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龙行于天在线阅读第六节

作者:闲意态 来源:17K小说网

安王在京已经呆了有一个多月了,外人看来,新帝对安王的赏赐源源不断,内人看来么……

安王府。

季怀直走了这一个月,对宫城到安王府这段路途早就驾轻就熟,而安王府的人对季怀直的到访,也早就见怪不怪,已经能颇为镇定地行礼请安了。

季怀直站在安王府的大门前,朝着他身后伸了伸手,跟他来的人,忙把牵着手里的马往前走了几步,将马缰递到季怀直手里。松手后,还颇为不放心地站在原地顿了下来。

这边,季怀直拿着马缰的姿势有点儿别扭,不过他自觉这没什么打不了的,颇为随意地向原先的牵马人摆了摆手,“辛苦啦,你先去回去罢。”

那匹马被季怀直的动作牵动,有些不安地原地踏了踏步子,随后又摇头晃脑地喷了个响鼻。

那牵马人看得心惊胆颤,这位主儿牵马的姿势别扭得很,一看就是第一回动手,早知如此,他似无论如何也不敢将马缰递过去。若是这畜生突然发疯,伤着了季怀直一星半点,不说他自己,他一家老小的命都得搭进去。

他正待开口劝阻,那头一个穿着靛色外衣的青年从王府走出,上前几步,行礼拜见。

季怀直有些奇怪,“茭白,怎么是你?皇叔呢?”

任茭白,就是随着安王来京的两人之一,虽说名叫茭白,不过这人可是一点都不白,常年在边疆风吹日晒的,想也知道是白不起来的。

“回禀陛下,殿下方才出府。不知圣驾降临,实是怠慢,还望陛下恕罪。”他一面说着,一面仔细打量季怀直的神情。

季怀直真的是愣了一瞬,这个月他时不时地往安王府里跑,安王一直都在府里头,他竟全然没意识到安王竟然还会出门。

不过,他转念一想,又觉得这也没什么可奇怪的,安王又不是来坐牢的,出个门怎么了?先前那一个多月,一天十二个时辰都在府里头闷着,那才叫奇怪呢。

想着,他又释然了,他摆手笑道:“没事没事,我就来给皇叔送些东西来,东西我送到了便好,皇叔不在也无甚要紧的。”

任茭白见季怀直神色间没有半点不虞,心下一定。他就说么,陛下对王爷的态度,怎么看都不像有恶意的样子——王爷和李构就是想得太多了……

这般想着,任茭白唇角微勾,左侧颊上也显出浅浅的酒窝,又忙行礼谢恩,“末将斗胆替我家王爷,谢过陛下赏赐。”

这边季怀直将手里都缰绳往前扯了扯,作势要递给任茭白,一面开口道:“你看看这马怎么样。”虽是问句,用的却是肯定的语气。

季怀直虽是不懂马,但也知道,能让盛产良马的永州当作贡品送来的马匹,肯定不会是凡马。

任茭白早就注意到季怀直身后的这匹马,身躯高大、四肢修长,眼眸大而有神,看起来就极通人性,更难得的是通体雪白没有一丝杂毛。

那马似乎被季怀直扯得不舒服,摇晃了几下脑袋,但到底也没有什么挣扎之举,而是顺着缰绳的力道,往前踱了几步。

先前季怀直没有提起,任茭白虽是看到这马,却不好多加关注,此刻自然是接过缰绳,眼神发亮地打量着这马,面上欢喜的意味甚浓,连声赞道:“好马!好马!……同殿下的蹑景比起来,也不遑多让!”

季怀直先听他赞“好马”之时,就忍不住弯了弯眼睛,只不过听他后半句话,面上的笑意却是一顿,几乎要怀疑任茭白是故意这么说的了。不过看了看任茭白几乎黏在那匹白马身上的眸光,他还是觉得自己大约是想多了。

——想要送礼物,结果人家根本不缺怎么办?

季怀直一时犯了难。余光瞥到那马通体雪白的毛色,他忽然灵光一现,开口问道:“茭白,你可有坐骑?”

