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琅琊榜同人] 君倾之第六章(6)

作者:羲玥公子 来源:晋江文学城

第六章,白骨

唐文秀弱弱的问:“方总,化龙镇现场经理已经六神无主,只能尽量保住现场,不让外人知道,他在那边等你拿主意,你看……。”

叫上司机陈小龙开车直奔化龙镇,方世才忍着头痛,只觉浑身难受,居然有了晕车的反应,好不容易熬到化龙镇,已经有些虚脱。

刚到现场,灯火通明,挖机也没熄火,正有一下无一下的挖着,这不很正常?玩人呢?

化龙镇现场经理李子明迎了上来:“方总辛苦,实在没办法了,只能劳你大驾。”方世才阴沉着脸:“说说。”现在不是责怪谁,让谁担责的时候,尽量齐心协力解决问题。

李子明此时哪还在乎方世才的态度,介绍说:“这里是苗族祖祠,祖祠后面就是一个土堆,据说埋着此地苗族第一世老祖,具体埋了多长时间已无从考究,有说几百年,也有说几千年。公路是从祖祠前面过的。但前面过矮,而且有个池塘,要绕过池塘填一段。”

众人已到现场,李子明指着介绍的地方一一说明:“本应填池塘,但这是祖祠,风水讲明堂玉带,所以只能绕,填的土方需要从后面用挖机挖过来,本来白天好施工,但是太多百姓围观,为了安全所以进渡缓慢。我们协商了一下,反正剩的工作也不多,就决定多干几个小时,加班完成。没想到出事了。为了不引起百姓的担心,我们只能继续施工,分散注意,尽量不让百姓感到反常。”

李子明的做法是对的,方世才压制着头痛与心中的火气问:“通知镇**了么?”李子明无奈回答:“没有,不敢啊,这化龙镇是苗族聚居地,早就听说所有附近苗族都认为这里是祖地。”

天黑方世才也看不清周围究竟是多么好的风水宝地,当然就算白天他也看不懂。即然一个民族的人都认同此地乃祖地,那定是极好的阴宅之地。

听李子明继续说:“**里面大部分是本地苗人,更不用说村里了,我怕走漏消息,谁也不敢通知。”方世才沉吟:“能恢复么?一个晚上有太多操作空间的。”

李子明摇摇头:“方总你来看。”带着方世才朝祠堂后面走去。

顺着挖机开辟的便道走到祠堂边时,白炽灯下,方世才看到路边一堆黄泥里露出一小截中指大小的白色小棍,什么东西?不会是人骨吧?

这坟埋的年头都无法考究了(在中国有一传统,只要有文字记载的民族都会有谱书,这是家族史书,远的可追朔到春秋战国。最完整的可能要数孔子一脉。就算没谱书,死人后大小有个道场,再没钱都会有一本‘经单’简单记载道场大小事宜,记载着能追朔的先人。就算历经战火,在国人心中这是无比宝贵的东西,是一个氏族的根,是首要保护的对象,遗失的很少。这里的苗族生活这么多人,应该有家族史书一类的文字记载,即然都无记载,那年代应该十分久远),骨头应该早化为泥土了,方世才伸手捡了起来,这只是个小动作,别人也不会太在意(要是有什么值钱的,这么多人来来往往哪还有你的份),这是一根十来公分的棍子,入手略沉,不似骨头轻飘飘的。

昏暗的灯光下也只是瞧了一下,好像中空的,手的感觉上棍子有孔。也看不真切。

用力轻轻一握,好像是玉石一类的光滑圆润,很有手感。只是这一握,方世才感到一丝恍惚,隐隐约约听到一声惨叫,这是一种很幽远,一种灵魂深处的感应,并非真的听到的。四周望了望,一切正常,并无异常之处。

“咦”方世才站住轻咦一声,众人扭头望向他,唐文秀知道方世才今天晚上不舒服,在宾馆时就头疼,忙问:“还好吗,方总?”

方世才摇摇头说:“没事,走吧。”带头朝前走去。心中却满是疑惑,难道这根白棍子能治病?因为他的头不痛了,而且还无比清醒,浑身也感觉不到一丝疲倦,这他妈见鬼了。

悄无声无息把棍子揣进上衣内兜,还扣上扣子以防滑落出来。回去得好好研究一翻,如果真能治病,这他妈绝逼是神物啊。价值无可估量。

来到祖祠后面就见一山坡,挖机在山傍作业,山坡也挖了一小半,坟应该就在山坡被挖的地方,却见李子明不动了,不由问:“怎么了?”

