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LOL:上单女魔王之第五章

作者:悠悠悠 来源:飞卢小说网

江姣看着眼前熟悉的白裙子,想起了她是谁,“清清.......”

“是我,姣姣。你快过来呀。”一阵风吹过,清清的黑发飘散开来,江姣看到了她苍白的脸和捆在她脖子上的麻绳。

她双眼往上翻,舌头吐出一大截,单薄的身躯被一根麻绳吊在树枝上。

江姣:“你有病啊?凭什么你让我过去我就过去,我就不!”

“.......”

清清身体晃了晃,毫无血色的唇勾起,她抬起手朝江姣勾了勾。

江姣身体自己动了起来,一步一步朝清清走去。由于并不是江姣自己控制的缘故,她的动作十分僵硬,每一个动作都需要花费十几秒。清清离的并不远,尽管江姣努力想拿回身体的控制权,但还是几分钟就走到了树下。

清清望着停在自己身体下方的江姣,又发出一阵笑声。她的脚轻轻擦过江姣肩头,她说:“江姣,绳子勒的我好疼啊,你帮帮我好不好?”

“怎么帮?”江姣知道自己无力抵抗,只好顺着她说。

“帮我杀掉树下的两个人,我就能解脱了。”清清声音里充满诱惑。

“好。”江姣点头。

感受到控制自己的力量慢慢消失,江姣攥紧拳头,在力量全部消失的一瞬间飞速跳起,抬脚踹在清清肚子上。“姑奶奶我现在就帮你解脱!”

“啊!”江姣这一脚用了十足的力道,粗糙的麻绳刮掉了清清下巴上的一块皮肉,她的身体被踢的迅速往后荡,竟被江姣直接踢下了树。

江姣活这么大,最烦别人强迫她做事。此时怒火上头,她也不跑了,走到清清身边劈头盖脸就是一顿拳打脚踢,“老子最讨厌别人强迫我!你不仅强迫我还吓我!气死我了!我今天就教你做人!不,做鬼!!”

清清还没站起就被江姣打懵了,被打了几拳才反应过来。她抬起手,想要勾一勾再次控制江姣。

“还勾?还想再控制你爸爸?!”江姣见状,眼疾手快的抓起清清的两只胳膊直接往后掰在一起,顺手从清清身上的白裙子撕了一条直接绑起她的双手。

清清双手被反剪在身后,被江姣打了几拳,再加上刚才麻绳蹭掉了一块血肉,如果忽略她因为上吊吐出的舌头,看上去还真的有些楚楚可怜。

“我......我不控制了.......”

“我错了......”

江姣抬起眼皮,“错哪了?”

“我不应该强迫你......也不该吓你......”清清边说边哭,“可是我控制不住啊,我就死在这,我每时每刻在体会临死的时候那种窒息痛苦.......”

“我只能杀人!杀人就不会让我痛苦了!求求你,让我杀好不好?”

江姣自动忽略她最后的话,“你为什么一直在这?你们班上是发生火灾了吧?所有人都死了?”

“哈哈哈哈.......”清清听到江姣的话,开始癫狂的笑,“是呢。他们都死了,就死在那个教室里。哈哈哈哈哈哈哈.........”

“是谁放的火?”江姣被她笑的脑仁疼,踹了她一脚说。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江姣挑眉,“你不想见你的卓平了吗?”

“卓平......”清清癫狂的神色戛然而止,她声音变轻,“卓平在哪?我怎么找不到他?”

“我知道他在哪里。”江姣心里默默对卓平说了句对不起,对清清道;“只要你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我,我就带你去见他。”卓平和田芳芳在他们刚进树林的时候就不见了,江姣只能先应付一下清清,至于之后的事,走一步看一步吧。虽然她觉得自己不是什么好人,但也不会真的为了清清去害了卓平。

“好,我告诉你。”清清答应的很迅速。

清清说的很零散,总是颠三倒四。但江姣还是从她的话中了解到了一切。

这是一个渣男毁一切的故事。由于清清与宋莹和他们的男友一样都是舍友,所以清清和卓平恋爱之后四人就总是一起做事。卓平和陈辰喜新厌旧,他们与清清宋莹交往之后很快就厌倦了她们。他们总是一起去酒吧找新的刺激,一起喝酒,一起分享各自和女朋友之间的事。

