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我的娃娃日常 叶罗丽+综漫第5章在线阅读

作者:墨水清秀 来源:晋江文学城

若不是谢灵乔反应快,见这些人往后退,心知有古怪,便也默默往后退了开来,恐怕现在就得被误伤。

一共摔了七个啤酒瓶,碎片大都摊在一起,人若趴在上面做俯卧撑,手掌必定是先被扎破流血的。

若是撑不住,脱力坠下来,扎破的就不仅仅是手掌了。

“上!上!”

围观的众人兴奋地欢呼吆喝起来,“是男人就上!”

李金锦离谢灵乔最近,他抬起手,拍拍他胳膊,笑开了,一个劲儿地怂恿对方,声音听起来还是那样爽朗热情,根本不像砸酒瓶的人:“去啊,弟弟,你去做完十个俯卧撑,今天的试练就算是完成啦,以后哥肯定罩着你!”

谢灵乔看了他一眼,目光澄澈如水。

谢灵乔才不信他的鬼话。

李金锦被对方近距离的这目光一触,发觉对方真是唇红齿白、眸似秋水,气质还很特别,就是那种雾似的林间似的海水似的浅浅的忧郁,特别干净,且莫名的有种划过天空的坠落感——

蛊惑着人,叫人心甘情愿陪他一同向下,跌落在最黑暗,或最光明处的一种奇异的坠落感。

很美,悬崖上开到快要腐烂的花一样的美,濒临死亡,或新生的一种美。

砰、砰、砰……

李金锦的心脏像是被一只手攥住,在这一瞬间,快速地跳动起来。他不受控制地咽了口唾沫,很突然地,他产生了一种被击中的感觉……

很强烈的,想要去靠近眼前这个少年的感觉。

他还未从这种类似于眩晕感中回过神来,谢灵乔已经上前几步,转身,站在了地上一堆碎裂的酒瓶前,谢灵乔慢慢地卷起自己的袖子,露出一截白得晃人眼的手腕。

他看起来,是真的要应他们的话,趴到碎开的啤酒瓶上做俯卧撑。

好事者已经鼓起掌来,叫好声愈发大。此间气氛显是已推至高潮,热闹如身处菜市场,哪怕背景音乐已经关掉。

少年的身形,瘦削而不柔弱。

他身上裹着千篇一律的校服,简单又保守,在这样的地点、这样的时间,看起来就像只误入虎狼之穴的小绵羊。

但他的眼神,并不怯弱。

从刚才起就坐在沙发上的叶长安,将懒懒的视线朝吵闹的人群飘过去时,正看到谢灵乔这个眼神。

叶长安的眸子在对方身上定了定,漫不经心的。

眼看谢灵乔马上就要俯下身去,有的姑娘看他长得又嫩,气质又尤为惹小姑娘怜爱,便不忍地开口劝说。

不劝则矣,这一劝,三中的男生不乐意了,坚决要谢灵乔再多做十个,还欲上手来推搡谢灵乔。

实则这变故也就几秒钟的事,但现场是迅速的愈发混乱起来。

就在这时候,原本偏安一隅的叶长安,忽然开了口,叶长安从沙发上站起身,往人群这边踱步而来,嘴角挂着笑意,“很晚了,都散了吧,这单我请客。”

又从一旁的小几上顺手抽出一瓶酒,亲手倒了一杯,递到谢灵乔面前:“能喝吗?”

众人面面相觑,见叶长安这样说,又这样做,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叶长安这是在给谢灵乔解围呢。

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大概是,他们吵到叶长安了?但既是叶长安开的口,他们自是不会不给他面子,一个个短暂地愣了下后便都道好或点头,打着哈哈就退开去,继续各自玩各自的。

谢灵乔垂眸,睨着对方端酒杯的手,这手五指修长、骨节分明,是优渥家境养出的白皙温润。

因他未曾抬头,也就没能看到对方神情如何。

周遭的混乱已然散去,像廉价爆米花电影的散场,喧嚣浮躁味儿依然留了下来,空气中混合着漂浮着油腻的、无论哪个季节都存在的乏味与滥情的味道。

谢灵乔接过对方手里的酒,仰起脖子,一饮而尽,而后抬头,半分不怯场地与对方对视上。

有少许未咽下去的啤酒沫子,自嘴角淌下,使得少年青涩未褪的容颜看起来有些狼狈,那一双眸子却漂亮得惊人。

音乐重新在乱哄哄的包厢里流动起来,是有人切了歌,慵懒**的女声——

“……Grind me down roll me up

(……将我轻轻捻灭又将我再度卷起)