李子明满脸古怪道:“到了。”“到了,坟呢?”方世才四周扫视,目光所及之处并未见到坟头,唐文秀也四处寻找。方世才心中突然一个激灵:“你不会告诉我这山坡就是祖坟吧……?”却见李子明无奈点点头。

不由感叹:“这他妈得埋多少人?万人坑啊。”

李子明说道:“据说就埋了一个人。”这是一个直径四五十米的小山丘啊。

可惜,被挖了一个大缺口,方世才不由来气:“这么大一坟,眼瞎了也挖不到吧,还他妈挖这么大一口子,没个把小时挖不出来吧,缺心眼逗我玩呢?”

这他妈怎么恢复,从傍边挖来回填?就算填好了也看得出动过啊。李子明急忙解释:“就动了两下,我看到后已经急忙阻止了,谁知坟自己塌陷下去了。”

方世才已来到被挖的地方,只看了一眼,指着李子明就开骂:“你他妈哄鬼呢?塌方与挖的老子看不出来?逗老子玩呢?”说完大喊:“文秀,小龙走,回县城,老子不管,该坐牢坐牢,该被打死又不是我,大不了老子不干了回家种地去。”

李子明急了,拉住已经走了几步的方世才带着哭腔:“方总,我错了,求你想想办法。”方世才也只是气话,他要不干就不会来了,为了翻倍的工资,为了十万奖金,该干嘛还得干。

闷声道:“你应该知道,我来干这个负责人就为大伙,为公司顶缸的,大家心知肚明是为了什么,我是在玩命,不是替你李子明一个人背锅。”

李子明连连点头:“明白,但要解决这事我级别不够啊。而且也想不出个好办法,我一个人可以走,一帮兄弟是我带来的啊。况且也不敢走,挖祖坟他妈的是犯法的啊。这是老祖坟哪,古墓啊!够我把牢底坐穿的,严重要吃枪子的。还要面对几千上万人的怒火,公司也鞭长莫及。方总,想办法拉兄弟一把。”

正此时,方世才电话响了,掏出一瞧急忙接听:“陆总,这么晚了还不休息?”陆总声音低沉:“挖坟的事知道了么?啊,你在现场啊,这个事情十分棘手,李子明的死活不重要,重要的是事情的性质,关系到公司的名誉,尽量要安抚住百姓的情绪。不要把事情弄大。如果把事情处理完美,董事会决定奖励十万。”

顿了一下又说:“如果没有把握处理,先稳住李子明,让他到自首最好。明早之前把工人全部撤走。公司会和**交涉,事件交给**处理。记住,现在十二点,你只有两个小时,三点之前必须作出决定,四点之前必须把人一个不留撤离。天亮之前离开青山县返回本市。其他的施工队可能已经得到公司的指示,应该在集合人员了。两个小时后等你的消息。明白了吗?”

“明白”方世才脑袋见了汗,事情严重到这个地步了么?

挂掉电话,见李子明希冀地望着自己,叹息道:“公司决定,撤离所有人员。”李子明颤抖着说:“公司放弃我了?”

看来这小子早就联系过公司,拉我过来是准备让我垫背的。幸好老子一副事不关己的作派,要是真把自己当作个人物,把事情揽过来被人卖了都不知道。

李子明见方世才准备让唐文秀通知人集合,拉过方世才:“方总,借一步说话。”生生把方世才拉到一傍,不等方世才开口就说:“方总,只要让我过了这一关,你开个价。”

方世才摇头:“李经理,这么大的事我能有什么办法?这就不是钱的事,搞不好要吃子弹的。”李子明才想了想说:“一百万!”