任茭白倏地转头,有些磕巴地道:“陛、陛下,您的意、意思是?”说话时,差点咬了自己的舌头。

季怀直点了点,笑道:“你要是没有合用的坐骑,这匹马就送你如何?同你的名字也相配。”送不了安王,就送他身边的人嘛……

“没有!”任茭白斩钉截铁地摇头,随后似乎有些激动得不知如何是好,竟是向季怀直行了个伏拜得大礼,“谢陛下赏赐!”这次说得可比之前情真意切地多了。

被叫起之后,他似乎也是意识到自己方才有些失态,神色略有些不自在,但面上还是兴奋居多,眼神还是不住地绕着那匹白马打转。

季怀直不大懂马,不怎么理解任茭白此时的兴奋激动。

他有些艰难地做了个对比:穿越之前,如果有人送他一辆法拉利之类的超级跑车……大概他的表现也就如此?

……如此个毛线啊!

上辈子不说法拉利,连拖拉机都没有人送他……/冷漠.jpg

不过,无论如何,看着自己送出去的礼物这么得人喜欢,季怀直还是心中熨帖的,当下也是不自主地眼角微弯,脸上也带了些许笑意。

“敢问陛下,这马可有名字没有?”那边任茭白在得知这马归属自己之后,对它真是越看越喜欢、越看越满意,忍不住开口问到。

季怀直顿了一瞬,转头看向那个帮他牵马过来的马夫,方才他接过马缰之时就叫人走了,这马夫也不知为何竟一直未动。

不过也正好,季怀直瞄上这马也没多久,一直“那匹白马”“那匹白马”地代称,还真不知道这马叫什么。

季怀直显然和这马夫并没熟悉到心有灵犀的地步,那马夫被季怀直带着疑问地看了一眼,立刻就是浑身一个激灵,忙地躬身道:“下奴告退。”而后小心翼翼地躬身倒退几步后,便转身快步离去。

季怀直一时竟愣住了。

能在皇宫里吃得开的各个都是人精,季怀直实在是挺久没经历过这种被会错意的情况了……

那边任茭白见状,哪里还不明白季怀直的尴尬之处,他忙开口打圆场道:“不知这畜生能否有幸,得陛下亲口赐名?”

季怀直立即顺坡下驴地点了点头。随机便转头打量了一下这马,它显然被御马监的人打理得不错,身上的毛发干干净净的,阳光一照,白得都有些发亮,连眼上的长睫都是雪白的。

一个印象深刻得称呼霎时涌上心头——

白龙马?

想到这个名字,季怀直下意识地瞥了一眼任茭白头上高高束起的发髻,默默地咽下了到了嘴边的话。这么帅一小伙子,以后万一秃了……季怀直拒绝想象那可怕的场景。

他又微微沉吟了一会儿,忽地灵机一动,开口道:“就叫‘白兔’罢。”

“白兔?”任茭白鹦鹉学舌般地重复了一遍,脸上的兴奋雀跃渐息,神情也透出些许欲言又止意味。

“对,白兔。”季怀直带着笑意点头,对自己取得这个名字颇为满意。

人中吕布,马中赤兔。这匹马既然是通体雪白,那自然应当叫做“白兔”……

察觉到任茭白的表情有些奇怪,季怀直有些疑惑地看了看他,询道:“你不喜欢?”

任茭白极为艰难地摇了摇头,沉默了半晌,还是忍不住委婉道:“臣以为,这‘白兔’身姿矫健,实在是威风得紧……”所以,叫“白兔”是不是不大合适?

季怀直点头应和道:“确实威风。”却没有听出任茭白话中之意。他心满意足地抚了抚“白兔”的鬃毛,对任茭白笑道:“你可莫要堕了它的威名。”

任茭白:……

既然安王不在,季怀直也不打算进安王府,在门口和任茭白寒暄了几句,便告辞了。安王带来的这两个人,都是爽直的性子,是以季怀直告辞之际,任茭白也没虚言挽留,颇干脆地行礼恭送他去了。

虽然马的名字不尽如人意,但得了好马总是让人心情愉悦。任茭白送走了季怀直后,在门口吹了半天的冷风,才稍稍冲凉了些自己有些发热的头脑。

旋即就意识到一个问题,刚才陛下是不是说,要给王爷送东西来着?

