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玉颜将军Interlude One

作者:葭月初一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一缕光芒透过半敞开的门的门缝涌入内部,点亮了空旷的昏暗,为昏暗增添少许的亮光。

残留于铺在银色桌架的那块玫红色的布上的,是光芒照射进来后的残影。在那些许的明亮的光的残影下,除了能够看到平时坐落于桌面上那盒做工精巧,类似匣子般的银色底座和静置于银色底座上的那颗散发着蓝紫色光芒的水晶球外,还有……不知何时安置于银色底座旁的一对匕首。

照射的光下,一只手伸入铺着玫红色的布的桌面上,拿走了这对匕首中的其中一把。

这是一把做工十分精美的匕首,从其古铜金的刀柄与刀柄上精美绝伦的图案和花纹的雕刻上能够看出。握着做工如此精致的古铜金刀柄的手,除了大拇指外,其余的四个手指都戴着金戒。其中,中指上戴着的是镶有宝石蓝色钻石的金扳戒。

“为何……送还给我呢……我明明已经……不再需要它们了……”

她坐在银色的桌架前,一边观摩着握在自己右手中的匕首,一边用另一只手轻拭着细长的刀身。魔化的左手难以感受到的,她却能够感受到,在这对华丽的古铜金匕首下的锋利与神圣,即便另外一把依旧置于她的面前。这对匕首带给她的熟悉感,她就算口中说着不需要,实际上还是念念不忘的。

她出生于中东的某个部族,并在部族中生活、长大的。她的族人,自古代到现今从事着王室陵墓的守护者一职,据悉那些王陵护卫都具有灵力,她也不例外。由于伴随着与生俱来强大的灵力,年幼的她被当作成将来要守护王室之墓的战士培养着。

“数年前,我从长老手中接过了这对匕首,然后,成为了魔之封印Azazel的守护者。确保Azazel是否处于封印当中,确保没有人能够进入它的神殿内。”

那一天,一支来自异国的武装集团来到了一族所守护的陵墓之中展开了一场杀戮。她和族人为了守护这座陵墓,与异国的入侵者进行了殊死抵抗。在拼死抵抗的过程中,她展现出了她的能力。她独自一人、单枪匹马冲进敌阵,将那支异国武装集团的所有人,一个都不剩地全部杀光。

出于她在守卫陵墓中的出色表现,她被一族的长老任命为暗杀者,专门负责暗杀方面的任务。

那时的她,还只是个少女,却因一族的职责与使命,少女时期的她的心智,要比其它同龄的平凡少女成熟了不少。

那对匕首,即是在那时长老亲自托付给她的,说明他对眼前有着出色能力的少女,表达了认可,以及所给予的厚望。

“除此之外,还要保护我的族人、我的部族,还有……我们一族所守护的陵墓与圣地……”

自那以后,她孤身一人、默默无闻地守护着她的族人、部族、世代守卫至今的王室陵墓和一族所在的圣地。凡是威胁到她们一族存在的或是无视她的警告的,她都会毫不留情地将其一一抹杀掉。

她不仅是守护者,还是暗杀者。长大**后的她利用自己与生俱来的强大灵力,以占卜师的身份作掩饰进行暗杀活动。

这对匕首,不但是用来杀人的,而且是开启魔之封印的神殿大门的钥匙。Azazel的神殿,原本是被一道古老的魔法隔绝封印着的,却因两个拥有足以能够摧毁世界之力的恶魔的存在,神殿的隔绝封印被解开,于此世重现。她不得不每个一段时间前往魔之封印的所在地,确认那头被封印于内的魔物,是否还在里面,顺带检查它的封印是否牢固。

“我最后一次前往神殿检查内部的封印时,Azazel已经完全实体化了,并且变得越来越强。它的封印即将会被解开,它即将于此世复活。”

跟往常一样,她牵着骆驼来到了Azazel的神殿的所在地。将骆驼安置好后,只身一人来到了神殿的大门前,双手握着那对匕首。

她站在神殿的大门前,挥舞着那对匕首,将它们**门前雕刻着古老图饰下的洞孔内。刻印于门上的古老图饰从她将匕首**的那一刻开始发光,门打开了,伴随着从内部传来的些许蓝紫色与黑色的魔之气息。