多少?方世才心中狂跳,这小子这么有钱?都他妈的干工地的,你如此优秀?见方世才不为所动,红眼咬牙:“二百万,方总,不能再多了。”

方世才眼珠乱转,两百万背这个锅值不值?这孙子不会逛我吧?他真这么有钱?开口道:“我上有老,下有小……”李子明低吼:“三百万,够买你的命了吧?你应该清楚自己就是来卖命的。你要真步了前面四个的后尘疯了,公司出不了这么多钱的。你要担了这个责,无非就是坐个十几年的牢,比起疯了来讲,应该千值万值。”

方世才皱眉:“为什么是我?工地大把的人,三百万可以买几个人的命了。”李子明道:“他们级别不够,担不起这个责任。要知道,这件事一旦发酵,肯定要有一个身份够份量的人背锅,平息苗族百姓的怒火,而且这是千年古墓,法律上也有惩罚的。”方世才此时的头脑十分清醒,不停衡量得失,比较之下已经选择了背锅。

方世才考虑的是这孙子真这么有钱?不由问道:“你抢银行了?钱从何来?”不干不净的钱是拿不稳的。

李子明干笑:“我爸是公司副董事长,我主要是下基层锻炼一翻好接班。”靠,拼爹啊,这他妈早算计上我了吧?

难怪陆总会让自己不要管他死活,我就算不承担责任,他老爹也会用钱不停保他没事。这是撞枪口上了,而且让我担责即合符情况又比较划算。方世才想了足足十分钟才说:“如何付帐?”

“现金一个小时,转帐十分钟,我也不怕你赖皮”李子明有些得意,嗜血说:“你也不用担心我耍赖,陆总和你情似兄弟,他盯着呢。况且你连这种锅都敢背,我也怕你报复的。”

延伸阅读

丫丫加盟  http://www.dublinhotelsbook.com/abx9.shtml
加盟丫丫美容美容商机商机商机加盟加盟加盟加盟加盟商机加盟加盟加盟丫丫丫丫加盟连锁加盟

法蕾雅竹纤维加盟  http://www.dublinhotelsbook.com/6n1x.shtml
法蕾雅竹纤维育于2000年,正式组建于2008年。位于中关村金融走廊,地处北京奥运商

一多洗衣加盟  http://www.dublinhotelsbook.com/sg9x.shtml
一多洗衣加盟_公司简介陕西一多洗涤有限公司是一家集干洗、湿洗、皮货保养及品牌推广为一

TSAOCAA朝茶饮品加盟  http://www.dublinhotelsbook.com/uqb6.shtml
由于对茶纯粹,近乎于偏执的追求,创始人心中似乎有一片奶茶的圣地,而团队就行进在朝圣道

快服务配送加盟  http://www.dublinhotelsbook.com/xf0.shtml
快服务配送是快服务配送供应链集团旗下品牌,定位打造“基于移动互联网技术的全国零担快运

味益纯加盟  http://www.dublinhotelsbook.com/g3qs.shtml
暂无

恒缘加盟  http://www.dublinhotelsbook.com/aoth.shtml
暂无

三为车灯加盟  http://www.dublinhotelsbook.com/6u1q.shtml
三为车灯是广州三为电子有限公司旗下品牌,以改装、配件、培训、加盟为一体,打造中国专业

益祥加盟  http://www.dublinhotelsbook.com/glfl.shtml
益祥医疗设备产品质量稳定,技术出众,具有较强加工能力与开发研制能力。益祥医疗设备以优

味小煲加盟  http://www.dublinhotelsbook.com/8tr.shtml
味小煲是餐饮行业备受瞩目的品牌之一,它经营的排骨肉蟹煲、杂烩肉蟹煲等,多年来无论是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综英美]假如生活辜负了你在线阅读惊人的销量(新书求收藏!)四更

    8.惊人的销量(新书求收藏!)四更(第四更送上!).................................东方日报董事长办公室!这个时候,一个穿着西装的小伙子拿着东方日报怒冲冲走了进来:“表哥,那个程博根本不将我们放在眼里!父亲他们一走,这些老家伙就踹鼻子上脸了!”马成昆摆摆手,示意那正给

  • 从二次元世界归来在线阅读第9章

    雾落谷,谷如其名,谷内像是白雾的归宿一般,充斥着浓浓的白雾,浓如牛奶般化不开。根本就看不清十米之外的景物。明明的炎热的夏季,这里却如初秋般。让人感觉淡淡的薄凉。当知道秋彤,也就是那个白发女子所擅长的本领时,凌逸儿就知道自己挑对宝了。武功,医术,阵法,琴棋书画。不过之后的那些琴棋书画,凌逸儿自动无视之

