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修仙的公寓在线阅读第3章

作者:鬼谷酒仙 来源:纵横中文网

和顾放三天前见到的不同,连纵穿着一身华贵的皇子朝服,腰间的佩剑也被换成了一把镶嵌满五彩宝石的装饰剑。

要不是连纵身上的煞气一如既往的重,顾放都不敢认这个踏着阳光走来的贵公子会是那个果断冷厉的元帅。

“顾家的人全部被流放了。”连纵一上来就告诉了顾放顾家人的下场。

“我也是顾家人。”顾放眯起眼看着这个光彩照人的大皇子。

顾家人没有被处死这一点倒是让他有些惊讶。就凭着连纵和顾家的血海深仇,连纵竟然会放过他们?

“知道你为什么还活着吗?”连纵往囚笼的方向凑近了一点。

“因为你需要一个聪明人?”顾放把昨天看守给我留下的谜题“还给”了这个真正的出题者。

连纵似乎被取悦到了,他的脸上明显有了笑意:“如果那个男人知道他亲自选择的人选是这样的,他会不会后悔?”

顾放现在没有一点的闲情逸致和连纵玩猜谜**,他直截了当地询问连纵为什么没有把他一起流放。

面对顾放的问题,连纵没有立刻回答。他只是站在那里含笑看着顾放越来越焦躁的模样。然后在顾放实在忍受不了之时,连纵突然拿出钥匙打开了牢笼。

事情的进展完全出乎顾放的意料,愣神之下,他只能由着连纵抓着他的手腕把他带出囚笼。

“还是先把你自己打理干净再和我说话吧。”回过神来的顾放发誓,他绝对听出了连纵口吻里的嫌弃。

他当时就有些不高兴地扭动手腕想要拜托连纵的束缚,但是无论他怎么挣扎,连纵的手就像镣铐一样的坚固。

他们就用这样别扭又奇怪的姿势来到了一个帐篷前。

连纵掀开帐篷,露出了里面一个冒着热气的水桶,和水桶边的矮桌。矮桌上还放着一套崭新的衣物和一个小香炉。

“给你一柱香的时间把自己洗干净。”连纵轻轻一甩手,就把顾放给带到了帐篷里,他说完这句话就离开了。

顾放站稳之后眼神就被黏在水桶上离不开了。他也没有多做犹豫,脱下身上的脏衣服就泡进了水桶之中。

温度正好的热水带来的温润的感觉扫去了他这一段时间以来的疲惫。顾放不由自主地放松下来,闭上眼睛,享受这难得的舒适。

但是也只是如此了。

顾放很快清醒过来,冷静而动作迅速地收清理自己,然后换上连纵给他准备的衣物。

连纵到底是皇子出身,他让人准备的衣服无论是面料还是剪裁都十分地讲究。这大概是世上最贵重的“囚服”了吧?

“顾放,你真是运气好啊。”顾放摆弄着衣服的袖管,忍不住感慨一句。

这时,连纵的声音突然响起来:“确实运气好。”

顾放一回头就看到连纵脸上带着和煦的微笑走了进来。

看着连纵一点点从容不迫地接近他,顾放强撑着直面连纵。

“跟着我。”连纵也没有多废话,瞥了顾放一眼之后吩咐道。

顾放自知现在的形势容不得他拒绝,也就没有什么意见的跟着连纵走了。他心里却是对连纵的一系列举动更加感到摸不着头脑。

顾放沉默地跟着连纵登上了早已等着的马车,然后看着连纵怡然自得地从座位底下拿出茶杯和水壶。

“来一杯吗?”连纵看上去就像一个要去郊游的贵公子丝毫不觉得此时他和顾放这对组合有多么的奇怪。

“不了。”顾放冷着脸拒绝。这种什么都不知道,被人牵着鼻子走的感觉真是太糟糕了。他每时每刻都觉得自己要发狂,但当他一看到连纵透露着笑意的眼睛,就不服气地硬生生憋了回去。

大约行进了半个时辰,马车停了下来。

连纵先下的马车,然后才轮到顾放。

一下马车,顾放就被自己眼前雄伟肃穆的国师塔震撼到了。

连纵竟然把他带到了国师塔?

顾放记得每年到了祭祀的时候,国师塔上都会点起熊熊的篝火,那火光由于国师塔的高高耸立,在京城的每个地方都可以清楚的看到。

接着顾放就想到了国师塔是来建立在皇宫之中的,难道他现在身处皇宫?