神殿的大门开始缓缓地开启,她的双手从那对匕首做工精美的古铜金的刀柄中松开。伴随着开启中抖落下来的沙子,能够透过缓缓敞开的门缝看清内部了。

开启的神殿大门中,于内部飘散着的魔之气息化作风吹拂着她半盘着的黑发与耳环。迎接站在大门中的她的,是前所未有的震惊,以及一丝恐惧。

囚禁于神殿内的Azazel从最初的精神体变成了实体。实体化的古代魔物虽然被无数桎梏与枷锁重重束缚住,但是随着世界上发动的战争越来越频繁,恐惧、悲伤、仇恨等其它负面情感使得Azazel的力量与日俱增。躁动的它逐渐变强、逐渐被唤醒、逐渐冲破挣脱常年拘束它的封印。

无论是Azazel的觉醒还是即将走向灭亡的世界,都还仅仅只是时间上的问题。然而所谓时间上的问题,其实早已所剩无几了。

“哎……如今在某种程度上与Azazel融为一体的我,恐怕早已失去继续持有它们的资格了……”

身为守护者与暗杀者,她的一生几乎是在杀人中度过的。她用这对匕首,杀死了所有试图入侵一族圣地与其守护的王室陵墓的人。无论是谁,她都不会手下留情的。死在她手下的,不乏那些手持枪械的武装分子,甚至是一支武装集团。

现今持有一族世世代代守护至今的魔之封印Azazel之力的她,某种程度上已经失去了守护者的资格了。所以面对陪伴自己度过大部分时光的这对匕首,她觉得自己已经不需要了。

然而今天,这对匕首突然物归原主,回到了她的手中。

“我知道你在这里注视着我,一直到现在。我没有说错吧,克劳迪奥。”

“啊啊……被你发现了呢……”

昏暗的房间内,一个身披镶有金色衬里和黑色图案的白色长袍外套的男人从暗中缓缓出现,一手轻抚着他那头暗蓝色的后梳发型,在她那双蓝色的双眸中,则是显现出他那有点儿一脸无奈的表情。

“我一直都知道的。只是……为何要把它们还给我,我早就……”

“那对匕首对你而言其实是件十分贵重的物件吧。我之前派人将它们进行了一下调整,作为武器的性能还是能够保证的。我仔细考虑了一下,觉得还是物归原主吧。”

“物归原主……”

克劳迪奥的那段话,使观摩着右手中的匕首的她产生了疑惑。

“相信我,在接下来消灭恶魔的委托任务中,你一定会用得上的。就是……我又一不留神想到那件事了……”

“那件事……我是不是给你留下了一个十分糟糕的印象呢……”

“不是糟糕,而是恐怖。当时我怎么也没想到,你竟然……”

关于那件事,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是为了获取克劳迪奥的信任么?还是出于灵力与自己的本能呢?

当时,天狼星射手接到了一桩十分棘手的案子。一个过度沉迷于恶魔之力并与恶魔合为一体的无可救药的人类,为了满足自身的欲望,不少手无寸铁的平民死于非命。天狼星射手也派遣过手下的驱魔师调查解决此事,结果一个人都没有活着回到教会。

“明明杀了这么多人,却丝毫感觉不到一丝罪恶么……”

身为首领的克劳迪奥与其手下戴着鸟嘴面具的驱魔师们正为此事十分发愁,他们正在思考如何处理。而定居于教会的她在一旁无意间听闻了此事后,稍微思考了一下,随后离开了教会,展开了她的行动。

“嗯……女人么,一个人到外面做什么呢?”

一个即是人类,却又不是人类的声音叫住了正在充满欧式风格的街道上独自一人徘徊的她。她转过身,发现一个不像人类,不像恶魔的生物站在她的身后。

“看来你就是我要找的那个人……”

“哦?什么意思?”

