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遨苍记游龙第九章

作者:滴泪浮江海 来源:纵横中文网

在“我是病人”与“我是小孩儿”两个理由相继被谢知冷漠无视后,裴衔意垂头丧气地上了一堂课,对封皮上的宋淡俩字恨得咬牙切齿。

不出意外的话,裴先生清醒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罚了宋助理的年终奖。

谢知不耐烦这些场面话,也略感头疼,放下标记笔,瞅了眼闷闷不乐的裴衔意。

裴衔意的抗拒出乎他的意料。

只是又好像因为他,老老实实地坐下来背这些东西。

手指无意识地转了转笔,谢知垂下眼帘,想起以前那个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做事强势又圆滑的裴先生。

这三年里两人接触得不多,见面最多的地方不是这栋房子里,而是在各个不同的场合,巧得离奇——酒会,颁奖晚会,时装秀场,抑或某个剧组片场里——裴先生心疼小情人,经常赶趟探班。

谢知无意八卦裴先生的情人是剧组里的哪位,每次都会自觉避开。

他不了解裴衔意,本以为“重操旧业”,裴衔意会很得心应手。

看这样子,其实裴先生……也很不喜欢那些虚伪客套的东西吧。

见谢知不说话,耍了点小脾气的裴衔意惴惴不安起来,偷偷摸摸瞅了他好几眼,连忙攥住他的手:“我会好好背完的!”

谢知回神,喉结滚了滚,一句“不喜欢的话,不背也可以”还是没说出来。

如果裴衔意是清醒的,面对文件上那些问话,回答应该八九不离十。

那是属于裴衔意的人脉与交际,他无权干涉。

谢知嗯了声,将手指抽回来,起身时莫名的有些不快。

照常留了小夜灯,他抱着文件准备离开,喉间微痒,掩唇低低咳了两声,对上裴某人亮晶晶的眼,没什么表情:“我生病了。”

“晚安吻!”

“你会被传染。”

“晚安吻!”

够了。

谢知烦躁地揉了揉太阳穴,在指尖吻了一下,按到裴衔意的额头上,将他摁倒在床。

“晚安吻。”

见裴衔意还想闹,他冷冷打断:“睡觉。不许吵。”

回到客卧,谢知倒了杯水,皱着眉看看医生开的药片,再三思量,扫了眼主卧方向,还是吞了下去。

药里有安眠成分,吃下没多久就挥发出来,借着生病带来的疲惫与那点药效,谢知很快睡了过去。

只是梦里却不太.安稳。

他梦到了三年前的事。

那时谢知满身狼狈,又不肯低下身段、放软骨头,四处碰壁,摇摇欲坠地支撑着。

好似要等浑身的骨头都被拆掉打碎一遍,才会懂得低头。

酒局上的不欢而散让谢知倒了一阵霉。

黎葭正在关键的上升阶段,奔赴国外拍戏,隔着重洋,谢知只叮嘱他:“我很好,你安心拍戏。”

托黎葭的福接到的两部戏都黄了。

接到消息的同时,刚签了他不到一年的公司也借来个神奇的理由,将合约解了。

谢知坐在办公室里听完,干脆地签了解约合同。离开时天空里一阵闷雷,应景地下了大雨,哗啦啦的雨水从天而降,洗刷着城市,荡起尘灰与泥腥味,夏日的闷热被层层驱散。

走到大楼前时,手机叮咚叮咚响起。

【想好了吗,明和大酒店顶层等你】

【谢少爷,最近不好受吧,陪我睡一觉给十万怎么样,夜店里最贵的鸡都没这价呢,给个机会呗】

【谢小少爷,需要帮忙吗?来我家好好谈谈?便宜别人不如便宜认识的人是吧,我真的很想帮帮你呢】

威逼利诱的。

阴阳怪气的。

落井下石的。

谢知看也不看,拔出电话卡,折断扔进垃圾桶,冒雨前行。他不知道还能去哪里,但清楚自己绝不能就此止步。

没走多久,一辆黑色的宾利停到他面前,挡住他的前路,车门缓缓打开,邀请他上去。

闷了许久的怒气发作,谢知的手搭在车顶上,倾身去看里面那人,冷淡地问:“怎么,你也想睡我?”

车内光线昏暗,里面坐着的人太高,他只看到两条交叠着的长腿,往上是尖削的下颔,线条利落冷峻,面容很模糊。

修长的指间夹着支烟,一点暗红隐约。

对方心不在焉地弹了弹烟灰,开口的嗓音低磁:“谢知,做人骨头不能太硬,会折。”

暴雨倾泻,街上早没了人影。谢知漠然地收回目光,转身欲走。

淅淅沥沥的雨声中,他听到那人说:“你愿不愿意帮我个忙?”

