗门生死与他无关一样

老者也确实有这个资格

作为白国修真界唯一一位四级炼丹师,就算裂天剑宗被攻破,血魔窟也会客客气气的把他请回宗门当祖宗一样的供起来

以四级炼丹师的威望,就算是元婴老怪都会当为座上宾,若不是与裂天剑宗有些渊源,他根本都不会正眼瞧一个凡人国度的修真势力

若莫凡在这里的话,就能认出这个仙风道骨的道人就是当初前来招收药童的那位老者

听到紫衣男子询问自己的意见,老者捋了捋身雪白的胡须,不紧不慢的说道,

“宗门存亡~人人有责,那些凡人能为宗门而死也是他们的造化,况且对他们来说也许死何尝又不是一种解脱呢?”

听到老者的回答紫衣男子满意的点了点头,没想到往日里自己毫不在意的蝼蚁有一日竟会成为宗门存亡的关键,男子感到一阵唏嘘

“诸位,血魔窟已经困了我们整整五日却依旧不见有所动作,恐怕是在酝酿更大的阴谋,破阵的事宜早不宜迟,阵破之后只需退回护山阵法即可,

不许硬拼!等到其他正道同盟赶来,血魔窟便会自行退走。如今剑界万年轮替将至,不宜与魔门交恶。下去准备吧~”

“谨遵法旨!”

众人拱手齐声喊道,说完众人化作一道道流光急速遁去,准备破阵的相关事宜。

不一会儿,大殿中只剩下殷姓老者和名叫穆青的老者。

“呵呵~我们的穆青长老怎么没为凡人求情啊?我还以为穆青长老刚正不阿要为凡人做主呢……”殷姓老者阴阳怪气的讥讽道。

“哼!段九剑~此事没完,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做的那些肮脏事儿,早晚有一天我要为死去的孟师妹报仇雪恨!”

说完老者化为一道流光向天边远去,仿佛一刻也不想和阴翳老者待在一起似的

听到穆姓老者的威胁,阴翳老者只是淡淡一笑,一反常态的没有反驳

等穆姓老者走后,他才双眼望向大殿上方的宗主宝座,眼中的贪婪之色一闪而过,随后也化作流光远去

空旷的大殿里一时间陷入了沉寂……

没人会想到不久之前在这里决定了一群凡人的生死,仿佛在这些所谓的仙人眼中,一群凡人的生死也许还没有一颗提升修为的丹药重要。

仙也好,凡也罢,弱肉强食在哪里都适用,倘若这群凡人是修为通天的存在,有几个人敢随意决定他们的生死?

说到底只是拳头不够大罢了

……

天台之上,迷茫的莫凡永远不会知道他的仙路从这一刻起开始改变,有人以为给他种下了因,便能决定他的果,可事实真是如此吗……

延伸阅读

蔓葆加盟  http://www.formations-massages-bebes.com/p5ty.shtml
蔓葆妈咪用品总部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公司与多家少售商和代理商

南国翡翠加盟  http://www.formations-massages-bebes.com/d4w.shtml
南国翡翠品牌的魅力在于具有共赢发展的操作实力与同舟共济的合作信誉!南国翡翠珍惜行业优

阿仕顿男装加盟  http://www.formations-massages-bebes.com/u4bm.shtml
江苏阿仕顿服饰有限公司,自2003年初创以来,不断学习国际先进的自有品牌服饰专业零售

渝家养生汤锅火锅加盟  http://www.formations-massages-bebes.com/uveo.shtml
养生火锅是一道以牛肉汤、当归、姜为主要食材制作的美食。渝家养生汤锅火锅隶属渝家餐饮集

四海伞业加盟  http://www.formations-massages-bebes.com/pl4u.shtml
四海伞业,集晴雨洋伞研发生产销售为一体的制伞企业公司拥有多年的独立开发设计经验并与国

好顺加盟  http://www.formations-massages-bebes.com/dxiv.shtml
好顺汽车用品是义乌市景弘汽车用品厂旗下产品,总部是防盗锁、CD包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

杜康百年酒业加盟  http://www.formations-massages-bebes.com/n8ef.shtml
洛阳杜康百年醇商贸公司现人气高招商中杜康百年酒业是公司为适应消费者需求,顺应白酒时尚

蝌蚪旅行加盟  http://www.formations-massages-bebes.com/gzp8.shtml
蝌蚪旅行酒店迷你机的市场投资特点:1、投资易、新商机投资易,无需为寻找合适店面而烦恼

钻石小鸟加盟  http://www.formations-massages-bebes.com/bv8t.shtml
项目介绍“因为特别,所以闪耀”钻石小鸟以钻石之永恒为每一段动人爱情幸福见证钻石小鸟,

国金佰诺加盟  http://www.formations-massages-bebes.com/gn2i.shtml
【青岛国金佰诺金业】—诚招现货白银代理商、分公司★交易单位:500盎司/手2500盎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四爷带我飞(清穿)在线阅读第6章