回答即非人类,又非恶魔的生物的,是她突如其来且又飞快的攻势。她离它十分近,她的攻击快要触碰到它了。

“切,原来是跟那帮驱魔师一样,是来杀我的呀。”

她的脑海中只有一个想法,杀死眼前的这头恶魔。为此,她拿出了作为守护者证明的暗杀之刃,长老托付于自己,随身携带至今的那对匕首,一声不吭地朝恶魔袭来。

她与天狼星射手那些戴着鸟嘴面具的黑衣驱魔师不同。比起远距离攻击的枪支,她更习惯用像匕首这种便于隐藏与携带的近距离冷兵器,在配合她从小在部族中训练出来的敏捷的身手、优异的近战能力及与生俱来的灵力,对付一个恶魔,可谓是绰绰有余。

然而,这可是一头令克劳迪奥他们这帮驱魔师无比头疼的恶魔。它丝毫没有把她放在眼里,不顾她挥舞的一对匕首下,一刀又一刀刺、砍、划在其身上的致命一击,而是一边承受这些攻击,一边开始释放恶魔的力量。

当恶魔开始释放力量时,她不得不停止她的进攻,赶紧躲避。恶魔肆意释放力量,她不断地逃窜躲避着。

“哼,也不过如此嘛。到头来还不是被杀死。”

她算是勉勉强强地躲过了一波恶魔带来的大轰炸,可是,刚才轰炸过程中引起的余波也令她受到了一定程度上的伤害。她感觉很疼,却顾不得疼痛,因为恶魔以一眨眼的速度出现在她面前,它的魔爪,正朝她袭来。

刚才受的伤,令她被迫转攻为守,防守住对方的进攻,能躲掉的攻击尽可能地躲避掉。她必须得从恶魔的攻势中活下去。

她不会一味地防守与躲避,这样的话,对手的攻势会越来越猛烈,自己是迟早支撑不住的。她正在,寻求一线生机,一个适当的反击时机。

她的灵力精准无误地告诉了她恶魔接下来的攻击,她决定放手一搏。承受着即将到来的第二击,同时一股深蓝紫色与黑色的魔之气息汇聚于她的破旧的白绷带下的左手中,右手托住环绕着魔之气息的左手,魔化的左手十分快速地转变成Azazel的巨爪,弹开对手的攻击的同时,挥舞着魔物的巨爪,朝它狠狠地反击回去。

“咳……咳……你是……什么……恶魔么……”

她仅凭这么凶狠、猛烈的致命一击,便将这个非人类非恶魔的生物给打趴在地,还令其吐了一摊血,它已经无法站起来了,更别说继续战斗或是作恶了。

动弹不得的恶魔被她的那只由魔化左手转变而成的魔物巨爪死死地紧按在地上,它有气无力地询问她的来历,然则回应它的,是她右手反手握着先前那对匕首中的其中一把,默不作声且毫不犹豫地朝着它的心脏精准无误地刺了下去。

恶魔一命呜呼,其被刺穿的心脏所涌出的鲜血,溅射在她的脸上、靛蓝色的衣服上,她的右手以及右手握着的匕首的刀身也沾上了不少鲜血。

她对血液并不反感,她杀过太多太多的人了。至于多少人,多少鲜血,或许连她自己都数不清了。

“是你么,扎菲娜……”

从恶魔的死亡中回过神来,迎接她的却是一脸诧异的克劳迪奥。

“你一直都在寻找我么……”

克劳迪奥的脸色十分难看,她不用回头看也都能够猜到八九分了。以十分平淡的语气询问的同时,右手中的匕首从恶魔被刺穿的心脏中拔了出来。

“还是说……我真的是在多管闲事么……”

她浑身上下染上了鲜血的颜色,匕首上的血液,顺着刀身一丝一丝地往下流着……

亲眼目睹到染着被杀死的恶魔所流出的鲜血的她,脸色诧异且又难堪的最强驱魔师会有何感想呢?

出乎意料地是,克劳迪奥恢复了原本的理智与镇定,然后伸出右手,以温柔平静的口吻告诉沾染血色的她一起回去,一起回到天狼星射手教会。

“一起回去吧,扎菲娜。”

她接受了克劳迪奥难得的好意。牵着异性的手在旁边一起走这样的浪漫想都别想,她是绝对不会这么做的。起码她跟着克劳迪奥一同回到教会了,虽说只是一言不发地紧跟其身后。

关于她擅自行动独自一人猎杀令驱魔师们棘手的恶魔一事,克劳迪奥没有继续追究。不过呢,也多亏了这件事,她在这陌生的异国内获得了一份新的工作,以及……一个崭新的身份。

现在,她又一次来到了教会外的世界,那条充满欧式风格的街道上。

她身处的那条街道,算是比较偏僻的吧。安静的小巷、色彩鲜艳的房楼建筑、几间雅致的店铺、小街道上漂亮的花卉和植物。

她置身于宛若童话故事般的景象之中,她与洁白色的石砖台阶中一步一步往上走着。

“喵~喵~”

