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我家徒弟超凶哒在线阅读第8章

作者:辞欢欢 来源:言情小说吧

“快点!黑魔法防御课要迟到了!”罗恩拽着哈利的袍子。

“罗恩,我们还有半小时的时间……你就不能让我先把饭吃完吗?就连赫敏都还没到呢。”

“但今天是练习课……”罗恩板起脸,拒绝放开他朋友的袍子。

“好啊,别把我的衣服扯烂就好……我觉得你对这课太狂热了。”

“哇,胆小鬼波特害怕决斗吗?”

“找抽,马尔福。”

“噢我的天,我害怕得要死啊。”

“至少我不会像你一样到处闲逛惹是生非,马尔福!”

“至少我知道什么时候可以溜号,只让其他的笨蛋来做那些下贱活儿。”

“是啊,你就不能闭嘴歇会儿吗,以为我们不敢把你打趴下?”

金发男孩瞪了他们一会儿,突然好像想起了别的要紧事情。“蠢货。”

“请各位从这张表上找到自己的名字,并和相应的对手组队。不允许调换……我可知道你们在想什么。我再重复一遍规则:在不知道一条咒语的恢复咒的情况下禁止使用这条咒语。不许使用对对方有物理伤害的咒语。不许使用让对方产生幻觉的咒语。而且,严禁使用不可饶恕咒。现在快开始吧。我会和我的几个朋友一起监督你们。决斗台上只会有你和你的对手两人。不过放心,每人身后都有一个**负责保护。第一个从对手那里夺得魔杖的人为本院赢得二十分。祝各位好运。”

奥克塔夫教授一发下名单,罗恩就立刻奔了过去。哈利坐在教室后面没动。上次和伏地魔决斗的记忆仍然骚扰着他。自从得知教授为了练习而组织了这次格斗竞赛的时候他就被那记忆萦绕了。虽然他知道这个决斗跟伏地魔的真刀实枪比起来只不过好像小孩子玩闹,但是那令人厌恶的记忆仍然拖着他,让他一点都不想走上那该死的决斗台。

“波特!”听到有人叫他的名字,他迅速抬起头。马尔福冷冰冰的双眼立刻告诉了他令他恶心的事实——那是双方都不希望发生的情况。

“什么!你觉得我会想和你一组?”哈利尖锐地丢过去一句。他俩都知道这么编组绝对是奥克塔夫的错。“如果我的运气继续这么差下去,我相信看护我的一方一定是斯内普!”

金发男孩的眼睛突然亮了一下——这不是个好兆头。行了,哈利知道这就是他今天的命了——斯内普会看着马尔福把他打成浆糊。

“波特,害怕了?”马尔福轻轻挑了挑眉,给了哈利一个不祥的预感。

“这次只要不扔蛇就可以。”哈利浅笑。他对手脸色突然苍白了,这让他很有成就感。

剩下的步骤仿佛是自动进行的一样。两个男孩不必别人教就知道要如何对付对方。在看似漫长的一秒内,两人好像凝滞在了他们的备战姿态。每人的眼中都有一种别样的闪光。之后攻击开始。德拉科先施了个除武器咒,哈利用防御咒轻松挡过。哈利又凭着自己作找球手的敏捷躲开了一个无法防御的毒咒,同时大喊“统统石化!”,攻破了马尔福的防御盾。在金发男孩组织另一个攻势之前,他施了个软腿咒。马尔福失去平衡,跌坐在地上。

“除你武器!”他大喊,“你要为此付出代价,波特!”

“是你才对吧,马尔福!除你武器!”哈利一边避开攻击一边反驳。“打到你了!”

“输个头,波特!我可没打算把我的魔杖交给你。丢盔卸甲!”

哈利下一刻唯一感觉到的事就是——一束红光正中他的胸口,让他摔在墙上。瞬息之间,哈利仿佛慢镜头一般望向马尔福,看到他眼里充满了惊惧。哈利的魔杖掉在了身边,他的手战栗着。随后他模糊了视野,唯一所知的感觉就是痛苦。哈利甚至祈祷谁给他施个钻心咒——它比起这条咒语几乎可以称得上舒适。他体内的血液仿佛着火了一般,蹿噬在他身体的每个部位,每根神经,每个细胞。

卢平从决斗台隐蔽的凹室跑出来,把马尔福推到一边。他知道这条咒语,而它的效果本不该是这样。没有哪条咒语的作用会是如此。搭造决斗台的墙消失了,所有的教师向惨叫的男孩跑了过来。“让学生离开——现在就去!洛维尔,叫阿不思来……快点!”奥克塔夫点点头,分开一群群好奇张望的学生大步跑了出去。每一秒好像都延展到了无限长,每一秒都充斥着哈利那扭曲的叫声。这声音听起来好像谁正在给他活生生扒皮一般。教师迅速让无关人士离场,偌大的教室仅留下卢平和哈利两人。

“发生什么事了?”

