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末世六界抽牌系统之骑羊做仙(4)

作者:lou小飞 来源:纵横中文网

冥府幽幽明火的包裹下,淡上了一丝看破生死的孤独感,有无常提着锁链,拉着凡人的魂魄,对着那万重地狱,向那人呵道:“今生罪孽今生偿,早知如此,何苦将那恶事做得不留余地。”。亦有位孟婆,手里端着青花瓷碗,对着个孩童,劝着“黄泉路上无老少,喝过之后,你便可重新活过”。

判官手拿生死簿,对着台下的凡夫俗子道一句“冥王让你三更死,怎可留你到五更”。一句俗话,似戏文中的说辞,而冥王台下,早已经是泣不成声。

冥府就是如此的凄凄怨怨,鬼是过来人,人是将来鬼。过来人与将来鬼之间,痴男怨女,爱恨别离,若是立在那奈何桥头,一念之,伤悲之。所以说,但凡懂几分人间红尘的神仙,无人愿意踏足此处。而仙人虽知,却也逼不得已的来了。而且来了不止一趟。

忙完手头的事,执笔判官遂而又是赔笑着走至仙人处“临江仙所托之事小人必当查个明白”,说完咬破自己的手指,两三滴血落至生死册上,生死簿发出微光,泛黄的纸张自动翻转,不出片刻,便有了结果。

仙人品了口手头的茶水,看判官捧着生死簿走到仙人跟前“查出来了,查出来了,这一世他托生在一户姓冯的农家院落里”。

仙人一听,就知道这一世投的肯定不是什么正经东西,基于前两次的经验,他翘了根二郎腿,道:“判官,你就莫要卖关子了,你说吧,这一世,他又投成了个什么稀罕相?”。

判官擦了把汉,小心道:“这生死簿上写着,这一世此人托生成一头羊,申酉年丑时降生”。

嘿,果然不出所料。

仙人问:“不知这户冯姓人家的院落坐落于何处?”。

判官答:“京城东南角的霜落村,这村子前前后后,里里外外也就十来户人家,冯家就是进村后的第一家户”。

仙人道了声谢,欲要去此处寻这只羊。判官躬身提醒了句“临江仙,您得快着些去,生死簿上有写,这只羊大限将至,明日就要被他的主人给宰杀了!”。

再次抬起头来,仙人已经飞得不见了踪影。不知道的,准会以为哪吒三太子的风火轮换了主子呢。

仙人来到霜落村,已是夜半时分。看似星辰不语,万籁皆寂,狗不叫,鸡不鸣。实则隔壁的老猫卧在别家的房顶上念经,梁上的蜘蛛倒挂在自家的旮旯角儿调情。

此乃众生太平之相,仙人感慨一声,于是隐去了身形。钻进了姓冯人家的院落里。

冯家的主人正在炕上睡的正酣,打出的呼噜令院内吃草的老牛长长呼了三口粗气。判官嘴里所说的那只羊就靠西面卧着。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仙人站在那只羊的面前,设法让羊看见自己,突然眼前冒出一个人来,将羊吓了一大跳。羊咩咩叫了两声,惊扰了不远处正在吃草的老牛,老牛哞哞夜回应了两声,好似在说“别打扰老子吃干草!”。羊不叫了。

这羊看得见仙人却认不得仙人,他叹口气,道:“想你一心想要成仙,如今这副模样,即使神仙站在你面前,你也不识得我就是神仙了”。

仙人心道,绝不可让这羊明日去见了冥王,须得想出个办法,否则几世寻来,他岂不是功亏一篑。

仙人蹲下身,摸了两把那羊的脑袋,顺带拾起手头边的干草,引诱道:“你乖些,跟着神仙有草吃”。不知是不是因为干草可口,还是冥冥注定他就要跟着临江仙走。此羊表现的颇为配合,直起身子便跟着仙人走了。

仙人这一招顺手牵羊,用的极妙,成功将羊带出了冯家院落。

话又说回来,他是度仙,专管度化众生之事,可不是夜半三更跑到凡间来偷羊的贼,成功牵出羊后,他顺手拾起地上的三颗石子,点石成金,置在了冯家的卧房门口。

继而儿回过身,对那只羊道:“托你的福,我也算是做了它一回梁上君子”。

翌日,冯家主人起身推门瞬间,三锭金子明晃晃的睡在脚边,险些亮瞎了他的眼。他拾起金子,用手掂,用牙咬,晓得那是货真价实的金子后,慌忙跪在地上,嘴里念叨了无数声“阿弥陀佛”。

