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都市:开局十万个身份第七章在线阅读

作者:暴走都市 来源:飞卢小说网

林也看着村长不断远去的身影发呆,想着村长为什么一定要让他们给尸体竖个木板,难道还要让人祭拜不成?

“乔桥,怎么样?”宁梦梦把乔桥手里抱着的凉席给放在草地上,看向气喘吁吁的乔桥。

“宁姐,我和何大哥偷偷溜进那些房子里看了,里面很干净,还种了很多蔬菜,但是就是没看到一个人。”乔桥说话有点急,很快就说完了。

宁梦梦看向何夏,何夏点了点头,“没错,我和小乔还特意多看了好几间房子,里面都差不多是这个情况。”

林也迅速的捕捉到老大重点,问道“那些蔬菜长势怎么样?”

乔桥笑了笑,“那些蔬菜长的很好啊,就和我们院子里的蔬菜差不多………”话一顿,乔桥突然想到什么一般,仿佛受到了惊吓,“啊”的一声惊叫,嘴唇颤抖,“…………不……不会吧……”

其他人也马上反应过来了,其实他们院子里的蔬菜瓜果之类的吃食,根本就没有人打理,别的无人的房子里也是同样的情况。林也突然想到房间害得他差点失眠的豌豆枕头,内心了然,不过他也没有说出来,在场的这些人,他敢肯定他们并没有全盘托出,比如草地上的这几个人的死亡的原因,他们提都没提;而且他的支线任务就是收集豌豆,所以更没有了把这个发现拿出来分享的必要,只是低声在白绪秋耳边说了几句话,惹的白绪秋好不容易恢复白皙的脸再次染上了粉色。

“好了,先不说这个了,在你们跟村长回去拿东西的空档,我们已经去看过祭台了,乔桥和何夏你们也可以去看看,我们几个在这里处理这些尸体就可以了。”宁梦梦看向乔桥和何夏,补充道,“祭台没什么危险,不过祭台顶部有个图腾,这个你们可以仔细看看。”

“好的,我现在去祭台看看。”何夏看向乔桥,“小乔你要和我一起去吗?”

乔桥点了点头,跟着何夏往祭台的方向走去。

宁梦梦这样提议其实蛮公平的,毕竟刚刚何夏和乔桥跟着村长去取铁锹和凉席了,而他们则是趁机去祭台查看情况,所以林也也没意见,自然的拿起两张凉席和两把铁锹,把凉席和铁锹给你白绪秋一份,并且特意绕过几具死状不是很吓人的尸体,把白绪秋拉到一具面目全非死状极其狰狞的尸体面前,“秋秋,敢不敢把他给埋了?”

白绪秋闭着眼睛不敢看尸体,双手紧紧抓住铁锹柄,因为太过用力的缘故,手指都发白了,毫无血色的唇轻颤着:“…………我………我害怕………”

林也看到这么委屈的白绪秋,心里虽然不忍,但还是要坚持让他把这具尸体埋掉,放慢语速,轻轻道,“秋秋,你相信自己,这只是一具没有了呼吸的尸体,他不会咬你的,相信我,来,我在这里陪着你,秋秋,我相信你不会让我失望的,对不对?”

白绪秋瘪着嘴,眼泪直在眼眶里打转,“………我……我……我试试……”

“嗯,秋秋真棒!”林也摸了摸白绪秋的头,握住他颤抖的拿着铁锹的手,用力往草地上一铲,铲子陷进去一大半,再用力把土给挖到一边,然后继续着重复着一样的动作。

宁梦梦瞥了眼紧紧贴在一起的两个人,不明白怎么就连埋人挖坑这么晦气的事都能被林也搞得这么暧昧。

林也自然察觉到了宁梦梦无语的视线,倒也乐的她这么想。

李中国很快就埋好了一个,看了看四周,随便找了具尸体想挖坑埋了,结果被林也给抢先一步,李中国冷哼一声,换一个尸体埋。林也看着脚下的尸体,则是慢慢的松了口气,然后同样的,把已经埋好一具尸体的白绪秋拉到身边,自己先握住铁锹柄,再让白绪秋握住自己的手,两个人像之前一样开挖了,只不过位置换了过来,不过林也倒也不舍得让白绪秋用太大力,主要还是自己出力挖。

