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从监狱中走出的男人在线阅读第5节

作者:酸菜 来源:飞卢小说网

芳华园坐落在皇城以北,原本是世祖皇帝私辟的皇家林园,不过武帝之后作为赏赐之物,芳华园外围又辟了不少独立的院落赐给王公贵族,这些贵族又带有家族的仆役和佃户,因此渐渐成了一个开放式的大园林,外围甚至还有普通民众杂居于此,但核心部分仍为皇庄,有皇城护军把守。

清晨阳光柔和,清晨司马遹就派人接了华婉出宫,两乘青衣小轿将二人送到芳华园外围便静静退去,只有数个身穿灰服的护卫散落在人群中暗中保护,华婉仍旧一身白衣不改,素雅清淡如同一朵馨香山茶,司马遹也身着普通公子的常服,两人往路中一立,正像是一对来踏青的小情侣。

“姑姑,我不想大张旗鼓,因此我们这次就算微服出巡如何?这芳华园很大,南山坡的桃花最是红艳,我们今日的目标就是南山坡!”

“遹儿的安排甚合我意,走吧!”华婉淡淡一笑,入目的园林和院落如同山水工笔画,让她□□大起,而不远处的南山坡上隐隐透出一片桃红满山,鼻尖甚至可以嗅到那清风送来的桃花香,她深深吸了口气,便移步上山。

太子跟在华婉身后,两人缓步往南山坡上爬去,沿路不时有清晨摆摊的小贩叫卖,过了一个小坡,他们甚至还看到一个正在卖芳华园土特产的早市,而且生意还挺热闹,人流也不少,不过进入南山坡下后人流渐渐变少,待二人沿着陡峭的盘山小路最终爬上那片桃红之间,已经过了一个多时辰。

“姑姑,这里景致如何?”太子着实累了,一爬上桃林便一手撑着树大口喘息起来,而华婉胸口只是略微起伏,她擦去额角上晶亮的汗珠,眼中满是笑意“遹儿说的不错,这里真的很美。”说完闭上双目,静静的呼吸感受风中那缕缕芬芳。

忽然之间,华婉浑身一震,她嗅觉最是灵敏,一缕异香夹杂在花香之中传入鼻尖,她猛然睁开双目四下一顾。

“姑姑,怎么了?”太子看到华婉表情不对忙出言问道。

华婉紧蹙眉头,刚才那异香一掠而过,也许是自己闻错了?不过她很快便知自己的第六感实在灵敏,因为此时一点寒芒已如离弦之箭朝她胸口激射而来。

“姑姑小心呀!”

“呔!”华婉自腰间抽出随身软剑“烈火”便朝那寒芒迎了过去,硬生生接了一击,那突然出现的黑衣人脸上蒙着厚厚的黑布,整张脸便只露出一条细细的黑缝,让人无辨容颜。

见华婉挡下自己致命的一击,那刺客又如泥鳅一般扭动身法躲过了华婉绵密如针的反击之剑,紧接着空出的一只手在虚空中拨动数下,华婉的剑尖便被带的一偏,她惊讶的叫道“五花八叶拂手,你是峨嵋的人?”

黑衣刺客一语不发,竟又使出了数招,这次却不再是峨嵋派的招式,而是各种奇招诡出“神雪门惊天一剑,逍遥派梨花春雨......”刺客种种杀招攻来,华婉越斗越是心惊,这黑衣刺客究竟是何来历,为何身负数家门派武功?不过容不得华婉多想,黑衣人招招凌厉,堪称是她艺成以来平生所遇的第一个劲敌。

华婉雪白的手腕急抖,一朵朵绵密的剑花在周身舞出一道道银光,一个个大小的光圈将一旁观战的司马遹晃得眼睛都花了,到后来已经完全看不见华婉的身影,而是一黑一白两团光影不断在桃林中游走,光影中不时发出华婉的娇叱之声,而黑衣刺客自始自中都未发一言。

司马遹越看越不对劲,这刺客绝对不是他之前安排的那人,扭头回身向来路瞧去,原本一直跟在身后的灰衣护卫踪影全无,他顿时一身冷汗,倒退着一步步开始往山下挪去,随后扭头拔腿朝山下飞奔,他若是没记错,来路上有两匹早已安排好的白龙马,那刺客武功高强华婉也只是堪堪能拖住他一时三刻,君子不立险地之中。