谢知脚步一顿。

那人从车里钻出来,撑着把黑色的伞,慢慢走到他身后。雨滴啪嗒啪嗒打在伞面上,谢知回过头,身后的男人叼着烟,面容英俊,眼底浮着点漫不经心的笑。

“反正你都这么惨了,我也挺烦恼的,不如凑合凑合领个证,大家互帮互助一下?”

谢知拧起眉:“刚从精神病院出来?”

“我没开玩笑,”男人低下头,“我们见过的,我叫裴衔意。”

其实谢知记得。

以前和父母去参加宴会或家中举办宴会时,他见过这人。

只是没想到他有点疯。

可能是郁躁堆积太久,谢知觉得自己也有点疯。

他盯了裴衔意一阵,走向车,冷声道:“把烟灭了。”

此后裴衔意再也没在谢知面前抽过烟。

一场梦斑驳陆离,淅淅沥沥的雨声从梦境里延伸出来,醒来时谢知微微发怔,掀开窗帘望着窗外的雨,陡然间分不清了往昔与当下。

发烧的症状断断续续过了几天才好全,恰好到了预约去医院复查的日子。

宋助理百忙之中抽出空来,谢知和裴衔意前脚到医院,他后脚也到了,正巧看到裴衔意在撒娇。

“长官跟我一起进去嘛。”

“自己去。”

“一起去嘛。”

“不去。”

宋淡:“……”

宋淡悄然打开摄像头,心满意足地录了一段,满脸不高兴的裴衔意转头一见他,脸就拉了下来:“扣年终奖!”

这才跟着医生走了。

宋淡天都要塌了,晕头转向地一扶墙,强撑着冷静:“谢先生……”

“教你个道理,”谢知扬扬眉,“做好事不留名。”

宋淡:“…………”

宋淡很快从打击中恢复过来,叫来另一个医生,把谢知推过去:“你也顺便检查下。”

说完,含恨而去。

谢知看了眼医生手里的病例,蹙了蹙眉,压下陡然而生的抵触心理,转开视线:“我不检查,你忙。”

等了许久,裴衔意检查出来,奇怪地张望:“宋坏蛋呢?”

“孵蛋去了。”

谢知随着他走进休息室里等结果,放松地靠坐在靠椅上,喝了口水,冷不丁开口:“Q27。”

裴衔意麻木地背:“问‘裴总好久不见啊,听说您受伤了?我这想去探望探望你呢,都给你的助理拦下来了,担心得睡不好觉啊’,答……’”

宋淡含恨回来,走到门口听到老板在不情不愿地背书,推推眼镜,薄薄的镜片上闪过一道精光。

他心情甚好,带来份温热的甜粥。

裴衔意吃着人家的,嘴里还在散播资产阶级的恶语:“年终奖照扣不误!”

宋淡不悦:“谢家长,你能不能教教你家小孩走社会主义道路?”

“不能。”

扣的又不是我的年终奖。

裴衔意边喝粥,边瞅着谢知,等他评价刚才的表现。

这表情像极了叼回主人扔的飞盘,眼巴巴等着主人夸奖的大狗。

谢知被盯得受不住,只好点评:“一字不差,满分。”

裴衔意笑得眼睛弯弯。

等了小半个小时,医生挥舞着报告推门而入,面有喜色:“好消息!”

三人齐齐抬头。

医生激动大喊:“裴先生长大了!”

“……”

冷静下来的医生干咳几声:“根据我们的测试,裴先生的心理年龄长大了,预估在八九岁之间。”

谢知若有所思地瞄了眼神情迷茫的裴小孩儿。

难怪最近他老嚷嚷自己长大了。

也变得更不好糊弄了。

“我们研究了一下,猜想多去熟悉的地方、见熟悉的人或许更有助于裴先生的恢复。”医生拿出小本本,“谢先生,你和裴先生共同去过什么印象深刻的地方?比如度蜜月去了哪儿?初吻、定情的地方呢?还有其他一些……”

见谢知表情空白,医生停下连珠炮式的提问:“怎么了?”

“他对哪儿印象深刻我不知道,”谢知说,“我对这所医院印象挺深。”

在这里,他收获到了前夫叫的第一声“爸爸”。

某种程度上来说意义非凡。

跟被新生儿叫爸爸的感觉差不多。

医生:“……”

早知道你们貌合神离,没曾想这么塑料。

检查完拿了报告,塑料夫夫伴着被扣了年终的助理一起往楼下走。

宋助理推了推眼镜:“孩子他爸,让你家孩子表演个才艺看看?”

谢知漫不经心地随口提问:“Q67。”

裴衔意胸有成竹,对答如流。

宋淡验收成果,鸡蛋里挑骨头:“棒读不可取,得让裴先生有从前那种人模狗样儿的范儿才行。”

“你上?”