白绪秋已经没有之前那么害怕了,林也刚刚都看到了可爱的秋秋飞速的瞄了眼尸体,然后又低着头盯着鞋尖看,手上却是和林也默契一致的挖坑。

四人很快就把七具尸体埋好了,林也和白绪秋两人慢吞吞的,一人埋了一具尸体,而剩下的三具尸体,李中国埋了两具,宁梦梦埋了一具。因为村长说要给坟头竖木牌写名字,林也找了两根大小不一样的树枝,走到白绪秋亲自动手挖的坟头前,把树枝递给白绪秋,“秋秋,来,好事做到底,在这跟树枝上写上你的名字,再插到坟头前,嗯,最好再拜上几拜。”

白绪秋可以说对林也言听计从,从来不问为什么,乖乖的找了颗石头,在树枝上刻上了自己的名字,乖乖的把刻上自己名字的树枝插到坟头前,乖乖的拜了拜,然后转身看向林也,眼里亮亮的,好像溺着星星,林也自然知道秋秋这是在求表扬,大手一挥,狠狠的撸了把秋秋毛茸茸的头,心里想的是他的秋秋这可真是太可爱了!有乖巧又可爱!

而且林也觉的自己从0到1的转变非常成功,现在就差把白绪秋追到手了,等出了**得给唐雯女士打个预防针,以免咋咋呼呼的唐雯女士把他的秋秋给吓怕了。

想到这些,林也更加急切的想要通关了,好在这并不需要很久。

李中国和宁梦梦分别给其他的坟头前插了树枝,不过名字都是乱写的,毕竟血肉模糊,是鼻子是嘴都分不清,更何况分清楚人了。

“张燕哪去了?”李中国看到林也笑的那么开心,突然就想到了可以毫无顾忌的骂人的张燕,不过似乎从刚才开始就没看到她了。

“她也跟着我们后面去了祭台,不过没回来,我也不知道她去哪了,毕竟在祭台上也没看到她。”宁梦梦自然知道张燕不见了,不过对于这个泼辣的女人,她并不是很关心张燕的死活,所以也就没有主动提起。

“宁姐,我们回来了!”乔桥的声音响起,她很快就走到宁梦梦身边,心有余悸,“祭台那个图腾太邪乎了,我竟然在上面看到了张燕的画像!特别是张燕那个惊恐的表情,吓得我的腿到现在都还是软的………”

林也:“!”

李中国:“!”

宁梦梦:“!”

三人相视一眼,林也挑眉,“要不,再去祭台看看?”

宁梦梦显然也是这么想的,更何况现在还早,离天黑还有好久一会,简单的把他们之前去祭台的情况跟何夏还有乔桥说了一遍,六人再次决定去祭台看一看。

林也有点担心白绪秋的身体,从刚才开始,林也就注意到秋秋神色有些恹恹的,故意放慢脚步,等跟前面几个人隔着一段不远不近的距离后,一言不发的弯腰,把白绪秋给背了起来,白绪秋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趴在林也的背上了,他有点手足无措,耸拉着脑袋,小声嗫嚅着:“………小…小也吧 ………我…我不累……”

“我知道,但我就是想背你,”林也笑着慢慢走着,知道白绪秋胆怯,解释道,“你放心,他们走在前面,看不到的。”

白绪秋满意的看了眼与前面的人隔着的距离,一脸满足的趴在林也背上,双手环住林也的脖子,脸轻轻的挨着林也白皙的脖颈,大胆的提出了自己的要求,“小也吧,走慢点,走快了咯的我不舒服。”