他侧头看去,那匹名为“白兔”的白马也似有所感,看了他一眼,雪白的羽睫微动,透出几分无辜之感来。

任茭白脸色一下子变了数变,最后自暴自弃地伸手拍了拍马鬃,自语道:“反正你都是我的了。”

顿了顿,似又强调地补充道:“御口钦赐的。”

********

这边季怀直倒不清楚任茭白那番纠结,离了安王府,他便一个人溜溜达达、不紧不慢地往宫城走去。

只是刚走出没多远,就有一名骑士越过他飞奔而去,走的竟是宫城的方向。速度太快,季怀直也没看清楚骑手的面容和身上铠甲的样式,只是隐约注意到他背后似乎背着三柄红色旗帜。

这么快速度……这人也不怕冲过了头,冲到皇城里头,让人给拿刀拦下。

季怀直无意识的感慨了一番,也未多放在心上,仍是一边慢悠悠地走着,一边思索着安王的去留——他自然是想把安王留在京城的。

虽说就藩是历代传统,但京城里这不是还有个明晃晃的、野心爆棚的例外么?例外这种东西,只要是开了先河,后来的就容易多了。季怀直觉得自己要是努力一下,还是可以把人留住的。

留住是能留住,现在的问题在于:安王到底愿不愿意留下来。

季怀直就这个问题问过安王,对方也是一丝犹豫都无地点头应下了,完全看不出有什么不愿意的。

可那之后他再去安王府,安王待他又恢复到了开始时的毕恭毕敬,虽然安王对他一直挺恭敬的吧,但是到底还是不一样……

说得具体点,大约就是安王先前对他,还带着些看自家子侄的亲近。可那次之后,两人之间,就充满了君臣之间的距离感。

季怀直有些头疼地叹了口气——当皇帝就是这点不好,永远别指望从其他人嘴里听见真话。

延伸阅读

久福塑胶制品加盟  http://www.mediacontactbenin.com/a9zk.shtml
久福塑胶制品创建于2005年8月本公司系中型民营企业,是为食品包装、印刷、电子、加工

法国兰其尔国际洗衣加盟  http://www.mediacontactbenin.com/x0rj.shtml
加盟条件1、具有强烈的环保意识。2、能够遵守加盟店规章制度和加盟合同,共同对兰其尔的

蒙奇拉茶加盟  http://www.mediacontactbenin.com/ldb.shtml
蒙奇拉茶具有天然、健康、解渴等特性,比碳酸饮料更加爽口、解渴,比水饮料更怡人有味,而

徐记牛奶甜品世家加盟  http://www.mediacontactbenin.com/65ei.shtml
徐记牛奶甜品世家招商加盟。徐记牛奶甜品世家是新鲜美味和愉悦创趣的很好结合,是多彩而幸

鑫精元加盟  http://www.mediacontactbenin.com/yvz2.shtml
鑫精元手机壳总部专门把网销事业部独立成深圳市寻梦人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并有自己的“寻梦

智佳乐潜能培训加盟  http://www.mediacontactbenin.com/s2eu.shtml
上海宏域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总部设在上海,新西兰知名投资公司BEKLAND控股,聘请多位

飞天加盟  http://www.mediacontactbenin.com/n995.shtml
飞天背景墙秉承”品质、精益求精”的质量理念,以强大的产品开发、高品位的产品设计、快速

家汇超市加盟  http://www.mediacontactbenin.com/gw8h.shtml
在德清家汇超市的基础上,浙江家汇连锁超市有限公司于2006年6月28日正式启动,并成

洁神干洗加盟  http://www.mediacontactbenin.com/bghb.shtml
辽宁洁神福诗隆国际贸易有限公司是以专业承揽大型中央洗涤工厂与水洗房筹建、大型工业洗涤

茶巢茶饮店加盟  http://www.mediacontactbenin.com/b5nd.shtml
“茶巢”是厦门哥弟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旗下品牌,2008年携手台湾人-阿吉弟创立于中国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末日浩劫之拯救在线阅读第五章

    “来人,送她们去医院。”管家吩咐道。“是!”**顾言送完叶染,便回了新苑。这一地的狼藉管家不知道向顾言怎么解释,眼瞅着顾言就要回来了,便冲楼上喊道:“叶二小姐,少爷快要回来了,行李收拾好的话,快点下楼,到门口去等他。”叶娆正在收拾衣服,便听到客厅有人下逐客令,还要她去门口等他,好大的面子。管家见楼上