    在这个世界上,功法共分为地、天、灵、圣、仙五个等级,每个等级又分上、中、下三个品级,修行者需要在不同境界时更换不同的功法。比如,炼气、筑基、旋照的修行者只需要地级以上的功法,融合、关心、元婴则需要天级以上功法,出窍、分神需要灵级以上功法,合体、渡劫便需要圣级以上功法,大乘就必须要仙级功法。若是不能在

  • 我穿越成了炮灰之第五章(5)

    陆远背后这么挤兑文措,文措自然是不知道的。她要是知道了,指不定得怎么收拾陆远。文措这女人的睚眦必报,陆远已经领教甚深。陆远打着酒嗝回了家,又醉又困,倒头就睡了,还没睡几个小时,陆远就被来自安昆的电话吵醒了。看了一眼时间,陆远皱了皱眉头,忍不住数落:“妈,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总上夜间节目,六点打电话过来,

  • 摄政王妃之残次品(修)

    《这个世界不配拥有我》文/系田竹林,别墅前渊诱抖抖索索地把钥匙插进门孔。突然,背后一群乌鸦腾空而起!嘎嘎的叫声仿佛昭示着即将到来的不幸。门开了。一股穿堂风夹杂着强烈的腥臭扑鼻而来!像是陈/尸多日的鱼和十几天没洗的臭袜子,再加上甜得发腻的枫糖浆。“呕……这是什么味道?”渊诱当即干呕起来。富冈面色一紧,

  • 我师父是狠人女帝在线阅读第1节

    “上谕,今科榜眼展荆天,不尊古人教诲,不记朝廷恩泽,与贤亲王丘仲机等逆贼狼狈为奸,意图毁我天朝社稷,摇我稳固江山,罪当万死,虽株连九族不足以平息朕之怒意,即日起收押死牢,于三日之后,公开问斩,以警天下!钦此!”展荆天跪拜在地面上,双目盯着粗糙而肮脏的石板,他的脑海之中一片空白。突然,自那名宣旨的太监

  • 无限:开局就是人口无限之第七章(7)

    如果选择权放在你手里,我们大概还是会走一样的道路。所以这次由我来说。是时候了,我们都该放手的时候。——胜生勇利“如果真的可以结婚的话,以后的生活是这个样子,好像也很不错。”仅仅是这么想着,却不知道自己已经把心里话说出来了,所以刚刚还在拌嘴的两人同时把目光望向了勇利。“诶,勇利想要结婚了吗?”“啊……

  • 综三年E班的家庭教师第四章在线阅读

    再加上,自家爸妈独特的放养式教育,不同身边其他富家子弟的父母处处管制,她反而没有了逆反心理。周六竟然就这么乖乖的在家画起了画。画画,是路简儿唯一,也是最大的爱好。也只有在画画的时候,路简儿是最认真的,偌大的画室里,除了风吹起画纸的声音,就只细微听到她画笔跳动颜料的声音。终于画累的路简儿站起身,准备活

  • 星天鉴第3章在线阅读

    B地经纬度:(106.45000,29.56667)时间:公元2012年9月重庆是一座奇怪的城市!的确很奇怪。高楼大厦顺山盖,坐车没有走路快。盛夏火锅人人爱,空调蒲扇同时卖。男人染发装老外,最爱装酷和耍帅。女孩越辣越可爱,敢爱敢恨不存在。这种“怪”,在本地人看来,是对家乡浓浓的爱!在外地人眼中,却是

  • 穿入月历牌的娇美人[穿书]天字牢

    “嘶……好痛……”一阵依然剧烈的疼痛从男孩的左肩袭来,男孩也就从这个一半通亮一半昏暗的牢房中醒了过来。“这是哪啊……我躺了多久……”男孩环顾四周,喃喃道。这天字牢的天,并不是代表罪过的大小,而是真的字面上的天。因为,如果从外面看,一共近三十二间牢房,都是从山里凿出来的,从外面看,还正好是山的陡坡的一

  • 嫁给前任他叔[穿书]第10章在线阅读

    这钱三是一个狠人啊,朱俊荣曾经亲眼看到过钱三在大街上当街砍人,手段那个狠辣,那一次被砍的那个人少说挨了十多刀,满身都是血,最后还是旁边一个好心人打电话叫了救护车,要不然估计得活生生流血而亡。现在看到钱三,朱俊荣本能地心惊胆寒,说话的声音都有些打结:“三……三爷,您……您问骆绍东家干什么?”钱三是庄少

  • 帝君大人,等等我垃圾里有宝贝

    夏侯阳发愁如何捡回垃圾的时候,河蚌族群不远处,一道三米多高的黑影,一步一晃的向这里走来,“大哥,那河蚌老祖没几天活头了,”一头狼精讨好的看着黑熊精,“它死后,肚子里的珍珠,就都是我们的了……哦不……都是大哥你的了……”“嗯,”站在河蚌族群外,黑熊精就看到了夏侯阳,也看到了站在夏侯阳肩膀上的白鹤鹤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