林也听到白绪秋褪去胆怯与羞涩的话语,顿时鸡血飙升,男友力max,马上放慢的脚步。要是有尾巴的话,这尾巴早就被他给摔到天上与太阳肩并肩了,“好,我走慢点,秋秋休息一会,有事我会叫你的。”

“嗯,”白绪秋嘴角勾起,突然靠近林也那被阳光照的血红的耳朵,伸出艳丽的小舌头,飞快的在耳垂上舔了舔,若无其事的闭着眼睛回味。

“嗯?”林也自然感觉到了,身体不可遏制的一颤,狐疑的侧头看了看背上的白绪秋,见他一脸疲倦的闭着眼睛,没说什么,继续朝着祭台走去。

因为本就隔着一段不远不近的距离,而林也还是慢慢的走过来的,所以等到站在木柱前的时候,连一个人影都没看到。林也背着白绪秋,不方便弯腰,所以想着要把白绪秋喊醒,不过在侧头看到他家秋秋那张苍白的紧紧皱在一起的小脸时,很没立场的放弃了刚才的想法。

“算了算了,反正都落后这么久了,也不差这么会。”林也给自己找了个合情合理的借口,背着白绪秋开始绕着祭台走,连着走过几个木柱之后,在蓝色和绿色的木柱之间,发现了一个不用弯腰就可以进去的方形的空隙。林也慢慢的走了进去,看到的是同样的通向祭台顶部的石阶,站在原地休息了一会,林也这才慢慢的迈上了石阶。下面的石阶又长又宽,林也爬的很轻松,越到后面石阶越小,加上背上还背着一个人,所以走的更加小心谨慎,废了好大功夫终于站到祭台顶部,林也狠狠的喘了几口气,心里想着以后的多锻炼锻炼,不背人还不知道自己体力竟然差到这种地步!

这可真是男人的耻辱。

林也在祭台顶部并没有看到宁梦梦他们几个,估计是看完图腾回去了,不过林也也无所谓,毕竟本来就和他们没什么交情,人家不等你也是理所应当的。认真的看着脚下的祭台,发现这次图腾和之前那次看的完全不一样。

这次的图腾不会动,就是简简单单的静止的画。画上画的是一个监狱,监狱里有许许多多的面露惊恐的人,他们瑟缩在监狱一角,而他们对面则站在两个人,因为画的是两个人的背影,所以林也也无法得知这两个让这么多人恐惧的人的长相如何,不过其中一个拄着拐杖,另一个拿着杆烟枪………

林也眸光一闪,两张脸飞快的浮现在脑海,林也回想起一些细节,再逐一和画中的两个背影进行对比,一瞬间,心沉了下来。

而就在这一瞬间,原本静止的画面开始有了变化,又一间监狱内,林也看到了被关在里面的张燕、李中国、宁梦梦、乔桥、何夏、白绪秋还有自己!而画面里的村长则是拿着拐杖,狠狠的敲打那七个人,而那七个人被村长的拐杖一打,竟然变成了豌豆!!!

林也眼瞳剧烈收缩,突然回想起自己房间内那不停蹦跶蹦跶的豌豆还有村子每间屋子院落里的那些没人浇水松土却长的很好的瓜果蔬菜………还有自己在后山摘着吃的果子………

林也脸扭曲一阵,胃部强烈抽搐,一阵恶心从胃部涌到喉咙,林也连忙弯腰,下一秒就吐了出来。

“呕!”

“…………呕!”

在林也背上的白绪秋自然被吵醒了,看到脸色苍白的林也,反应过来后,赶紧从他背上蹦了下来,轻轻拍着他的背,焦急的问道:“林也你怎么?怎么突然吐了?”