“阿不思……感谢梅林!我什么都做不了……什么都不管用!”莱姆斯的声音充满焦虑,他不得不大喊来让对方听清。确实是什么都不管用,他试了“快快复苏”在内的好多好多种痊愈咒和他所知的每种反咒,没有一样有效。

“是什么让他这样的?”校长迅速问,试图找到一条能速战速决的路。

“马尔福给他施了个‘丢盔卸甲’咒。不过那咒语不会有这种反应啊!”

“破防咒?当然不可能了……”校长的眼睛突然眨了眨,然后让莱姆斯靠到边上些。

“丢盔卸甲!”他大喊。相同的咒语第二次击中了男孩。尖叫停止了。一切都停止了。两位教师盯着那个他们如此熟悉的男孩,都惊讶于眼前的景象而无法说出一句话。

“阿不思……”莱姆斯低语。这句话打破了仿佛有一个小时之久的、死一般的沉寂。

“看起来真相已经浮出水面了。来吧,我相信洛维尔的办公室一定有止痛药。”

“可是这……”

“让他休息吧。他受了相当残酷的疼痛折磨,现在的身体状况根本不允许我们把他送去医院。

西弗勒斯慎重地打开了门。几分钟之前他刚刚听到了能吓死女鬼的惨叫。当他走出地下室的时候尖叫停止了,但是斯莱特林们告诉了他叫声的来源。屋子现在空了,只留下一个不省人事的男孩躺在地板中央。

他妈的波特,总是……

当看到男孩的时候他的思路停止了。绝对的愕然袭上了他的面孔。那里,就在他面前几米处躺着的,是他近两个星期以来经历的所有噩梦的集合。他不会认错那些相似之处。男孩和他梦——梦魇中的形象相比,头发稍短一些?不,肯定是同一个孩子。走近些,再走近些,他抬起男孩的左臂,迅速查看是否有标记。没有。他神经质地猛摇头——这个孩子是“角蝰”!当然不会有记号了,你这笨蛋!他仿佛触到□□一般把男孩的胳膊扔开,手臂碰到坚硬的石地上,发出砰的响声。在他转身要离开的时候,男孩轻轻□□了一下,翻了个身。

西弗勒斯还没来得及躲闪,那双明亮的绿眼睛就盯上了他,眼神深处充斥着疑问。这目光让他僵住了。它不是他在梦中所见的那警告般的怒视,也没有之前噩梦中冰冷的光。

“教——教授?”

西弗勒斯安心了许多。也许那个梦错了。如果梦能错一环,那其余的环节也可能出错。那个男孩不是角蝰,他不会成为伏地魔的爪牙,他不会是……他的孩子。西弗勒斯立刻把这个念头逐出了脑际。他那冰冷的面具又回来了。他不是他的儿子,这不代表他跟伏地魔没关系。他是个危险人物,校长应该……

门突然开了,卢平几乎飞一样地奔了出来。

“嘿,你还好吗?你在那里可把我们吓坏了!”

“呃。”男孩回应道。他扶住自己的头试图坐起来。

“小心,你最好还是躺着别动……”卢平忙不迭地跟他说着话,好像已经认识他多年了一样。

“西弗勒斯?”一只手轻轻按在这个男人肩膀上,让他惊得猛转身。一双闪烁的蓝眼睛正对上他的目光。

“噢,阿不思……你得把那个孩子从这里弄走。他太危险了。他……”

“你认识他,西弗勒斯?”校长一边和魔药课教师一同走向办公室一边问。

“从某种意义上……”西弗勒斯回答,试图让自己的下一句话听起来不那么愚蠢。“他出现在……在我的噩梦里。”——是啊,这听起来就不蠢了?他自己恨不得抽自己。

“噩梦,西弗勒斯?”校长问,语气带了些兴趣。

“请原谅我无法告诉你,先生。我没怎么想这件事,直到……怎么说……”

“没关系,孩子。”老校长安慰着他,“我相信你和莱姆斯有些话可以谈谈。你可以在一小时之后和他在你的房间见面吗,西弗勒斯?而且尽量放开谈,可以吗?”说了这些,老人转身进了办公室,很明显不希望西弗勒斯跟过来

西弗勒斯简直太讨厌阿不思的做法了!那校长甚至不知道他们现在处于什么样的危险中!如果按照梦中的那样……

一个小声音突然出来纠正道:那噩梦可能不是真的。

“噢,闭嘴吧。”他自言自语,开始思考自己是否还心智健全。按照他的标准衡量,和自己头脑中的声音对话可不是什么正常的事情。

“亲爱的孩子,他怎么样了?”