  • 浩劫长歌在线阅读第二次抽卡

    等平安无事的吃完了外卖,艾薇也没心情继续看王刚大叔当嘉宾实力卖队友的**节目,她心力憔悴回到二楼,觉得自己需要看一看昨晚**获得的奖励,才能抚慰她幼小饱受摧残的心灵了。等回到了房间,艾薇打开了从棋盘**拿回来的那一个羊皮卷,然后满怀期待的打开,羊皮卷空白一片,不过脑海里传入声音……【叮,恭喜通关《棋

  • 权少宠妻百分百第五章在线阅读

    “高阶丹药,更是不能用金钱来衡量的,比如这个紫玄破丹,可以给长期停留在一阶巅峰而不能突破的武者提供突破的机遇。”“这个是金钱无法替代的,再有续命丹,可以给寿命即将走到尽头的武者或普通人续命延命,能够增长寿命,还有各种各样的丹药,功能都是很实用的。”寒老不断地给赵锌普及丹药方面的知识,随着赵锌对寒老普

  • 七零极品小媳妇之第三章

    结婚证刚好就掉在了阮妤小姨的脚边,还不等阮妤反应过来,小姨就眼疾手快的把结婚证拿了起来,翻开一看,看见了阮妤的名字,顿时惊叫,“姐,姐,依依结婚了!”小姨这一喊,阮妤顿时觉得人间不值得……大家都齐刷刷的盯着她,就好像阮妤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吓得抱着阮妤大腿的小表妹都往阮妤身后躲了一下。阮妈妈从厨

  • 网游时代:百倍奖励启(三)

    兽王张开血盆大口,硕大锋利的牙齿令人胆寒,柳庭全身虚脱,正从空中快速下落,毫无挣扎之力。“我不甘心……”柳庭想到,他还想保护妹妹。“砰!”枪口火光闪出,子弹迅猛打在兽王脸上,被击中处焦黑,皮肉绽开。“吼啊!”猴王大怒,因为刚刚那一枪,不仅打破它的皮,主要是力量很大,它的头被打歪了一下子。而就是这歪的

  • 盛世蜜婚:陆爷宠妻成瘾之第五章

    古月把杯子摆在桌上,正准备给俩人倒水时,突然察觉到两道让她无法忽视的目光。“怎么了?”把杯子往俩人面前一放,古月坐下后笑着看向她们,这眼神露骨的就差把她搂怀里安慰一番了。“没事,就是想问一下,高人你说的更好的解决办法是什么?”小芳被古月这坦然一笑,笑得她是小脸微红,毕竟原主人都不觉得日子艰难,每天这

  • 投我美男,报之以稿之回忆

    温泽看楚汉傻傻的可怜,孩子气的很,一直当他是小孩子一样,态度也是温温和和的,每次他送来东西也都接受,并且还礼,没想到却是为人所趁。有人在楚汉送来的奶茶里下了药,温泽根本没什么记忆,醒来之后便和楚汉睡在一起。让温泽没想到的是,他的未婚夫洛恒早上来他住的地方找他,恰巧看到了这一幕。洛恒和温泽本来马上要领

  • 西部命运的救赎在线阅读第8章

    屠婉儿在餐馆门前上了车子。车上,荣福说道:“屠小姐,二少爷本是想亲自来接你的。但是他临时有事,所以先走了。不过他吩咐过了,要我务必好好接待你,不能有一丝一毫怠慢。”虽然眼前这个屠小姐其貌不扬,但他总觉得,这不是普通的人物。光是那可怕的力气,就让人敬畏了。遂他心里想着拉拢下屠小姐和二少爷的关系,至少别

  • 择命师在线阅读第一章

    “啊——”一声惊呼划破天际,惊得一群红嘴白鸽扑扇着翅膀飞起。他朝声音传来的地方仰头看去,眼睛被耀眼的天光刺得难以睁开,朦胧间,他似乎看到一个少女正从凉亭棚顶滚落。迹部景吾下意识地伸出了双手,鞋底大力碾过掉落的花瓣,小心调整着位置,连胳膊的弧度也调整好。掉下来的人正好落在他带着一丝冷意的怀抱里。他的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