林也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其实中午没吃什么,所以想吐也吐不出什么东西,这完全是林也的心理作用。不过吃都吃了,现在都指不定都不在他身体里了,想到这一点,林也顿时觉得心理的负罪感浅了不少,不过更重要的是林也知道这是**,自然不可能真的有人肉给他吃,所以想开了之后马上就恢复了。

直起身子,看向愁成包子脸的白绪秋,林也刚想哄一哄他,结果听到他突然说了一句话,雷的差点脚底一滑。

“秋秋你知道你刚才在说什么吗?”林也有些无奈,带着点咬牙切齿的味道。

“知道啊,是不是我把你给压坏了?。”白绪秋现在说话完全不结巴了,只是还是有点畏畏缩缩,不敢说的大声,就小声的仿佛自言自语一般。

“…………”林也嘴角一抽,突然想到什么,补充了一下,“没有,你压不坏我,以后尽管压。”

“???”白绪秋看着林也,一脸不解。

“你现在还小,等你长大了就知道是什么意思了。”林也笑的有些猥琐,他没向秋秋表白呢,说这样的话会让秋秋觉得自己很风骚,所以自然可能解释了。

“明明你比我还小。”白绪秋小声反驳道。

“…………”林也突然膝盖中箭,以至于半身不遂。

“我登户口的时候,我妈给我报小了两岁,其实我已经二十一岁了,比你大一岁。”林也胡乱扯了块遮羞布,说完马上转移白绪秋的注意力,“秋秋,认真看图腾,晚点我要考你。”

白绪秋一听这话,马上瞪着眼睛,紧盯着祭台上的画面,眼睛眨都不眨一下。林也心虚的摸了摸鼻子,注意力投到了脚下的画面。

画面上,村长拿起一桶水泼向那几颗蹦跶不止的豌豆,而奇怪的是豌豆被这水一泼,马上安静了下来,之后林也看到那个被村长叫做老刘的老头拿起烟枪,在七颗豌豆上分别敲了一下,而豌豆被敲了一下之后,竟然变成了七

个林也没见过的人!

不过看他们的穿着倒是像这里的村民。

然后村长把那七个人带了出去,而画面也消失不见了,祭台再次恢复了平静。

林也闭了闭眼睛,沉默了一会,这才睁开眼睛,拉着白绪秋下了祭台。

看到这些,林也已经清楚了所有事情,上祭台很累,下祭台却是很轻松的,两人没花什么时间便到了地面,林也找到那个方形的空隙,和白绪秋走了出去。

回村的路上,林也没开口说话,白绪秋时不时的看一下林也,然后在林也发现的时候又转过头去,闷闷的走路,林也看到白绪秋这番举动,脸上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秋秋,你可真可爱啊。”

就是这么笨拙的关心,让我溺毙其中,不可自拔。

“…………嗯。”白绪秋听见林也夸他,轻轻应了声。

两人冒了一路的粉泡泡,很快就回到了住处,此刻距离天黑还有一会,林也在进院子的时候还特意看了眼院子里种着的蔬菜瓜果,遗憾的告诉白绪秋不能给他做好吃的了,白绪秋瘪了瘪嘴,遗憾的点了点头。

回到房间,林也坐在床上,复杂的看着昨晚被他锤爆的豌豆荚,在心里默默说了声对不起。

【系统通知!玩家张燕于15:12分淘汰出局!】

【系统通知!玩家张燕于15:12分淘汰出局!】

【系统通知!玩家张燕于15:12分淘汰出局!】

林也对脑海里出现的系统提示声并觉得不意外,收起外面晾的衣服,想去洗个澡,突然看到制服的蓝色边缘,低头看了看身上穿着的制服,绿色边缘。

…………蓝色………绿色………

蓝色、绿色

林也眼睛微睁,赶紧打开衣柜,里面果然有一套新的制服,除了边缘是紫色的,与身上穿的完全一样!

