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剑道通神在线阅读第二章

作者:六道沉沦 来源:纵横中文网

在吴榭发愣的时候,程展刚要再次动手。

铺天盖地的信息素袭来。

如果说刚才只是难受,那么现在的他浑身疼极,几乎将近窒息,无路可退。

来者是一个顶级的alpha。

程展连爬带滚,落荒而逃。

吴榭从宁泊的目光之中看不见任何情绪。

但是他潜意识里觉得,宁泊一定对自己很失望。

自己上次和他相见还是大会的颁奖典礼,自己算是一个字面意义上的好学生。

如今重逢,自己先是念检讨,再是打架被撞见,自己在宁泊心里的那点形象估计早崩坏完了。

这就对了,反正他和宁泊从来都不是一路人。

吴榭朝着门口走去,宁泊丝毫没有要让开的意思,就抱着一摞书静静地看着吴榭。

吴榭揉了揉手腕,冲着宁泊说:“刚瞧见了吧,alpha又怎样,不还是一样不经打?”

宁泊忽略吴榭话里面的挑衅,目光落在吴榭左边那颗换牙期没有掉的小乳牙上,眸色深沉,附和道:“的确,很多东西都跟性别无关。”

吴榭走出去,拧开水龙头洗手,心有点忐忑。

宁泊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脖颈,又开始发痒了。

吴榭原本还以为宁泊会问自己为什么打架,他都准备好了“用看不顺眼就打了”怼过去了,结果宁泊什么也没问。

这不像是三好学生的一贯作风。

“你怎么还不走?”吴榭擦干净手,转过头来,发现宁泊还站在身后。

他歪头看着宁泊:“是想让我帮你拿书?”

“不是。”宁泊大大方方道:“我在等你。”

“等我干什么?”

“我不认识回教室的路。”

宁泊是个实打实的路痴,小时候就天天迷路。

有次走丢了,两家人找了半天,最后吴榭在小区人工湖的假山那边找到了他。

从那之后,每一次只要出去,吴榭都会抓着宁泊的手,让他紧紧跟着自己,生怕他再走丢了。

但是那是从前了。

现在吴榭跟吃了枪药一样,看谁都不顺眼,尤其是眼前的宁泊。

“多大的人了,还迷路?不会手机导航啊?”吴榭没好气道。

“我没有带手机。”宁泊说。

吴榭嗤笑一声:“怪不得说你是三好学生呢。”

“我的手机在教室充电。”宁泊听得出来吴榭语气之中的讥讽,他解释说:“刚才没电了,所以没有带。”

“行了,走吧。”吴榭说。

他跟宁泊一前一后走着,到了高三教学楼,学生都在教室学习,就算现在是下课,楼道里除了上厕所的人,也没有几个说笑的。

沉默了一路的宁泊临到教室后门的时候,终于开口了:“榭榭。”

“不用谢,同学之间互帮互助应该的。”

“……就只是同学?”

“你如果想要把我当哥也不是不可以。”吴榭说完,刚想继续走。

胳膊被人拉住,他转过头来看向宁泊。

四目相对。

吴榭挑眉:“干什么?”

宁泊一双桃花眼亮晶晶的,薄唇轻抿,耳垂微微泛红,他从口袋里面摸出来一个东西,递到吴榭的眼前。

吴榭垂眼,看着在宁泊掌心里面躺着的大白兔奶糖。

吴榭抬眼盯着他,似笑非笑。

宁泊有点不好意思,初秋穿着长袖显然挺热的,连脖颈都捂红了:“刚刚在会议室,我说的话不是有心的,我不知道你上台是要念检讨的。”

“所以,你就拿一颗糖来哄我?”吴榭觉得有点好笑:“当我三岁小孩啊?”

宁泊立刻摇头:“不止一颗。”

“几百颗也没用,我最讨厌吃的就是糖了。”吴榭一字一顿道:“尤其是大白兔奶糖。”

宁泊闻言,耷拉着脑袋,一句话也不说话,眼尾有点红。

从小吴榭就见不得他这个样子,弄的就跟自己欺负他一样。

吴榭重重吸了一口气,抓过他手里的糖,塞进了口袋。

宁泊的掌心有点痒,还残存着吴榭的温度。

“我以为你刚才会问我为什么打人。”吴榭道。

“你知道刚才厕所里面信息素浓度多高吗?”宁泊说:“隔着走廊都能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我正要去看看,就看见你了。”

“你不说我都忘了,你现在是个alpha。”吴榭这才反应过来。

他压根就忘了还有信息素这一茬,两个人之间再次陷入诡异的沉默。

一个人的声音打破了寂静:“宁学神!”

