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猎人同人——遇见之圣母娘娘

作者:易景流光 来源:晋江文学城

大爷或许对于白老鬼一行人还不熟悉,话不多,安排好后临走前对三人特意叮嘱道:“你们可以在屋里休息,也可以去外面转悠,有些地方去不得,更不可乱言。”

“好嘞!”

白老鬼三人在大爷提醒下连忙应承下来,目送大爷出了房门。

白老鬼等大爷走远后,小声招呼白江蜃和光腚子聚在一起,说道:“你俩有没有觉得自打我们进入这牛家山以后,总觉得有些怪怪的,就像有只无形的手在束缚着我们?”

光腚子性格直,率先开口道:“白叔,你就别疑神疑鬼的了,这地方前两天我们早来过了,都打探得一清二楚,哪有什么大手小手的,别自己吓自己,只是这里的人有些神叨罢了。”

一旁的白江蜃也觉得自己爹多虑,说道:“是啊爹,我也没有感觉到什么玄乎的事啊,而且这里的居民都挺淳朴的,并没有排斥外来人。”

白老鬼向着广场位置指了指,看着两人道:“你们不是说都打探清楚了吗,那广场上的雕像是怎么回事?怎么也没听你们说起?”

“这...”光腚子听白老鬼问起,有些塞语,他瞅了瞅白江蜃,两人对视一眼,有些搪塞的说道:“我们那天没走过这条道,并没有发现广场和圣母娘娘雕像,何况我们不正是来找玄阁圣母宫的么,说明这就是圣母宫的地方啊,圣母宫和圣母娘娘说不定就是一个人。”

白老鬼沉思了一下,他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可又说不上来。

“算了,或许是我太敏感了,反正已经来了,既来之则安之,再慢慢看吧!”白老鬼虽心中有疑惑,但也说不出来,只好先安顿下来再说。

一间屋子里只有一张床,自然白老鬼睡床上,白江蜃和光腚子两人打地铺睡地上,三人奔波了几十里路也确实累了,就在屋子里小息了起来。

“咚咚咚...”

几人被一阵杂乱的敲门声给吵醒。

“来啦!来啦!”白江蜃爬了起来,打开门。

“爷爷叫你们吃饭了!”一声清脆的声音在门口说道,正是大爷的孙女,小姑娘面对陌生人显得唯唯诺诺,说完后一股烟跑了出去。

白江蜃看着认生的小姑娘背影,笑了笑,外面的天已经漆黑,牛家山本就被阴,天一黑就黑漆漆一片,偶尔有些人家的地方闪烁着灯光。

几人摸着黑,在屋里找了一圈也没找到电灯开关,三人只好摸着走出门。

“哐哐哐...哎哟喂,这灾舅子把我摔惨了。”

黑灯瞎火中听见几声东西摔地的声音,便传出光腚子的惨叫声,光腚子在黑摸中踩空摔在了地上。

光腚子躺在地上抱起被磕得又疼又麻木的膝盖,脸上表情十分丰富。

听见了叫喊声后,大爷掌着灯从另外一个屋里走了出来,他拿着灯在地上晃了晃,见一抠脚大汉正抱着脚在地上打滚。

大爷直了下腰,嘴里“啧啧啧...”道:这小伙精神头不错,跟我们家小花有得一拼,一到晚上就喜欢在地上撒泼。”

大爷的话让白老鬼笑了出来,没想到这大爷有时候还挺幽默。

光腚子躺地上抱怨道:“大爷,这黑灯瞎火的怎么不开灯呢?灾舅子...这点电费还能节约啊,看把我给摔个狗啃屎,门牙差点摔掉两颗。”

大爷看着正站起来拍着灰的光腚子说道:“我们牛家山没有电灯,祖祖辈辈都是这样过来的,我们也习惯了,晚上走路小心一点。”

闻言,几人朝着屋外看去,整个牛家山的确都没电灯的光芒,只有住家户屋里有星星亮点,天空被一层浓雾给覆盖,像是完全被笼罩在里面一般,连点月光或者星星都看不见。

光腚子一听整个村寨都还没有通电,嘴里嘀咕:“这地方当官真行,能穷成这样,估计一点油水也没有吧,革命还得继续呀!”

大爷点着灯让三人来到屋里,家里虽然简陋,但收拾的井井有条,也挺干净。

看着桌子上的晚饭,大爷说道:“我们家只有窝头和青菜,晚上就兑付着吃吧。”

围着桌子看了一圈,一大盆稀饭和几个窝头,加上一盘炒青菜,可以说是一点油水都没有。

光腚子咋了咋舌,问道:“大爷,你们平时都这样吃么?”