Press me up against your lips

(把我紧靠在你的唇上)

Let me fill fill your lungs

(让我的气息填满你的肺腔)

Then breathe me out……

(然后将我缓缓呼出,随风飘荡……)”

谢灵乔的容颜,在这歌声里,也似沾染上几分魅惑来,光影斑驳陆离,他的一双甚至如琉璃一般澄澈的眼,在这一刻,亦溢彩流光起来。

叶长安原本欲移开的视线,就这么被这双眼睛捕捉住。

有人在欢呼,有人在抢麦,有人在玩着**大声嚷嚷。

叶长安盯着谢灵乔的眼睛,很缓慢地,微微勾起唇角来,“啧。”

他轻声道。

第一天的试炼就这么稀里糊涂地半途截断,大约是觉得不尽兴不甘心,这里学生会的几个老成员又将谢灵乔看似热情无限地勾肩搭背着拉了过去。

拉到他们的位置坐下,并一个劲儿地给他灌酒。

谢灵乔没有以前的记忆,不知道自己从前酒量如何,但现如今……他的酒量,是真不怎么好。

这些人给他灌酒,才刚刚一杯下去,他胃里已有些不舒服,又多灌了几杯后,胃里已经是烧灼一般,火烧火燎。

原本他是可以拒绝的,但试炼已经跳过,这群男生哪里肯将灌酒整人的机会再白白放掉——他们这一群人,别的不说,聚会、泡妞、整人皆是惯常干的,最喜欢变着理由拿没权没势的穷学生玩乐。

谢灵乔长得好看,欺负起来视觉上就更享受,不就更有趣。

“再来一口再来一口,酒是个好东西……”

灌着灌着,除了谢灵乔眼前天旋地转,飘飘欲仙乎不知何所往,有个右耳上打了三粒耳钉的男生也像是醉了。

男生双眼迷蒙,一张口呼出的便是浓浓酒气,雾似的,打在谢灵乔耳际,男生笑得不太清醒,低声道:“灵乔啊,听说你喜欢男的,我不介意,你不如就跟了我,我给你买房买车,每个月都给你零用钱,你知道我爸是做什么的吧……”

谢灵乔虽醉,这会脑子却还在,他头靠在背后皮质靠垫上,脸上染上绯红之色,唇上润泽,娇艳欲滴,眯了眯眼,伸手,打了下男生的脸,啪的一声,“学长,喝酒!喝!”

他这一下,打出的声音是响,实际上小手软得没甚力气,挨在对方脸上并不疼。男生被这么一打,也不知那根筋搭错了错了,不仅不怪罪谢灵乔,反而哈巴狗似的嗯嗯应和,抄起旁边一瓶开了的白酒,咕咚咕咚就往自己喉咙里灌。

灌到一半就脸色惨白,抑制不住地弓了腰跑一边吐去了。

谢灵乔抿抿唇角,意识愈发混沌。

又有人给他灌酒。他想要推开,可是又浑身如同散了架,或是被那武侠小说里的贼人下了软筋散,没有力气。

……

也不知过了多久,满地狼藉,人东一个西一个,趴的躺的,在还未关掉的社会青年土嗨风大紫大绿大蓝灯光一闪一闪地映照下,如同话本里打雾气腾腾深涧处藏的一群妖魔鬼怪。

张牙舞爪,黑心黑肺,其形可怖。

尚清醒着的人已没几个,其中,就有一个叶长安。

有人手边扶着一个,过来问他的意见:“长安,要不要叫保镖上来,把他们分别送回家?”

叶长安彼时刚接完电话,闻言,游目环顾,道:“好,你去叫吧。”顿了顿,看着一个方向,语气稍慢了些,“他留下。”

问他的人疑惑地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正好看见谢灵乔侧躺在一张沙发上,蜷缩得像个婴儿一般,黑发乱糟糟的,不知给谁揉乱的,阖着目,像是睡着了,睫毛浓密,很长很翘。