一个漂亮的Omega女生走过来和宁泊打招呼:“还记得我吗?咱们初中隔壁班的,我老是找你问题的,你居然也转来衡华了。”

吴榭挑眉看了宁泊一眼,非常识趣地转身就进了教室。

宁泊刚要追上来,就被那个女生再次拦下。

一看见吴榭进来,温子杰立刻让了位置,让他进去。

“榭哥,你也太牛批了,你知道吗?当时要不是我爸盯着我,我当场就起立鼓掌了。”温子杰说。

“是吗?”吴榭一面说着一面将奶糖盒子往桌兜深处塞了塞。

许栋三步并作两步从教室前排走过来,趴在温子杰桌上:“榭哥,你看贴吧的帖子吗?都在讨论你和宁神呢。”

“有什么好看的,一群人天天不学习在贴吧里面乱蹦跶。”

“你还逃课呢,你好意思说人家。”温子杰一脸无语。

“你说什么?”吴榭危险地眯起了眼睛。

“没,没什么。”温子杰立刻闭嘴。

与此同时宁泊抱着一沓书从后门走进教室。

宁泊的位置就在吴榭后面,一人独占一张大桌,宁泊选择坐在了吴榭斜后方的位置。

一看见当事人走进来,许栋咳嗽一声:“群里聊。”

“那你还不走?”看着许栋像是黏在了桌子上,丝毫没有打算走的意思,吴榭奇道。

许栋有点不好意思,他摸了摸头发:“那个,榭哥,你桌兜里面还有奶糖吗?给我几颗呗,周霖他吃药呢,我怕他苦。”

声音不大,刚好够宁泊听见,从眼睛的余光吴榭还能看得见宁泊扫了一眼自己。

他眼前又浮现出来在门口的时候,宁泊泛红的眼尾。

吴榭就像是炸了毛的猫一样,瞪圆了眼睛:“你桌兜才有糖呢!你全家桌兜里都有糖!你哪只眼睛看见我桌兜里有糖了?”

“你桌兜里不一直放着糖吗?”许栋有点奇怪,今天的榭哥怎么忽然变的这么小气了。

“早就扔了,赶紧滚。”吴榭不耐烦道。

许栋一脸惋惜:“扔了啊,一整盒大白兔呢,怪可惜的。”

许栋说着转身回到了自己座位上,吴榭格外烦躁地抬手揉了揉头发,深呼吸一口气。

他继而转过头来,敲了敲宁泊的桌子。

宁泊喉头微动,似乎刚刚咽下去了什么东西,空气中泛着淡淡的药味儿,看着吴榭回头,他举止从容,放下手里的保温杯。

“你刚别听小胖瞎说,我最近在戒烟。”吴榭咳嗽一声:“所以才偶尔吃一点,但是我是真的不喜欢。”

不等宁泊开口,温子杰率先扭过头来:“榭哥,你什么时候开始抽——”

话音未落,吴榭一个胳膊肘猛然轮在温子杰胸口上,疼的温子杰龇牙咧嘴。

吴榭说谎诚然面不改色:“我上个星期开始就戒的。”

“我知道了。”宁泊一双桃花眼带着笑,唇角微扬,声音格外温柔。

吴榭转过身来,更烦躁了,抬手就将手里的演算纸划烂了好几张。

自己刚才是抽风了,为什么还想着跟宁泊解释?真是多此一举。

吴榭抬眼,看向大前方坐着的周霖拧开水杯,桌上还摆着一袋子药。

吴榭将手伸进桌兜,趁着宁泊在低头写字的时候,抓了一大把糖出来。

只听见哗啦啦一阵响,吴榭用眼睛余光瞄了一眼身后的宁泊,发现宁泊低着头,压根没有看他,这才松了一口气。

他又撕了一张演算纸把糖包裹的整整齐齐。

写上许栋的名字,拍了拍前面的同学:“帮我递给许栋,谢了。”