  • [博君一肖]GGdd只管甜第三章

    “伦敦就是个鱼龙混杂的大污水坑,汇聚着四面八方的罪犯、特工和游民懒汉。有时候做出预测的关键不在于掌握可能的涉事者,而在于筛选相关的知情人。得益于我无处不在的‘贝克街小分队’,如果这个带着尾戒的光头男人不再订阅他的报纸,我会第一时间知道;如果这个打着唇钉的女人在离开伦敦前并没有把她的狗送去寄养,我会知

  • 重生之八零军人在线阅读第2节

    “欸,我说Tahlia,是你分他午餐,怎么反而是你向他道谢?”Tahlia身后的褐发男孩戳了戳她的背,问。“嗯?这样不好吗?”Tahlia回头,微笑。“反正我的目的达到了,而且,说不定这就是他表达谢意的方式啊。”褐发男孩依旧不解,低声咕哝了一句。“果然Snape家的就是怪……”“好了,Will,别这

  • 兰弈在线阅读第2节

    一股浓浓的烟火气钻进鼻子里,元熙呛得咳嗽几声,睁开眼睛。一间柴房?慢着,她的眼睛好了?元熙伸手摸摸小腹,平平坦坦,自然,孩子已经不在了。桌上摆着一个旧茶壶,顾不得什么粗瓷脏碗,元熙挣扎起来连喝了个饱。门外两个婆子有说有笑。“听说没,三小姐是煞星转世,会克人呢。”“可不是,她一靠近大少爷,大少爷的病就

  • 师姐又掐我桃花在线阅读不平等待遇

    在得知自己比正牌女主早来三年后,某人真是神清气爽啊,养伤的日子也变得舒服不已,光明正大的享受着张氏的偏心,林老爹的补助,哥哥们的慰问,还有几个小侄子侄女的陪伴,日子过得那叫有滋有味啊。田小雨甚至想仰天长啸,钥匙女主不过来,我就太舒服了。“对哦,我为什么不想办法避免夏春花惨死,导致女主穿过来?夏春花为

  • 大小姐的平民恋人第二章在线阅读

    林凡把自己采购回来的食用材料,带到了铁剑门的厨房,交给了里面的大厨们,剩下的他们会处理,而林凡则是回到了杂役的区域,带着扫把前往,武练场,进行打扫,杂役要做的事可是很多的,不光是要采购材料而已,武练场顾名思义就是专门修炼武功的场所,是铁剑门专门修建的大广场,门中弟子都会在这里修炼自己的武功。而铁剑门

  • 带着系统去春秋建城[基建] [参赛作品]第三章

    磐舟天鸡。是鸡,再不是凤。葬送了全部氏族成员的王,即使达摩利斯之剑没有落下,石盘没有否认,但我也不能容忍自己再居于王座之上。我不配‘凤圣吾’之名。他已经死在了过去。而从今以后,我就作为飞不起来的鸡,掂量着自己的能耐,苟活下去……在这小姑娘漆黑的双眸看看他时,磐舟天鸡闪过了如此多的念头,以至于这悲伤让

  • 我的世界很奇怪之用不着三个月

    男人咬牙说着,还不忘偷偷打量小丫头的表情,还钱什么的,缓兵之计而已。只见她脸色猛地一沉,在听见两百亿的数字后,笑容也僵住了。“……两百亿?!”时理理不由换了个惊讶的眼神重新把男人打量一遍。霍檀见她好似被这数字吓到了,强忍着身体的疼痛直起腰,昂首挺胸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这是打过八折的,还没算你利

  • 超神学院:我能无线复制在线阅读第7章

    萧不凡颤抖的双手推开朱红色的大门,大院儿清清静精的,居然没有一点生气,给人一片死气沉沉的感觉。一步步跨进院落,草丛中一个老者引起了萧不凡的注意,老者手拿着打更的器物,静悄悄的躺在杂草中,嘴巴犹自张得老大,眼睛瞪得混圆,脸上竟然还挂着惊恐的表情。这是打更的晨伯。萧不凡不敢想象有什么事儿能让他老人家感到

  • 星际传奇之巅峰玩家第十一章 又一位女神出现

    司机估计也是一伙的,见势不妙立即停车,连滚带爬的逃走。李铭有些不舍的看了看清纯小妹妹,最后还是忍不住在她的额头亲了一下,安慰道:“没事的,他们已经不能伤害你了。”李铭走过大汉身边,又不解气的一脚将他踢晕,这才不紧不慢的走下客车,向逃跑的司机追去。司机在马路上亡命狂奔,很快便跑出了一百多米。他不由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