之后,起身去给自己的牛羊喂草,哪里料到圈里的羊早已不见了踪影,只剩下老牛独守空闺。

唏嘘兮,羊与金子不可兼得兮。

青山绿水间,仙人将羊带到了一处潺潺流水之畔,仙人先施了道法,将从老君处讨来的仙丹逼入了羊的体内,羊得了仙丹,只觉周身神朗气清,往事一幕幕浮现在眼前。有做皇帝时的身不由己,有做梁子时的孤独无依,还有做疯子时的无可奈何。想着想着,一声羊叫不由发出。

仙人抿唇一笑,他指尖置于羊的眉心处,蜻蜓点水一点,嘴中吐了个“变”字,那羊便化作素衣公子,立在河畔,宛若一朵山间的杜若,不掺杂半分人间的烟火之气。

皇帝跪拜,叩谢仙人度化之恩。

仙人问他:“前尘往事,你可都尽数记起?”。

皇帝作答:“记起来了,往日是我太糊涂,只愿今后一心向道,为自己的过去做些弥补”。

仙人说:“你晓得便好”。

皇帝再拜:“谢临江仙再造之恩”。

仙人说:“你赎了三世罪孽,第一世,你变成荒屋房梁,受了几十年的雨打风吹,第二世,你又做了疯子,饱受了几十年的人间疾苦,而第三世,你托生做羊,尝得了世态炎凉。你所受种种,如今总算偿还了之前的罪孽,从今往后,你尽可换一副身姿,重新活过”。

皇帝问:“如何才算重新活过?”。

仙人未直言答他,只问他:“你当下可有名字?”。

皇帝立即道:“有的,褚赦”。那是他做皇帝时的凡名。

仙人摇摇头,对他道:“再想想”。

他仔细思量片刻,转而恍然大悟,他躬身拜道:“求临江仙赐名”。

仙人点点头:“名字左不过是一个称呼罢了,我看你投生在冯家做羊,以后便唤作冯旸可好?”。

“冯旸谢过仙人点化之恩”。清风一阵,落花几朵,随风入流,且话且歌。

临江仙问:“当初我说过要问你一个问题,现下该到我问的时候了”。

冯旸恭敬道:“还请临江仙发问”

“若渡尔成为一渡仙,尔今后该如何自处?”。

冯旸原地踱了几步,答:“尽得本分,以己渡人”。

临江仙脚下生出仙云几朵,笑道:“好个以己度人,时辰不早了,这便随我入天宫一起面见天帝吧”。

冯旸闻得此话,驱动念力,化身成羊。对着仙人“咩”了一声。仙人知他心意,于是以他为坐骑,骑着他上天去了。

看着脚下山川渐远,白云飞逝,冯旸深觉过往种种,富贵也好,权利也罢,好也罢,坏也罢,好好坏坏,都如同浮华一梦,权作虚化。

凌霄大殿上,天帝倒是应得十分痛快,“天宫十二生肖里本来就缺羊的位置,这便封你做个羊君,以后跟着临江仙,多学些天上人间的度化之事吧”。冯旸照例谢过天帝。

于是乎,冯旸名正言顺成了羊君。

因着是临江仙的徒弟,仙居什么的杂事也就由临江仙一手包办了。仙人住在玉虚宫,里面一座大殿加几座偏殿。大殿里面点珠坠玉,琉璃盏灯花,琳琅紫朱砂。壁画雕琢的是孔雀大明王菩萨仙羽加身,背驮着一朵小莲花,菩提下十八罗汉恭敬相迎,西方极乐光芒万丈。