果然没跑多远就看到了那两匹栓于路边灌木丛中的白马,太子脸上一喜便朝灌木中踏去,尚未接近白马猛然脚下一个趔趄被绊了个脚朝天。

草丛掩印下,数具灰衣护卫的尸体整体排列,其中马儿脚下,更有一名全身黑衣的男子早已气绝多时。

司马遹战战兢兢的拉下那人的蒙面巾“陈师傅!”天,身后的护卫和之前安排的刺客全都直挺挺的躺在地上,究竟是谁?他的布局安排竟然全部被破。

司马遹脸上一阵青红,已经开始有些懊恼离开华婉周围太远,他咬咬牙,并未去解马儿身上的绳索,而是又沿着原路小心翼翼的往二人激斗处赶去。

华婉被黑衣人武力压制的喘不过气了,她早就用眼角的余光看到太子鲁莽下山,不知这黑衣人是否还有同党潜伏周围,太子并不会武功,华婉心中焦急,手下越见很辣,只听得砰的一声,黑衣人一剑击来却被华婉的烈火软剑缠住一绞,半截剑尖顿时斜飞了出去。

“蜀山烈火剑,果然名不虚传,这一架打的过瘾,以后有空再来向司马姑娘讨教!”那黑衣男子喑哑的声音响起,虽然刻意变音却仍旧听得出少年人的清亮。

剑尖被毁,黑衣人便再不纠缠,脚下飞速后退,砰的一声,黑衣人扔出了一个□□,等烟雾散尽,那刺客早就不见了踪影。

“姑姑,你受伤没有?”太子堪堪赶回就看到华婉绞断了刺客的剑尖,他心中一喜,忙上来一把扶住华婉的手。

“遹儿,幸好你没事。”华婉眼中闪动着庆幸之色,她刚才激斗中无法分神唤住逃开的太子,还好那刺客并无同党潜伏。

“姑姑,那刺客是何来历,为何要刺杀我们?”太子流露出一丝后怕的神色。

“他的武功招数很杂,我竟看不出师承来历,走,我们赶紧回宫。”

不远处的山林腰间有一人远远注视着正在下山的华婉和司马遹,身旁呼啸风声掠过,顿时多出了一个蒙面黑衣人,清亮的嗓音还带着一抹少年的天真“哥哥,那女人还真是烫手的紧,可惜可惜,若非怕暴露身份无法用我的随身佩剑,我今日便能挑了她的烈火剑。”

“我们今日也并非全无所获,起码知道了华婉武功不逊于你不是吗?”那人笑着转过脸来,眼角一滴泪痣在阳光下更加殷红如血,不是华婉在入城时碰到的神秘男子刘聪又是何人?

“那接下来我们怎么办?打我是和她平手相当,生擒她更加不可能。”蒙面刺客有些泄气的说道。

“硬的不行,那便只能攻其软肋,致其要害!”刘聪好整以暇的自袖中抽出一把桃花折扇轻摇,嘴角吟着一抹自信的笑容“穆玄已经下山,我们动作要加快了。”

“哥,莫非你又要用美男计?”身旁的蒙面刺客打趣问道。

刘聪笑着用扇柄挑起身旁人蒙着脸的下巴“你这油嘴,竟打趣起哥哥来,不过你的建议不错,哼哼,华婉这样的女子确实能勾起我的征服之欲,十年前我便看中了她,十年后的她更加火辣,让人心痒,不过我跟你打*,我很快便能一亲芳泽。”刘聪脸上不禁露出胜券在握的表情。

“合欢散,逍遥乐,靡音丸......”蒙面刺客一样一样从荷包里掏出一大堆药包“哥,你要哪样?”

“你?”刘聪顿时愕然。

“就华婉那样的冰雪美人,我很怀疑哥哥你是否能赢得这个*约,不过我知道你一向不喜欢输,所以送你点调味品,让哥哥你一次赢到底如何?”少年人的笑声颇为猥琐。

刘聪不禁为之气结,扇柄一转就在蒙面刺客头上重重敲了一下“你就对哥哥这么没信心,没错,我是喜欢赢,所以这次打*,我也绝对不会输。”他一把扫掉蒙面刺客献宝似捧在手中的药包“你就等着瞧吧!”

“啧啧啧,浪费了我这么好的药!”那蒙面刺客看着散落一地的药丸摇着头“哥哥,不是我不相信你,不过你既然要*,我们不如*个大的如何?”

