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HP穿魔戒)黑袍圣者认识

作者:青珘团子 来源:晋江文学城

清晨的凉风不时擦过面颊,使得原本温热柔软的肌肤变得冰冷而僵硬。温茵拍了拍脸,一边在口袋里掏着交通卡,一边朝迎面而来的公交车跑去。

她有些担心,这样的温差,晚上穿七分袖的连衣裙真的不会冷吗?好歹她的校服半裙下,还有一双齐膝长袜能够保暖。

车厢里随处可见身着校服的中学生,此外便是要穿越大半个城市的上班族。一群年轻人中间偶尔会夹杂着两三名中老年人,他们通常是刚买完菜,或是刚结束晨练,这会儿就乐呵呵地坐在专属座位上拉着家常。

温茵讨厌拥挤,被迫与陌生人进行身体接触,会让她觉得十分不适。毕竟每天光是应付那些黏人鬼,就已经够她受的了。

因此,为了能在公交车上捞着一个座位,温茵每天都早早地起床出门。眼下,她也是径直走向车厢后排,挑了个边上没有乘客的双人座,把书包放在身侧,自己则坐在了靠过道的位置上。

然后她又将英语课本从书包里拿出,翻到了昨天老师要求背诵的那篇文章,开始闭上眼睛默念起来。这种情况下,只要车上乘客不是太多,便没人会特地开口,请温茵帮忙腾个位置。

尤其是嫌麻烦的年轻人。

公交车一路横冲直撞,很快就经过了两三个个站台。由于这辆车的到站播报并不精准,温茵每背一段,就要睁眼看看窗外,确保自己不会因此而坐过站。

五分钟后,公交再一次靠站。温茵扭过头,恰好瞧见一名男生骑着单车在边上飞驰而过。等她反应过来这个男生正是同班同学应扬的时候,对方却已经淹没在了茫茫车海中。

那是山地车吧?太帅了!温茵攥着课本,双眼晶亮地回忆着方才看到的红黑色车身,心里忍不住惊叹道。

“同学……同学?”卓群看着面前这个望着窗外发呆的女孩子,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里面那个位置,我可以坐吗?”

熟悉的嗓音钻入耳中,温茵当即回神,圆睁着眼睛转过身来。“不好意思!”她垂着脑袋,手忙脚乱地抱起课本和书包,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没关系。”卓群翘起嘴角笑了笑,他一手抱着篮球,一手同温茵一样拎了个袋子。因为车厢后排空间较小,身高近一米八的他不得不弯下腰,才能顺利坐进靠窗的位置上。

“今天有球赛。”见温茵偷偷打量着自己这身行头,卓群放下装着球衣的袋子,把篮球抵在指尖转了几圈。“你有看过学校的篮球赛吗?”

温茵没想到卓群会跟她聊天,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只能用英语书半遮着自己的脸,小声回答道:“看过,你是校篮球队的。”

然而话刚出口,温茵就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

闻言,卓群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神情,语气肯定道:“你认识我。”

“你是隔壁班的,我……经常会看到你。”温茵支支吾吾地解释。

“也是。”卓群抬手摸了摸脖子,“不过你忘了吗,我们之前一起吃过饭的。你是……章叔叔的女儿吧?我记得你。”

温茵惊讶地看了卓群一眼。这话实在有些出乎她的意料,毕竟他们每次在学校擦肩而过的时候,对方都不曾跟她打过招呼,她还以为……

“你看上去像是不认识我一样。”卓群低头笑了笑,“我当然也不好意思主动跑过去跟你说,‘嗨,记得我吗?我们见过的,我叫卓群’。”

温茵稍稍放下课本,小声说道:“我也是。”

也是以为卓群不认识她,还是不好意思主动打招呼?

卓群探寻般的目光在温茵脸上扫过,然后他拿出手机,说道:“来加好友吧,放学的时候我们一起走,我爸他来接我们。”

“就是到时候,要麻烦你等我一会儿。”卓群眨了眨眼睛,“我那会儿可能还在比赛。”

他的睫毛又长又密,像一把柔软的刷子,刷得温茵心里又痒又麻,差点要从座位上跳起来。

“我今天也要做值日,所以……没关系。”温茵通过了卓群的好友申请,然后忍着当场给对方改备注的冲动,把手机重新塞回了口袋。

“那就好。”卓群转头看了看窗外熟悉的景象,“到站了,我们下车吧!”