与此同时,宁泊抬眼,目光落在吴榭递过去的那个鼓鼓的纸包上。

吴榭手机震动了一下,打开屏幕看见周霖发来一条信息:“榭哥,刚刚的事,我还要再谢谢你。”

吴榭:不用谢,反正我早就想打他了。

周霖:榭哥,我想问一下,关于那个视频——

吴榭:我知道你担心什么,放心,我不会让任何人知道视频里面那个人是你的。

周霖:谢谢你。

——————————————

这节数学课讲错题,联考题难,需要讲的题就足足二十来道。

数学老师一进来,视线就在教室扫视:“你们班又换座位了?吴榭同学在哪儿呢?又没来上课吗?”

温子杰抬手推了推坐在自己身边的吴榭。

吴榭站起来,睡眼惺忪。

数学老师看着他,一脸慈爱:“你这次数学联考又拿了八校单科第一,唯一一个满分的。”

“哦。”吴榭一副好梦被打断不高兴的模样:“还有别的事吗?”

“没有了,你继续睡吧。”数学老师微笑。

吴榭就真的坐下来继续趴在桌上睡觉了。

数学老师不止一次在课堂上说过,只要你吴榭一样数学不学就会,你上课想干什么就做什么,不来他也没意见。

宁泊的目光落在了趴在座位上睡觉的吴榭的身上,他记得以前吴榭不是这个样子的。

延伸阅读

元培加盟  http://www.martinhafner.com/d14b.shtml
元培奶粉是一家从事婴幼儿营养品研究和生产的公司,公司得益于新西兰丰富的天然牧场和奶源

诚意好食寨火锅加盟  http://www.martinhafner.com/bitc.shtml
诚意好食寨火锅加盟详情重庆厨通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是一家专业从事特许经营项目创新、开发、

凯雅闰达加盟  http://www.martinhafner.com/a995.shtml
北京凯雅闰达国内外文化有限公司是一家提供综合性咨询服务公司。咨询服务主要从事中国强制

圣鹿加盟  http://www.martinhafner.com/dqea.shtml
圣鹿总部是一家从事利是封、贺卡、相册、手挽袋、新年饰品、喜庆用品开发、生产、销售和服

爱菲特燃气壁挂炉加盟  http://www.martinhafner.com/n2tv.shtml
爱菲特燃气壁挂炉面向各地隆重招商进行中!爱菲特燃气壁挂炉作为家庭采暖更新换代产品是目

金诚世家汽车用品加盟  http://www.martinhafner.com/x56p.shtml
金诚世家品牌成立于2011年9月,公司专注于高中低档汽车方向盘套的自主研发生产和销售

驴充充智能充电桩加盟  http://www.martinhafner.com/27j.shtml
驴充充智能充电桩将继续致力于引领全球充电桩产业的发展,应对更趋日新月异的挑战,将继续

恒星珠宝加盟  http://www.martinhafner.com/jf4.shtml
恒星珠宝以融合东方文化与西方色彩又令人喜出望外的独特设计,配以天然翡翠,宝石,钻石等

净韵净水机加盟  http://www.martinhafner.com/0zs.shtml
上海净韵净水设备有限公司成立于2005年6月。发展至今,获得多项专利技术。现在我们有

美欧利加盟  http://www.martinhafner.com/6z0d.shtml
美欧利——带给中国宝宝Zui安全的奶粉和专属的品质追溯保障。?美欧利来自波兰,欧洲比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傲魂九州之千珠莲心草(10)

    第十章:千珠莲心草生怕惹怒陈倩,韩大少极为认耸的补充一句:“我的妇科从医资格证就在左边口袋里,不信你拿出来看看。”毋庸置疑,决定当场戳穿韩大少,并告诉他人民公仆的智商是不允许侮辱的陈倩提着韩大少一个翻身,把那所谓的从业资格证摸了出来。翻看一看,似乎还真像是真的。不过……在充满智慧光芒的公仆双眼前,任