大爷把灯固定在桌角上,坐下说道:“肉我们也吃,但还不到时候,只要在我们寨子里,那么只有每月的一号和十五号这两天才能吃肉,就算有的家买不起换不起肉的,寨里也会按人头发放肉食。”

“哦?...”白老鬼听大爷说完后觉得这村寨习俗也太奇怪了,觉得吃肉还得分时候?

“为何?”白老鬼问道。

边上的大爷笑了笑,祖祖辈辈传下来的规矩,据说早年我们牛家山的祖先也是从别的地方迁移而来,圣母娘娘给了牛家山祖先这个栖身之地,保佑我们不受灾害,所以祖先为了供奉圣母娘娘,就定下村民只有每月一号和十五号才能开荤,以示我们虔诚之心。

光腚子对这些神灵鬼怪可没有什么敬畏之心,他听完大爷的说法后,哈哈笑道:“大爷,你们这些人可被祖宗坑惨咯,这你们也信,我就不信你们出了村寨还这么虔诚,和尚出寺还吃肉嘞。”

大爷一脸认真说道:“其实这个规矩只限制在我们村寨里罢了,出了我们村寨,想怎么吃都一样。”

每个地方有每个地方的风俗,三人也听听而已并没在意,这时白老鬼对着大爷说道:“大叔,我听说牛家山流传着一段话,北兽伏踞,瑶池嚼饮,徒壁悬空,圣母寝中,这可有此事?”

白老鬼说完后仔细观察大爷的变化,他故意说出这里流传下来的古话,就是想看看大爷有什么反应,是否知晓话中所指意思。

大爷听完后,不以为意,脸上没有任何惊讶或者谨慎的表现,他点了点头说:“这没什么稀奇的,我们这里每人都知道这么一段话。”

白老鬼赶紧追问:“那这话中的圣母,是不是就是你们口中的圣母娘娘呢?”

在白老鬼提到圣母娘娘时,大爷有些犹豫了,他脸上隐隐露出忌惮,虽然隐藏的很深,但白老鬼还是察觉到。

大爷没再提起关于圣母娘娘的事,给孙女拿起一个窝头吃着饭,陷入沉默中。

白老鬼心里更加起疑,为什么大爷每次提起这圣母娘娘时会格外谨慎和忌惮,甚至不敢提起,从在广场面对雕像时大爷的呵斥到现在的种种,白老鬼觉得这圣母娘娘背后定隐藏着什么。

延伸阅读

男主他功德无量叫姐姐  http://www.hoaad.cn/pqtg.shtml
“这是哪里?头真沉!”杜小飞抱着脑袋四处张望一圈,没错,他确实晕过去了,而且还被送来

[HP]白日梦想家在线阅读第1章  http://www.hoaad.cn/n0yi.shtml
晨光微启,如同一把火刺穿被一片黑布遮住的天空。繁华的东海市中,彻夜不眠的灯光零零散散

饭馆小老板[重生]之生死六小时5  http://www.hoaad.cn/7bg.shtml
眼前迅速陷入黑暗,失去视觉,桂马控制不住自己突然的失重感,趔趄地半跪到了地上。这是…

穿越神农架无人区第四章在线阅读  http://www.hoaad.cn/6yod.shtml
第四章小世界种子天庭,瑶池之上,王母拿起几张面膜有些纠结,毕竟她没有见过这样的东西。

奥特之科加斯吞噬进化在线阅读第八章  http://www.hoaad.cn/uruf.shtml
第二天,陆离接近中午才醒,他是被渴醒的。陆离的房子是租的,只有一个卧室和一个厨房,他

暗恋对象死而复生后在线阅读第2章  http://www.hoaad.cn/au0m.shtml
“叮,欢迎玩家白帝来到1438号新手村,20级后可离开新手村,选择城镇进行第一次转职

快渣我,我想飞[穿书]在线阅读赖皮  http://www.hoaad.cn/pa4h.shtml
第六章赖皮“武者,这个武是武功的武,而不是跳舞的舞。武功,是一种战斗的技巧和套路。武

都市之以老服人之当梦境照进现实(2)  http://www.hoaad.cn/g8g7.shtml
许正清楚的记得,自己的第三次梦境,扮演的就是个发传单的皮卡丘。自己在梦中所站的位置,

大叔,你好在线阅读第四节  http://www.hoaad.cn/nfsl.shtml
“灰崎桑?”素鸢一回头,惊讶地看见两个意外的人:“迹部君,忍足君?”她似乎和冰帝的这

戏骨之子之第五章(5)  http://www.hoaad.cn/anzi.shtml
这个人好像是麻团的同学,秦正楠似乎对他有些印象,低头看了一下表,直接对他说:“把这个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洪荒:我能储存攻击在线阅读别拉我腰带

    忙完这一切顾念之回到房间想打水准备沐浴,然而却看见慕易和秦安在讨论什么事情,她很纠结到底是进去还是等会?“想进来就进来,没人拦你。”此时慕易的声音从里面传来。顾念之答道:“呵呵,你知道我在外面呀!”看着顾念之此时的模样,两人心里其实是嫌弃的,顾念之似乎也注意到了这一点。说道:“别介意哈!我是打算回来

  • 都市之一顾倾城在线阅读白狐,妖怪?