人模狗样儿的助理面不改色:“哦,我是想说,其实这样也不错。”

私人医院清净,地下停车场里没什么人影。走出电梯,谢知的眼皮一跳,敏感地朝附近的角落扫了一眼。

恰巧闪光灯一亮,映亮了半边停车场。

谢知:“……”

宋淡:“……”

狗仔:“……”

裴衔意完全不在状况里:“咦?”

宋淡摩挲下巴:“哎呀,这就麻烦了。”

谢知搓了搓拳头:“我来。”

两分钟后,企图逃跑的瘦弱小狗仔缩成一小团,被三个身高腿长的男人堵在角落里,绝望惊恐地仰头看着他们。

谢知拿着相机,检查了一下里面偷拍的照片,发觉从他们进医院起就被拍了几张。他脸色平淡,先删了几张角度挑得尤其烂、把他的腿拍得显短的照片:“技术不行。”

裴衔意抛了抛小狗仔的手机,吹了个口哨。

宋淡推了推眼镜,露出礼貌的笑容:“之前不是藏得很好吗,怎么忽然开个亮瞎眼的闪光灯?”

小狗仔看着这土匪似的三个人,带着哭腔解释:“老师说在昏暗的环境下拍照不开闪光灯可能会糊成一团……”

“建议狗仔圈推广此老师的金玉良言。”

谢知嘲讽了句,正打算把照片全删了,宋淡忽然想起什么,凑到他耳边窃窃私语:“反正下个月你们俩要参加婚宴,提前放出点同框消息也不错。”

裴衔意不满地推开宋淡的脑袋,也凑过来看,看到照片里的自己和谢知,嗯嗯点头:“留下留下。”

谢知指尖一顿,关上相机,抛还给小狗仔。

宋淡微笑着威胁:“什么该写,什么不该写,应该不用我打电话去教贵社的主编吧?”

小狗仔赶紧抱住相机,闻声又吓得一抖,下意识点头,偷偷看了眼,发现照片还在,小小的眼睛里充满大大的疑惑。

一抬头却发现那三人往停车的方向去了。

小狗仔:“……”

这仨人有病吧?

延伸阅读

我的情人,我的敌人 GL第四章在线阅读  http://www.wxytl.cn/d43k.shtml
“你要走的话,你就走吧,现在还来的及。”李阳扫了孙建军一眼,没有强留。“那你呢?”孙

我拥有两个身体在线阅读第3章  http://www.wxytl.cn/n40y.shtml
看着揉胳膊的赵燃,刘乐乐心情大好:“小爷饿了,把你包子给小爷吃两个。”赵燃揉着胳膊站

嫁给外星大佬以后[星际]之第八章  http://www.wxytl.cn/agok.shtml
沉默、沉默。无论是站在门边的闻乐、匆忙赶来的潘灏,还是坐在桌旁的潘家兄妹,谁都不说话

盗墓:我能升级血脉在线阅读第9节  http://www.wxytl.cn/xeu5.shtml
天一听到后有些茫然,他怎么也会落雨飞莲剑?但是看到谢文清的动作,他就立刻明白了。谢文

我的世界之黑夜黎明第十章在线阅读  http://www.wxytl.cn/akd3.shtml
金鹏集团,总裁办公室。硕大的屋子里只有马三爷和高宇两个人。马三爷面色凝重,疑虑重重。

剑覆玄黄之chapter 6  http://www.wxytl.cn/scsc.shtml
听婵眉头一皱,脱口而出:“你怎么就穿这点!”语气是指责的,顾玄越嘴角却弯起弧度,微微

梅花香第一章在线阅读  http://www.wxytl.cn/g4g9.shtml
顾楚楚扶着墙,迷迷糊糊的往房间走去。今天是她和萧长泽的大婚之日,被人灌了一肚子酒,无

灵气载入中在线阅读第4节  http://www.wxytl.cn/y251.shtml
刘丽还没适应眼前所发生的一切,就连那五个歹徒什么时候逃走的她也未曾留意。刚刚接过带有

腐烂的国度之白色的明天在等着我  http://www.wxytl.cn/xxsx.shtml
东京都异能特务科搜查二系,我目前的工作单位,堪称是一座群魔乱舞的修罗场。从外表上看,

影帝每天都想离婚[穿书]第三章在线阅读  http://www.wxytl.cn/ak0y.shtml
阿拉善广播电台,现在向您广播了。我是节目唯一的主持人,你们的好男人就是我,我就是曾小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胜天传奇在线阅读第四节

    “我觉得也是,人总是向往美好,也更喜欢美好的心情,有的时候,好的心情竟然和努力得到的东西没有关系。就像有你在,春夏秋冬都很美好。”“啊,你是说,你不是我努力得来的吗?”“哈哈,是我的就是我的,不是我的,我努力也得不到,感情真的是很说不出理由的。”说着,他们穿过了小树林,来到青草坪,草坪里有很多月季,

