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盛世华庭之帝妃难当在线阅读张楚云其人

作者:夕非昔 来源:言情小说吧

“咦?!”吕法医瞪大了眼睛,“难道说,是放……放……”

“对,放暑假,所以非周末的日子西街上才有这么多孩子。”杨磊点头,“顺便别忘了,放假的可不只有孩子。”

“还有老师吧。”张楚云了然地“噢”了一句,“放假之后,独居的老师暂时失踪也不容易被发现。”

杨磊眉头紧锁:“看这里,她衣摆处有不明白色粉末、中指指腹内侧有茧以及皮肤腐蚀痕迹——可以看出她是一位和粉笔长期打交道的人。不仅如此,她的头发未染烫,穿着保守体面,年纪很轻,大概率是中小学老师。”

“你是说她……”吕法医的下巴紧紧地绷了起来,“她的衣摆还有粉笔的粉末,那说明她刚放假回到家就……”

就被人残忍地杀害了。

“他娘的,不是人。”杨磊“啐”了一声,“奸杀,非典型性性侵,还是绑着的干的——如果那个嫌疑犯不是个有特殊癖好的变态,就他妈是个矮小猥琐的娘炮阳痿,连个女人都干不过,只能绑着来。”

“唉,这个年纪,估计也就刚刚上岗吧,这年头对老师要求高了,研究生读出来也就能教初高中……寒窗那么多年……”

吕法医年纪挺大,是两个孩子的妈,尤其其中一个闺女儿正读师范,估计由此联想到了自己的孩子,不禁扼腕痛惜起来。她紧抿着嘴唇,睫毛颤悠悠的,杨队低声骂了两句,结果一回头看见那平日温和的女人一副惆怅的样子,立刻收声。

“哎……没事儿,这人跑不了,我和你保证,我的破案率你知道的吧,”他脱了手套拍拍吕法医的肩膀,“别哭,一会儿别人以为我对你做了什么呢。”

“我没哭……”吕法医摇摇头,“我就是有点难受。”

“你哭没哭你说了可不算,告状的说了才算呢——小王一告状,夏局把我当流氓罪抓起来怎么办!”

“胡说八道什么啊你!这年头还有流氓罪呢?我怎么不知道!”女人终于破涕为笑,推了一把杨磊,“你这毛孩子,倒是开起我的玩笑了——我说你啊,该收队就收队,尸体的具体问题肯定还得在法医室做,放着她在这里烂也不是好事儿,我看周围没什么痕迹,就暂时先回警局吧。”

“这就对了嘛,我们警队一枝花愁眉苦脸的像什么话,”杨磊拍了拍手,低头一看表,“哎,这都三点多了——收队收队,把该带的都带走!!”

张楚云听到命令立刻掏出了车钥匙,像是接受了自己当个专属司机的命运似的果断开了驾驶座的门,但很明显杨磊并不这么想。只见杨磊洪亮的声音在车钥匙掏出的瞬间山体滑坡了一个八度,黏黏糊糊地落到低谷,有了那么一点慈祥的意思。

“那什么,兄弟,”他笑眯眯地说,“车还是我开,你要不坐副驾,我今天顺道儿带你在鹰城兜兜风熟悉熟悉?”

“我在鹰城长大的,”张楚云莫名其妙,“我知道这块地形。”

“当我为你接风洗尘?”

“你手上不还有命案?有时间吗。”

“没有,所以也没时间和你废话,让你坐你就坐。”杨磊笑容不变,“我真的不想离开地球。”

“……噢。”张楚云耸耸肩,顺从的把车门让给了杨磊,自己转身钻进了副驾驶。杨磊一屁股坐进车里,急吼吼地先把空调开开。

“真是,热死了。”

冷风猛地从风口劈头盖脸地喷了张楚云一脸,带着的灰尘洋洋洒洒地在空气里漂浮。张楚云一时反应不过来,被灰尘冲了脸,连着打了两个喷嚏。杨磊笑了一声,再一指头下去,除了空调开到最大以外音乐也喷薄而出。充满节奏感的乐曲在音响中动次打次地敲击着,还能依稀能听出是一首抒情曲的蹦迪版。

“这是《从前》……”张楚云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的舞曲版?”