两人一直结伴走到教室门口才分开。不过说是结伴同行,可温茵却始终与卓群错开半步。因为她觉得,自己和卓群既不是同班同学,也不是多熟识的朋友,在学校这种有人认识他们的地方走在一起,很是难为情。

自己这样子,真的很矫情吧?温茵稍稍停住脚步,侧过头看着卓群跟同学们说笑着消失在门后,这才扯了扯书包带子,走进教室。

班上的人这会儿到了的还不足半数,换作往常,他们肯定都正在默不作声地赶着前一天的作业。可今天温茵才一踏进教室,就被喧嚣的人声震得捂住了耳朵。

“老子明明把东西贴到黑板上了,谁摘的?给老子站出来!”说话的人是陈峰,平日他总是踩着铃声赶到学校,为此没少给班上扣分,也不知道今天怎么会来得这么早。

“会不会是肥猪蕾昨天又跑回来了,看到咱们把她的情书贴出来,就偷偷撕掉了?”

“有可能。那再把她位置翻一遍?”

“峰哥你自己上吧,肥猪蕾的桌子太恶心了,我不想碰……”

陈峰一脚踹向自个儿小弟的屁股,骂道:“你不想,难道我想啊?”

温茵的位置就在朱蕾前面,如今也被看戏的同学团团围住。她抿着嘴,挤过人群到座位上坐好,又把椅子尽量往前挪了挪,免得遭池鱼之殃。

孙薇原本正兴致勃勃地嗑着瓜子,想看陈峰这是闹的哪一出。见温茵来了,她便把昨天许诺过的巧克力拿出来拍到桌子上,然后挑了挑眉,说道:“陈峰他们好像找到了肥猪蕾写的情书,不过他们也不说清楚情书是肥猪蕾写给谁的。亲爱的,你猜那个人会是谁啊?”

温茵刚刚撕开巧克力的包装纸,嚼了两口正准备咽下,听到孙薇的问话,她猛地咳了一声,捂着嘴摇了摇头。

孙薇早习惯了温茵这木讷性子,于是便也不强拉着对方八卦,而是继续旁观事态的发展。

陈峰下定了决心,撩起袖子就要再去翻朱蕾的课桌。然而边上一直默不作声的应扬,这会儿却忽然伸手挡在他跟前,脸色沉沉。

“你昨天也碰了我的抽屉?”

陈峰闻言一愣,他没想到,素来只知道看书睡觉,且高冷得基本不会搭理同学的应扬,现在居然会拿这件事质问他。

“那怎么能呢?肯定是雷飞他们翻肥猪蕾东西的时候,不小心把你的桌子给碰倒了。”陈峰自然不会承认,相反,还把一直跟他混的雷飞等人推出来背锅。

应扬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然后移开目光,从抽屉里取出一本教材摊开。像是看穿了陈峰的谎言,却又懒得跟对方计较。

只不过好巧不巧,他拿的正是夹着情书的那本书。随着他打开书本的动作,一张粉色的信纸便飘飘然从半空中落了下来。

“就是这个!”陈峰定睛一瞧,发现这就是他苦寻了半天的情书,立马出声大喊道。

众人一听,顿时一哄而上,你争我抢地想要看清楚信纸上面究竟写了些什么内容。坐在前排的温茵登时遭了秧,被挤得只能紧贴墙壁站好。

她蹙着眉头别过脸去,想要呼吸一下窗外的新鲜空气,结果却发现身为当事人之一的朱蕾,此时正悄悄地躲在门外,暗自窥探着教室里的动静。

得知情书被同学们发现,惊恐的神情当即浮上朱蕾的脸庞。她往前走了两步,似乎想进教室阻止大家传阅情书,可到底还是勇气不足,只能焦躁地抓着头发,在走廊上不停地走来走去。

“是写给应扬的,肥猪蕾真的喜欢咱们的学神!”这时,情书已经在众人手上传了一圈,而朱蕾暗恋应扬的事也就因此变得人尽皆知。

后面才进教室的同学闻言,立马说道:“什么?肥猪蕾喜欢谁?对了,她人就在外面!”