“以后你就是大曜的国师了。”连纵的话解开了顾放的疑惑,“那个男人在退位的时候特地提出为了安抚京城的人心,要一位功勋之后,又有天分的人来接任国师的重任。”

说到一半,连纵突然停了下来,他看着站在那里不知道想着什么的顾放,做出了一件让他自己也吃惊的事情。

他走近顾放,,捏起他的下巴,让顾放被迫抬起头,露出那张一直神色淡漠的脸:“我也不在意这些,反正谁做国师都一样不是吗?”

“只要是个聪明人都可以。”顾放这时要是还不明白自己的处境那真是太傻了。站在他眼前的这个男人只是需要一个听话的傀儡,而他就是那个合适的选择。

“没错,只要是个聪明人。”连纵满意地笑了笑,他放开顾放的下巴,然后吩咐一直站在一旁的宫人把顾放带进国师塔,自己则是大步流星地走了。

“请吧。”那个宫人看起来有些严肃,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

但是顾放知道,只有这样的人才可以在皇宫之中过得长久。

国师塔的一层和二层是一个被打通的大堂,洁白的大理石铺满整个大堂,除此之外,没有其他的东西了。顺着墙壁边的环形楼梯往上走就是作为国师住所的第三层。而第四层就是皇家祠堂的所在。

没错,“国师”就是皇家守灵人的存在。

顾放自嘲地想到,他还真是和“守灵人”有缘,走到那里都拜托不了。至于上一任的国师去了哪里。那个宫人没有说,顾放也不好询问。

不过既然是祠堂,自然也就少不了鬼魂的存在。顾放看了眼蹲在祠堂角落下棋的三个透明色身影,也不急着去和他们搭讪。

第五层是一个巨大的冰窖,是用来存放祭品的。第六层则是国师用来观星的所在,——这是国师的另一项职责,而第七层一整层就是用来祭天的祭坛。

带顾放走遍了整个国师塔,那个宫人就退下了。这也是国师塔的规矩,国师塔除了国师之外,不能随便出入。

顾放自己回到第三层,找了个地方坐下,他出神地看着整齐地摆放在那里的华丽礼服,不由得想着那宫人走之前说的话:“后天便是大皇子登基的时候了,到时候会册封新任的国师。”这说的应该就是他了。

“还真是从一个坑,跳进了另一个坑。”他忍不住冷笑一声。

第三天清晨,顾放被国师塔外的嘈杂声给吵醒了。他皱着眉头把自己的脑袋埋在了柔软的枕头之下,但是还是不能把喧闹挡在耳朵之外。

他只能泄气地翻身起来,冷着一张脸穿上外衣。晃了晃头,顾放这才终于想起了今天是连纵登基的日子,也是他被册封国师的日子。

“怪不得这么要就开始忙活起来了。”顾放自言自语,然后为了不给自己惹麻烦,他动作迅速地做好了准备。

等他到底楼大堂的时候,国师塔的大门也正好被打开。那“吱呀”声让顾放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仿佛他已经离开了人世间很久很久。

“大人,殿下吩咐奴才来接您。”那宫人看到顾放已经在大堂之中也是有些惊讶,但是他们这种身份的人是最懂得藏起自己的情绪的。

“好。”顾放觉得那声“大人”有些刺耳,但是他还是维持着面上的冷静。

“这个小娃娃真有意思。”一直没有露面的皇室老祖宗竟然在出现了。

顾放余光一扫,把那三个老祖宗的身影囊括于眼中。不过现在可不是和鬼魂交谈的时候,所以他也只是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眼神。

“请。”宫人恭敬有礼地在前面给顾放带路。

他把顾放一路到带了皇宫的最前头,然后摇指着远处的一个宫殿告诉顾放那边就是皇帝上朝的地方,——金銮殿。现在用来作为举办登基大典的场所。而顾放则需要等在金銮殿的后头,等金銮殿里的宫人通知他进去。

顾放点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了。等那宫人走后,他才抬头看着被笼罩在紫光之下的金銮殿。当金銮殿的大钟敲响九十九下之后,整个金銮殿更是迸发出来耀眼的金光。

看来连纵还真是天定的皇帝。顾放眯着眼睛来抵挡过于刺眼的金光,心里对于不和连纵作对这个想法也更加坚定了。

终于在大钟又一次被敲响的时候,一个年迈的宫人急匆匆地来到了顾放的面前。他二话不说就带着顾放往金銮殿内赶去。

“需要注意的地方刚才应该已经有人和你说过了。”宫人有些气喘吁吁,“你只要站在那里听从陛下的命令就好。”

“好。”顾放在脑子里回忆了一下先前那个宫人的话。

他跟着宫人从金銮殿的后方进去大殿之中。一踏进大殿,他就感受到了来自各处的灼人的眼神。

已经登基为皇的连纵看到顾放之后就指示一个小宫人宣读他早就写好的圣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先安国公后嗣顾放……”

那宫人的声音特别的尖锐,轻而易举地就穿透了空间的限制,传到了在场所有人的耳中。

顾放知道,从这一刻开始,他的命运已经彻底地改变了。

他扫了一眼看上去格外威严的连纵,发现连纵身上的煞气此时被金光遮去了大半,倒也没有什么骇人的地方了。

忽然有什么东西从金銮殿的上方掉了下来,正好落在顾放的面前。

那清脆的“哒”一声,听得顾放眼皮直跳。他看清楚了,那是一颗半透明的花生米。

他不动声色地微微抬头,只见金銮殿的横梁上坐着的可不就是国师塔里的那三个鬼魂吗?