林也拿起木棍,把从村长家拿回来的手电筒塞到裤袋里,飞快的跑来敲白绪秋的门。白绪秋没一会就开了门,林也见白绪秋,直接说明了来意,“秋秋,拿上画笔跟我走。”

白绪秋也没问为什么,二话不说就转身拿起画笔,跟着林也往后山跑去,等到到了祭台的时候,晚霞浸染着整个天空。林也牵着白绪秋的手,绕着木柱走了一圈,终于找到了绿色和紫色的木柱,不过两根并不紧邻,中间还隔着一根靛色的木柱,所以在密密缠绕的藤蔓里找了好久才找到一个方形的空隙,通过空隙后,依旧是熟悉的通向祭台顶部的石阶,现在还能看得清,所以林也也没开手电筒,拉着白绪秋小心的登上了祭台顶部,而就在他们踏上祭台上的一瞬间,灰扑扑的祭台表面好像荡起了一圈圈涟漪,涟漪消失后,脚下才慢慢显示出画面。

延伸阅读

亿博加盟  http://www.mdearlyvote.com/pbp9.shtml
亿博电热机械主要产品:1.石英条,石英玻璃,水晶条,SUS316电热管、钛加热管、铁

京正加盟  http://www.mdearlyvote.com/pzbh.shtml
京正钛合金制冷管营钛合金、钛焊接、钛加工、钛管等。在冶金矿产-管材行业获得广大客户的

艾芦冰泉加盟  http://www.mdearlyvote.com/ppue.shtml
艾芦冰泉护肤品是中国大地商业模式变迁的缩影是一群商业实践者探索路程的影像.当8090

特钢加盟  http://www.mdearlyvote.com/dzgz.shtml
齐鲁特钢有限公司主要产品以特种钢Φ80-Φ1200大规格直径锻造圆钢、锻件、轧辊、方

波比蔬菜汉堡西式快餐加盟  http://www.mdearlyvote.com/gvib.shtml
波比蔬菜汉堡西式快餐加盟品牌在行业中有着很高的实力度和市场影响力,强大的品牌效应能够

风尚主加盟  http://www.mdearlyvote.com/gvpz.shtml
——悦人生、尚生活、主潮流Fsazu是锋尚国内外与多个时尚机构联袂共创的时尚品牌,由

如果汉字加盟  http://www.mdearlyvote.com/gwtd.shtml
北京如果智培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由香港如果教育科技控股,是一家致力于教育软件、游戏、多媒

韩都汗蒸加盟  http://www.mdearlyvote.com/guhs.shtml
韩都汗蒸,让你在得到放松休息的同时,也为您的身体做一次彻底的呵护和滋润,韩都汗蒸房,

街角洗衣加盟  http://www.mdearlyvote.com/d3e.shtml
街角洗衣精洗设备的湿洗,是传统水洗和传统干洗之间的桥梁,具有干洗的保型和保色功能,又

燕之家燕窝加盟  http://www.mdearlyvote.com/a0k3.shtml
《燕之家燕窩專門店》於2000年起開拓少售業務,憑藉過去豐富之燕窩批發經驗,短短十年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左道武尊第3章在线阅读

    仙灵宗可是天界的四大门派!这位女弟子立马御剑飞行,曹砚这才慢悠悠的继续向山上走去。为什么会在这里布置护山大阵,也是为了不让修仙者在山间自由飞行。不然的话,没有规矩,他十八大门派鸣萧阁的脸往哪放。曹砚也准守着鸣萧阁的规矩,又在半山腰上步行了一个时辰左右。终于来到了山峰顶。这里的灵气还算充裕,但是相比较

  • 玄天不死狂神在线阅读第三章

    江湖唐门唐家,也就是新杰的家,前前后后有九个少爷,三位小姐。唐老太太有三子一女,唐岚,唐巍,唐岗和唐晓晓。长房的唐岚有三个儿子,大少爷新天,三少爷新杰和小九新野。其实唐家的孩子各个都很优秀,但是因为大少爷,三少爷,五少爷和小九文才武略过人,相貌堂堂,英俊潇洒,各个气质不凡,为世人称道,在江湖上称唐门