少年的一只手,于沙发边缘垂下,手腕纤细得,仿佛轻轻一折,便会断掉,血管清晰。

——————————

凌晨一点多。

川市近郊的一处独栋别墅。夜幕如泼墨,颜色深深,压在地平线上,二者早已融为一体。只有三两颗光芒微弱的星星,醉醺醺地挂在犹抱琵琶半遮面的一弯月亮边上。

水银般的秋月。

别墅的一楼窗帘被拉开来,大大的落地窗前,一个高挑的少年侧影在灯光下显露出来。

叶长安站在落地窗前,左手端了一只高脚杯,杯中尚余三分之一的红酒,色泽清凉,如舞女的衣裙。地板上,拉着他长长的影子。

距他不过几米远的长沙发上,侧躺着一个比他小两岁的男孩,——准确来说,应该是蜷缩。

那男孩本不是过分瘦弱的身形,此时两颊酡红,双眸紧闭着,眉心哪怕在睡梦中也微微拧着,婴儿一般,两条手臂将自己环抱着。

显得人愈瘦,脸愈小。

叶长安端着酒杯的手,并没有动,他微垂了眸,似在沉吟着什么,实则是心中划过一抹说不上来的烦躁感。

他没有多管闲事的习惯。

今夜却带了一个几乎算的上是陌生人的男孩回来——平日里在学校,基本没有过交集,今日前他二人更是连一句话都不曾说过,可不正是陌生人么。

叶长安的视线,略略落在那边沙发上的少年并不舒展的身影之上。——那蜷缩的模样,束手手脚,一看便并不舒服。

就当……是做慈善了。

光可鉴人的地板上,脚步声逐渐朝角落里的布艺沙发上靠近。

离少年仅剩不到半步距离,叶长安俯下身,预备伸了手去,抱起对方。

“……师父……”

醉得不省人事的谢灵乔,在混沌之间,嘴巴张合,囫囵吞枣地吐出两个字来,声细如蚊,若不凑近了听,很难听得清楚究竟喊的是什么。

叶长安眸色定定。又听谢灵乔呢喃了一声,仍是这两个字。

……师父?

延伸阅读

阴阳界异事录在线阅读第8章  http://www.htykids.cn/ygxf.shtml
爵焱心中暗自庆幸。夜的漆黑让她看不见前面的路,这次完全没有计划的出逃让她心里很没底。

网游之轮回之路这就是地球  http://www.htykids.cn/ppe2.shtml
穿好衣服,李念珍就决定一定要把舞夜送走,一定要送走他才可以,舞夜并不是晚上的舞夜,而

末日安可在线阅读第4章  http://www.htykids.cn/gwgd.shtml
638楼:楼上觉得能成的都死心吧,海伦娜·克拉瑟斯早就跟人订下婚约了,上将跟她一万个

[张云雷]心悦君兮君不知阿在线阅读第七节  http://www.htykids.cn/bib0.shtml
逍遥子笑着说臭小子那两门武功和我教你的北冥神功是一个档次,对了少林寺轻功和暗器就不要

女装不是我的错在线阅读反召唤  http://www.htykids.cn/srzk.shtml
又是一个寒冰之夜,冻结的累累尸骸形成一座小小的冰山,他就站在其上,任由冰霜冻结。风起

[综英美]女主来自异世界在线阅读第五节  http://www.htykids.cn/pkx3.shtml
在白棠身上,许安志就没占到过便宜。最初他觉得白棠是个废才时,因为从不欺凌弱小,所以哪

[八荒·人间界]极凰花吃了是她  http://www.htykids.cn/p210.shtml
花心明本还沉沦在他磁性好听的嗓音中,但听清翟修礼所说的话,她就不淡定了,“什么我欠你

绝地求生:主播别秀了之痛击小三  http://www.htykids.cn/y9n9.shtml
“我替她喝。”文子轩淡淡的对着她说。周围围观的女孩无一不露出羡慕嫉妒恨的表情看着凌玲

被迫嫁给敌国暴君之后在线阅读第九章  http://www.htykids.cn/sqpr.shtml
云霄派的练武场位于半山腰上一个开阔地上,名义上叫练武场,其实说白了也不过是一块被打扫

王爷他有病在线阅读第4节  http://www.htykids.cn/ybv6.shtml
见江辗不爱搭理自己,江菡珊耸耸肩,转身往矿车那边走了几步。但是没走几步,她又停下脚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诛仙青云志之云轩若遇在线阅读第六节

    在拂樱的居所中拂樱自己正斜斜的靠躺在椅子上,手里拿着闲书目光却没在书上,反而落在了自己不远处同样毫无形象靠躺着正在看书的枫岫身上。没错,的确是枫岫主人。那次将人扫地出门后,拂樱以为起码在妖世浮屠祸害苦境之前自己都不会在见到这个人了,谁知不过三日,外面的护阵就被惊动,然后还没等他查看究竟,枫岫主人就出