教室里瞬间安静了一秒,然后不知道是谁先喊了一句“把肥猪蕾抓进来表白”,接着陈峰等人便像见了血的苍蝇一样,急吼吼地打开教室后门就往外冲,直接抓住了尚未来得及逃跑的朱蕾。

“女主角来了,大家快让开!”陈峰扯着朱蕾的衣领,粗鲁地将对方拖到座位上,随后用力把她往应扬那儿一推。

看到同学即将摔倒,一般人都会选择去扶一把。可应扬却猛地从椅子上站起来,并迅速后退了两步,任由朱蕾带着椅子一起,重重地砸到地上。

应扬的反应,既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毕竟,班上本来就没有男生愿意触碰朱蕾,更别提是应扬这种向来不跟人亲近的高冷男神了。

应扬眉眼微动,似乎也认识到自己行为的不妥。可他到底还是没有去将朱蕾扶起来,而是双手插兜,同在场所有同学都保持着一定距离。

这样冷漠的表现深深刺痛了朱蕾,她抹了把眼泪,哽咽着从地上爬起来。然后不顾大伙儿的取笑,扭头就要往教室外跑。

“你们围在一起干什么呢!”

一声厉喝拦住了朱蕾的脚步,众人战战兢兢地回头望去,果然看到班主任正一脸阴沉地站在前门处,目光像刀子似的一下下地往他们身上刮。

延伸阅读

龙虎天师混都市之掉落山洞  http://www.meilimeike.cn/ng0c.shtml
跌跌撞撞,冥幽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只是想着为什么这条路这么长,什么时候才可以到达出口

[综影视]卿酒在线阅读第九节  http://www.meilimeike.cn/s18r.shtml
“哼,哼哼”果然就在苍邪的脸在上官仪的面前慢慢放大,他的唇快要附上她的唇的时候,冰夕

十三局第八章在线阅读  http://www.meilimeike.cn/sbgb.shtml
再次见到尤朵拉,杰森就想起了自己昨天晚上整晚熬夜的原因,脸色难看起来。深吸一口气,他

她比奶茶甜两个一流的师傅  http://www.meilimeike.cn/gqft.shtml
高辰匆匆走出门外,看到的是两个正毫不费力的,抬着两麻袋东西的中年军人。这两个人留着很

我的老婆来自未来不科学的组队模式  http://www.meilimeike.cn/s16o.shtml
紧张的看一眼房间另一边,其他人似乎也反应过来了纷纷闭嘴不再说话。满脸通红,似乎有一些

无尽复苏第五章在线阅读  http://www.meilimeike.cn/a50e.shtml
这个世界其实并没有那么多规矩,只是在人们的野心下,把属于自己的利益条条框框的变成难以

[剑网三]万花谷超市小雇员的日常在线阅读第2章  http://www.meilimeike.cn/6x3b.shtml
002没错,宁晏碰瓷成功了。当他坐在车后座上时,他一脸的得意。啧,蔺容这家伙,刚才还

[综]英雄齐木的灾难第1章在线阅读  http://www.meilimeike.cn/6ecv.shtml
元武大陆,北荒域的极北之地,乃是一片辽阔沙漠,无边无际。沙漠名曰幽魂海,常年弥漫一种

弥留之子第九章在线阅读  http://www.meilimeike.cn/noh1.shtml
“江哥你再坚持一下,我现在就去买药……现在就去……”苏晓将一条湿毛巾敷在江铭浩的头上

我一直都爱你人生第一课  http://www.meilimeike.cn/b0ng.shtml
工程浩大的地下建筑里开辟了一块新的区域—培育区,其意义不言而喻。而它与实验区一样,和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的恶魔男友之青史留名】

    公元559年冬,十二月,北周皇宫。洛丹翎一身白裙,静静的站在轩窗前,看着窗外纷飞的雪,突然莞尔一笑,她以前从不信鬼神,如今自己的魂魄莫名来到了北周,任她再如何不信也无济于事了。原来的宇文丹翎和宇文邕出宫游玩时碰到刺客,为了救心上人,她替宇文邕挡了一剑,其实已经魂归天地了,不过二十一世纪的洛丹翎魂魄被

  • 人说我家多奇葩在线阅读她其实是这么好骗的人?