“你想怎么*?”刘聪饶有兴趣的问道。

刺客蒙面黑布上仅留的一条小缝中透出一丝精光“你亲她,很简单,我知道哥哥你有一百种办法可以不小心亲到华婉而让她又无话可说,可是那样的话也就没意思了,怎么都是你赢。”

“那依你而言,又该如何?”刘聪一挑眉楞看向身旁的少年。

“让华婉主动亲你才能稍显出哥哥的本事不是?但若是能让她主动缠上哥哥奉上其处子之身,嘿嘿,嘿嘿!”蒙面少年干笑数声,果见刘聪为之色变“这才能显出哥哥的魅力所在,才能算你赢了!若是哥哥你能做到,我就用七彩辟毒珠做这个*约的彩头如何?若是哥哥你输了,你便送我那把你珍藏的钩镰剑。”少年得意的说道,他知道以刘聪的个性,这样有挑战性的*约他不可能不答应。

“虽然难度确实很高,不过这个*,我应了。”刘聪冷笑一声“七彩辟毒珠你可保管好了,因为你最后一定会输!”

“那哥哥践行这个*约要多长时间?”

“半年之内!”

“不行,若是六个月才让华婉为你欲生欲死那又怎显得出哥哥你的魅力。”

“虽然你的激将法拙劣不堪,不过好吧,为了更有挑战性,我们就以三月为期,三个月之内,我必然会让华婉心甘情愿的躺在我身下。”刘聪嘴角吟着一抹淡笑,一切皆似已乾坤在握。

延伸阅读

终极之呼延觉罗修遗物【求鲜花】  http://www.xk1811.cn/yopx.shtml
叶天跟着他们来到森林边缘的据点。这里,原本是一名富豪的别墅,自从被其他英雄狩猎后,跟

束手就擒在线阅读第八节  http://www.xk1811.cn/p3zq.shtml
又说了一回儿闲话,古母问璞玉:“你回来还没见过你老子你娘吧?”璞玉说尚未去,下学后一

玄幻:我能把诗词化为力量在线阅读第10章  http://www.xk1811.cn/sgfn.shtml
梦天所在的地方正好是操场,在梦天的左侧有一过道,那里没有人,梦天径直向那边走去。“想

我和死对头被迫结婚第5章在线阅读  http://www.xk1811.cn/pvxy.shtml
但是此刻他驱使阴影已经开始蠢蠢欲动,能驾驭恶鬼之力会被称为驭灵使,但同样鬼也会逐渐复

萌狐悍妻在线阅读第七章  http://www.xk1811.cn/gfl.shtml
地震发生时,除李大壮、吕玉花外,人们都在晒谷场看电影。地震来袭时,电影突然中断,照明

撼仙第六章在线阅读  http://www.xk1811.cn/d8jq.shtml
“村长,你说在这里;凌夜又会跑哪去呢?,是不是被那个一直隐藏在海底的血章给吃掉了?”

永恒固化第4章在线阅读  http://www.xk1811.cn/pzzs.shtml
今天,他让李勇集合了所有的寨兵,就是为了淘汰那些老弱病残,他们除了摇喊助威,在真正的

逆流青春时代娶公主?  http://www.xk1811.cn/s9mw.shtml
我愣了足足有三分钟。啥意思?这玩意儿要跟我配对?难道它看上哥了?不至于吧,虽然我对自

超神学院之镇边将在线阅读第八章  http://www.xk1811.cn/dqti.shtml
离开任务堂,秦宇依照前三天的习惯,先回到住处吃点东西。他的住所和仆人以及其他非弟子人

淼淼怎能安之命在线阅读第二章  http://www.xk1811.cn/b4je.shtml
我整个人还沉醉于识海内前世的传承之中,大脑高速运转,整理着灌输进识海的大量信息。我对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这届重生太难了在线阅读第6章

    第二天上午的体育课,两班混上。这学期他们班选修排球,班里男多女少,体委带着几个男生去器材室取排球。趁着器材没到位的空档,体育老师安排大家先做热身运动。苏浅舒展身子,又压了压腿,昨夜没睡好,头微微发懵。她的睡眠质量一直不算好,稍有动静就清醒。昨夜被塞了钥匙和药,导致整夜难眠,他虽然总是喜欢强吻她,但在