  • 小师妹她又凶又靓在线阅读‘**之防’

    不!不能让他把合约给撕了!那是美男的梦想!任何人都没有权利去毁了它!就算是身为美男双胞胎弟弟的他也一样!既然他答应了过来代替美男签约,那么他就要将这件事完美收尾!原本还有些挣扎的眼神立刻坚定了起来,在黄泰京举着合约的手即将用力的时候,美女慢慢的张开了嘴。。“Panisangelicus,Fitpan

  • 春闺记事第四章

    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别人眼中吃错了药的司沅芷见苏璟予看着自己,便轻轻开口道:“太累了的话就睡一会吧。”苏璟予转了过去没继续把注意力放在司沅芷身上了,婚都结了就算是个傻子还能离咋的,苏璟予已经决定默默承受这一切了。在苏璟予刚刚转过去的时候,就听见旁边又传来了一句话,语调轻快:“是不是有很多人追你呀?”苏璟

  • 反虐攻略诗文之道破极限(第2更,求鲜花)

    放在赢安辰穿越之前的那个世界,如今的辽东城便是将来的辽城州都督府驻地,更是未来**的辽阳市!而在这个世界,这个时间节点,辽东城则还属于高句丽!一座拥有千万人口、五阶极品护城大阵、百万将士镇守、拥有尊号的强者坐镇的城池,可以称之为大城!大唐乃是皇朝,地广物博、幅员辽阔,占地两百多万里纵横,拥有大城百余

  • 重生天启在线阅读第5章

    舒夏倒是没兴趣管那两位空降的少爷兵有什么奇怪的想法,只是说到翔明中学,她还是蛮垂涎的。不为别的,就因为翔明中学超级棒的艺术教育体系,进入了翔明中学,就等于是半只脚跨入了艺术殿堂的大门,无论是今后考入艺术院校,还是直接出道当明星,翔明中学都会是一个很好的起点。只是,翔明中学的入学门槛也高得吓人,在里面

  • 秦国大业之篮球告别赛(9)

    “安安,安安,”孟逸然看着满床的衣服,一脸苦恼,“你说我穿哪件衣服好呢?”“今天可是于师兄的告别赛呢!”说着又拿着一件比了比。“够了,孟逸然!”嬴安的忍耐快到了极限,“你再问一次我就毁了你所有的衣服!”“可是……”孟逸然期期艾艾的看着嬴安。“闭嘴,就你手上的这件,现在,换上,走人!”嬴安直接站了起来

  • 我要吃了这个洪荒在线阅读第一节

    不管是在退役雇佣兵的圈子里,还是杀手的圈子里,威尔·温斯顿这个名字都可谓是如雷贯耳,臭名昭著。据说他在役时就已经杀了四十多个人,从雇佣兵退役后在杀手这一行更是数一数二,死在他手下的人能组成一个加强连。然而眼下,这位声名赫赫的威尔·前雇佣兵·杀人不眨眼·温斯顿,却受了重伤,可怜巴巴地伏在地上,不顾面子

  • 梨花越过雪山去如何去生存

    赵二和二扁头来到了场院,看见徐老蔫也在,徐老蔫有个习惯。就是每天起早跨个大筐,捡猪粪,羊粪,牛粪,马粪。当然,偶尔也会见到人粪。那是他最开心的时候,他这个习惯也是源于他爹的教导。他爹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农村老实巴交的老头,老实的就会干活,跟任何人都不争不抢,徐老嘎达也随了他爹的性格,老老实实的本分做人,

  • [我英]落魄英雄在线阅读第1章

    第一章神奇的三视图童宇一边拿着粉笔,在海滩前的地面画叉,一边无所事事地抬头望天。此时,似乎没有什么,能够吸引到他。的确,窗外,是一幅极其美丽的图画,对于天朝这座最南部的滨海城市而言,没有什么,是比这夏日午后的海滩风景,更为美丽的景色了,此刻,那碧色的椰蕉树,那一望无际的晴空,那美丽妖娆的海滩女郎,都

  • 肆曾相识制定作战方案

    第八十一波贵客走后,小绿有些侥幸的说道:“小姐,贵妃娘娘都来了,是不是今天就不会再有人来了,小姐也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不用忍受她们的冷嘲热讽、虚情假意了。”沈萌笑着摇摇头,“根据墨菲定律,越不想发生的事情往往是优先发生,所以耐心等着,皇上身边的美人们可不仅有八十一人。”小绿嘟了嘟嘴,“可是小姐,不管怎