一只灰蓝色的猫无意间经过此地出现在她的身边,其一对异色眸,天空蓝与琥珀黄的瞳孔正好奇地注视着她。

“真的不怕我么,小家伙……”

她停下了脚步,然后坐在洁白色的石砖台阶上。与此同时,那只拥有异色眸的灰蓝色的小猫十分轻巧地跳到她的腿上,依靠在她身上不断撒娇着。还时不时地用软蓬蓬的猫掌触摸着她的魔化左手。她以魔化左手的指尖轻抚着小猫的下巴,回应它的期待。小猫非但没有排斥,反而十分享受她的抚摸。

这只不过是在开始委托任务前,享受一下最后的悠闲。如今的她,是天狼星射手的猎魔人,接受教会带来的委托,猎杀恶魔。

延伸阅读

拿错剧本的cos团之打工【求鲜花求收藏】  http://www.168glass.cn/uvv8.shtml
“喂,苏铭,太阳都要晒屁股了,你还不起床?”一道洪亮的吼声将苏铭从睡梦中叫醒。“嗯…

重生之文娱巨星之初见时(1)  http://www.168glass.cn/xc46.shtml
云朵朵全身乏力,整个人仿佛被放在火上烘烤一样,渴望着水和冰块来给自己的身体降温。就在

影帝他带球跑的前任回来了第六章  http://www.168glass.cn/s82r.shtml
夏叶的确可以和一些东西交流,不过她必须张嘴说话才能交流,现在这种情况,罗先生还坐在旁

以道之名上古寒玉(新书求收藏啊!)  http://www.168glass.cn/aeio.shtml
填饱了肚子,该谈正事了!小龍女对自己的好感度攀升到了30(友善),这也意味着叶风刚才

你家男神有“病”在线阅读第六节  http://www.168glass.cn/x9vt.shtml
就听门口传来声音,“什么人?”“连我都不认识了?”“黄管家说谁也不让进”“哎呀”,然

网游之问世第五章在线阅读  http://www.168glass.cn/a3j5.shtml
“我说祁越,你不会真看上那何珍了吧?“林生生怕他个新来的不知道情况,对那个何珍有什么

我在七零年努力奋斗只是为了做咸鱼在线阅读灭杀剑蟒教!  http://www.168glass.cn/gjcq.shtml
“小朋友,又自己一个人出来买菜呢。”卖菜的阿姨热情的招呼到。自从阿狸迷恋上**机后,

[红楼]当邢夫人有了宅斗系统在线阅读第8节  http://www.168glass.cn/glpu.shtml
“我找江泉陵老爷子。”“哦,他就在那边空地,刚刚还在打拳呢,你现在过去,应该还在那里

玄幻:我真不想嚣张在线阅读第2章  http://www.168glass.cn/g4ck.shtml
声音过后,冯天的面前便出现了一块只有他能看见的系统面板。面板的上方是一个白色的进度条

我的姐姐爱丽丝第十章在线阅读  http://www.168glass.cn/addk.shtml
在压力机作用的刹那,王皓能感觉手掌承受的压力在不停提升。可那种超出自己力量极限的压迫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直播:这个管理,莫得人性在线阅读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

    将暖坚信,自己一定能完美开挂。落在顾予眼里,就看见将暖又笑又悲,表情千变万化,自个儿一个人在那里傻乐,像极了……傻逼。于是她嫌弃道:“果然是因为被沈子清抛弃而走火入魔了把?就知道你没有出息!”将暖:“……”为什么她突然间有了种想大义灭亲的赶脚?上天呀,她能不能把这个讨人嫌的朋友赶走,让她在末世里自生

  • 每逢机缘都看见道侣在坑人在线阅读第7章

    他目光盯着眼前的奥斯汀,低沉道:“如果我没记错,奥斯汀阁下今年,似乎才十一岁吧。”十一岁,刚好是入学魔法学校的年纪,再加上刚刚奥斯汀所言的………斯内普想到了一个比较荒唐的想法,有些不确定,可是看到面前面目稚嫩,面带微笑的奥斯汀,却有些确定了。“呼……”他深吐一口气,有些震撼的说道:“难道阁下今年,会