后来,他们看上了新的目标,清清和宋莹的舍友——田芳芳。他们向田芳芳大献殷勤,打*谁会先追到她。清清和宋莹无意间发现他们之间的事,大闹一场。但两个男人早就厌倦了她们,他们对各自的女朋友提出分手,并向班级里的人散布自己和她们的亲//密//照。

清清和宋莹崩溃了,她们不理解为什么前几个月还浓情蜜意的男友会这么对自己,班里的流言蜚语让他们萌生死志。宋莹偷偷买了麻绳,但清清却不甘心就这样死去。她平静的找了卓平,用他的打火机来交换同意分手。然后在元旦汇演上,众人都喝的烂醉如泥的时候,点燃了教室的窗帘。

火很快蔓延开来,神志不清的众人来不及呼救便被烧死,学校想要扑灭时已经来不及了。高二五班的所有人,除了清清,全都葬身火海。

清清微笑着看完全程,然后换上了自己最喜欢的白裙子,用宋莹买的麻绳在树林中上吊而死。

江姣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高中生业余生活这么丰富吗?为什么人家高中都和自己男朋友爱的死去活来,而她都二十四了,还是个母胎单身?

算了算了。恐怖世界不必较真。

清清说完,周围场景猛地一变,空地变成了和之前差不多的树林,吊着清清的那颗大树也只剩下光秃秃的树干。冬日温暖的阳光洒下,驱散了这里的阴冷。

“现在可以带我去见卓平了吧。”

江姣点点头,解开绑住清清双手的布条。

清清轻飘飘的浮起,直接落在了江姣背上。

江姣吓了一跳,又想打人了,“你干什么?!”

“我自己没办法离开这里,只能让你背着我出去了。”清清下巴上还在滴血,她看着自己滴在江姣白衬衫的血迹,缓缓露出一个笑。

江姣磨牙,清清是个鬼,虽然没有多少重量,但是任谁想到自己肩上趴着一个鬼都有些渗人得吧。看在背着她不影响行动的份上,忍了!

江姣突然想起被她忘了的赵月末和杜宇,连忙问道;“刚才在那个树底下坐着的俩人呢?”

“哦,他们啊。被我困在结界里了。”清清无所谓道。

“你赶紧把他们弄出来啊!”江姣一阵后怕,她不知道在清清这里待了多久,那两人不会出什么事吧?

清清挥了挥手,就在离江姣五六步的位置,赵月末和杜宇的身影显现出来。

“你们没事吧?”江姣问道。

赵月末依旧是那副样子,冷静的站在地上,连衣角都没乱。

但杜宇看起来却不是很好,他的眼镜已经不知道去哪了,头发乱糟糟的,身上衣服划破了好几道,鲜血和衣服粘在一起,很是狼狈。

“卧槽!真的出来了!”杜宇快哭了。

赵月末注意到了江姣背后的人影,他退后两步,喊道;“江姣!注意身后!”

江姣朝他挥了挥手,“没事的,这是清清。她不会伤害我们。刚才我已经从她口中知道事情真相了,你们先休整一下,一会我们出树林后细说。”

三人慢慢朝着来的方向往回走,树林虽然算不上大,但也足够让不熟悉的人迷失方向。幸好有清清一路指引,三人渐渐看到了宿舍楼的轮廓。

江姣背着清清在最前面,她正思考如何隐秘的告诉卓平先不要出现,就看到道路前方隐隐约约有个黑影。

臃肿的身体已经没了四肢,只剩下手掌在无意识的挥舞。

是那个怪物。

“它竟然还没走?!”江姣神色严肃,脚步定住,然后慢慢往后退了两步。这怪物实在棘手。

怪物显然也看到了他们,它变得有些焦躁,但像是在顾虑什么,只在小路出口左右徘徊,没有进入树林。

“怎么回事?”赵月末显然也看到了它。他的声音和表情都十分平静,只有身侧的拳头紧紧攥着。

“你们怕它?”清清呵呵笑道;“没事,一个畜生罢了。”

她朝怪物一挥手,怪物稍作停顿,竟乖乖的离开了。

这一路清清十分安静,杜宇都快忘了还有这么一个鬼,他看到清清挥退怪物的动作,默默往后退了两步。

“这不会是你养的宠物吧?”江姣问。

清清脸贴在江姣肩上,只剩下一头厚厚的黑发,“我怎么会养这么丑的东西?自从我死后,这里被我的阴气笼罩。她不过是吸食太多阴气,变异罢了。”

“一个被我创造的东西,自然会畏惧我。”

闻言,赵月末问:“学校里还有其他的怪物吗?”