    “到了吗?朱红姐姐?”白衣小孩认真而又紧张的看着朱红问道,小手绞着衣角很是局促不安。“嗯!到了!”朱红抓紧天青的手,似乎很紧张,手心出了些湿汗。她一定是怕自己带个陌生人回家被父母骂吧,她也说了她家是个大家庭,想必会给她家带来负担吧。天青这样想。“妈妈。妈妈,我回来了!还带了个弟弟来。”朱红边敲门边道

  • 卧底美女的生涯第10章在线阅读

    雷雨天的树林里,一位衣衫褴褛的女子浑身失血的躺在树林里,安儿第三次梦到这个情景。究竟梦中的女子是谁,为什么总是会梦到她呢?娘亲:“安儿你醒了。”安儿坐了起来:“娘,我好累哦。”娘亲:“当然了,你的风寒又加剧了,这几天就在房中好好的休息吧。”风儿:“是啊,下一次可不准这样任性了,吓死我跟娘了。”安儿:

  • 我用魔法征服世界快雪时晴

    唐笑笑和父母住的院子究竟是几进,至今也不清楚,也懒得去知道。反正这院子够大,父母住在正房的五间,笑笑一人独霸西厢的三间,东厢空着。笑笑因病累着,一直宅在西厢,在卧房躺腻了,就穿过堂屋跑去书房看看书,书房倒是有个小匾,隶书写着“莫莫轩”,落款是“海阔”,据说是父亲的亲笔。海阔,这字起的……真阔气。莫莫

  • 网游之小兵当道在线阅读月狼王!

    就在此时洞穴的前方传来了一阵狼嚎,吓的慕容晨手上一哆嗦,差不点没有将手里的装备丢掉,慕容晨连忙将装备穿上,看了看自己的属性。晨戮等级:7级职业:血罗刹升级所需:70/700生命值:1013怒气值:750/1000攻击力:93-109防御力:72速度:25幸运:?魅力:?悟性:?体质:23点敏捷:11

  • 健康时代第十章在线阅读

    楚梦瑶觉得自己倒霉透了,只是离家出走到了b市,莫名其妙地就世界末日了,连陪自己一起出来的闺蜜都死了。然后,又莫名其妙地被一帮人救了,后来才发现救自己的这帮人是坏蛋,专门抓幸存的女人来玩乐。他们的老大看上了楚梦瑶的美色,想独占她,这才没有立马动手,所以楚梦瑶才抓住机会偷走了他们的一艘救生艇。才刚刚航行

  • 系统罚他生娃第六章在线阅读

    遗憾的是,司机并没有等到他想看见的第三局,因为这两位仿佛跟提前商量好了似的,在之后的路程中又都是一语不发,车内安静无声。四十五分钟的车程,司机到达目的地时将车停在公司门口,苏吻先下车,舒亦安跟在她身后。大部分员工已经陆陆续续的开始进公司,她们认识舒亦安,在看见她时难免忍不住诧异。穿着职业装,发型大波

  • 黑魔王改行修真的日子在线阅读第五章

    第一卷:人间第五章登梯翌日,天未亮,一阵嘈杂的打石声惊醒了白润羽,这打石声声声震耳,偏偏又不让人反感,其中仿佛有着某种音律的节奏在舞动。白润羽寻声向练武场徐徐走去,只见大师兄挥舞着雄壮的手臂正在练武场中央不停地敲打一块五丈高的大石头。“大师兄,天色还早,你们在做什么?”白润羽无奈抱怨。“练功啊!”大

  • 大佬收徒吗第六章

    贾瑞解决了贾代儒,对付起贾老太太更是简单了,只需拉着老人的手摇晃几下,贾老太太立刻竖白旗投降了。但老人对他也有嘱托,“你要经商可以,但万不能做那起子黑了心肝的小人,做些有辱祖宗的事,不然的话,别说你爷爷,就是我也不饶你!”贾瑞连连点头,他可是长在红旗底下根正苗红的四有好青年,怎么可能会去耍阴谋诡计呢

  • 我能在墓前捡到修为之第五章

    “不、不要啊!!!林哥救我!救我啊林哥!我不想毁容!!!”那个人一看刀片贴在了脸上,吓得脸都绿了,浑身挣扎得像杀猪一样,哭嚎着向林未觉求救。林未觉下意识又退了一步,靠在墙壁,陌生地看着地上的人,“啊抱歉,我不认识你。”这是实话,只是出口之后觉得好像不太好,便又看向顾千执,补充道,“动用私刑好像违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