“什么舞曲版,瞎胡闹版差不多,把我最喜欢的歌改成这样,还敢说自己是舞曲。”杨磊油门踩得很大,超车速度惊人,但车子很稳,“不过看完那种场面,就得听听瞎胡闹的曲子,要不脑袋疼。”

“是吗。”

“是呀,”杨磊一甩方向盘过了一个弯,“以毒攻毒,古人诚不欺我。”

什么狗屁理论。

张楚云憋了一会儿,在顶撞上司给自己来个清净和忍辱负重给上司留下好印象之间徘徊着,直到觉得自己就快被这冲耳的噪音给弄得脑袋疼了,终于抬手把音量调低了两格。杨磊瞥了他一眼,他淡然地迎上了杨磊的目光。

“很吵,”张楚云说,“对耳朵不好。”

“吃炸鸡对血脂还不好呢,你吃不吃炸鸡?”

“不吃。”张楚云说,“对身体不好的事我不干。”

“为啥?”

“说了,怕死。”

“那就不该当武警。”杨磊切了一首歌,结果下一首还是动次打次的“抒情款”舞曲,“也不该当警察。”

“是吗。”张楚云放松地靠在了椅子后背上,“但我都干了,挺怪。”

是挺怪。

杨磊想,听说张楚云今年25,已经是从战场上退役下来的兵了,而他今年28,也只是当着刑警的小头头,或许也没什么资格教育张楚云。

但他看张楚云莫名地不顺眼——也不是不顺眼,就是觉得这么年轻就看那么多这些东西……

就是,怪可惜的——明明还有那么多更平顺的路,小年轻有个契机选择别的,还一条道走到黑……图什么?

二人不再说话,只有咚咚作响的舞曲一遍一遍循环着。杨磊专心地想起了今天看到的案子,线索太少,连被害人是谁都无法确定,所以首要目标还是确认她的身份,找到第一现场——时间就是生命,拖得越长,这个案子就越悬。

他有种强迫症。

手上绝不能有悬案。

尸检化验进行了相当长的时间。

杨磊平时挺痞一人,工作起来却格外认真。他要求把尸体身上所有细节都查个干净,报告上除了致死伤口,拟合凶器形态,还要把尸体生前的病症和死前服过的药物一一查清。

吕法医早就习惯了他这样陀螺一般的工作作息,家里也没有人等着,干脆就舍命陪君子地钻进化验室。小王的工作倒是干得差不多了,他也不回家,叫了一箩筐的外卖边吃边侃。

“单身狗没人等嘛!不回去啦~麻麻还要骂身上臭。”小王又摆出兰花指,“一会儿又说我工资低要让我转业啦,真的很麻烦!”

“工资低敲打我没用,”杨磊轻而易举地听出了小王的弦外之音,顺手捞了他一根玉米,“你们这一级都差不多,我管不了,你问夏局——不过就你这熊样儿,我估计悬。”

“哎呦,所以不敢嘛!”小王笑呵呵地把自己的外卖护住,“他又要说我瞎胡闹了!”

“瞎胡闹。”杨磊替不在场的夏局补上这句,“哎,废话少说,监控查了吗,怎么样?”

“很可惜,”小王遗憾地摇摇头,“西街,市里最繁华的地方之一了,你猜怎么着,那块儿的监控早坏透了,半点影像莫得!”

“操,那么大人流量的地方没人检修监控?!”

“人流量大才敢明目张胆地不修。总有人想,那么多人,出不了事。”

“……?”

哪儿来的声音。

杨磊和小王对视了一眼,顺着声音的方向慢慢弯下腰,结果一眼就看见张楚云匍匐在地上,不知道在找什么。

“你还没回去?”杨磊感觉这个姿势让自己的脑袋有些充血,连带着声音都低了,“干嘛呢你,找什么?”

“上司没回,我不能回。”张楚云抬起眼皮看了一眼杨磊,“找插座。”

“手机没电了?去,小王,把你的充电宝给他。”

“得嘞!”小王立刻从口袋里掏出一个袖珍型的充电宝,“来,张哥,走一个?”

“不了。”张楚云吭哧吭哧地找了一会儿,终于在桌子角下找到了一个插座,“不是手机,是水杯。”

“水杯……?”杨磊一愣。“这年头水杯都能充电了?”

“嗯,我在我家楼下买的。”张楚云从桌子底下冒出个头来,“说是能电解水,让水里充满氢气还是什么的,总之延年益寿。”

小王闻言噗嗤一声笑了,“电解??”

“氢气?”杨磊也扬起眉毛,“延年益寿?”

“嗯,你们不信?”张楚云从书包里掏出了一个巨大的水壶接上电源,蓝色的光芒顿时从瓶底亮了起来,旋转的灯光让严肃的警厅瞬间有了蹦迪的氛围,他抬起头看着面前的两个人,“我觉得那个推销的说得蛮有道理的,不是说氢的氧化性很强?”

“是还原性,谢谢。”杨磊叹了口气,“幸好它不会唱歌,要不然我的头一定更疼。”

“你喜欢会唱歌的杯子?”张楚云很明显理解错了杨磊的话,皱起了自己的眉头,“那种一看就是山寨吧?”