  • 长剑问天在线阅读第7节

    不久之后林子中浮现出非常明亮的七彩流光,这些流光异常明亮而不刺眼,柔和的流光中一个小女孩漂浮在空中。她身上的伤口在非速的愈合着。虽然束缚在她身上的发光丝带不足以覆盖她全身的每一处位置,但是这发光丝带还是最大程度的起到了他应有的做用。她身上的发光宝衣只是一条长长的残片,所以七彩的光晕在林子中持续了好长

  • 我!最强渣男在线阅读第四章 共处一室

    秦铭万万没有想到,陈秀玉会是这样一个喜欢偷腥的女人。莫名的他脑海里浮现出陈秀玉那凹凸有致的诱人身躯,论身材的诱惑力,陈秀玉比苏美玲还要惊人,但一想到他那张雀斑脸,秦铭就没了兴致,这终归还是一个看脸的世界啊。再说秦铭是一个三观极正的好同学,他对别人的老婆一向是敬而远之。冷静下来之后,秦铭提起精神,镇定

  • 重铸仙凡路第二章在线阅读

    “那爸爸我们快吃吧,我好饿的。”许凡奶声奶气地说。“不够吃的。”许昭答。别说这连汤带面不够他吃的,就是这些全部都给许凡吃,许凡也是吃不饱的,许昭立刻想到了刚才满嘴油汪汪的许左成,许左成把他和许凡的那份盛走了,许左成又来这一套!他必须得据理力争一下,不然以后许左成会更加的变本加厉!什么都不知情的许凡仍

  • 苏小姐今天正常么?在线阅读第三节

    她哭的厉害,却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这样的默默流泪远比嚎啕大哭更令人心疼,林木森很想把她拥入怀里安慰,那种想法却被莫雅轩一个冷漠的背影给抹杀了.‘对不起……’三个字哽咽在林木森的喉咙里,出于男人的那份自尊他始终都没有说出口.两个人就这样的陷入了尴尬的气氛,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林木森离开了病房,莫雅轩也

  • 从贪吃蛇开始吞噬诸天之第九章

    当卧室厚重的电子安全闸门完全关闭后,卧室里原本幽暗的消毒灯熄灭了。客厅里,走廊上,卧室里的灯全部同时亮了起来。你以为我回到公寓会做什么呢,果然自暴自弃是不行的。我现在不仅仅是头晕了,就连肚子也开始晕了。我脱掉了鞋子,首先做的第一件事情,我真的想把刚刚吃下去的都吐出来。但是那样太恶心了,而且本身这种想

  • 网游末世之至尊剑神第7章在线阅读

    不知道是不是丹药门的宫殿叫八卦殿,殿内还放着一个可以装下十个人的八卦炉的原因,丹药门的弟子们不论男女都显得尤其……八卦。邬令仪不喜烟火气,小次山便没备着丹炉,所以程然在丹药这方面就只学了个理论基础,至于实际操作还从没试过,她心里还有些期待的样子。丹药门的长老显然也知道她师尊不在山里,见到她来上课也是

  • 重生之娇女为后在线阅读第六章

    叶简震惊的看着陆季同:“疯子!我们见面不超过24小时,你居然提到了结婚!”不顾周围人的视线,叶简抡着胳膊给了陆季同一拳。陆季同没想到会被人拒绝,更没想到娇小瘦弱的她会突然动手,肩膀上被她猛捶了一下。他手一松,叶简趁机逃走了。宁飞停好车从电梯里出来,就见叶简冲进电梯,而陆季同则愣在原地,一手捂着肩膀处

  • 重生之老而为贼在线阅读第二节

    一个月前。堂锌言完成公司繁重的工作后,开着车到自己的母校,也正是沐婷所就读的学校,准备带沐婷去玩。堂锌言把自己的车停在停车场,然后就走向沐婷上课的班级门口,在沐婷下课前就埋伏在那里,然后吓唬沐婷,“蠢猪婷!”“啊!”沐婷本来正和同学有说有笑的走出教室的,突然就听到有人叫自己这个只有堂锌言和自己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