想必是连纵登基时的金光惊动了他们,才引得他们全部出来了。

鬼魂们友好地向着顾放打招呼,然后在得到回礼之时笑得像三个孩子。

这让顾放的心情也瞬间好了不少,但是他也没有忘记自己现在身处的地方。

连纵当然发现了顾放的奇怪举动,但是他也不急在这一时去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让顾放往前走一点,好和他并排。但是他突然起了一个坏心,故意将手伸到顾放的面前,让他把手也伸出来。

顾放自然不愿意,但出于形势考虑,他屈服了。

连纵察觉到了自己手中属于顾放手心里的汗水,心里有一种恶作剧得逞的快感。

这个人身上或许有许多他不知道的秘密,但是总有一天他会全部发掘出来。

顾放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引起了连纵的好奇心,他看着金銮殿高台之下的场景,一时感慨万千。

他突然想起了他的小时候。那时他常常会在干完活之后躺在我那一点都不舒适的床上畅想前程似锦的未来,想象着他站在宏伟的象征着权利的高台上往下俯视,而那些原本看轻他的人一个个都跪在他的脚下。

然而当梦醒了,他还是需要应对永远都做不完的工作和来自异母兄弟的欺负嘲笑。

顾放又想起了前几天他过十八岁生日时发生的变故。原来,那只是一切事端的开始。

我叫顾放。前安国公顾严庶出第三子,顾家的守灵人,同时也是大曜王朝新一任的国师。

他最遥不可及的那个“梦”竟然实现了。所有人都在跪在他的脚下,对他顶礼膜拜。

延伸阅读

麓山妙笔加盟  http://www.netprofitgold.com/6kbv.shtml
麓山妙笔加盟,麓山妙笔隶属于拓维信息系统股份有限公司,依托于麓山网校优质师资,组建了

帝伊加盟  http://www.netprofitgold.com/p3vq.shtml
帝伊假发是一家集设计、制造、贸易为一体的发制品的企业。产品主要有化纤假发头套、生活美

亚娃加盟  http://www.netprofitgold.com/pupd.shtml
亚娃床上用品是服装、家纺、家居服、家居软装、床上用品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

银河KTV加盟  http://www.netprofitgold.com/abup.shtml
音乐的国内外,欢唱的季节,怎能错过这样的欢唱机会?银河KTV为你提供一个专属于你的舞

慧居加盟  http://www.netprofitgold.com/nc31.shtml
慧居室内机致力于打造国内外出众又适合中国国情的基于计算机网络通讯协议的数字家庭网络平

依依加盟  http://www.netprofitgold.com/n4hx.shtml
依依渔具总部经销批发的垂钓椅钓凳、渔具配件、各种钓鱼用品、串钩,线组、渔具配件销量节

TCL加盟  http://www.netprofitgold.com/ndfi.shtml
TCL即TheCreativeLife三个英文单词字母的缩写,意为创意感动生活。是T

四川木门|实木门|钢木门厂加盟  http://www.netprofitgold.com/yfmq.shtml
四川钢木门厂——森博门业。四川成都森博门业是一家集研发、设计、生产、销售为一体的品牌

千禧龙加盟  http://www.netprofitgold.com/pzil.shtml
千禧龙银饰是集纯银饰、纯银工艺品研发、生产、批发及少售于一体的珠宝饰企业。千禧龙银饰

恒太耐火保温材料加盟  http://www.netprofitgold.com/x4cu.shtml
河北恒太耐火保温材料有限公司,座落在河北省河间市米各庄保温材料工业园区,是国内研发,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禁忌巫妖师之刺杀刘德存

    “刘德存因为打你被警察抓了,虽然被家里保释了出来,可是被刘家主训了一顿,心里过不去,于是他去你家把你爸妈都打了,问题不大,就是你爸的腿被他打断了,可是你爸又不肯住院,我和丁万安想借他钱他也不要,非要在家养伤,这不是因为腿不方便没法来给你陪床麻。”张泰指了指自己的肩膀上和腿上的绷带,,“呶,当时我在场