“你以为你这个不是山寨?”

——杨磊本想这么说,但看见张楚云认真的表情还是没说出口。他叹为观止地看着梦幻旋转灯光水瓶,感慨夏局真是给他捡了个神奇的人物。

“多少钱?”小王凑在了张楚云身,“还挺好看。”

“我也觉得好看。所以我觉得这一千多花得挺值的。”张楚云笑了笑,“还能置氢,很厉害。”

杨磊沉默了一会儿,“……你一个月工资多少?”

“2000出头。”张楚云面不改色,“勉强够活,好在家里有房,不用睡大街。”

“真够低的,”小王咋舌,“赶紧考试,赶紧转正,这年头两千多能顶个什么?”

“顶俩水壶呗!”杨磊哭笑不得地拍了拍他的后脑勺,“来,吃东西,我看你这是穷得缺营养,成了傻子了!”

张楚云被拍得头歪了一下,倒是也不生气,他笑了笑,干脆跟着那两个嘴里没数的人谈起了案子。

“我觉得嫌犯对西街没准很熟。你们都不知道监控坏了,他却知道要把尸体扔到那边。”

“那没准是个偶然呢。”杨磊刚嘲笑完张楚云,下意识地就否认了他的想法,“就那么经过,顺手一扔——”

“那这样假设的话,不就没完没了了?断案需要一个方向。”张楚云学着杨磊下午说话的语气,把耳边的长发挽到耳后,“西街人虽然那么多,看上去很危险,但是其实是最难查的。首先那一块儿没有监控,其次每个人都大包小包,调取周边的监控完全无法确定谁是嫌疑人,而且那里还有人会扔腐烂的肉,一时半会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无论他是不是有意,这都挺巧。”

小王愣了愣,突然鼓起了掌,“哟呵,可以啊,有点队长的意思!”

“我们缉毒那会儿有个碰头的基地,那里很隐秘,不好查,我一碰上走投无路的情况,就想往那里钻,”张楚云摆摆手,“我就是……设身处地一下,毕竟我已经在地下待了太长时间了。”

延伸阅读

杰勋加盟  http://www.redroomimages.com/g4zm.shtml
杰勋礼品盒总部是一家认证的绿色包装企业,主营瓦楞纸箱、彩印包装等一系列包装产品。是白

三立加盟  http://www.redroomimages.com/s4ey.shtml
我公司还拥有前沿的数码影像技术,所有技术均小本培训。大量批发数码影像设备和耗材,水晶

怡航假睫毛加盟  http://www.redroomimages.com/ys4e.shtml
平度市怡航睫毛加工厂生产销售美容假睫毛的企业。地处美丽富饶的海滨城市-----青岛这

臂湾母婴用品加盟  http://www.redroomimages.com/2uy.shtml
臂湾母婴用品,全进口母婴连锁品牌,由北京臂湾科技有限公司倾力打造,致力于提供可信赖的

日佳加盟  http://www.redroomimages.com/xe6w.shtml
郑州日佳是一家在国内同行业中起步早、起点高、发展快研发生产:高频感应淬火设备、中频感

指南者商城加盟  http://www.redroomimages.com/untq.shtml
指南者商为响应互联网+工业制造的号召,推动工业品整个行业的共赢发展。通过整合行业资源

泊科琪加盟  http://www.redroomimages.com/nfkb.shtml
泊科琪地暖是混凝土输送泵、小型细石泵、二次构造柱泵、砂浆泵、细石混凝土输送泵等产品生

家具情缘加盟  http://www.redroomimages.com/ds6s.shtml
1.培训椅(塑钢培训椅,布面培训椅,仿皮培训椅,钢木培训椅,带写字板培训椅,旋转写字

韩蒸传奇加盟  http://www.redroomimages.com/qw7.shtml
韩蒸传奇汗蒸房作为水木天河(北京)装饰装修设计有限公司旗下的知名连锁品牌,致力于为广

华生园加盟  http://www.redroomimages.com/anvi.shtml
项目介绍:华生园,给人的总是惊艳,总是惊喜连连,华生园加盟,给你带去连连的腰包撑大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言情小说吧》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玄幻大夏之镇天魔君第一章在线阅读

    第一章:花臂影后此时正是凌晨3点。“啊~啊啊疼,求你了,啊~轻点轻点!”女子尖利的叫声从房间里传来,尽管房门紧闭,在大厅中的人们也听得一清二楚。江雨芙面无表情的看着面前疼得龇牙咧嘴的女人。白秋。只要见上一面,她就绝对忘不掉这个女人的名字。五年前,白秋获得了金龙奖的最佳女演员奖,成为了演艺圈内当之无愧