仙人说:“我不常上来,因而我的仙居总是空着,那里的各殿你任选一处便可”。

“是”。

“还有,那殿里宽敞,你若觉得无趣,也可养些花鸟鱼虫解解闷”。

“是”。

“你刚上来,不晓得天宫规矩也是常理,以后若是遇见和善的神仙,打两声招呼也就可以了。若是遇见不和善的神仙,腿脚勤快些,跑开也就了事了”。

“这……”。

唠唠叨叨,念叨了好几个时辰,仙人有些疲倦。他对冯旸讲:“虽说玉虚宫也是我的仙居,但我已经习惯久居蓬莱了,若无其他事,还是要下去的,方才我说的你可都记下了”。

冯旸点了点头,想到自己刚做羊君,对天宫之事不怎么熟悉,又摇了摇头。

仙人说:“记不记得下都不打紧,三界之内的神仙没有大万,也有小万之多,众仙家各有各的活法,若不触犯天条,你便尽可能的多去探寻自己的活法,不必有所拘束”。

“这句你可记下了”。

冯旸点头作是。

仙人交待完,拍拍屁股这便要下凡,冯旸恭敬相送。

行至南天门,太上老君唤住了仙人,道:“临江仙呐,这年头儿,谁做神仙不得挨那几道雷劈,你现如今骑一只羊上来,度他做个羊君,那雷劫你打算要他如何?”。

仙人叹了口气:“说来此事当怨我,本来该是第二世时,我就该将他度化了的,谁料到自己竟因为两杯酒误了事,这下平白让他多过了第三世,这才成了只羊”。

“这让我如何忍心看他在受雷劫”。仙人感伤道。

老君道:“即使他不受雷劫,迟早也有别的劫在等着他,早受晚受,都是逃不过的”。

仙人说:“我自然晓得”。

话至此处,有仙童传话给太上老君,说天帝传唤,让他快着些去。老君只匆忙给仙人撂下一句话:“临江仙,你记着,这羊君啊,命里终是差一劫啊”。

延伸阅读

七剑镇苍穹在线阅读第6章  http://www.waltrontech.cn/x8s5.shtml
易修用精神力传达他的意思道:“听不懂,你会灵魂之力传音吗?”熊妈脑海再次响起易修的声

圣级修炼系统在线阅读第二章  http://www.waltrontech.cn/yw14.shtml
废话!是!猛地一道流光从齐继身上散发出来,怎么这么痒!浑身如同被蚂蚁啃咬一般说不出来

仇人总想攻略我[重生]在线阅读第四节  http://www.waltrontech.cn/y9oh.shtml
一切太平静了,魔龙和凤凰就这么安静的在一起,从未有过的平静,是啊,毕竟谁也不敢在两个

宿罪在线阅读第一节  http://www.waltrontech.cn/6w4a.shtml
当你点开了一本叫做《百番讲坛》的小说后,下一秒……你就坐在了节目的现场。音响喧闹,灯

我!次元群的最强喷子在线阅读比克的弱点,战斗反转  http://www.waltrontech.cn/gu0p.shtml
“嘘……嘘……”一点也不尖锐,同样也听不出来一丝的急*促,音量也一点都不大声,甚至还

海贼之木遁果实在线阅读第五章  http://www.waltrontech.cn/su5a.shtml
白马上,唐僧坐在上面老神在在。那双眼睛,恋恋不舍的看着四周的风景。“不得不说,这时候

重生:带着手机呢之第八章 孔雀翎  http://www.waltrontech.cn/affg.shtml
凌枂被凌洛淅这么一堵,堵得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你这不是在说废话么!?当然是以

佛帝权将[重生]第二章在线阅读  http://www.waltrontech.cn/dnv9.shtml
林夕谨慎的探了探头,发现那男人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要不是胸脯还有微微起伏,林夕都要以为

灵界战雄在线阅读第五节  http://www.waltrontech.cn/y6ar.shtml
(5)废之间前。玉幻心独自徘徊。“唉,这个时机找他,是对还是不对?”心下难定。“这位

弑秦记第九章  http://www.waltrontech.cn/yfdu.shtml
阮阮想说,她确实姓魏,她还叫魏姝仪。阮阮是她闺阁中的名字。所以魏濯在给她冠上这个姓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圣尊天道在线阅读第九章

    第九章我愿意照顾你一辈子顾淮宁一脸不解的看着席沐涵,“涵涵,这是什么?”席沐涵从脖子处拿出那拥有着钥匙形状的项链,随后轻松的就将暗格打开,随后轻轻的抱出了一个精致的木盒:“这是整个席家唯一值得我牵挂的东西了。”她小心翼翼的将木盒放进了包包里转身离开:“我们走吧。”一堆开门,就看到了偷偷摸摸站在门口的