  • 最强系统在线阅读第二章

    “吱呀”门被推开,古思静步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一个小二,小心翼翼地把手中汤药放下,便合上门退了出去。他目光落在床上。半靠在枕上的少女,身形单薄,头发略显粗糙,被收拾得整齐干净,垂下来只到肩膀长度,惨白的一张脸,脸颊凹陷,透出骨头的痕迹。一双眼睛却黑白分明,黑得纯粹,然而实在看不出什么情绪。此时定定地

  • 子月传说第五章

    拿到了寶貴的承諾。——櫻————————夕陽餘暉照著擂缽街,地面上被染成一片赤紅色,而街道上也漸漸出現了稀稀疏疏的人群。“嘖——”中原中也皺起眉來,早上的時候還好,一到了晚上、這個地方就是最混亂的時候,他一把拉住間桐櫻往自己的方向靠近,壓低著聲音,“等下跟著我,免得有不長眼的撞上來。”雖然就算撞上了

  • [综]我是治愈系途中恶鬼逞凶,鬼村挡路

    “辑妖司!除魔卫!”脑海中回忆起这两个部门,顿时大惊。场中的组长,瞬间爆发。“哼,怪不得神组乌烟瘴气的,原来邪祟入了此地。”当年的平定战乱,建国的时候,为了打击他们,安定人心,铲除骗子。事后才发现,有些事并不是他们想的那样,都只是虚假的,没有了道士,没有了能人异士,那个时期。妖邪肆虐,不得已建立的神

  • [综鬼灭之刃]月千一夜之第一章

    半面墙大的落地窗前,宋一岑顶着一头乱糟糟的毛发,穿了一身毛茸茸的小熊睡衣,脸上还倒扣着一本翻开的书,正歪躺在摇椅上睡得香。和煦的春风不时撩动着窗纱,午后的暖阳透过窗子照进来,洒了他一身。刚从外地赶回来的Susan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将手中的一叠文件狠狠往宋一岑身上摔去。宋一岑被吓得一个激灵,险些没跌下

  • 太阴录第五章在线阅读

    她以为,自己终于苦尽甘来,柏景轩听了她的解释,就会安心和她在一起,他们会有一个漂亮的小孩子……可谁知道,乔筱雨竟然醒了,颠倒是非黑白,弄得好像她才是罪魁祸首。而真正让她伤心的是,这么拙劣的谎言,柏景轩竟然连质疑都没有质疑。他那么护着她,好像就算被全世界千夫所指,也在所不惜。他根本就不爱自己,哪怕一点

  • 枕上猫妖在线阅读第九节

    “残仙老者,这个龙胎如何才华孵化出来?”赵沐虞作为一个高阶位筑基师,差一点死在一个残疾手里,愈发觉的提升战力迫在眉睫。倘若是有八宝如意龙的帮忙,那她也微微有了和高手对抗的本钱。残仙老者听到此话,沉吟片刻,神色间有一些为难道:“我没有接触过这么低阶位的魔兽,因此--“因此他也不知晓呐。赵沐虞听见这么欠

  • 庶香门第在线阅读如果你是唐僧,我要当如来

    这男人声音明明是第一次听到,并且还带有很有磁性的感觉,可听在牧云秋夕的耳中,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却很烦躁,仿佛一万只苍蝇在耳朵边飞来飞去。不过,暂时管不了这么多了,山贼大哥们一看伙伴被打倒,果断抽出制式的金丝大环刀,嗷嗷叫着要砍了牧云秋夕。于是,刚才还一副绝世高手样子的牧云秋夕果断的“摆腰扭臀式”无缝衔

  • 僵约之道法自然在线阅读第3章

    中午吃完饭后,她发现手机里来了一条短信———十二点半要在一教开部门例会。顿时,她才想起自己加入了一个动漫部。说实话,喜欢动漫好像是她的天性。小学时期,她还为追一部动画片,每天傍晚一下课就跑得没人影,有几次翘了值日,还被抓去擦了一星期的黑板。军训期间有很多部门在招新,她拿了很多传单,却没对哪一个部门感

  • 灵魂匣之碰上鬼打墙了(求花,求票,求收藏)(7)

    借着暗淡的月光,隐约能看到前方那座山的半山腰位置,赫然露出了一间破败的小庙,从他们站着的角度看过去,也只不过能看到大半的建筑。阴暗的山谷里,一片死寂,只有偶尔刮起的一阵风,吹得密密麻麻的树木摆动着树权,沙沙做响,似乎是妖魔鬼怪在张牙舞爪。直播间里的弹幕瞬间炸了。“我去!这地方也太吓人了吧!”“我觉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