    要知道,梦落寒一直以为这两个小丫头就是不懂事的两个小女孩来着!此刻两个小女孩同时点了点头,“对呀,粑粑的正面记忆我们全都有,不过负面的我们没有。”“正面记忆?负面记忆?”这句话让梦落寒有点懵。“对呀对呀,简单的说,就是粑粑的知识我们都有,但像那些吃饭上厕所玩**的记忆我们都没有继承,也就是那些没用的

  • 天籁雪尽两茫茫在线阅读第五章

    望向店铺里,店铺内有两堂,一堂壁墙之上挂满各式兵器,其中有不少兵器甚为精巧。另一堂叮当作响,一名看上去三十来岁,满脸胡须的壮汉,双臂孔武有力,正手握一对巨锤挥舞,敲打着台桌上的金属,节奏落打有序,这正是声音的来源,而那大汉便是这家铁匠铺的店主,李阿龙。正在他身边打下手的伙计个个看上去十分威猛,双臂肌

  • 泉奈今天也帅爆了第7章在线阅读

    第六章转眼间,已经半个月过去。玄每天依旧刻苦的训练,只不过训练的位置却由木叶后山森林,变成了南贺河下游附近的森林,虽然修炼的位置距离木叶村更远了,但是却没有引起更多人的注意。毕竟他此刻只是个没什么背景的小孤儿,也就只有三代火影在偶尔看到玄的时候,感慨一句更加勤奋努力之类的,因为南贺河的峭壁悬崖比之木

  • 我!超级陪玩之第五章(5)

    白千逸今天早早就出门了,他今天预约了医生,不过他并没有去医院,而是把医生请到别墅来。古堡一直被保护得好好的不为人所知,白千逸也不乐意别人看到他的脸,而且他的病情也不允许他到人群众多的市区去,所以他到郊外那套别墅去了。医生被蒙着眼带到别墅来,白千逸坐在一个房间里,耐心等待着。不过这个房间比较特别,中间

  • 都市之刺激战场暗流涌动

    面对这一切,莫心没有一丝惶恐,就算死,他也要这么做,死对他来说,没什么,但是尊严一定要,死也要死的有尊严。还在呆愣的莫无涯眼疾手快,在黎剑他出手一刹,就感应到了那凌厉的掌风,一个闪人,人影就出现在莫心背后,迅速抬起手掌,快速的按在莫心地背部。看似平淡的一掌,却有一股无穷的力量爆发而出,直接在莫心地胸

  • 我行行都行第九章

    “团长。”地上的两人欣喜的叫道。然后四面的沙丘上冒出更多的人,时乐说道:“被包围了,怎么办七魄?”但是她等了半天并没有听到七魄的回答,时乐在心里咒骂到,操,在关键的时刻,掉线了。这边那个被称作团长的男人,从沙丘上飞了过来,落在时乐前方。男子看时乐如此淡定着站在那里,心想:在我的威压下,竟然还能如此轻

  • 六方卫爱慕者?

    “皇上披上会短的…宫潇然吃鳖,她…果真变了…以前纵是给她吃熊心豹子胆,她也万般不会这样的.“那既然是女儿家穿的,那皇后还是自己留着吧.语毕,轻哼一声,便领着一行人风风火火的回去了.路上“皇上,皇后娘娘手上拿的是…!话未说完忙被宫潇然打断.“卿轩,自己心里知道便好,切勿在人前挑明,小心隔墙有耳!说的云

  • 苦海无涯,回头干啥逐出家门

    “你这逆子,还不给我跪下。”大厅中,一道雄浑霸气十足的声音响起,话语中明显蕴含着无法压抑的怒气。说话的是一位身材壮硕但并不高大威猛的中年男子,姓萧名海涯,是天启皇朝的镇边大将军,镇守边疆四十多年,战功累累,人称“狂狮”。被萧海涯呵斥的是他最小的儿子三子萧成道,此刻在萧海涯的注视下,虽噗通一声跪倒在地

  • 重生之影后的秘密第十章

    今日考核前,沐胤神神秘秘地拿了一株草药找上一一,说只要吃了,就可以顺利通过考核,虽然考核对于自己是浮云,可形式还是要做的嘛,谁曾想,吃了药的孟一一没感到轻松,反而觉得更加辛苦,犹如两道千斤符贴在身上。“师傅,也不知道你给我吃了什么药,我今天走的腿都快断了,要不是你徒弟我毅力非凡,今日这双腿怕是要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