  • 女房役在线阅读第4章

    “致远号”在罗毅的指令下马力全开朝着那点亮光疯狂冲刺。就像一头饥饿了好几天的野兽,冲向最可口的猎物!虽看上去近在咫尺的光点,却总是欲拒还迎地让人心痒痒,人们发现它正在往某一个方向快速运动,像是要逃脱“致远号”这头“野兽”的追捕。双方的这一次追逐,持续了足足半个月之久,让虚无环境下的这头“大铁皮野兽”

  • 守护甜心之梦樱在线阅读第六节

    西奥:“能偷偷潜入我府邸内,却没惊动守卫,来者绝非等闲之辈,报上名来吧!”云溪:“你别紧张,我是神仙!”西奥:“又来一个找死的神仙?”云溪:“我可不想死……我是来劝你的!”西奥:“劝我?你要劝我什么?”云溪:“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呀!”西奥:“放屁!若是说这些立即闭嘴!”云溪:“其实人类还是很可爱的,只

  • 师叔他总在掉马[重生]第4章在线阅读

    没人跟得上厉北辰的速度,一只耳等人追在后边绕过两个生活区就失去了新任老大的踪影。几人茫然站在岔路口,忽然听到栈桥方向传来哐当一声巨响,赶忙循着声音追过去。等他们跑到,人影没有一个,南北区之间栈桥的密封大门破了个大口。破口霸道,一看就是暴力生撕开的口子!一只耳浑身一哆嗦,摸摸自己被踹了好几回的皮肉,深

  • 沙海同人之十年一梦之第九章

    傍晚快下班的时候,李丙洁敲敲门进来,她关上办公室的门,神色忧虑地走过来,小心地看了眼印裴的脸色:“印部长,你,没事吧?”印裴挤出一抹笑容:“我没事。”李丙洁咬唇:“印部长,你放心,我会和你共进退的。”钟乔玉当上部长,印裴恐怕很难立足,李丙洁此意是说,如果印裴走了,要换公司的话,她可以跟过去。印裴明白

  • 来日方长之丰盛餐饮之行(6)

    “叮!叮!叮!晓茹姐!晓茹姐!出大事了!”此时刚给林冰洋送完东西的的冯林秀正站在安晓茹的家门口不断按着门铃。一会儿功夫之后,裹着一身浴袍,头发湿漉漉的还在往下滴着水的安晓茹打开了门,在看到门外的冯林秀之后直接说道:“没想到你居然能找到这里来,我知道你是为了林冰洋的事情来的,但我已经说的很清楚,我们之

  • 吃粽子不啦在线阅读第三章

    南菱北境与北菱的交界处有一片戈壁。宗子越将南宫澈的墓碑扶正,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他们才刚从热死人的沙漠回来,又捡到一具满是刀伤的尸体,“你跟灏真的好倒霉,好好的活人演不了,只能演死人,这多不吉利啊。”蒙亦深双手抱胸立于他身后,“死人不麻烦。”宗子越忍不住为一条逝去的生命叹息,“他明知道要他死的人不是

  • 黎歌在线阅读第1章

    南方的九月依旧让人感到烦躁不安,学校中心广场的那颗榕树上,知了喳喳的叫个不停。薛泽回过神来的时候就已经站在了这回字形走廊上,惶恐,质疑,惊讶。他刚刚在商场遇见偷东西的小偷,想要制止却被小偷捅了一刀,晕迷之前隐隐约约的听见前来抢救的医生说失血过多没救了……低头看见自己身上穿着的蓝白校服,难道上天见他见

  • 七十年代之系统带我奔小康之第四章

    正午十分,现虽是秋日,阳光却依旧毒辣,温清明领着三万军士来到了赢国国都雍城的城门前。城墙上的士兵向下望去,随即大喊通报道:“温将军回来啦!温将军回来了!”不一会儿的功夫灰色城墙中镶嵌的城门带着如年老妇人的**声缓缓落下。温清明随即领着军队进了城。望着城中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熙攘的人群,声声相连的叫

  • 末日温度第三章

    第3章杜景坤本来就吊儿郎当荤素不忌口没遮拦,此言一出,众人就知道楚依萱失宠,顿时墙倒众人推,说她想嫁豪门想疯了。各种似是而非的爆料脏水一盆一盆的往她身上泼。地沟里的馊水有多臭,她现在的名声就有多臭,简直如那地沟里的臭老鼠,人人喊打。网上全部都是‘楚依萱滚出**圈’的新闻头条,她的广告代言和综艺节目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