“就跟能预料到的一样……又疲乏又痛苦。他再次睡过去了,我觉得这样让他休息也不错。”莱姆斯顿了一秒钟,盯着男孩那张新面孔。“阿不思,发生什么了?”

“看起来,年轻的马尔福先生所用的魔咒的作用被詹姆给哈利的易容咒扩大了好几倍。这么想吧,破防咒的作用就是解除对手所有的防御力量。詹姆确实给了哈利外貌很大的改变……这是很强大的防护之力。据我所知,第一次的咒语太弱,没能完全消除易容咒,它半调子的效果让哈利受了长时间的折磨——而不是好像通常的那样、事情发生在短短一瞬。我又一次施加的咒语完成了对防御的解除,从而中止了他的痛苦……结束了他身上的保护罩……以及,消除了哈利这个人。”

“阿不思,我们现在要做什么?我们能把他变回他原来的样子吗?”

“不能用詹姆那一手,不能了。很不幸,那个咒语不能实施第二次。我们现在所能做的就是用一些临时魔咒让他维持原型。你有没有找到他的眼镜?”

“什么?噢,没有……我根本没见到它。那么大的事情发生后,我都没心思去留意这些细节。不过那孩子看起来倒还应该能正常看东西。”

年迈的巫师轻抚着胡须看看莱姆斯。

“这么说来,眼镜也是易容的一部分了。我早该料到。这可很难通过施法来弥补……视力实在是很精密的东西。”老巫师和蔼地笑了,眼中闪了一闪,“我跟西弗勒斯说过了,你会在他的房间里见他,时间是45分钟之后。我建议你想想如何把整个事情跟他说。”

莱姆斯惊讶得合不拢嘴了:“但是,先生……”

“很遗憾,我们两个都已经别无选择。你必须告诉西弗勒斯。从他跟我说过的话来判断,他之前已经见过那孩子了。他的祖母告诉了他,那个男孩是他的孩子。”校长看看莱姆斯脸上困惑的神情,继续说,“阿比盖尔是个很棒的先知,莱姆斯。如果我见过谁是真正的先知,那么她就是。她把一部分她的才华告诉了我,而她总能利用她的特殊能力为她所爱的人做些什么。西弗勒斯一直梦见这个孩子,莱姆斯。如果我没搞错的话,这是她的功劳……不过,他目前似乎认为哈利是邪恶的。我希望你能扭转他这种感觉。”

“但是……”

“孩子,你可以容我先告退吗?我必须着手准备那些咒语了……我们可不能等波皮看到个斯内普形的波特,是不是?”

“明白了,先生。”莱姆斯沮丧地回答。他知道阿不思委婉地让他离开。今天真不是走运的一天。

就在西弗勒斯要斟另外一杯威士忌的时候,一声低低的敲门声吸引了他的注意。一个小时已经过了吗?

“进来。”

“西弗勒斯……”

“直话直说吧,卢平。我现在真没心思玩捉迷藏。”

“这里。”莱姆斯向魔药课教授推过一张羊皮纸,试图对谈话内容有个大略的概述。“告诉我这是什么。”

“什么,卢平?你不会读吗……”

莱姆斯的凝视让西弗勒斯别无选择,他只好继续说:“好吧,它是张魔药配方。是记忆促进剂或者还原剂的配方——如果你想知道的话。不过我之前没有看过这种配料的方法。怎么了?”

“它能给你灌输假记忆吗?”

“不能。里面没有添加□□成分。它只是能恢复你丧失的记忆……可能是被咒语或者另外的魔药夺走的记忆。”

“你能配制它吗?”

“卢平,记忆出了毛病?还以为狼是很聪明的动物……”

莱姆斯咬了咬牙。记住,永远不要在西弗勒斯想灌醉自己的时候跟他说话。

“不是给我的,西弗勒斯。是给你的。”

“卢平,我可不需要。”魔药教授坐回原处,维持着自己的尊严。

“不,你需要。我得告诉你一些很重要的事情,这药能让我的任务轻松一点。”

西弗勒斯的眉毛扬了起来,等待狼人的解释。

“是关于那孩子的。”

斯内普的脸色变了一下,不过很快回复了原有的神色。

“三小时。”

“啊?”