  • 尊上独宠之田园冷妻不好追第10章在线阅读

    莉安娜和赤耀二人在之后便一起逛了市场,一起看了电影,一起又逛了夜市,可以说绝对的秀恩爱的典范。而且最坑爹的就是有两个不知死活的混蛋在“监视”着他们两个的一举一动。深海特工学院“我说马卡洛夫,你确定我们要继续看着吗?我真的有一点儿受不了了。这么正大光明的偷窥,你确定莉安娜回来之后不会提着枪过来宰了我们

  • 万人迷修炼手册别个女人的东西

    别说夏鸣蝉,就是林尘也闻见了那股味儿,即便他用了很多香水,依旧盖不住那股糜-烂的味道。正襟危坐的林尘面无表情的把林袂在心里骂了不下百八十遍。毕竟是过来人,几番呼吸过后,夏鸣蝉更加确定这是什么。眉间的温婉冷凝起来,夏鸣蝉的心口莫名的堵着一团怒气,也觉得可笑,他们才离婚多久?他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找别的女人

  • 本姑娘要定你了在线阅读第4章

    古老的参天大树屹立在这伏魔山深处。阳光打在树枝上,形成一块块亮斑。一位白衣少女缓缓向这里走来。行到树荫处坐了下来像是休息一会。少女便是不久前追杀青云的人。此时少女坐在树下一动不动,只有时不时眼睛眨了一下证明少女似乎在出神。“可恶的家伙,竟敢....”一会,少女冰冷的俏脸渐渐有些红润,明亮的眼睛也透着

  • 真A霸总和假B男友的翻车日常在线阅读红颜

    “小兄弟这边请。”老者一手五指指向屋内,看向雨。雨还礼进入屋内,这是一间客厅,正北方是主人的座位,其前两排是客人座位。入厅,淡淡的檀木香充斥在身旁,雕花木窗透进的白光将白鸟嘲凤地毯上的凤凰映的栩栩如生。老者自然是坐到上位,而雨找了一个靠老者较近的位置坐下。雨刚坐下,就见大厅的门就被猛地关上,门口也是

  • 你百无聊赖,我正美丽第2章在线阅读

    将夏依絮送了回去,这笔生意算是做成了一半了。夏依絮付了三年寿数的精气做定金,剩下的就待三个月交易完成后再付。唯音一笔一划认真地记录了这笔账目,然后搁下笔伸着懒腰从自己房间走出来,打算到厅中喝个茶吃个点心。不期然听到了一声凄切的哀求。“凤休姐,求你了凤休姐,还有不过百年就到我的天劫了,若是我被赶出朽夜

  • [综]可爱拯救世界之梧桐国

    清晨,太阳刚刚升起,照耀着远处的梧桐国,梧桐国,凤凰血脉的传承者。是整个苍云大陆最南端的超级霸主,拥有极其强大的武力,其国家延续了上千年,梧桐国的辽域广阔,一座座伟岸的雄关盘踞在山峰上,形成梧桐国的巨大防御屏障,其京城更是成七星拱月状,正中央的凤凰雕刻和远处的九座雄关相互对应,形成一道完美的双头九尾

  • 盐味汽水还要比试

    慕容真人却有些动容了,他了解自己这个徒弟,楚云飞为人正直善良,绝不会在自己前面撒谎。楚云飞元婴中期的修为,绝不可能战胜出窍境后期修士,就算是两个楚云飞也不可能办到。而这个筑基期修为张若忧却能够协助楚云飞击杀出窍境后期魔修,实力果然是不能小觑。修仙界千奇百怪,筑基期击杀出窍境的事情虽然没听过,但也未必

  • [古穿今]收只狐狸当跟宠在线阅读第2节

    “求你们了,让我待在这吧!我只是想借个地方而已!”一个衣服上都是补丁,身材矮小且瘦弱的少女跪在地上,乞求着面前几个男丁打扮的汉子。“去去去,少在这里装可怜,你以为剑宗是你怎么好得罪的吗?”一个男丁恶狠狠地对少女说道,“对,于大哥说得对,这里是剑宗,不是什么普通人家,赶紧滚。”另一个男丁说。男丁们身后

  • 时光大乱斗在线阅读洛亦

    洛亦释放了精神攻击,虽然他失忆了,但是隐约还记得一点点攻击技巧。这下洛亦有衣服穿了,他看了一眼那两个人手里抓着的衣服,样式不错,料子上乘。然后他就扒下了兄弟俩的衣服,挑了几件合适的套上。至于那件他们用不知名方式搞到的衣服,洛亦可没兴趣。这明显就不能穿,听他们话里的意思,搞不好那衣服的主人正在找人,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