  • 我长的像天下第一修士第一次PK

    下线之后,炎风吃了一盒泡面,随便清洗一番之后就躺在床上睡觉了,当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12点了,随便吃了一点东西后又继续上线.现在**初开期间,每一分钟都是极其珍贵的,所以炎风也没有浪费时间。一道白光闪过,炎风已经出现在了神魔村,刚上线就就听见村口传来喧闹的吵杂声。随眼看去,只见一大群光着膀子的玩家

  • 都市之魔帝归来之01 懵懂少女(1)

    记得小时候放牛、找猪草吗?记还得小时候偷瓜摸蜜吗?还记得小时候一大群小伙伴们到河里摸鱼捞水草吗?还记得…………虽然我是女孩子,但也没漏掉任何让我感兴趣的事!每每想起往事,总有一种甜蜜,以及,后怕想起有次去钓青蛙,结果在青蛙咬钩的瞬间,一条蛇咬住了青蛙!想起有次跟着小伙伴用火去烧蜂窝,结果被蜜蜂追着蜇

  • 情敌每天都在变美[穿书]在线阅读奇迹之光!!

    维克特利路基艾尔转过身来,咆哮一声,冲向了刚复活的两个奥特曼,战斗再次打响,这次能够胜利吗?“复活了吗?银河,维克特利,这次就交给你们了,我会拼尽全力,阻止路基艾尔的行动的”沈凌默默得说道银河和维克特利跳上去,抱住了路基埃尔的双臂,“真的就要以你的牺牲来换取胜利吗?我做不到”,然后一下呗路基艾尔甩飞

  • 山城遇见新魔都第一章在线阅读

    刀帐云姬,平安时代三条宗近所锻胁差,请多关照登录(读取中)新的一天,开始了登录(读取完毕)刀剑乱舞,开始了登录(**开始)今天兄长们,也劳烦您关心了入手曾为平氏重宝,后为丰臣秀吉所得。因为火灾,所以镰仓时代的记忆消失了。不过,只要有兄长们和父上在,也没关系了。可心里那水蓝色长发的身影,又是谁?本丸1

  • 龙珠:开局杀了摩罗在线阅读第3章

    “等等,好像并不是没有一点用哦?”柳元很快的从失落当中恢复了过来,对他来说,来到异界是一种幸运,拥有卡牌系统又是一种幸运,在这两种幸运面前,这点失落又算是什么东西呢?而且他还想到了合理利用这张卡片的方法了,不过在那之前还是先把肚子填饱吧,他心念一动,铁胃已经装备上了,他只感觉一股热流在体内流动,之后

  • 一拳超人:秒杀一切在线阅读宁死不屈,生命之舞

    “叶辰,我看你还能往哪里逃!”“叶辰,念在你修行不易的份上,只要你乖乖交出圣灵珠,我可以做主放你一条生路!”“叶辰,我劝你不要再做无谓的挣扎,还是束手就擒吧!”叶辰一袭青色长衫已经变得破烂不堪,暴露在空气中的肌肤,几乎每一处都有深浅不一的伤痕,摇摇欲坠的身子,只有依靠手中长剑杵在地上的力量才能勉强站

  • 行走的岛[跨物种之恋]第9章在线阅读

    官道上,一匹白马正在飞奔,马蹄踏过溅起一地碎雪,几只觅食的飞鸟受到惊吓扑棱着翅膀躲到了枝头上,骑马的是位俊俏少年郎,约摸十四五岁,他玉冠束发,绛紫衣袍,衣角及锦鞋上都绣着繁复的花纹,贵气逼人。少年人很快骑马跑远了,官道上却又出现几匹黑马并一辆马车,领头的汉子有些气喘,他向前望了望,哪里还有少年的影子

  • 要的就是,范儿!之第七章(7)

    晋陵是托了休元家阿爹的福,才进的谢家门。想到这一点,纵是谢混的唇角,也多少要有几分苦笑。那位长辈,总是微笑的,微笑得不动声色。第一次见他,是他唤休元回家。还是在自己很小很小的时候,两个人在门前玩弹子,就见一身玄色,施施然不听一丝声音地,飘然而至。休元是背对家门口的,没有瞧见父亲已到背后。他父亲,也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