“就它一个。它也是运气不好,八字属阴。”清清回。

江姣扭头看了看自己肩头上的黑发,再回想一下怪物那全身的手掌,开口道:“既然是被你创造出来的,那为什么你这么菜,它这么强?”

“......”清清一愣,随即声音都变的尖锐起来,“我哪里菜?!那怪物压根没有神志,他最多也是披了一层食堂阿姨的皮而已!要不是你用我的东西绑住了我,你们一行人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江姣捕捉到了她话里的意思,她试探问道:“只有你自己的东西才能绑住你?”

“那是自然。”清清哼了一声,“我没有实体,其他的东西根本困不住我。”

江姣点头。明白了,以后就这么对付鬼怪。

怪物已经走了,三人出了树林,商量了一下还是决定先回教室。

杜宇原本想问问田芳芳和卓平,但刚一开口就被江姣打断。

这时候他们不出现才是最好的。

延伸阅读

飞塑管业加盟  http://www.codebusterz.com/uha1.shtml
上海飞塑管业科技有限公司座落于上海市奉贤工业园区,直连江、浙地区,地理位置优越,交通

木色加盟  http://www.codebusterz.com/pjei.shtml
木色床上用品经销批发的棉麻女装、童装、内衣围巾、棉床品面料、坯布以及成品销量节节高消

美林“鼎幼”幼儿园加盟  http://www.codebusterz.com/g3fc.shtml

颖颖加盟  http://www.codebusterz.com/yt7v.shtml
颖颖毛绒公仔总部主营的是布艺类毛绒玩具、毛绒公仔、玩偶、娃娃、卡通玩偶等产品生产加工

康惠宝加盟  http://www.codebusterz.com/dov5.shtml
康惠宝实业是从事食品原材料与营养食品的研发,生产销售的新型高科技食品企业。公司成立于

速蝶加盟  http://www.codebusterz.com/p0rj.shtml
速蝶电动车主营速碟折叠式电动自行车。2010年成立,注册资金500万人民币。占地面积

乐纯加盟  http://www.codebusterz.com/pk9a.shtml
乐纯小吃的产品品种有着您难以想象的丰富,在这里,您可以边吃边玩,也可以边吃边做,自己

宜家房产加盟  http://www.codebusterz.com/uu2k.shtml
宜家房产现在在大陆地区发展迅速,业务不断发展壮大,我公司主要经营全新房销售;房屋装修

广西百味香料加盟  http://www.codebusterz.com/gqel.shtml
广西百味香料有限公司是一家集食用香料研发、生产和销售为一体的技、工、贸实业厂家,在侨

小科楠创造力工厂加盟  http://www.codebusterz.com/q7r.shtml
小科楠创造力工厂针对3-16周岁儿童进行课外科技创新教育,让孩子在机器人的课堂中“做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青梅煮酒为谁斟之第九章

    --08--“宝贝儿,来,这是今天刚炖的鸡汤,赶紧喝了,替这个臭小子受罪真是辛苦你啦。”“臭小子,赶紧过来喝汤!敢把小瑾饿瘦了看我回头不收拾你!”张云雷和陈瑾一人手捧一大碗鸡汤,排排坐,乖乖喝汤。“姐,我还是你亲弟弟吗?小瑾才是你亲妹妹吧!”张云雷撇嘴,自从姐姐知道了真相之后,他在姐姐心里的地位就迅

  • 红楼之迎春的悠闲生活在线阅读第8节

    南絮换完衣服回来便听到男生愤怒的声音:“我不住院。”还真是个不听话的主啊,南絮心想。“不住院你是想让伤口继续感染恶化么?虽然你还年轻,但没必要这么折腾你自己吧,小心真的折腾出什么问题来,到时候你才真的是后悔都来不及。”一旁的护士们听到这话后在旁边不停地挤眉弄眼。南絮看了一眼,也没管她们。继续对男生说