  • 全修真界为我神魂颠倒在线阅读第二节

    “小李,小李,我是王经理啊,你怎么了?”在离学校不远的一家公司里两个人正上演着一跑一追的景象,其中一人眼睛无神,且速度缓慢地朝着前面的中年胖子穷追不舍,而中年胖子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大喊试图让后面人恢复清醒。终于中年胖子跑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门口,慌忙的掏出钥匙开了门,赶紧冲了进去并从里面把门反锁上,就靠着

  • 圣斗士之次元旅途之第八章

    “若真是交换,还不如别找什么夫子。”顾淮贞小声埋怨了句,被杜清溪听在耳中,看他皱起的一张脸,没忍住笑了声道:“不是同婆婆说了,找不到夫子就得在府中多关上几日?”“她只是现在这么说罢了。”顾淮贞一脸的不以为然,提到这儿,看脸色,竟还有些骄傲,微扬着下巴道:“到时再求她两句,总能让我出门。”看他这自得的

  • 天之道局LOL(1)

    LOL(1)“29号榴莲抹茶奶盖好了!榴莲抹茶奶盖!”嘶——谁这么重口味?程又青抬起头,眼睛里顿时只看得见那只骨节分明的手。程又青下意识对着那只手拍了张照,等到他反应过来抬起头去看人时,只来得及看到一个背影。有点熟悉,但又想不起来是谁。“32号珍珠奶茶好了!珍珠奶茶!”“我的。”程又青回过神,走到前

  • 大唐:我!王玄策之第七章

    天色渐沉,华灯初下,此时Q市市中心的最高建筑亮起了灯光,在夜市逛街的人们谁都不曾特别注意这座大楼,他们只知道这是一座写字楼,只要你有钱就可以到里面租一个办公室。这时在大楼里面一间豪华的办公室中,谢沐晨靠在沙发上,双手摆弄着一本厚厚的书。范星才在一个书架前不停地踱来踱去,似乎在寻找着什么。“你真的能看

  • 行尸走肉之绝境求生在线阅读章 我喜欢你

    H市,时代大厦顶层。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拿着一张照片坐在办公桌内,温柔的抚摸擦拭着,那眼神恨不得可以滴出水来。突然办公室的门开了,一个穿着暴露打扮时尚的女人出现在他的视线里。“慕总,有些事情想跟您探讨一下呢,呵呵”女人边往前走边说道。男子眼都没抬一下,只给了一个字“滚”。女人又想说点什么,却被男

  • 山中之人在线阅读阻碍

    有道是想什么来什么,就在张玉心中还在想着这突然出现的四个木叶忍者是不是来阻碍自己的时候,刚刚来到龙脉的高塔的张玉便已经遇到了这几人,而他们的目的似乎就是自己。“不知道几位拦住我是想要干什么?”张玉目光有些冷。“未来的人都是这么厉害的吗?这么一个年幼的少年竟然能让我感受到威胁。”来人正是以波风水门为首

  • 星魂道海在线阅读第10节

    泰日天回道房间,关好门,把灵石倒了出来,继续把灵石吸到金手指里去化为灵力。“金挂一现万法避,石榴裙下真神奇。金手指大法第一挂,开!”泰日天念道。泰日天层级迅速提升,这次提到了第四层又不再继续提升了。“果然如此,果然是钱不够的原因!这样看来就是灵石不够情况下,只能升到一定层级。这次才第四层,那得需要多

  • 星辰少女之黑白不分(4)

    一颗血红色的弯月斜插在夜空中,像是一把鲜血浸泡过的弯刀一样,冷咧而残忍,显得周围其他的星体都是那么的暗淡无光,谨小慎微。吱呀呀的关门声从身后传来,两个鬼差架着墨衍往前走去,走出了大约十几米的距离,也不知是用了什么方法,或者说是“神力”?反正就是有种双脚离开地面,往上面升了起来的感觉,一左一右的架着墨

  • 十方葬地贤妃

    韩默景第二日罕见的睡到了卯时三刻(现代8点),一夜无梦实在是难得好觉。崔嬷嬷早早等在门外听见屋内动静进去内室侍候韩默景和常乐公主起身洗漱。“娘子,刚刚内务司副司正过来问您何时可让那些宫婢侍人过来供您挑选。”崔嬷嬷请示道。“哦?这宫人轮到咱们自己挑选了吗?我怎的不知宫规何时加上了这条规矩。”崔嬷嬷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