“魔药需要两个小时配制,外加五分钟的冷却时间。我需要足足半小时来让自己醒酒。三小时之后再来吧,那时候我会喝你的药的。”他冷静地陈述着,仿佛在给一个一年级学生授课。

“你会喝吗?”

“等我恢复了神智我再决定。”

莱姆斯点头。他宁愿面对一个清醒而爽快的斯内普,而不是一个满口抱怨的醉鬼……虽然之间的差异并不大。

“三小时。”

“我就别无选择了吗?”

“我们总是有选择的。西弗勒斯。”莱姆斯回答道,坐回到椅子里。

西弗勒斯叹口气,改了个提问方法:“有没有方法能让我在不喝这药水的情况下仍然得知关于那……孩子的真相?”

莱姆斯点点头。

“那么?”

“魔药有什么不对头的吗?”

“狼人,给我回答问题!”

“詹姆留下了一本日志。这是我们得知真相的途径。”

“波特?梅林啊,为什么那个蠢货的名字会突然冒出来,而这个和那个有什么关系?”

“超乎你的想象了吗。”莱姆斯盯着他说。这陈述句的语气略微上扬,好像一句胆怯的问话。如果不是出于个人自私的原因,他怎么可能会去告诉另一人说他的整个人生会比现在好上不知道多少倍?

“什么意思?”

“你就不能喝了药水吗?日志写道,波特删除了一些东西,以便让整个事实更容易为人接受。”

“波特删除了!梅林保佑!你在说什么鬼话,卢平?”

“他留下了这魔药的配方,如果你想要的话,你可以恢复被删除的记忆。你亲口说这药剂不会给你任何虚假记忆的。”

“好吧。”西弗勒斯说。他取了小瓶,喝下一服药。“不过我可看不出这和那孩子有什么关联。”

“如果你甚至不记得整个事件的前因后果,我没法详尽地告诉你他就是你儿子……”莱姆斯突然顿住了。魔药教授睁大双眼,嘴里吐出了一个名字——莱姆斯知道魔药发挥了作用。

“……莉莉。”

延伸阅读

友福加盟  http://www.export-b.com/a8qs.shtml
友福汽车美容中心项目简介1.自有的技术台湾友福公司总部多年汽车后市场服务的不断研究,

蕾凯依童装加盟  http://www.export-b.com/bf0y.shtml
蕾凯依童装加盟详情蕾凯依加盟介绍SARUELLE-香港蕾凯依童装公司本着以人为本的企

腾闽加盟  http://www.export-b.com/naiz.shtml
腾闽地板是皮雕软包、布艺软包、皮革软包、隔音、吸声材料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

快乐小蚂蚁艺术培训中心加盟  http://www.export-b.com/pvp.shtml
快乐小蚂蚁钢琴艺术培训中心是一家专业的钢琴培训机构,面向4周岁以上钢琴爱好者,专注从

华美家纺加盟  http://www.export-b.com/sd5v.shtml
华美家纺,国内最早从事木纤维贴身家纺产品开发与生产的企业之一。秉承“生态、舒适、家庭

一后钻石加盟  http://www.export-b.com/h3r.shtml
一后钻石,隶属河南泛欧贸易有限公司。英文名ONLYQUEEN,源自国际时尚之都美国纽

如此可爱服饰加盟  http://www.export-b.com/nudc.shtml
法国如此可爱服饰NINOSBESO®期待着与家长们一起为孩子打造一个开放的、健康的、

神都沙金加盟  http://www.export-b.com/unxf.shtml
神都沙金隶属于洛阳金顺福珠宝有限公司涧西分公司旗下主推品牌。我公司成立于2008年,

印象眸加盟  http://www.export-b.com/66w6.shtml
深圳印象眸珠宝有限公司是一家致力于珠宝玉雕设计,销售,品牌运作为一体的专业化珠宝公司

夏时根修脚坊加盟  http://www.export-b.com/uby1.shtml
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对于足部护理越来越重视,足部护理市场呈上升趋势。夏时根修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言情小说吧》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穿越千年之爱恋之灵气上流(2)

    ”呲呲呲。。。“黑球消失之后天空传来一阵雷电的声音。从声音的方向望去,那片虚空中出现了一道裂缝,裂缝巨大无比,其内好像有个黑色大漩涡。漩涡周围充满雷电,一闪一闪。在此时,一声声犹如镜片破碎的声音回荡,裂缝旁边的空间好像开始碎裂了。裂缝逐渐地开始膨胀。过了一会,有个虎头正在从其中冒出。虎头巨大而又威武