  • 综反对校园暴力在线阅读第六节

    这事换做旁人,怕是要被吓得不轻。可李盛岩却从不惧什么牛鬼蛇神。他以前觉着这些都是编出来吓唬孩子的故事,现在觉着即便这世上真有什么鬼怪,那也是些怕人、见不得人的东西。否则为何非得鬼鬼祟祟附在他身上,而不大大方方的来同他见见。他回想了下李渔的话,心道,“这怕还是个没有骨头的胆小鬼,父王不过打了一巴掌他便

  • 第一玫瑰在线阅读第7节

    说这话的宋宸烨,绝对处于神游状态,两眼冒星星,满脑子只有钟筝,简直不要太帅啊!噗!钟晟只感觉到一口鲜血逆流,果然是,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只怕猪一样的朋友。感觉到钟筝杀人似的目光,钟晟急忙大声辩解:“姐,你别听他的,他吓傻了啊!我说的是,你平时对待我温柔如母,对待那些犯罪分子的时候凶恶如虎!”“回家再教

  • 王子妃转校记之第六章

    Chapter06一场意外,出乎意料的把这档节目推上了收视强档,林隽尧那一期的收视率首次突破了1.5,排名更是挤上了前五名,要知道,近几年来在众多明星真人秀节目的围攻之下,歌唱类的选秀节目可都是破1都难啊。虽然这次节目中的选手争议也增多了,网络上正反两方的意见几乎是五五持平,相当于有多少人在赞这个节

  • 我住豪门校草家在线阅读上门挑衅

    “在下奕星,当代棋王顾师言门生弟子,虽年纪尚幼,却得家师七份真传。今日于众目之下,奕星见艺心喜,胆敢挑战公子棋艺,请指教!”都这样了,奕星再不邀战书那脸可真挂不住了。年轻一代第一的头衔,岂能受辱。“我看那人也就是运气好,或许以前认过这棋局,才能这么快破出来的。”“对,我敢打*他不敢应战。对奕与破局,

  • 大管事升职记第5章在线阅读

    从月峰一如既往的安静,越不凡也不知道是不是住在了兴书堂了,从那天离去后再也没有回来过。顾仙仙在这里呆着无聊,掐指一算,从上次她服用过丹药已经过了六天了,再有一天,她就要吃第二颗了。也就是说,她只剩下六十四天的时间了。这让顾仙仙怎么能够不着急。顾仙仙这边正想着,那边她的师父越不凡就回来了。越不凡回来的

  • 二十一颗星第三章在线阅读

    “叶主公,叶主公……你没事吧……”麻仓叶觉得自己耳朵旁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忽近忽远,一下子似乎从遥远的天际传来,突然又近在耳边的感觉,让人有一种空间错位的感觉。麻仓叶翻转一个身,习惯性的挥了挥手,嘟嚷着说道,“阿弥陀丸,让我再睡一会儿,天都还没有亮呢……你就让我再睡一会儿吧,不然的话,等会儿把安娜

  • 世界拯救系统在线阅读第四节

    “最近你为什么这么晚回家!”斯碧尔一回到家里就面临特瑞西阿斯·特里劳尼的质问,不过他一点担心的意思也没有,“你最好管住你自己,不要在外面惹事生非!”特瑞西阿斯严肃地看着眼前低着头,站在大门阴影下看不见表情的女孩,嘴巴抿成一条直线,满眼的不耐烦,“不要再接近斯内普家的男孩了。”他也不需要她的回答,他只

  • 锦帐春在线阅读第8章

    诡异的气氛,终于让有的人承受不了。忽见东首一条大汉霍地站起,戟指向叶昊喝道:“姓叶的听着:我关西解文豹来到侠客岛之前,早已料理好了后事。解某是顶天立地、铁骨铮铮的汉子,你们要杀要剐,姓解的岂能皱一皱眉头?要我吃这等肮脏的毒物,却万万不能!”叶昊知道这些掌门人有所误会不过也不作解释,只是呵呵笑着劝道:

  • 异世救世录在线阅读第六节

    大伯见到齐泽涛已经是陈笑被关的第五天了!本来前一天就到了县里,但是县政府大门进不去,还在问到了齐泽涛的住址!于是大伯蹲守了一晚上!“齐县长,你好!我是坪川乡陈村的村长,我叫陈云福!”看到刚准备出门的齐县长,大伯连忙赶了过去!“同志,你好!找我有什么事情吗?”“我父亲让我把这个给您!”说完从口袋掏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