  • 我,地球第一刀在线阅读第六章

    就在花满楼跟陆小凤走出禅房,要去搜云间寺的假山时,门外连滚带扑的进来一颗球,咳咳,是一个大胖子。陆小凤花满楼同时闪到门的两边,让那个大胖子能扑进门里面。还没等他们说什么,大胖子就先一步扯住了一旁花满楼的衣摆,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嚎:“少东家,不好了!大事不妙了。”花满楼挣扎几下都没能挣开他扯住衣摆的手。

  • 古月明楼第四章在线阅读

    “哈?面对你这种小鬼,还需要想小丑一样摆出什么强烈的情绪吗?我也不是什么王,就是手上有一张拿得出手的好牌罢了。不过是负起这份责任。”中原中也装作淡定的回答。“是这样吗?”太宰持保留态度。“到持为止了。”广津似乎不想多浪费时间,扯掉手套打断我们的对话。“投降吧,小子。”“我可是被吓大的,老头。”中原中

  • 我在三界开茶馆在线阅读第1章

    “帝法,你的时代该结束了。”天武大陆寒冰海上空一群元气鼓动的强者凌空而立,俯视着小船上的一对年轻夫妇。强者中的为首者语气似嘲讽、似激动地道。叫帝法的年轻男子,手一招,一件红色披风覆盖在有身孕的妻子身上。淡淡地道:“戈永阳,若非你老祖在这,我杀你如屠狗!”“你!.......”为首的强者暴怒,元气涌动

  • 每天起床都看见教主在破案07相亲

    再看,一个年轻男人与聂明远并排而坐,手里拖着鱼竿,丝毫未被外界影响。他背对着屋内,坐姿端正,上身挺拔,聂甄觉得此人眼熟,心里渐渐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她迈开步子迅速朝池塘边走去,等看清聂明远身边那个男人的模样时,惊呼一声。“怎么是你?”来人不是别人,正是案发当晚初次见面的顾庭深。顾庭深对她的质问视若无

  • 都市之逆转几率系统梦里的妖精

    这晚苏沫回来得早,还给她带了宵夜,于是这天夜里,唐墨和连日忙得七荤八素的好朋友终于有了一次亲密交流。“下午杨宇打电话给我,请我们明天到他那里去做客哎!”“是啊,昨晚他跟我提过,我问要带些什么东西过去,他说不用,他那里什么都有。”期期艾艾了一下,苏沫终于还是把那句话问出了口:“墨墨,你这次来北京,是不

  • 都市红色警戒不寻常

    夏薇所幸里沈渊比较远,不然她发起威来沈渊可能看她那样子都直接看得七窍流血倒地而亡了...“我也不太清楚,我也是第一次嘛。”,沈渊有些尴尬的说道,毕竟自己害了那么多人,肯定心里有些不舒服。“哥哥,你到底叫什么嘛?”,夏薇摆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好像不是就是对不起她一样。“我叫沈渊。”,沈渊无奈的答道。

  • 我的火之意志第5章在线阅读

    三个月了,昽应的体型成长了一些,虽然经常空着肚子但还是强壮了不少。基本上限制范围内的地方都搜索过了,印象里没有漏掉的区域,森林相当大,但风玥布置的结界控制了妖怪们的行动范围,应该是没有例外。“是我运气不好么……?”昽应爬上了树顶,咬着草根向周边望去,正思索着接下去该怎么做时,忽然觉得有东西缠上了自己

  • [火影]都是性转的错之重生入宫

    “桃叶…”宋折香是被外头喜鹊叽叽喳喳的叫声给闹醒的,若是平日她还会同身边人说一声好兆头,如今却只觉得吵的脑壳疼。“姑娘。”青枝听见里头声音,掀开帘子进来,倒了温水递给她:“桃叶给姑娘准备早膳去了。”宋折香接过,润了润喉咙。抬头看她,就算已经适应了大半个月,她看着眼前青涩,年轻了十岁的青枝还是会晃了神

  • [漂顾漂]百城连通任务第二章

    初升的明阳融暖,素淡的光晕像刚出壳的小鸡般嫩黄。李玉函做完几桩生意,休息时,摘下手上的绡胶手套。绡纱薄韧,做成手套很轻巧。将缝好的手套放在鱼鳔胶里泡上半个月,晾干后,既能防水也可以防止绡纱被刀剪划破。鱼腥难闻又伤手,为了保住纤纤十指,非得如此不可。李玉函脱下手套挂好,又在浸着紫苏叶和荪草的木盆里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