  • 我靠未婚夫躺赢了[无限]在线阅读武道

    慕容令走上来,大笑着拍了拍段随的肩膀,说道:“看不出来,段郎好拳脚啊。你得教教我,可不能藏私哦。”虽说段随打得确实花俏,也勉强赢了慕容麟。可如果是慕容令出手,就是单论拳脚,段随也不是他十合之敌。慕容令这么说着,心里可真没这么想,主要还是客气话,捧捧段随的场。不料段随立刻接口道:“好说,我必然倾囊相授

  • 反派的团宠进行时第1章在线阅读

    七色霞光飞奔而去。拦住,一定要拦住这是南墨心里对自己说的话。等待无数个日夜不就为了今天,她不会允许自己失败,更不允许自己在一次失去最珍爱的东西。然而在穷奴与七色霞光相撞的瞬间,七色霞光和七为一直接穿了过去,穷奴怎么抓也抓不到,十穷剑所设的结界也如同虚设,七色霞光穿透而过在临近地球的时候又分散开来化成

  • 与你相遇之两小无猜在线阅读第10章

    “楚大人?”左思雨错愕了:大臣是怎么来到后宫里的?就连上次也是太监过来传话而已。“不需要那么惊讶,我不过是想让你生个孩子而已。不然……”“孩子不是说生就生的,也别拿那所谓的父母跟我说事,他们不会在意我的死活。”反正自己是穿越过来的,他们也算不上自己的亲生父母,说是养父母,他们也忒毒辣了些。别的女孩子

  • 荼蘼的救赊第三章在线阅读

    路柯这一觉睡的賊香,对着镜子刷牙的时候,连自己一直看不顺眼的卷毛都特地梳了梳,简直帅爆了。洗脸台上放着香水,他瞅了眼,薄荷味的,手都快摸到瓶子了,又猛的缩回来:“艹。”路柯就去了学校,晨读背课文,罕见的没瞌睡,跟路柯一个班的人,表情都跟见了鬼一样,不过谁也没敢去问就是了。路柯在f班,里面坐着家里没有

  • 谈恋爱吗?二缺一病状危急!

    “医神系统正在绑定。”一道声音突然在陈昊的脑海中响起,除此之外,他的两耳中都是耳鸣声,忍不住皱皱眉,随即,他睁开了有些刺痛感的双眼。刚睁开眼的陈昊,有种很久没有见过光线的感觉,感觉眼前的光芒有些刺眼,视线也有些模糊,同时,一股强烈的福尔马林味道冲入鼻子中。这味道,是医院的味道。很快,视线变得正常,四

  • 我的运气每日叠加在线阅读第3章

    我就着小二送来的米酒,肚子填充的正起劲呢,就听见楼下一声大吼传了过来,手中的糕点瞬间掉在了桌上,这让我及其恼火。才刚捡起来,本存着不浪费粮食的精神欲备擦擦后吃了,谁知又是一声怒喊,那字像是一个一个艰难的从齿缝间挤出来一般“连风,你给我出来,不然我一把火烧了这醉仙居”紧接着又听到她喊了一声“滚”。而手

  • 我叫马红俊罂粟花开

    凉戎三十六骑前后围着老格拉与阿耶赖兄妹眼看着即将出了夹云山,踏上去天水的官道后,面上神情皆是一松。汉唐远非乌斯藏可比,只要过了夹云山后入了官道即意味他们再也不用担心大张旗鼓的追杀,而是可以由官道堂而皇之地从天水过佳梦关,而后自西洛城去往神都。眼见额尔齐斯河水也由山涧的跌宕起伏变得缓缓东去,老格拉悬着

  • 带着任务找到你【蜜桃】

    第四章夜色浓稠,天际乌压压地,云层厚重似是裹挟着狂风暴雨。囿乾传媒的会议室里灯火明亮,小组会议开到现在不算罕见,有时忙碌到凌晨一两点都是常态。但如果有人经过看清里面的参会人,就会惊讶的发现,囿乾传媒的老板邹明轩和名导林浩居然都坐在这,并且看着全以视频中的人意见为准。办公桌前方的视频投影中,西装革履的

  • 你是万里星河113返回辽东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进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哎!”出了慈母的屋子,何磊来到院中,颇为感慨,一首脱口而出。“好句!”何磊身后,郭嘉鼓掌大赞。“是奉孝啊?”何磊笑道。“哎,不怕主公笑话,嘉听主公此诗,不禁想起了自己的父母,虽然小时候便因体弱多病被遗弃,但是嘉从来不怪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