  • 望处第三章

    叶昀举着拳头与九棘对视,后者重重点头后转身往门里去。叶昀皱眉,收了拳头,很是不爽的跟了去。“救,救我孩子,求求你们,救我孩子……”活着的是高个口中的奶妈子,她此刻正躺在高个怀里,左心口的位置鲜血直流,粗喘着大气,一口一个救救孩子,并没有说要救自己。九棘封住她的穴道,又给她喂了续命丹,一边把脉一边问:

  • 圣提亚哥家族本纪~人类危机在线阅读第五节

    说到这个后来的妻子,是韩宇考上大学后娶的。上一世,韩宇因为一家人的惨死,心里恨透了原主和大嫂的无情冷漠,在查到原主是眼睁睁看着侄儿被抱走,为了自己的利益而没有出手救人后,恨透了原主,决定让原主和他大嫂也常常家破人亡的滋味。但是韩宇那会儿还只是大三的学生,哪怕他善于经营,但短短两年时间,还是不够用。原

  • 庭院风云在线阅读第1章

    高中,最值得纪念的怕是那一整课桌的书了。成绩好的,喜欢这些书;成绩不好的,也喜欢这些书。究其原因,怕只要是经历过高中,特别是高三的学生心里门清。历史课上。陈乐坐在学渣的专属位置,最后一排,虽然他也有做学霸的梦想,奈何实力不允许。在他的课桌上,摆着比任何人都要多的书本,堆叠的一层又一层,不坐直抬起起头

  • 大唐小祖宗在线阅读第一章

    没有人知道这个世界有多大,在一个不知名的星空深处,存在着这样一个世界:这里有无数的种族,无尽的生灵,还有无穷的天地灵气。不知道是多少年前,也不知道是谁开创了修炼之道。从此,这里的每一个生灵,为了变强,为了长生,纷纷踏上了修炼之路。在这里,实力就是规则,拳头就是道理;在这里,每天都有无数的生命凋零;在

  • [足球]选择第七章

    秦霄惊讶地瞪大了眼睛,他心里想想也是。照赵非郁这霸道流氓的性子,不可能在当时明明有想法的情况下还什么都没做。但他转念想想,不对啊,那赵二怎么一声不吭就出了国。他脑中忽然闪过一个念头,因为这个念头脸颊上面团般的肉都紧了紧。他小声试探地问:“后来分了?”赵非郁极快地皱了下眉,神色不快地说:“分了,他提的

  • 书生有礼在线阅读第七章

    出来之后,杜洪相发现四周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就知道已经到了黑夜了。看了一下墙上挂着的闹钟,已经到午夜的一点钟啦。但是是今天早上进去的。所以说对比里面和外面的时间,时间的流速都是一样的。之前杜洪相进去的是意识,但是这次进去的是肉身。意识进去啦,可以根据你心中的想法,自行的调节时间长短,就跟做梦一样。而肉

  • 我的英雄学院:神级转生眼之18—22节

    【18】幽山密林,溪水潺潺,马嘶禽啼,茅草木屋。“啊唔…”屋前平地上,娃儿一口咬住小雪虎的耳朵,咂巴几下嘴,双眼瞪得老大,望向正在烧火做饭的某人。这味儿,好像一点都不好吃。娃儿不解。趴地下的小雪虎起了身,抽回自己的耳朵,跑向自己母亲身边求救。虽然不咋样,可嘴里的东西飞了,娃儿不干,啊啊几声,使出全身

  • [综]春川秋奈之失踪的墨黑(10)

    “这位姑娘,敢问你是否遇到了什么事情,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墨画平静了一下扑通扑通跳的心脏,上前问道。毕竟刚才那一幕给他的冲击太大了。“你是在叫我吗?”“是,敢问姑娘叫什么名字。”“姑娘......”那个姑娘眼里似乎有火焰在跳动。“是。”在墨画眼里,那是被强吻后的脑羞成怒。“我姑娘你妈。老子是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